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封号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16   点击:


  代宗还是宠女儿的,加上她的生日快到了,就交待贵妃安排。
  韦贵妃心有不爽,燕王这个年纪,也不曾大办生日,而且贵妃心里明白,事情有难度,李梧和公主的生日是一天,这要如何。如果都大办,一个是皇女一个是臣女,自然不好,如果冷落了李梧,万一有人上书多事,李梧的父亲可是功臣。
  韦贵妃和燕王商议,燕王也头疼,想着要请教礼部,怕父亲说自己多事,按公主的年纪,不到十五岁,根本不必大办,但是父皇对公主的宠爱,天下皆知。于是他想了想,说还是和李梧说一声吧。
  李梧听了燕王的话,说她来解决吧。
  过了几天,襄王来见代宗,说是接李梧回府住几天,他要亲自为孙女筹备生日,代宗想人家骨肉天伦,就同意了。
  而襄王并没有离开,又说公主年纪不小了,不如给公主个封号,这比别的生日礼物都有意义。
  代宗大喜,厚赏了襄王。
  襄王摇头离去。
  襄王是老臣了,这几年虽然不上朝,但诸事皆知,想着代宗不过宠爱一个女儿,宠就宠吧,他的想法是给公主封号,然后让公主议亲吧,只要公主一议亲,就可以让李梧回家,这个伴读做的没什么意思,除了让孙女受委屈,没什么好处。
  代宗刚一提给公主封号的事,有人就提,通常来说,都是公主议亲的时候,才提封号,到是可以给公主相看起来,毕竟金枝玉叶的婚事,要慎重起见。
  凤栖梧----驸马
  初听到驸马人选,代宗着实愣了,原来不知不觉中孩子们长大了。
  他想到了燕王,燕王是长兄,如果谈婚,也要先是燕王。
  公主的封号还是他亲自定的,永乐,他喜欢这两个字,他希望女儿永远快乐。
  得了封号的公主,并不开心,这一段日子,她被教养嬷嬷缠得头疼,这两位是韦贵妃找的人选,皆是熟知规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谢嬷嬷和吴嬷嬷看在眼里,说在口中,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公主好不烦恼。
  可是她不敢发作,这两位不是她身边的姑姑,而她的奶娘被打发出宫去了,说是荣养了,她暗地里伤心。去找了凰羽,凰羽答应私下里让清子出宫,给奶娘些赏赐,公主马上把自己的几件首饰拿来,凰羽叹气,你的首饰给了奶娘,是害她。公主发现,她手头上居然没银子。还是凰羽拿了三百两银子。
  公主这一刻发现,她其实是挺穷的。
  永乐的封号,她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她有了封号,她的月银也涨了不少,她现在开始重视钱了。
  她宫里的花销都由姑姑记帐,她看了她,才发现,打赏是一项庞大的支出,尤其住在贵妃这里,大多银子都赏了贵妃的宫人。她知道第一步要搬离这里。
  她暗里求凰羽,凰羽有些头疼,当初他不想让公主住在皇后这里,他必须保全李梧,他答应过李梧的父亲,他是凰羽的第一任老师,而李梧不能和公主在一起,她是公主的陪读,有公主在的地方,这个郡主的身份就不够用了。
  
  凤栖梧----王妃
  凰羽让永乐自己去找代宗求情,借着她过生日,找个理由,并建议考虑离御书房不远的牡丹阁,那里环境好,而且离代宗近,代宗每天都必须去书房。
  永乐终于找了个机会,磨了父皇答应,通常来说,只要她开口,代宗都会同意。
  永乐欢天喜地的搬离了贵妃的宫殿。她欢喜,贵妃也是松了口气,她总算把公主打发走了。
  贵妃现在发愁的是燕王妃的人选问题,上次有人提起公主的驸马人选,结果是代宗发现,燕王该成亲了。
  贵妃选中了大将军胡捷的女儿-----胡蕊,几次召胡蕊进宫,小姑娘活泼可爱,和公主相处的挺好,贵妃特意安排燕王见了胡蕊一面。可是燕王不满意,他喜欢文雅的才女,胡蕊的风格,不是他喜欢的。可是燕王弹琴的样子,却让胡蕊倾心。
  代宗明白贵妃的心思,他一直沉默,犹豫着。
  终于代宗下旨,定了胡蕊为燕王妃,亲事在第二年的三月。
  圣旨到了胡家,胡捷闷闷不乐,只有胡蕊是快乐的。
  燕王那一夜,一直在吹笛子,正好有雪花飞落,正合了他的忧伤。
  凤嘉住的地方在燕王府的后街上,他半夜听见笛声清越忧伤,悄然起身,也拿了燕王送他的玉笛,轻轻和了起来。
  
