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为什么是我----承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09   点击:


  为什么是我----承诺
  李卫还是执著
  刘城叹了口气,耐心的劝慰他,我理解你的感情,可是你要有证据说事,目前你没任何证据。
  李卫冷笑,车毁了人没了,到哪里找证据。
  刘城拍拍他的肩膀,你不能因为没证据,反而说是有问题。
  他语重心长的说,我和汤宁认识多年,我了解他的为人,他虽然冷静稳重,但不是冷血,你看汤丽拖累了他多年,他也一直照看他们兄妹,他不是无情的人。如果他真的无情,根本可以躲开汤家兄妹呀。他如果对汤家兄妹有情,如何会对你姐姐无情呢,他们还有个女儿呀。他是不会做伤害你姐姐的事,如果他们有矛盾,可以离婚呀。
  而且刘城更进一步的说,汤宁是个好商人,伤害你姐姐不合算,他不会糊涂的。
  李卫继续冷笑,是呀,我姨母在他们的生意上还是照顾他不少,他当然不会。
  “所以”,刘城肯定的说,“你姐姐的死和汤宁无关,我保证主观上和汤宁无关。”
  李卫苦恼的说,我也想不通汤宁有什么理由害我姐姐,可是我对她的死因是有怀疑的。其实我姐姐之前给我打过电话,说他对汤宁很失望,为了他和家里闹翻,有些不值。我还劝他,要互相宽容。而且孩子那么小,总不至于离婚吧。
  李卫把冷咖啡喝下去,我在她坟前说过,一定替她弄明白。这是我的承诺。
  
  为什么是我----醉酒
  汤宁一直在咖啡馆外边,心里莫名有些紧张。
  刘城让李卫先走的,他一个人沉默了半刻钟,才出来,上了汤宁的车。
  二人说好了去喝酒,从前都没结婚的时候,有时候他们会约着喝酒,也喝不了多少,汤宁是个冷静的人,做事有分寸,喝酒也是。
  汤宁一直等刘城开口。
  刘城三杯酒下肚,才说了句,李卫是个有情义的人。有这样一个兄弟挺好,其时他一时留在国外,做摄影,估计早弄出明堂了。
  汤宁不语,他心里叫苦,都是这样的人遇在他身边,才让他的命运不得安宁。
  一个叶子一个汤丽还有一个李卫。
  刘城继续说,他还是怀疑谢蕊的死,你怀疑过吗。
  汤宁喝干杯中酒,我当时不在现场,是接的交警的通知赶过去的,现场勘察的仔细,后来保险公司也调查了,没有问题。
  刘城问他,车里只你自己吗。
  汤宁一愣,看着刘城,终于慢慢的说,汤丽也在,她那天正好找我有事。
  那时候,她的病情不严重,比现在轻的多,如果不闹腾,和正常人一样。
  刘城继续发问,那天汤丽见过谢蕊吗,汤宁低下头倒酒,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谢蕊一直不见汤丽,说汤丽是个疯子,没什么可谈的。只一次,汤丽在幼儿园接媛媛,正好遇见谢蕊,二人争吵起来,汤丽非说媛媛是她的女儿。
  后来的事情,很混乱,两个女人还动了手,幼儿园报警了,警察来了,把二人分开。汤宁和汤山都到了,汤山一直道歉,说妹妹精神有问题。
  为什么是我----痛苦
  自那之后,谢蕊马上给女儿换了幼儿园,而且警告汤宁不许和汤家兄妹往来。
  汤宁表面上自然同意。
  可暗中还是继续照看他们,他心里明白,汤山为了照看汤丽,一直都是打短工,收入不高,根本承担不了汤丽的医疗费用。汤家父母已经过世了。他怎么说也是他们的亲戚。他不能坐视汤丽的病情不管,他心里总有些内疚。
  事情让谢蕊发现后,二人争吵过几次,后来汤宁保证不让他们打扰谢蕊的生活。
  但内心深处,汤宁却是明白,谢蕊不是不讲理,对于谢蕊来说,汤丽虽然有些疯,可还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哪个女人也不会不介意。
  事情就这样,汤宁当时的想法是让汤山他们搬到了外地,有事他过去,他以为这样,就不会让汤丽和谢蕊碰面。
  汤宁不是个懦弱的人,事情已经这样两边都要照看,他不能不担他的责任。
  说到这里,汤宁猛喝了一口酒,叹气,什么时候是个头。
  刘城拍拍他的手,兄弟,我知道你不容易,是条汉子。
  说起来,刘城对汤家兄妹,算是有情有义了。
  
