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失落(四)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25   点击:


  
  凤栖梧---失落(四)
  李梧月下弹琴,还是那首《凤求凰》,她喜欢这首曲子,说是明快深情。
  凤嘉静静的望着她,她还是那个样子,温暖而柔和,带给他家的感觉,凤嘉一直认为自己无家,没有母亲的南宁王府,不是家。长安的世子府不是家,只有娶了李梧才有了家,尤其是有了眸寻,他这一生,才有了家的感受。
  他听的懂琴中的忧伤与叹息,风清月明,茶花盛放,这是南宁最好的时节,可是他和她,各有心事。
  他走过去,把斗篷披在她肩上。
  李梧抬头,琴音停了下来。
  她站起来,温柔一笑,于她来说,没了爷爷的她,成了孤儿,幸而遇见他,他是她的夫君。
  凤嘉握住李梧的手,有些冰凉,相携在月下散步。
  什么也不必说,彼此心知。
  凤嘉终于开口,你放心,我有分寸。
  这场仗必须赢,长安输了还是长安,南宁输了就不是南宁了。
  李梧点点头,世事如此,不是一人之功过,我相信你。
  李梧凝眉,不知道太子哥哥怎样了,这局势不是他的意愿,看起来燕王占了上风。
  凤嘉轻声说,代宗既然立凰羽为太子,总在保全他。
  凤栖梧---失落(五)
  这是凤嘉第一次出战,多少双眼睛盯着他。
  他先去了易章那里,和易章讨论战况,易章谈了自己的看法,他早年受过伤,这次旧伤复发,比想像的严重。
  他的态度是赢是必须的,不过还有留有余地。
  凤嘉点头。
  易章写了个名单,哪些人可用,哪些人用而防之,哪些人不能用,不能得罪。
  凤嘉躬身谢过。
  他心里有数,天时地利人和,他总占了地利与人和。
  天时一家一半吧。
  他研究过胡捷的用兵策略,稳中求胜,可是远征作战,太稳就失了先机,在南宁的边界线,这对胡捷不利。
  凤嘉另招募了一组人,专门负责打探情报。
  这组人,算是他的一张底牌。
  南宁王看了身着戎装的凤嘉,非常的欢喜,于他来说,凤嘉领兵,总好过易章带兵。
  他问凤嘉,是不是让世子府的李梧和眸寻搬进南宁王府,这样方便照应。
  凤嘉拒绝了,形势没那么坏,李梧能料理好。
  他心中明白,进了王府,李梧就非常被动了,他起身给父亲跪下去,请父亲保全我的妻儿。
  南宁王大惊,你这是何话。
  凤嘉长叹一声,此次出争,不是三五月,战情瞬间变化,请父亲相信凤嘉,我是您的儿子,我是南宁的世子。
  而李梧是我的妻子。我在她在,若没了她,这一生,凤嘉再无欢颜。
  请父亲体念儿子的心,保全她。
  凤栖梧---失落(六)
  南宁王明白了,凤嘉是担忧自己会完全倒向南安。
  南安洲是愿意协同出兵,南宁王一直在权衡。
  他们出兵的条件是他们的公主成为世子妃。
  而凤嘉态度明确,李梧是他的妻子,他在她在。
  南宁王点头,你好自为之。
  凤嘉起身。
  李梧在灯下给眸寻缝衣,一针一线,都是她的心意。
  眸寻已经开始跟着杜大人识字,因为年纪小,功课还轻。郑叔会教他些武功底子。
  绿竹的心自开战以来,一直提着。
  现在更加紧张,凤嘉离开王城,对于李梧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这几年郑叔已经把原来王府的人基本换掉,现在世子府的人都是自己人。可是世子府,所有的人加起来不过三百人,能抵挡什么。
  李梧抬头一笑,姑姑放心,我相信凤嘉,如果南宁王在意他,就不会为难我们。
  从战争开始,李梧就让郑叔大量购买粮食等物。
  绿竹有些安心。
  李梧的打算是,爷爷既然说,郑叔有办法让她离开南宁,而阿大阿二人在世子府,可是她从来没见过他们,可知郑叔自有安排。
  她相信世态不会那么坏。
  她明白她有公主的封号,除非胡捷全军覆没,否则,只要南宁还对长安有一丝祈盼,都不会为难她。
  
