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一击(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7   点击:


  燕王给韦大人请功,凰羽却一直沉默。
  这个结局不是他想要的,他隐隐觉得这不是凤嘉的手笔。凤嘉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在观望。
  燕王要求乘胜追击。
  代宗准奏,凰羽本要阻止,姚大人摇了摇头。
  姚大人去东宫觐见太子,凰羽正在书房走来走去,他非常焦虑的对姚大人说,燕王这是做什么,韦大人立了功,与他什么相干。
  姚大人一笑,是他主战,谁立了功,都是他的首议之功。
  而且胡大人也有参与,论功行赏不过平分秋色。
  而且,姚大人叹了口气,事情不太对,这一战,南宁输得莫名。
  凰羽眉峰紧皱,难道这是凤嘉的计策。
  这的确是凤嘉的计策。
  凤嘉明白,南宁的国力不及长安,他不能把战争无限期的拖下去,他同意和南安合作,但合作的条件是,战争取得的所有辎重归属南安。
  如果南安不同意,他愿意单独作战。
  南安的公主在南宁已经两月了,她已经明白了凤嘉的态度,她愿意出战,她要会会凤嘉。
  
  凤栖梧-----一击(二)
  设伏不是易事,不管是韦敏还是胡捷,都是老诚之人,但韦敏的大捷还是令胡捷有些紧张,他才中了圈套。
  对于南宁的地势,他们终是不熟悉,胡捷遇伏,韦敏矛盾,不能不营救,可是若营救,可能会白白的损失自己的人马,最终还是去营救了,当然结局是白白的损失了两万人马。
  凤嘉大胜,胡捷和韦敏的部队退出了宁洲城。
  按照约定,宁洲交与了南安的人马。
  凤嘉与南安的公主在城内交接。
  公主今年二十二了,年轻美丽,恍若火凤凰,一身红衣,她是南安的凤凰公主。
  她深情的凝望着凤嘉,我们配合如此默契,他们说这是珠联璧合,天生一对,你不觉得吗。
  凤嘉拱拱手,是公主的相助,才有今天的胜利。
  凤凰摇摇头,凤嘉,我可以接受你有一个公主妻子,平妻不行吗,我保证,不打扰那位和宁公主。
  凤嘉微笑,妻子只有一个,家也只有一个,公主人中龙凤,是凤嘉不配。他对凤凰深施一礼,多谢公主相助之恩,他年若有差遣,凤嘉必报今日之恩。
  
  凤栖梧-----一击(三)
  凤嘉在回城的路上,看到了无数的尸体和流民,他轻轻的叹气,战争从来都是两败俱伤。
  朝中还在相争,司徒大人坚持联络南安继续北上,这一战,虽然打赢了,可是长安的实力还在,如果不给予重创,必有后患。
  凤嘉一直沉默,直到南宁王问他的态度,他才说,北上就不是我们的地盘了,这一战胡捷大败,主要是因为地形不熟悉,如果一旦北上,我们的优势就成了劣势,从国力和兵源,我们都不具备远征作战。
  他出班跪下,刀兵无情多愁人。多少黎民沙场死,几万寡妇泪淋淋!
  他的话得到了易章的响应,易章一同出班,南宁王低头不语。
  司徒大人还要进言,南宁王宣布退朝。
  一个月后,南宁自立为南宁国。
  与南安洲通商往来,正式与长安决裂。
  凤嘉成了南宁的太子,而李梧的太子妃身份却没有得到确认。
  此时长安城里,一片愁云,胡捷受了箭伤,一直昏迷。
  燕王要求再攻南宁,此时姚大人出面制止。
  这一战,损失惨重,已经折损七万人马,而此时北方大旱,黄河水患未清,实不易出征,而且南宁与南安合作,正在势头之上。
  凰羽支持了姚大人的意见,建议暂时息兵,容后再议。
  代宗询问太医院胡大人的病情,太医院说性命可保,不过要休养很长时间,不能带兵了,他的腿伤最为严重,被南安的毒箭所伤,能保命已经不错。
  
