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错把张掖当江南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7-07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张掖,地处河西走廊中段,因汉武帝以“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得名。境内一湖山光,半城塔影,又有苇溪连片,古刹遍地,被古人誉为“塞上江南”,有可证:“不望祁连山顶雪,错把张掖当江南。”
  在凉州呆了几日已初晓西北真美,却不知张掖之美更胜一筹,仅武威去张掖的路途,也是见过的最美最震撼人心的途中。
  天高云轻的苍莽辽阔均不足以描述大西北的悠远酣畅,却是一路随行的古长城,盘亘在金色大地上的夯土墙体,在绵延至天际的一望无垠中坦然而存。汽车沿着或坍塌或完整的长城疾驰平行前进,一边是无垠戈壁滩与长城形成的苍凉,一边是紫色薰衣草和金色向日葵招摇的村庄,双眼与景物对视,时光景物交错带来的震撼,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想去戈壁滩上躺一躺,唯求思维能穿破辰光,走向历史深处与金戈铁马共销魂。
  偶尔,路会与长城交汇,千年时光那么近,近得可以伸手抚摸这些风吹雪染的身体,它们在茫茫大漠里守着日月望着星辰,雄壮亦无言。所经之地已没了一段完整的墙体,即使坍塌成地平线上仅能辨认的土堆,也有一种坚韧的气质,震撼着、影响着、存在着。
  在一座烽火台停车,城墙仍有大地的黄土之气,贴着墙体倾听流淌的回音,一曲曲清音婉丽而来,一首首词铮铮铁骨,马蹄飞驰,鼓声长鸣,厮杀之声远去,淡到天际,时光被一朵朵金色的向日葵拉回村庄,在这交割的景致中无端喟叹:天地沧桑,时光悠远,家、国、人心!如此情怀,唯丝绸之路,唯张掖可有。
  经过一条清澈的河流,夜幕初临的张掖城还有些许麦香的西域风情,四野吹着和煦的风,七月的张掖城上演着各色美食,来往者各自淡然,一路景色与这宁静在夜光,汉武帝、霍去病,张骞、卫青,好像都远了。行走在城中的鼓楼,木塔寺、西来寺,这些记录着城市变迁的坐标,默默畅言时空转换,忍不住惊异于古人的精湛和精神,西北风情再次展露无遗。
  与木塔的缘分不够,恰遇一批身份高贵的人到来,我们被拒之门外,只能望塔而合掌,好在张掖的美食和接下来的景色也美好,弥补了瞬间的遗憾。
  丹霞地貌是怎样都避不开的,唯一天地的大手才能挥出那样的色彩组合,行走在魔幻的彩色世界,怎么都看不够拍不够欢喜不够,这是谁调出来的颜色,美得所有的词语都羞涩,比彩虹还要美却不重复,一面山、一面坡、一粒尘都有各自的底色与妖娆,在千沟万壑里风情万种,却又是平常的一尘一土,它们只是把土地所有的色彩聚拢在了一起,所谓美,山川河流,那一处不是呢,风吹来,大地笑了,我也笑。
  一边是旖旎的色彩,一边却是凌厉西风的戈壁,风刮起沙子打在皮肤上针刺一样地痛,烽燧台与城墙上的杂草也带着刚劲,城墙远处是苍莽的天际,边塞人的笔已停下,诗歌在风中飘散,嘉峪关是明长城的起点,几年后去了它的终点山海关,一走就从这头到了那头。若有时间真想用脚步细细丈量,这些年走了无数的地方,唯有张掖让我念念不忘。
  总想在某一天,背上行囊再去张掖,去马蹄寺,沿着山崖的石窟在庄严之间回望生命和信仰,懂得它。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六月,穿越你盛开的断章

下一篇: 《 行走在川西高原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一边是凌厉西风的戈壁,一边是状如江南的村庄,这样的沧桑与柔美相结合,唯在张掖同时可以展现。如果没去过,看完此文肯定想去看看。如果已去过,看完此文想再去走一走,一不小心有些东西被自己拉下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