  
  
  凤栖梧---失落(七)
  凤嘉临出发前,给了李梧一块玉佩,拿着这玉佩,谢先生可以无条件的为你做件事。
  谢文德又回了易章府,他现在是易章的总管。
  李梧心里想,如果易章能立足朝堂,自然会维护于她,如果易章失势,谢先生能做什么。
  凤嘉走了,带走了南宁的十万铁骑,这是南宁的家底了。
  南宁朝堂一直争论,要不要南安出兵。
  司徒大人是主张南安出兵的,如果等到战况落败,再让南宁出兵,条件会非常的苛刻。易章冷笑,现在也苛刻,他们的公主,凭什么做我们的世子妃,南宁已经有了世子妃。
  司徒大人的徒弟,王城的提督阮大人出班,现在的世子妃是和宁公主,公主心向长安,此时再为世子妃,恐怕人心不服。
  易章打断他的话,一派胡言,世子妃是明媒正娶的世子妃,是凤嘉的妻子,是南宁王嫡长孙的母亲,她的心,在南宁。
  阮大人还要继续,南宁王开口了,李梧是世子妃,是我的儿媳妇,这一点不必讨论。
  阮大人还要开言,司徒大人摇了摇头。
  散朝后,阮大人不解老师的态度,司徒说,现在情势并不危急,此时就针对和宁公主,有些太早。
  司徒大人想起去年茶花节,相遇了凤嘉一家人,和宁公主一身蜜合色衣裙,妆容清丽,站在凤嘉身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有个孩子跌倒了,她向前扶起,脸上的笑容温暖明净。
  凤嘉看她的眼神,那般的宠溺。
  司徒明白,和宁公主对于凤嘉的意义,是家人是亲人,如果伤害了和宁公主,等于结怨于凤嘉,而且和宁公主在南宁几年来,一直安份守已,打理世子府,每年冬天施粥,夏季放药,在民间素有贤名。她清丽的笑容,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凤栖梧---失落(八)
  司徒大人虽然倾向于南安,但没打算针对和宁公主,他心里总感觉,国事扯上女人,总是小气。
  阮大人点头,也罢,且先看看,只是眼前不请南安出兵,他日再相求,反而吃亏。他更是倾向南安,他的夫人是南安贵族,是南安公主的表妹。
  南安公主数年前见过凤嘉,一见倾心,非凤不嫁。
  现在公主派使者前来,只要同意联姻,马上出兵,南安的作战实力还在南宁之上。
  他想,拖一拖也好,等到战局不利的时候,到也未必是坏事。
  易章身体欠佳,不是天天上朝。这一次,他就感到了风雨欲来。他和谢文德提了几句朝堂的事情,问世子府如何,文德回复,闭门不出。
  易章点头,杜大人老诚,李梧也是谨慎的人,自然不会此时生事。
  他让文德安排人在世子府附近转悠,免得让人打搅了李梧。
  他知道,李梧出一点问题,都等于是和长安撕破脸。
  他明白,南安所图极大,不只是一个世子妃的人选,是整个南宁。他不能让局面坏到那一步。
  哪怕向长安低头,也不能倒向南安。
  南宁王的心情很复杂,他知道南安的野心,可也不愿意向长安低头,他的想法是借机独立。
  如何让南安出兵,而自己不用付出什么,他也不愿意儿媳妇是南安的公主。
  他对李梧印象不错,李梧的身上有着已故前王后的风范,雍容娴雅,让这样的人教导眸寻,他是放心的。
  
  凤栖梧---失落(九)
  战局并不利,一直在败退,不过易章却看出了退而不乱。
  司徒大人提议和南安合作。
  南宁王并没有表态,他问过易章,易章说凤嘉熟读兵法,在长安多年,对胡捷的战术自知,他相信凤嘉。
  南宁王的沉默等于支持了凤嘉。
  冬天过去了,春天来的时候,凤嘉取得了第一次胜利。
  南宁王安心了许多。
  此时的长安却是喜忧参半,有人欢喜有人忧。
  东宫的空气也放松了许多,凰羽担心凤嘉一直败下去,南宁和南安合作,就会让局势失控。
  只是这种轻松只能藏在心里,朝堂上他一直沉默,他没有打过仗,不好发言。兵部的意见,是调集大军继续攻打南宁。
  代宗问燕王,粮草如何,燕王说能够筹集,但此时黄河发水,奏折递了上来,需要赈灾。
  东宫趁机发言,先顾内部,总要安抚百姓。
  代宗一直在犹豫,他明白燕王的立场,需要这场仗,而东宫需要立足。代宗让东宫负责赈灾。
  燕王还在催促发兵,代宗准奏,从川陕调兵十万,却没有让这部分归于胡捷,而是由韦敏领兵。
  