  凤栖梧-----一击(四)
  燕王的岳父受了重伤,代宗才没有追究胡捷的责任。
  韦敏接替了胡捷的职务。
  东宫一系自然欢喜。
  思莲在东宫里,听到了消息,当即大笑起来。
  姚惠正在和苏侧妃聊天,苏侧妃上月生了一个儿子,是凰羽的第三个儿子了,因为朝堂兵败,这个孩子的满月酒也没有大办,只是东宫自己简单的摆了几桌。
  凰羽给他起名荣安。
  凰羽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平安,不要再开战了。
  姚大人说过,灾年要减轻税负,安稳人心,如果再对外打仗,一旦内乱,就会腹背受敌。
  凰羽的提议提到了大多数朝臣的支持,现在大家都明白,南宁没想像的那么弱势,而凤嘉一个没有战功的世子居然打赢了胡赢。
  而南宁的凤嘉一直在和父亲坚持,册封李梧为太子妃,南宁王只好实话实说,司徒一派反对强烈,如今和长安已经反目,李梧这个公主的身份就太尴尬了。现在李梧还能安然的在太子府,完全是因为她生育了眸寻。
  南宁王只有眸寻这一个孙子,而自己的小儿子不过八岁,很长的一段时间,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凤嘉,而凤嘉对李梧的维护非常的明显,这才保全李梧。南宁王明白,眸寻已经四岁了,聪敏过人,应该说李梧教导的非常好。她毕竟是眸寻的母亲。
  
  凤栖梧-----一击(五)
  最后的条件是,不册封李梧为太子妃,李梧可以是太子府的女主人,教导眸寻,南宁王不提与南安联姻的事。凤嘉冷笑,如果南安非要联姻,父王和宇弟都可以考虑,没必要非是我呀。
  南宁王挥手撵走了儿子。人家要联姻的是太子,不是他,也不是年纪还小的阿宇。
  凤嘉疲惫的回到太子府,李梧正在教眸寻读,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眸寻问母亲,您的故乡是哪里,李梧有些恍然,是长安。
  眸寻继续问,长安的月和这里的月一样吗。李梧微笑,一样的,都是照亮了人间的月。
  凤嘉走向眸寻,小孩子看见了父亲,欢喜的放下书,扑向父亲的怀抱。这一阵子凤嘉回来的晚,有时过了三更才回,他好几天没见父亲了。
  李梧起身,侍从端上茶来。
  凤嘉抱着眸寻坐在椅子上,脸上有了笑容,一切的烦恼,都抵不过儿子的笑容。
  南宁朝堂里有人建议,太子不愿意联姻南安,总要娶国内的名门淑女呀,于是提议为太子选妃。
  凤嘉冷冷打断了上书的臣子,我已经有妻子了,此事不必再议。
  阮大人说,哪里太子只有一个妻子的。
  凤嘉冷笑,谁也没规定,太子不能只有一个妻子,如果阮大人,对此有意见,凤嘉可以不做太子。
  
  凤栖梧-----沉默(一)
  凤嘉的态度太过强势,那一句,凤嘉可以不做太子,算是将这件事划上了句号。
  众人都明白他的态度了,有的赞叹,夫妻情深,有的叹息,红颜祸水。
  李梧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祸水,她为凤嘉的态度感动。
  她明白,南宁一日与长安为敌,她的日子就不好过,只是做为一个妻子和母亲,她不能一走了之。
  上个月郑叔和她说了密道的事,他们在太子府假山那里挖好了密道,通过南宁城地下的管道可以出城。
  阿大和阿二的特长就是挖密道。
  人家功成身退,拿钱走人是他们的规矩,他们已经去了西域,终生不回南宁。
  李梧现在知道了爷爷的打算,难道爷爷当年就想到了南宁和长安会有一战吗。
  她也想过离开这里,她在这里五年了,她也喜欢庭院里的茶花,也喜欢这里蓝蓝的天,可是那些放在凤嘉书房里奏折里,多少人对她身份的诋毁,她知道这里不会接受一个和宁公主,哪怕她是善意的。
  她不愿意做什么公主和太子妃,她唯一的身份就是一个妻子和母亲。
  因了凤嘉的深情,因了眸寻,她不能离开,只能隐忍。
  她感受到了凤嘉的身体不如从前,杜大人后来说起凤嘉小时候中过一次毒,有人怀疑是王后下的毒,那时她还是惠妃,先王后派人营救了凤嘉,养在自己宫中,听说余素并未排清,这是南宁王一直感觉亏欠凤嘉的。
  此事一直被隐瞒着,是怕人担心凤嘉的身体能不能担当太子。
  李梧让绿竹一直为凤嘉调理,绿竹私下说,她暂时能控制,只是找不到病根,这是为难之处,如果这样下去,三五年好说,三五年后就难办了。李梧知道,她必须暗寻名医,医冶凤嘉。
  杜大人私下劝她,想想办法,能不能找到当年宫里的旧人,惠妃做了王后,对后宫大清理一次,当时给凤嘉看病的太医和许多宫人都失踪了。
  