  凤栖梧----合奏
  燕王听见了凤嘉的笛声,他知道是凤嘉,那只玉笛的声音特别清亮,母亲其实是替他寻的笛子,可是他送了给凤嘉。
  燕王初见凤嘉时,就被凤嘉眼中的忧伤打动,那个人笑的时候,一脸阳光,行礼的时候,认真恭谨,可是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是忧伤的。
  笛子送了出去,却极少见凤嘉吹,这一夜,他吹了一夜,凤嘉也和了一夜,雪花飞扬。
  第二天宫里传旨出来,功课先停三天,要准备皇后的寿辰,皇后今年是四十岁了,是整寿,所以格外隆重。
  燕王的礼物是百寿图,用各种笔体写的一百个寿字,他的才气过人,让凤嘉也吃了一惊。
  凰羽有些烦恼,有个才名天下的长兄,还不是一母,他都不好替他骄傲,只有些无奈。
  他的礼物是别出一格,是他寻来的一只鸟儿,能学人说话,惟妙惟肖的语气,说是哄母亲高兴。
  李梧出宫后,一直没有回来。
  襄王的理由是年纪大了,舍不得自家孩子。
  李梧知道爷爷疼她,也愿意多照看爷爷。
  长乐有大半年没见李梧了,心里着实后悔,误射了李梧,惹出后来的风波,现在她虽然住进了牡丹阁,可是贵妃娘娘的嬷嬷还在,她的言行都受到了约束,他和父皇闹过一次,代宗却没有松口,劝她要听嬷嬷的话,天家女儿的气度还是要有的。
  这一次凰羽没有帮她,小皇子心的话,你还是有人管管吧,不然不一定惹出什么事来。
  燕王妃的人选让凰羽烦恼了几天,他不懂父皇的用意,把一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女儿许给了燕王,这不是合了贵妃的心意吗,那么父皇置他于何地。
  
  凤栖梧----父子
  凰羽的心事无从说,他只好和母亲说,皇后叹了口气,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父皇哪个都疼爱。
  凰羽气愤不平,胡捷是最会打战的人,手里的军队最多,父皇让他当燕王的岳父,朝臣们怎么想,你是没见,燕王府的门槛都让人踩平了。
  皇后反而一笑,拍了拍儿子手,沉住气,不要小题大做,有些人没眼光,正好让你看清他们。不是坏事。
  凰羽困惑的看着母亲,不知母亲何以这般平静,从外家的势力看,韦贵妃的娘家比皇后的娘家官员还多,母亲如何这般自信。
  而且这些年明摆着贵妃更得圣宠。
  燕子长于自己,又名满天下,自己也不好说才学强于燕王。拉拢人心更是不及。
  皇后看出了儿子的心事,微笑着问他,去燕王府的人是多,你没想想,什么人没去吗,三书六省的人去了吗,姚大人去了吗。
  凰羽听到母亲提起姚大人,有些不解,姚大人的职务只是,皇后微笑的望着他,凰羽突然明白了,姚大人自己要求去的鸿胪寺,可他是父皇的老师呀,如果说谁能影响父皇的决定,就是他。
  凰羽的猜测是,父皇是为了保全燕王,才给他找了这个岳父,边境不宁,自己如果不想开罪胡家,就必然要厚待燕王。胡家只一个女儿,这个女儿是胡捷的半条命。
  