  
   为什么是我----暗查
  刘城果然去了保险公司,调阅了当年谢蕊的档案。从档案的文件来看,是完全合程序的。
  对事故的描述有些含糊,谢蕊的车速突然慢了下来,有打方向盘的意思,但是不太明显。
  刘城询问经办人,经理说是几年前辞职走了。
  刘城要经办人的身份证件,经理说,那时候人员流动过快,有些资料都没保留,他们没有经办人的资料了。
  刘城不动声色的点头离开,他现在明白了李卫的疑惑,经办人的离开是有问题,而且没有经办人的入职资料了。
  他给汤宁打电话,问汤宁有没有经办人联系方式,汤宁到是给了他一个手机号,刘城打过去,是空号。
  刘城找了当地的一位老朋友,让人家帮着打听。两天后,这个人给了他经办人的身份证复印件,证件到是真的,不过此人没在本地,也没回老家,不知去哪了。
  老朋友到是还提供了一个线索,经办人的亲戚还在那家保险公司,在行政部工作。
  刘城找到了行政部,见到了经办人的亲戚,是一位中年女士,姓王,她很和气。
  王姐说,还是她介绍他来的,亲戚干得不好不坏,干了一年多吧,后来就说要回老家,自己开店,保险这工作不好干,王姐也没说啥,从那之后,亲戚没在联系过她,她们是远亲,一个村的,往来不多,当年介绍他来,也是因为保险公司招人,他正没工作,就顺手帮了忙。
  刘城问起谢蕊的理赔案,王姐说听他提过一次,说是谢蕊的老公和大哥都是会办事的人,请他吃过几次饭。
  王姐了解的情况就这些。
  刘城一时没了线索,现在人们都在外边打工,几年不回老家也常见,他要是不和家里人联系,谁也没办法。
  唯一让刘城怀疑的是,这个人如果不回老家开店,为何要和王姐说假话呢。
  他和汤宁通了电话,汤宁想了想说,这个人有些滑头,他当时不想答理他,到是谢蕊的大哥谢扬敷衍着,为的是快点把事情办了。
  刘城问汤宁,你是理赔之前就答应给谢家一部分赔偿金吗。谢宁说对呀,我当时就说了,我岳父母都不要,我和谢扬提了,谢扬说他也应该出点力,所以保险公司的手续,他和我一起跑的。
  
  
  为什么是我----谢扬
  汤宁说,当时警察打电话说谢蕊出了交通事故,我就马上给谢家打了电话,当时是岳母接的,她说谢扬过来。
  我先到的现场,半个小时后谢扬来的,他和谢蕊关系一般,二人一直有意见,有几次我听见他们吵架,谢扬说,我不是哥,别人才是你的亲兄弟。
  谢扬来了,也很震惊,不过情绪还算好,谢蕊送到医院就不行了。
  我和他商议后事如何办理,他说让我看着办,我后来提到保险单的事,说给谢家一部分,他马上说,行,我和你一起办。
  我知道他是为了钱心动,谢扬的工作挺好,就是收入不高,属于那种看上去体面,但没什么外块的工作。
  我当时想,岳母帮了我不少忙,我也是应该的。
  那时候,医院的事情不少,还要跑交通队,保险公司的事,谢扬主动提出来他负责。
  刘城听到这里,心里在想,会不会是谢扬为了早日拿到赔偿,做了什么。
  他在想是不是要接触一下谢扬。
  刘城给李卫打了电话,说了谢扬的事,询问谢扬的性格脾气。
  李卫的语气很冷漠,那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他还真可能做出什么事。不过这家伙胆子不大,表面上趾高气扬,一遇到事就老实了。
  为什么是我----好处
  刘城提前约了谢扬,报了身份,说是有些旧事询问,为了他的面子,就不要在他公司见了,谢扬马上同意中午在饭店见面。
  饭店是谢扬选的,离他单位半个小时,他说这样便于往返,又不会遇见同事。
  二人边吃边谈,谢扬知道刘城和汤宁的关系,所以心里虽然紧张,表面上一直套近乎。
  刘城提到李卫,谢扬马上皱眉,这个人沾我们家便宜没够呀,他出国的费用都是谢蕊出的,谢蕊的保险赔付和他有什么关系,想钱想疯了呀。
  刘城没有制止谢扬,由着谢扬发泄对李卫的不满意。
  刘城提起保险公司的事,谢扬开始不承认,后来才说,他们的手续太繁琐,我就给了经办人点好处,他自然办事效率就高了。我和汤宁说了,汤宁说这样不好,如果保险员以后说出此事,会让人以为你心虚。我一想也是,那时候,正好赔偿金下来了,我就找了那个经办人,和他说了,给了一笔钱,让他换个工作离开这。他拿了钱就走了。
  刘城皱眉,你知道你这样做,违规吗。
  谢扬叹气,现在就这风气,你不给人家好处,凭什么让人给你忙前忙后加班加点呀,而且那个经办人,也是想拿好处的,他暗示了几次,说他多么辛苦,多么熬夜。不就是为了要钱吗。
  刘城想了想,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谢扬摇摇头,没有,我只是和他说,让他换个手机号,免得被人打扰。
  刘城追问,你一共给了他多少钱,我不是要追究你的责任。
  谢扬低下头,半天才说,前前后后二十多万吧。
  刘城嘲讽他,你真大方。
  这事汤宁知道吗。
  谢杨否定,金额不知道,他只是听我说过,要给经办人点辛苦费,他开始不赞成,说只是时间早晚的事,不可能拖着不办,后来我说,我负责吧,费用从我分得那部分里出,他就不管了。
  
  为什么是我----责备
  刘城严肃的批评谢扬,你这是违规,而且十多年前,二十多万是个很大的数字。
  谢扬有些惊慌,我也是没办法呀,我当时正好想买别墅,就差钱了,谢蕊又不肯借给我。
  刘城想了想,你真的不知道那个经办人的联系电话。
  谢扬保证,我真的不知道,多一事不如省一事,我联系他干吗,我只是警告他,好自为之,不要再来这里,反正他是外乡人,去哪打工不是挣钱,何必非来这里。
  刘城追问他,你妹妹的交通意外,你认为就是意外吗,谢扬说当然呀,交通队就那么说的呀,保险公司核查了,也说是呀。
  刘城看了看,谈不下去了,这个人真的是唯利是图,他根本不关心谢蕊的死因,他更在意早点拿到钱买别墅。
  刘城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如果有新情况打给我。
  谢扬说,刘城你不要听李卫的话,怀疑什么,根本一切正常,李卫是气不过没拿到一分钱,谢蕊把他当弟弟,对她太好了,他就感觉谢蕊的钱应该有他一份。可他不是谢蕊的兄弟呀,我才是呀。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为什么是我------怀疑

下一篇: 《 为什么是我------线索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