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凤栖梧----相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17   点击:


  凤栖梧----相逢
  这段时间李梧一直找理由在外边,有时候说给爷爷祈福,有时候说是父母的忌日,反正她说什么,襄王都点头,而且那些理由都是贤孝有德。
  襄王明白,对于李梧来说,这可能是她一生最轻松无忧的日子,她在宫里七八年,都拘束坏了,现在不任性什么时候任性。
  而且襄王一直希望李梧淡出皇家的视线,他可不希望代宗想起来给李梧指婚,他给李梧安排了来兵部候缺的李冰作为李梧的教习,他答应一年后,把李冰推介给胡捷帐下。
  李冰今年二十五岁,文武双全,拿过武状元,也算是少年有才。最难得是他熟读兵书,为人稳重。
  有他在李梧身边做侍卫长,襄王当然放心,后来干脆让他陪着李梧去洛阳看牡丹。说是替他去白马寺烧香。
  襄王那时的想法里,却是中意李冰,李冰本姓骆,是过继给姑母家,如果真的合适,只要让他恢复本姓就好。
  李梧这次出行时间长,到有些不放心爷爷,襄王反而笑她不爽快,让她尽管出去玩,宫里找她,自然有他应付,李梧不是宫里的侍女,哪能随叫随到。
  李冰到是一板一眼的指点李梧的功夫,他不知襄王为何培养孙女练武,但想着李梧的父亲就是名将,也许这是人家亡父的心愿。
  在洛阳他们包了一家客栈,离城不远,是为了方便往来,城里的客栈想包店不易,毕竟看牡丹的人群里,有不少贵人。
  那一天,天快黑了有人投店,伙计说了情况,那边到是好言相商,说城里的店都客满了,能不能通融一下。
  李梧从外面回来,她换了男装,她认出了那位教书先生打扮的人是杜大人,再往后看居然是凤嘉。
  
  凤栖梧----同游
  李梧和李冰说了几句,李冰上前向杜大人施礼,和店家说是朋友,他负责安排,此时凤嘉只是感觉李梧眼熟,并没有认出来。
  李冰安排杜大人一行住进了后院的一个小院,有五间房,三明两暗。杜大人和凤嘉还有两个随从,到是极为宽敞。杜大人致谢,李冰忙说了实情,凤嘉恍然明白,那个少年是李梧,一时有些感叹,出了宫的李梧和宫里大不相同,不再是乖乖女的形象,到是极活泼极明朗。那个皇宫,真的能改变人。
  第二天大家一起出游,洛阳花会天下闻名,游人如织。也有女子带了仆人前来,李梧还是男装打扮,杜大人到没什么意见,他不是老夫子,南宁民风开放,他们的王后就经常出宫游玩。
  李梧听凰羽提过杜大人,是一位饱学之士,和姚大人关系极好,而姚大人是代宗的老师,最是清高之人,轻易人物不入他眼。
  一路行来,听杜大人说了不少牡丹的典故,李梧大开眼界,此时明白为何凰羽赞凤嘉的学问了。
  街边有不少人出售牡丹盆景,杜大人问李梧要不要买一盆,李梧摇头,算了,家里的水土不适合牡丹花的养殖,凭白伤了花,就让这花在这里,才是相宜。
  杜大人点关,一方水土一方人,我们那里的茶花,比牡丹还美,李梧奇怪,还有花比牡丹美。
  凤嘉随意吟出李白的句:
  鲁女东窗下,海榴世所稀。
  珊瑚映绿水,未足比光辉。
  清香随风发,落日好鸟归。
  愿为东南枝,低举拂罗衣。
  无由共攀折,引领望金扉。
  李梧若有所思,这她也读过,现在想想,李白游历天下,自然见过茶花,他们唤它海石榴,自然茶花明艳如石榴花。另有风华。
  凤栖梧----同归
  李梧接到了王府送来的书信,让她回长安。而杜大人一行,也要返回,大家一同上路。李梧是想照应一下杜大人和凤嘉,有襄王府的令牌,一路上自然畅通无阻。
  李冰和凤嘉到是极谈得来,二人月下比武,李冰事后说,没想到这个小王子年纪不大身手了得,过几年武功还在他之上,而且极懂兵法,看来杜大人是没少指点他。他最后说,在兵法上凤嘉到是天赋过人。
  李梧很惊讶,你可是四岁就让人逼着练武的呀。李冰苦笑,有些是天份,凤嘉的天资极好。
  他沉吟一下又说,我在宫里做过几年侍卫,说真话,当今重文轻武,皇子们对于兵法并不重视,武功就不必提了,燕王还算好些,不过不及凤嘉多矣。
  李梧想,回头还是要提醒一下凰羽,还是要练习武功,最起码能强身呀,宫里的贵人们身体都娇气,都是太娇养的原因。皇后的身体就弱,凰羽最应该多练习。
  李梧问李冰,你的候缺要到明年,总闲着也不是事,让你给我当教习太委屈你了,我问问凰羽,他前年想找个武功师傅,你感觉呢。
  李冰想了想,随缘吧,宫里还是远离吧,现在纷争暗起,皇上一直不立太子,而燕王势大,这水太浑了。
  李梧若有所思,所以爷爷不让我进宫了。
  快到长安的时候,杜大人提出分开走,李冰马上心领神会,点头同意。当晚大家一聚,李梧也过来给杜大人敬了酒,感谢杜大人一路讲的典故,让她受益匪浅。希望杜大人帮她和姚大人借几本,杜大人马上同意。
  李梧让大家尽兴,她先告辞了,凤嘉送李梧出了院门,天上明月如水,李梧轻声说,能少进宫,还是少进宫吧。
  看着李梧远去的身影,凤嘉明白,长安城里的日子不好过了。
  