  凤栖梧---进退(一)
  韦敏出征前,到了东宫辞行。
  他一直被胡捷打压,二人的女儿,一个进了东宫,一个在燕王府,有些是天生的对立,但都对代宗惟命是从,二人多年前都是代宗的陪读。
  凰羽在自己人面前,表现了他的忧虑。
  他并不希望凤嘉输得太惨,把南宁逼到南安那一方,可是如今看来,胡捷出师不利,证明大家都小看了南宁的实力。
  韦敏知道东宫的顾虑,他劝说东宫,顺其自然吧,襄王早就预料到必要此战,南宁还是朝中都有两方势力,一直相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许终有这个阶段。
  凰羽点头,如果要赢,希望是岳父。
  韦敏郑重点头。
  他也没料到凤嘉的实力如此之强,当年的翩翩佳公子,吟作画,笛子吹得清越悠扬。
  凰羽善解人意的让韦敏见了韦侧妃。
  看着女儿一身的盛妆,她的衣服都压了太子妃一头,韦敏皱眉,这个女儿让家里娇惯坏了,其实她的个性不适合进宫,奈何多年前皇后就表达了对韦思莲的喜爱。
  韦家人欠着皇后一个人情,不得不顾忌皇后的态度,家族是希望与皇家联姻,韦敏却是不得不还皇后一个人情。
  韦敏示意女儿挥退左右,语重心长的说,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侧妃就是侧妃,现在东宫还是东宫,不要授人以柄。御史台不是吃闲饭的,尤其现在正是敏感时期,不要给东宫招惹麻烦。
  思莲一笑,母后和父皇都不介意呀。
  韦敏无语,终还是劝导她,你要替殿下考虑,齐家治国平天下,如果你惹了事端,会误了殿下的事,你总不能令殿下为难,还有个燕王呀。
  
   凤栖梧---进退(二)
  好不易说得韦思莲点头,注意礼制。
  韦敏想到了太子妃,心中明白,姚惠身上有皇后的影子,低调隐忍,很像当年的皇后,想到这里,更为女儿焦虑。他警告思莲,不要以为生了儿子,就不把太子妃放眼睛里,那是代宗亲定的太子妃。从来一个人轻狂了,都没什么好结果,他低声说,你忘记了燕王的生母了,那还是韦家的远亲呢。
  思莲心里不以为然,这情况一样吗,姚惠没有儿子,气势永远弱了一层。
  韦敏叹气,姚大人还做过我的老师,你不可过份。
  皇上总会顾忌姚大人的。
  韦敏回了家,并不放心女儿,请了夫人来,说了此事,夫人的态度比思莲好些,但也感觉老爷小题大做,但答应进宫规劝女儿。韦敏看夫人的态度,终于明白有其母有其女。韦家这几年太顺利了。
  他想了想,让宋嬷嬷进宫吧,就说咱家的意思,让她进宫照顾思莲,她还能劝劝她。
  夫人点头同意。
  宋嬷嬷为人稳重,早年做过思莲的老师。她又在宫里当过值。
  宋嬷嬷本来准备养老归乡,她今年四十五了,不想折腾了,可是禁不住韦大人亲自相托,并答应把宋嬷嬷的侄子带在身边,给个立功的机会。
  宋嬷嬷进宫本是一件小事,太子妃自然要做个人情,姚惠还是惊讶于韦家还有这样的人物,一看就是宫里出身,举止言行规行矩步,这样的人,怎么会教导出思莲的嚣张傲慢。
  思莲心中不悦,以前在家中,只有宋嬷嬷对她严厉,那时为了进宫,她忍耐了,现在进了宫,生了两个儿子,还要看宋的脸色。
  宋嬷嬷进来的时候,思莲本待摆谱,可是看了宋嬷嬷一眼,她还是站了起来,故作喜悦的说,您的房间都安排好了,有什么需求您就说。
  宋嬷嬷第一眼就看出了思莲的不喜,她心中叹气,这个差事不好做,小的时候,就不听话,自己费了多少心思,教她礼仪,现在她是风头正盛的侧妃。宋嬷嬷却按礼仪给思莲行了大礼,思莲有些得意,可是当宋嬷嬷起身,对上宋嬷嬷的眼睛,她就知道自己错了。
  宋嬷嬷温和的说,娘娘风采更胜当年,是个有福气的人,两位小殿下,有福气。
  思莲听懂了,这是拿儿子敲打她呢。
  凰羽没想在这个时候再纳侧妃,不想这位侧妃却是代宗挑选的人选,是御史台的一位官员,此人姓苏,一向不显山不显水,只是一笔好字,很得代宗的赏识。
  苏侧妃进了东宫,得到了太子妃的热情接待。
  韦侧妃在房里摔碎了花瓶,那还是代宗的赏赐,宋嬷嬷当即变了脸,还未开口,凰羽来了。
  还是姚惠让凰羽来看看思莲,姚惠劝凰羽,毕竟韦大人在前方打仗,总不能寒了人心。
  看着满地的碎片,凰羽让人收拾了,别伤了娘娘的手。
  思莲看见凰羽,有些不好意思,低了头。
  凰羽没说什么,让人传膳,他在这里陪着思莲用饭,思莲的脸色才有了光辉。
  
