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为什么是我------怀疑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9-08   点击:


  刘城如约到了咖啡馆,这是李卫约的地方。
  刘城去的时候,人不多,李卫已经到了,他正看着窗外,眼神那么专注,刘城坐了下来,他都没有觉察。
  刘城并没有打扰他,从他的角度看李卫,到是有些文艺气息,他的面容清秀,只是眉间似有抑郁之色,似乎有什么解不开的结。
  李卫转回眼神,对着刘城微笑,有些天真有些茫然的样子。
  我看过你的报道,刘城,人家说你是神探。
  刘城端起咖啡,一半是能力一半是运气。我一直相信运气。你约我谈,我是汤宁的朋友,你不怕我偏向他。
  李卫苦笑,我相信你,看了写你的报道,我就相信你,那是去年的事了。当时我就想找你,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是汤宁的朋友。我是想把事情弄清楚。
  刘城坐直了身子,你说吧,我保证给你一个公平的交待。
  李卫这些年,一直在调查谢蕊当年的事,功夫不负苦心人,他找到了当年负责谢蕊交通事故的保险员,人家说一切手续合理,没有问题。他反复去了几次,仗着嘴甜心诚,那个人最后说,唯一奇怪的是,最后汤宁来签字那天,有个女人突然闯了进来,她一直说,她没有杀谢蕊,当时的汤宁脸色奇差,说是他的一个亲戚,精神不太正常,那天在事故现场,看见谢蕊的样子,受了刺激,病情更重了。后来汤宁出示了医院开具的汤丽精神有问题的诊断书。
  李卫把保险员的话录了音,反复的听,总感觉哪里不对,就算汤丽精神有问题,也没必要说没有杀谢蕊的话呀。他回去找保险员,结果公司的人说那个人辞职走了,回老家了,李卫再联系不上了那个人,去那人的老家找过,邻居说,那一家人离开那里二十多年了,不可能再回来。
  
  为什么是我------亲情
  李卫说,他不是为了钱,他是想弄明白,如果谢蕊真的是死于交通意外,她认了,可是他找到了当时的肇事司机,对方说,其实责任不完全在他,谢蕊突然变道,而且非常的猛,他才刹不住车。他印象里,谢蕊好像是想掉头,可那是高速呀。
  李卫说,谢蕊是一个冷静的人,非常的冷静,如果不是有什么事刺激了她,不会如此失常。
  他一直坚信,当年一定有什么事,造成了谢蕊的死因,并不只是交通事故。
  他一直没有接触汤宁,是因为他不喜欢汤宁,姐姐结婚那天,他去了,当时还听见汤宁和谢蕊在争吵什么,后来姐姐看见了他,才停止了争吵。
  他很奇怪,一向挑剔清高的姐姐,为什么会对汤宁那么迁就,姨母说是爱情吧。
  他断定,汤宁对姐姐没有那么深的感情。
  他最后说,他没有伤害刘欣的意思,他和刘欣还算熟悉,刘欣是苏慧的朋友,直到拍照那天,他才知道刘欣的新郎是汤宁。
  他曾婉转的暗示刘欣,拍照的时候,汤宁的表情并不欢喜。
  李卫一直犹豫着,刘欣是真的爱汤宁,那种表情,他在姐姐脸上看见过。
  他有时候想,这么多年了,他是有怀疑,可是没有证据,他想证明什么,难道说姐姐的死和汤宁有关,可是从目前看,他没有任何证据。
  只是汤丽的出现,让他不得不又开始了探究之路。
  为什么是我------亲情
  汤丽住的那家医院,有李卫一个同学的哥哥,李卫通过他了解了汤丽的病情,
  李卫总认为当年的事,和汤丽有关。
  李卫通过熟人在诊疗室见过汤丽一次,感觉上汤丽病情不严重,她对答从容,医生也说,她是一阵一阵的。
  他决定试探一次,他找到了谢蕊以前穿过的一件衣服,从外面雇了一个人,穿上那件衣服,故意经过花园,汤丽果然惊慌失措,马上转身跑了。
  李卫断定,汤丽有问题。
  可是他明白,汤丽的情况特殊,在法律上是免则的。
  他不甘心,如果汤丽有问题,汤宁肯定是知情的,也许还是同案犯。
  他后来和姨母聊过,表姐和汤宁的感情如何,姨母只说,婚事全家都反对,是谢蕊自己选的,为此和家里闹决裂,能说什么呀。
  李卫想,如果汤丽出了医院才好让自己行事,他想过绑架汤丽,问问当年的事。
  那天他装成医生在花园里遇见汤丽,他故意说外面的空气好,可以多出来转转。可是汤丽说,门卫不让她出门,李卫就说,穿上护士的衣服就可以随便出入了。
  晚上的时候,汤丽真的混在护士里出了大门,他非常高兴,正要上前,却又想看看汤丽做什么,后来汤丽去了汤宁住的小区,又惊动了保安,被保安送走,他没了机会带走汤丽,非常遗憾,后来又想找机会,可是后来汤山对汤丽的看管严格了。他不好找机会,再后来叶子又出现了,更没机会。
  
  为什么是我------快递
  李卫一时气愤,就把当年谢蕊的交通意外文件快递给了刘欣。
  他本意是希望刘欣怀疑汤宁,或者离开汤宁,他和刘欣接触过,感觉刘欣是一个单纯的人,他没有针对刘欣的意思,刘欣和谢蕊的死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刘欣是苏慧的朋友。
  提到苏慧,他的声音不自然的温柔了。
  刘城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刘城问他,你是想让我调查谢蕊的死因,当年保险公司也调查过,那么一大笔赔付,他们的手续也是严谨的。
  李卫说,我不相信他们,那个保险经办人,后来突然离职,我感觉有人在过问此事。
  刘城说,你这是报案吗,仅凭你现的证据,不可能立案。
  李卫真诚的看着刘城,你是汤宁的朋友,难道不想为他的事出力吗,如果事情查清了,和汤宁无关,我保证以后不会给他找麻烦,毕竟我也希望媛媛的父亲是清白的。
  刘城点点头,这是一个固执的人,他不查,李卫也会折腾,让李卫折腾还不如他插手。
  刘城说,那好吧,我们约法三章,我管这件事,你不要介入了,安心上你的班,当你的摄影师。我保证有任何进展,都会通知你,你把你找到的资料给我一份。
  李卫点头,刘城又劝他,李卫,有些事情,都只是你的猜测,因为这个猜测,你已经花费了多年的时间,人必须从过去走出来,也许一切就是一场意外,没有阴谋没有算计,只是一场意外,你要替你母亲想想,也要对自己负责。
  李卫的眼睛盯着已经冰凉的咖啡,低声说,她是我姐姐,我不能让她死的不明不白,这是我的责任。如果这事真的是我的猜测,我可以放弃。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为什么是我----媛媛

下一篇: 《 为什么是我----承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