  凤栖梧----太子(一)
  凰羽的年龄到了十五,这时候有人提出请立太子,有人说立嫡,有人说立长,有人说立贤。
  有人站队有人观望,这个时期凰羽的心境非常复杂,终于到了这一天,成则王候败则贼,他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天天去书房读书,他还没有领差事,父皇不提,他也不问,他到想看看父皇如何安置他。
  一下了课,他就回未央宫,皇后的身体明显不好,太医一天几次过来请安。
  燕王最近不大进宫了,他的王妃快临产了,凰羽明白父皇一直在盼孙子。
  凤嘉知道他的压力,便劝他弹弹琴,看看经文,这些东西让人心静。
  凰羽很奇怪的看着凤嘉,这位南宁王的长子,来长安好几年了,还是当年的样子,眸正神清,优雅平和,他苦笑,凤嘉躲在长安,难道南宁的风雨就和他无关吗。
  皇后请凤嘉过来,那天是重阳节,皇后怕凤嘉思乡,凤嘉对南宁是比较矛盾的,有时候会想念,有时候更庆幸自己不在南宁,这几年是他一生中最快乐最轻松的时光,他是个被人忽略的南宁王长子,在长安,他交往的人极少,更多的是读书习武。
  有时候会和杜大人一起出去游历,去洛阳看牡丹,去庙里进香。如果一辈子这样,到是一种福气,他喜欢这里,这里的人安居乐业,商铺繁华,人们的脸上有着满足的笑容。那种笑容常常感染了他,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春天的夜里,他会想起那首《春江花月夜》,月下吹笛,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一面吹着,一面想着中的意境,有潮水有月光,有花林,有白沙,他总想画下那场景,可是总画不成,画了出来,感觉没有那种意境。
  
  凤栖梧----太子(二)
  有一次他在城外吹笛,遇见李梧,李梧这几年真的很少进宫,进宫也只是去未央宫给皇后请安,有时候遇见凰羽会聊一会儿,她尽量不见长乐公主,公主见了她极热情,可是她有对公主心有余悸,襄王有一次提起,那时候你不会武功,现在你可以轻易的躲开,我们家的女孩子,不是让人当靶子,谁都不能把你当靶子。
  李梧弹的是筝,他们合奏了一曲,凤嘉感觉,古筝弹奏《春江花月夜》更合适些,好似更能捕捉到那种感觉,轻扬而幽深的意境。
  那天李梧没敢多留,只弹了一会儿,就匆匆赶回,襄王最近身体不好,李梧不放心。凤嘉安慰她,王爷的身体一直不错,可能是时气的缘故。
  有人怀疑王爷是装病,最初是如此,王爷不想卷入太子之争,他心里是倾向中宫嫡子的,他一直不懂代宗犹豫什么,凰羽已经十五,算是成年,虽然文才武功不及燕王,可是中正平和,举止有度,放着皇后的儿子不立,任由大臣猜测,这成何体统,但是为了儿女,他没有多说什么。
  但后来王爷是真的病了,太医看过,最初也说是时令的缘故。
  李梧是最忧心的,天天守在身边,盯着人熬药,亲自看着爷爷吃下去。初一十五去庙里进香。
  凰羽来府中看望过一次王爷,是好不容易请了皇上的旨意才来,王爷拉了他的手,叹息了一声,最后送了一个字,“孝”。
  凰羽回宫后,向父皇进言,为母后祈福,出宫一月。他随后住进庙里,开始天天抄写经文。
  这一个月,他是真有些心灰,他知道他的孤立无援,他的老师们都是父皇的人,对他认真教导,可是在太子之事上,都保持了沉默,到是翰林院的清流们,一直以嫡庶而论,支持他。
  