   凤栖梧---进退(三)
  凰羽接连几天赏赐思莲。
  宋嬷嬷却更加的忧虑,她劝思莲向太子妃请罪,打碎了御赐的花瓶,虽然凰羽不怪,但未必消息传播出去,代宗能不怪。
  宋嬷嬷已经发现,思莲这里的管理极混乱,消息根本藏不住,韦妃行事喜怒无常全凭心意,底下的人,都看她脸色行事,但转身后,都各有各的打算。
  思莲不肯向太子妃认错,宋嬷嬷无奈替她写了份请罪书,让思莲递上去即可,这是个姿态。
  思莲迫于宋嬷嬷的压力,故意找了个太子也在的时候,把请罪书给了姚惠,姚惠温和一笑,妹妹真是懂事,果然韦大人教导的好。
  思莲下去了,姚惠把请罪书给了凰羽,凰羽叹了口气,思莲的个性,一点不像韦大人。
  虽然思莲那里管理混乱,幸而姚惠自有法度,此事没有传播出去。凰羽自然感谢姚惠、
  凰羽握住姚惠的手,苏侧妃看着还懂事,思莲这里你多费心,不管怎样,大家都在东宫这条船上,她有了问题,也会影响东宫。
  姚惠点头,殿下放心,我一定管好思莲,不给殿下生事。
  然而谁能想到,两天后,韦侧妃就打了宁王。说是宁王抢了东宫长子的玩具。
  宁王是小叔子,年纪还小,还住在宫里,他和思莲的长子玩耍,不想起了争执。
  德妃带了儿子哭诉到了代宗这里。
  宁王是代宗最疼爱的小儿子,脸色当时变了。
  代宗下旨让韦侧妃禁足。
  
  
   凤栖梧---进退(四)
  凰羽亲自和姚惠一起去德妃宫里给宁王压惊。
  德妃的态度冷淡,幸而宁王一直喜欢太子哥哥,跑了出来。
  姚惠把礼物给德妃奉上,德妃看也不看。
  姚惠替韦侧妃请罪,说自己管束不严,请母妃见谅,大人不计小人过。姚惠看德妃仍然不语,起身跪下。
  德妃这才换了脸色,扶起太子妃。
  从德妃宫里出来,姚惠有些感伤。凰羽安慰的握了她的手,这一刻,二人有些共患难的感觉。
  韦侧妃被代宗罚禁足,这于东宫无关,无人敢插手,而且代宗未说禁足多久,这让思莲紧张,她听说,凰羽最近一直在苏侧妃那里。
  三个月后,代宗仍然未发话,这时候,苏侧妃有了身孕。
  直到韦敏大捷的消息传来。
  代宗才撤消了禁足令。
  南宁的兵足撤回南宁的王城。
  此时南宁王与南安洲联盟,南安出兵。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生子(一)

下一篇: 《 凤栖梧-----一击(一)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