  凤栖梧-----沉默(二)
  这件事对李梧太过震憾,她找了绿竹和郑叔来,四个人一起商议。
  郑叔提议和南宁王讲明情况,得到他的支持,找人比较方便,杜大人摇头,如果告知了南宁王,通过他的人手去查询,消息可能外泄,现在凤嘉在朝堂公开维护李梧,既不肯和南安联姻,又不眀娶南宁的贵女,如果这个消息走露了,怕别人另有打算,会不会以凤嘉身体为由,真的拥立南宁王的幼子阿宇,那时候凤嘉会被动。
  李梧意识到了真正的危机。
  目前南宁内部有很多人对凤嘉有意见,可是凤嘉刚刚击败了胡捷,威名正盛,他们才不敢多说什么,如果闹出了凤嘉儿时中毒的事,就真的令凤嘉处于险境。
  绿竹想了想,动用我们的人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消息。
  杜大人也赞同,他知道,李梧来时,郑叔他们另有伏笔。
  当年和亲来时,郑叔带的人里,有五十人来了之后,就离开了太子府,他们有的做生意(本钱是李梧的),有的开店(各种店都有),有的成了行商,往返各地。为的就是让这些人打听消息。
  这些年一直不公开联络,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怀疑。
  现在到了让他们出力的时候。
  他们的家人都在长安,忠心是不必担心的,当时挑选这些人的时候,都是选的,家里人多,都在长安,只一人出来。
  
  
  凤栖梧-----沉默(三)
  郑叔去安排了,杜大人提到了在城外庵中静修的王后,她是最知情的。
  绿竹看了看李梧,她们有一条最隐秘的线在王后身边,王后对凤嘉一直有敌意,所以在庵中放了人,这个人现在掌管着王后的饮食。
  李梧点点头,绿竹也出去了。
  杜大人起身告辞,叮咛李梧,此事连易章大人也不能提及。易大人一直拥立凤嘉,可是如果凤嘉有事,他能不能还一如继往,这让杜大人不放心。
  李梧郑重致谢。
  李梧心情忧虑,可是脸上不露分毫,一如既往。
  绿竹每天给凤嘉调理,起码保证外人看不出来。
  凤嘉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他的身体出了状况,儿时的事情,他恍恍惚惚有记忆,他四岁的时候生了大病,几乎死去了,后来父王把他抱到了先王后身边。
  他安慰李梧,你放心,我没那么脆弱,我会撑下去,一定要眸寻长大。
  他想起了太医院的欧阳院判,当年是他给自己看的病,这个人到是信得过,不妨让他来看看。
  李梧追问,他真的可靠,现在消息不能走露,连父王都不能知道。
  凤嘉点头,他是先王后的人,不是父王的人。
  深夜欧阳院判到了,他先诊了脉,又看了绿竹的药方,点点头,你们到是有高人,我若开药,也不过如此。
  李梧再三请他开方,他沉吟半晌,才说,不是我不开,实在是,当年我就没有弄明白下毒人的所有药物,才只能暂时解了毒。
  李梧叹了口气。
  欧阳院判安慰她,不要太担心,只要凤嘉能平稳渡日,不要过渡操劳,还能撑个七八年,这七八年里,再想办法吧。他打开匣子,是十丸药,这是我研制的,危急时再服用,吃了后,能保证三五日如常人一样,但救急不救命。
  
