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为什么是我------线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10   点击:


  
  为什么是我------线索
  刘城明白现在的问题在于那个保险员,可是找他不容易,而且他不在本地,从目前来看,所有的证据并没有指向一定有问题,如此花费大量的时间,似乎没必要。
  他在保险公司看过相关档案,并没有问题,他想还是去交警队看看吧。
  在交警队里他找到了当年的经办人,对方快到退休的年纪了,他想了半天,才回想起这件事,拿出了卷宗,最后肯定的说,没有问题,就是一场意外。肇事者是说过,谢蕊车子减速好像要掉头,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在高速上不可能调头,车速是慢了,仅凭这一点不能确定什么,车子损伤严重,已经不好判断。
  刘城看了看卷宗,和保险公司存档的一样,他心中苦笑,保险公司最稳妥的做法就是和交警队的卷宗一致。
  他无功而返,心里也松了口气,他也希望就是李卫个人的意难平,或者就是谢扬所说,李卫没有得到谢蕊的钱,心里不平衡。
  他特意去影楼找了李卫,把自己的调查情况说了一遍,从目前看就是交通意外,没有什么别的问题,至于那个保险员,本身就是打工的,自然没必要非在这里。
  李卫听了,若有所思,却并不信服的样子。
  刘城知道他的固执,婉转规劝,那个保险员入职时间并不长,工作能力一般,就是按流程操作,你就算找到他,也问不出什么、
  他劝李卫还是放下吧,不要在固执了,想想自己的母亲,还是开始新的生活,不要总陷在当年的猜测里。
  李卫有些心动,他点头。
  为什么是我------恶梦
  刘城走了,李卫的心情有些茫然,他相信刘城的话,因为刘城的眼神坦然真诚。
  他一个人喝了些酒,伏在桌子上睡着了,他又梦见了谢蕊,总是背对着他,她好像在唱歌,李卫听不清,他走上去,谢蕊不见了,歌声停了,他听见,谢蕊说,他们害了我。
  李卫突然惊醒,窗外天已经黑了。
  他走到门边,打开了灯。
  一个人有些沉闷,一直以来,他都相信,谢蕊的死有问题,不合常规,不合谢蕊的常规,谢蕊冷静自持,开车的时候,尤其是谨慎的。
  他总想弄明白当年的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认为总有些事情被掩盖了,也许那些事情里,有着谢蕊的心酸和委屈。
  他痛恨谢扬,居然是他给保险员好处费,催着赶快理赔,那个只认钱的人。
  他一直以为是汤宁,如果是汤宁,那到好说了,汤宁的嫌疑最大,可现在来看,钱,汤宁分给了谢家百分之四十,汤宁还要抚养女儿,这个比例不算过份,而汤宁忙于料理妻子的后事,保险公司的事务是谢扬在做。这就找不到汤宁贪财害人的理由了。
  他现在已经没有理由针对汤宁。
  可是如果谢蕊受了委屈,能给她委屈的人,只有汤宁。谢蕊为了嫁汤宁和娘家闹得不愉快,娘家的态度,已经不能伤害她,让她心乱的只是汤宁。
  
  为什么是我------对面
  刘欣来找苏慧,遇见李卫,她还是习惯叫他大卫。
  李卫看见她,到想多聊几句,先是向刘欣道歉,表示自己无恶意,对刘欣没有恶意。
  刘欣现在知道了李卫的身份,也想开解开解他。他毕竟是媛媛的表舅。
  李卫请刘欣到了他的房间,先表达了歉意,刘欣摆手,我没什么,你好些了吗。
  李卫叹了口气,一个结还没打开。
  刘欣劝他,有些事,不是人力可为的,你不是神仙呀,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你尽力了,你姐姐对你那么好,肯定希望你过正常的日子,过幸福的日子,你现在这样,她会心疼的。
  李卫沉默了一会儿,反问刘欣,你了解汤宁吗。
  刘欣犹豫了一下,眼中有些恍然,我不太了解,他比较冷静成熟,不是那种情绪外露的人,可是我相信他。他的眼神清正,不是心术不正的人。而且他是一个理智的人,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如果他和你姐姐真有矛盾,可以离婚呀,他不会陷害她的。
  李卫想了想说,也许他主观上没想害姐姐,而事实上造成了伤害。
  刘欣苦笑,这都是你想的,没有证据,你这样乱猜,对人不公平。
  李卫点点头,可是汤丽一定有问题,她和我姐姐冲突过,而且那天出事的时候,他在汤宁的车上。
  为什么是我------奈何
  刘欣劝李卫,算了吧,汤丽是个病人,病了很多年了,她的话,如何采信。
  李卫肯定的说,我研究过汤丽的病情,她的病加重是在我姐姐死后,之前,并不是太厉害。
  刘欣沉默了,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被大卫引导,大卫是被谢蕊的死刺激了,有些偏执。
  李卫再一次问刘欣,你不好奇吗,你不想知道你丈夫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前妻的死究竟与他有没有关系。
  刘欣克制自己,站起来,大卫,我相信我丈夫,对于我来说,好奇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汤宁的尊重。我不想为了好奇心,伤害他。这对他不公平。我也希望你想想你母亲和你自己,不要再折腾了。日子总继续,你不能总为过去活着。
  而且有些事情,也许人一辈子也弄不清,其时人的想法,只一瞬间,过后可能自己都不记得了。
  苏慧奇怪刘欣来得这么慢,刘欣把大卫的事情说了,劝苏慧开导一下她的首席摄影师,让他多参加些年轻人的活动,不要把自己陷入一个迷途里。
  苏慧若有所思,真的刘欣,你不好奇吗。不好奇,汤宁过去的事吗。
  刘欣叹了口气,我不能好奇,我接受的是一个有过妻子的人,如果我一直纠缠这些,就会破坏我们的感情。
  苏慧点头,我尽量劝劝大卫,这个人挺固执的,不过有时候,想想这个年代,还有人为了过去的事,搭上自己的前程。也真让人敬佩。不过刘欣,你放心,刘城都没办法了,他就是折腾,能折腾出什么,我还不相信,他能找出那个保险员,其实就算他找了出来,那个保险员也不是神仙,能知道什么。
  