  
  凤栖梧----大婚
  燕王的婚事,皇上下旨由礼部操办,礼部尚书是贵妃的人,自然大操大办,规矩完全是太子娶妇的规模,
  凰羽心想,这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吧,也许贵妃是想试探皇上的心意,皇上一切照准,贵妃大喜。
  连凤嘉也感觉了不妥,他之前给燕王单独送了礼物,是一本乐谱,南宁那边的乐谱,他看的出来,燕王是真的喜欢乐曲。燕王果然非常开心,拉着他研究了大半天,最后还留凤嘉吃饭,最后走的时候,非常不舍,叹了口气,我们是一样的人。
  这一句话,又令凤嘉不解,他问杜大人,杜大人一愣,燕王真是高看你了。
  杜大人平心静气的说,你们怎么一样,他的母亲是掌管后宫的贵妃,你的母亲早已经过世了。燕王娶妇是太子的规格,你们怎么会一样。
  他也许是想说,你们都是尴尬的长子。
  凤嘉心痛了一下,是呀这个长子真是难堪,如果王后的儿子大于自己,也许王后不会那么痛恨自己,如果凰羽是长子,也许贵妃就不会另有野心。
  凤嘉的表情刺痛了杜大人,杜大人安抚他,你不要想太多,王爷自有安排,将来的事,都绕不过王爷,王爷春秋鼎盛,来日方常吧。
  凤嘉月下吹笛,想起后天是自己的生日,也许没人记得了,现在南宁的贺礼都没有到,他不在父亲身边,父亲还会记得他吗。
  那天是燕王大婚的日子,凤嘉也随着杜大人姚大人前去观礼。
  回家的时候,门房通报襄王府有人送了东西过来,杜大人打开一看,都是些寿面寿鞋的礼物,杜大人这才想起今天本是凤嘉的生日,忙向凤嘉请罪,凤嘉说,在这里,生日不提也罢了。
  一面是热闹的繁盛的燕王娶妇,一面是凤嘉一个人吃着寿面,寿面还是襄王府送的礼物。
  礼物中还有一个流苏,有一张便笺注明是配玉笛的,流苏的是耦合色的,打的是如意结。
  凤嘉想起,这是李梧的手笔,李梧曾给凰羽的扇子打过这样的花纹,说是祝福事事如意。
  凤栖梧----花簪
  凤嘉送李梧的花簪,李梧一直收着,并不是多么名贵,只是合了她名字的梧字。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为什么叫梧。爷爷说过,父亲酷爱梧桐树,父亲的院里,别无花木,只一株梧桐,她的名字是父亲起的。
  
  花簪的事李梧谁也没有说,花簪是凤嘉托了凰羽送他的。她当时有些惊讶,她和公主的生日同一天,在宫里多年,她都是那片绿叶,没人专门想她的生日,王府每年送贺礼,她的也在公主后面。
  她把花簪收好,只在生日那天佩戴了一天,她有些舍不得佩戴,她想起了凤嘉,轻叹一口气,他的日子,比她还难。
  李梧明白,爷爷把她弄出宫,是不想让她伺候永乐公主了,为此才提议给公主上封号,议亲。
  早年都晓得皇上宠爱永乐,想着她在公主身边结了人缘,她是宗室女,婚事也不能完全自主,爷爷是想让皇上念个香火情,不要插手李梧的婚事,爷爷的想法是在王府门下人家找一户,哪怕是低嫁,好保证李梧不受气,平平静静的过日子。
  这些年爷爷一直在考虑人选,合适的却不易,不仅要人好,还要家里人口简单,事非少的,爷爷说,有他在,没人欺负李梧,可是没了他,就不好说了。二叔二婶是面子情,二婶自己三子二女,哪里有功夫照看她。
  爷爷暗里给了李梧一笔私房钱,几个侍卫,还让人私下里教李梧功夫,是希望李梧能自保,他的话是,将来不顺心了,这几个人保着你,有钱在手想去哪就去哪,不受那份闲气。
  从宫里出来,李梧果真自由了,二婶是不讨公公的气,不会约束李梧,李梧住的暗香阁有门通街,出入方便,这里服侍的人都是李梧父亲的人,极忠心可靠。李梧借上香的名义,出去玩了一个月,而且学会了骑马。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乡愁

下一篇: 《 凤栖梧----相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