  凤栖梧-----沉默(四)
  欧阳院判答应告老辞官,他要去南安看看,有没有特别的药材,能医治凤嘉。
  李梧深施一礼,大人再生之恩,李梧没齿不忘。
  郑叔放出去的人,得到的消息很少,当年惠妃掌握宫务,事发后,她处理了很多人,这些人后来都失踪了。
  而现在的王后,天天只诵经,别事不问。
  这几年来,从没见她与人往来。
  王后的家族里的人,也和她断了往来。
  李梧长于宫中,她明白,王后突然失势,儿子死了,自己静修了,这只能说明,当年的事,另有文章。
  深宫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南宁王如此手段,都说南宁王心软,当年凤嘉中毒事件,他都没有追查到底。
  李梧想,易章大人可能知道什么。
  现在所有的信息都有用,也可能都没用,可是她必须想办法救凤嘉。
  凤栖梧-----旧事(一)
  李梧装扮成小厮的模样,跟随杜大人去了易章府上。
  易章的身体好好坏坏,为旧疾所苦。
  杜大人说有要事,才进了易的书房。
  易章奇怪,杜大人进来就罢了,如何他的小厮也进了书房。
  李梧摘下帽子,易章认出是李梧,大惊,他知道李梧如此装扮,必有要事。
  李梧恳切的说,希望易大人告知当年的旧事,二王子是如何死的,王后如何去了庵里。
  易章有些疑惑,你打听这个干什么,李梧低头,是凤嘉的意思。
  易章虽然有怀疑,但还是说,如果凤嘉要问,我可以把我知道的说出来。
  南安这几年一直给南宁进献宝马,有一匹马是汗血宝马,那一年南宁王准备挑一匹给凤嘉,他听说凤嘉骑术不错,而且代宗让凤嘉做了洛阳令,算是祝贺吧。
  二王子不知怎么听说了,他被母后教育得,一直认为自己是南宁王的世子,那样好的马,他认为凤嘉不配,只有他才配。
  奇怪的是王后居然同意了,说凤嘉为长,二王子要尊重兄长。
  二王子被母亲拒绝了,更加恼火,那一天他要打猎,正好看见那匹马,他执意抢了马出城,结果马惊了,他从马上摔了下来,抬回宫中,不到一个时辰就死了。
  南宁王撤查,结果马的脚掌上有钉子,查来查去,查到了养马的人失踪了,但这个人是王后的远亲。
  王后痛失儿子,神志有些不清,但却承认了,是她的意思,她本意害死凤嘉。
  南宁王大怒,对王后彻底失望。
  这才让王后出宫静修去了。
  对外只说是王后伤心过滤。
  其实王后在庵中一直有宫里的人监视,已经让王后家人不得接近庵中。王后的父亲也被免职,当然明面上他主动告老了。
  
  
  凤栖梧-----旧事(二)
  李梧问易大人,那么王后行事,自然有人联络,她不可能直接见马夫的,有没有别人参与,她身边的亲信呢,易章大人说,都让南宁王处决了。
  李梧有些奇怪,父王为人心慈,为什么这一次如此严酷。
  易章说,可能是因为二王子之死,毕竟也是陛下的儿子。
  李梧想了想,恳切的说,请您好好想,有没有王后的亲信,还在世的。
  易章说,我不在宫里,有些细节并不知情。可能,陛下身边的宠公公知情,但此人嘴严,忠心于陛下,他不一定肯说。
  李梧忧心忡忡,易章马上意识到了李梧另有心事。
  他安抚李梧,你不用担心,凤嘉一直维护你,没人会伤害你,现在王后已经伤害不到人,她的身体也不怎么样。宫里的人说,她经常恶梦。
  李梧点头。
  她和杜大人商议,能不能联络庞公公,杜大人摇摇头,此事不妥,凤嘉是太子,如果私下联络陛下的近侍,会引非议。
  李梧明白,她是关心则乱了,在长安的宫里,凰羽一直就不能联络高公公。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失落(四)

下一篇: 《 姐妹花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