  为什么是我------平静
  好似一切都解决了,一切都平静了。
  汤宁的表情很轻松,他对刘欣说,医院说这几天汤丽恢复挺快,这样的话,再过一周,就能安排她出国了。
  刘欣也松了口气,她心里对汤丽还是有忌讳的,她总感觉汤丽很奇怪,她身上有些莫名的东西,不是因为她的病,是因为她看汤宁的眼神,是真的爱。可好似不只是爱,还有些畏惧。
  刘欣摇摇头,不允许自己胡想了,这样想下去,她也成了妄想症了。
  她现在只是希望,大卫能安定下来,不要再折腾了。她看的出来,大卫喜欢苏慧,让大卫留在影楼的理由,其实是苏慧。
  刘城后来又和大卫沟通过一次,基本上为了说服大卫,让他不要再折腾了,尤其不要打扰汤丽,汤丽是一个病人,就算大卫怀疑什么,可现在的汤丽就是病人,这样对病人总是不公平的,如果他有什么发现,可以找自己。这件事,先这样吧,那个保险员,刘城会继续寻找,当然也可能是白费力。
  大卫终于点了头,他现在也知道他的实力不好比刘城,刘城有些特别的资源,他没有,那个保险员,大卫寻找了两年,根本没有结果,保险员的老家他去过,没有消息,保险公司他打听过,也没有人知道。
  对于汤丽,大卫其实心里并不死心,只是他知道,现在汤丽身边一直有人,除了汤山,还有一个人,比汤山还尽心,想要接近汤丽难度太大。
  
  为什么是我------失踪
  本来准备好了送汤丽离开,汤宁不想去机场了,怕汤丽看见他节外生枝,给汤丽打了电话,说是他在国外等他们,汤丽果然同意上飞机。
  放下电话,汤宁终于轻松了。
  可是不到半个小时,他的电话响了,是汤山的声音,叶子和汤丽在机场,一起失踪了。
  汤宁的眼睛直跳,他有些混乱,怎么会这样,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意外。
  和刘城赶到机场,刘城调了监控,图像里,汤山去办手续,是叶子陪着汤丽,突然汤丽和叶子说了什么,二人一起往卫生间方向走,有个人撞了一下汤丽,汤丽几乎摔倒,叶子扶起汤丽,和那个人理论,然后一抬头汤丽没影了,叶子惊慌的跑了出去。在监控里,没有看清汤丽去了哪里。
  刘城反复的盯着监控画面,有些疑惑,卫生间那里进进出出人很多,可是汤丽应该没有进去。
  刘城又调机场外围的监控,还是没有所获,到是看见了叶子,从里面出来,没头苍蝇一样乱晃。
  汤宁气愤的骂叶子“真是个笨蛋,不第一时间通知汤山,通知机场,自己找人,浪费了最好的时间”。
  刘城深有同感,他拍拍汤宁的肩膀,示意他冷静。
  二人心里在想,会不会和大卫有关。
  拨打大卫的手机是关机,问苏慧,苏慧说,大卫昨天请假了,说回家看母亲。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为什么是我----承诺

下一篇: 《 为什么是我-----不甘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