  
  凤栖梧----太子(三)
  凰羽布衣粗食,极为诚心,他一言一行,平易近人,好似一个平民子弟,寺院中人的对他印象极佳。
  来看他的只有李梧,李梧现在经常到庙里给爷爷祈福,每次来都给凰羽送些吃食。凰羽在庙中,书房的课就停了,凤嘉也常来,来了也不说什么,就坐在那里吹笛子,他的笛子越吹越好,凰羽说能听到仙气了。
  燕王妃产下一子,代宗有了长孙,自然欢喜,皇后的病情也有起色,皇长孙的洗三皇后撑着参加了,凰羽也赶了回来,只是过了洗三,给皇后磕了头,马上就回庙里。
  有人以燕王有子,来为燕王上本,代宗留中不发,众人猜不透他的心思。韦贵妃此时更加嚣张,好似胜券在握,皇后却更加低调,宫门紧闭。
  凰羽在外,皇后闭宫,后宫完全是贵妃的天下。
  禁卫军统领是贵妃的人,自然为贵妃之命是从。
  代宗依然沉默。
  燕王来庙里,一则也是为母后祈福,二则看望凰羽,他还是玉树临风的模样,眼神温和,全无贵妃的嚣张。
  兄弟相对无言。
  燕王走时,用极轻的声音说,那不是我本心。
  凰羽听见了,装作未闻,依然抄写经文。
  燕王走了,凰羽放下笔,他想起很小的时候,燕王曾领他放纸鸢,那时候,燕王笑着,他跑着,他喊他哥哥,哥哥,他的眼神有些迷离。他还有哥哥吗。
  难道他的命运就由别人决定吗。
  当夜凰羽昏迷,有人报了宫里,太医赶来,说是中毒,代宗大怒,命人彻查,有个小和尚失踪,查那人的底细,和韦贵妃同乡。
  
  
  凤栖梧----太子(四)
  代宗让人将贵妃软禁,禁卫军统领换了李冰。谁也不知道李冰何时冒了出来,有些人想起来,李冰五年前曾经在禁卫军做过小小的侍卫长,他一直在兵部候缺,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候成了禁卫军统领。
  李冰以雷霆手段拘捕了贵妃安插的人手,三审之下,有人供出,贵妃让人毒杀二皇子的事。
  几天后,贵妃病逝。
  凰羽回宫修养,他身体有些虚弱,有时候头晕,太医说,中毒不深,调养一段日子就好了。
  在燕王长子的百日那天,代宗下旨立凰羽为太子,燕王马上就藩。
  凰羽搬进东宫,他的老师们成了东宫的班底。
  凤嘉前来祝贺,凰羽苦笑,他看了看周围,又换了快乐的表情。
  他心里明白,他的最得力的内臣突然失踪了,他竟打听不出原因,他不敢问父皇,私下问过高公公,高公公摇头。贵妃死了,高公公没有受到牵连,凰羽明白,高公公是父皇的人。
  清子于凰羽的感情不同,他从小陪着凰羽,是凰羽最信任的人,现在他无故的失踪,让凰羽感到了慌乱。
  身边的人,他不知道谁能听他的心事,他现在天天上朝,极为忙碌,那些大臣说的事,有的明白,有的不懂。
  他提出让凤嘉陪他,凤嘉是他的伴读,代宗想了一想,就同意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栖梧----封号

下一篇: 《 凤栖梧---- 入朝(一)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