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意外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7-04   点击:


  
  垂杨里---意外
  然而名单一公布,双方都落了空。
  木莲意外出局,苏参谋也没中选,是另外一个大家都很陌生的人。
  木莲获得的情报是,本来是他,但是因了另外有些非议,加之二小姐散布他心术不正靠女人上位,影响了他的名誉。
  木莲表面上不动声色,向新领导恭贺,也参加了当晚的欢迎宴会。苏参谋没太大损失,反正他原不是这个系统的人,继续做他的参谋就是。而木莲有些难堪,人人都以为他要升职,结果成空,现在看他的眼神都有怪怪的,有的人议论他没了靠山,才把一个十拿九稳的位子丢了。
  他回到家中,借酒浇愁,喝得大醉,他第一次发现,有些事不是他能左右的,无论他付出了什么。
  第二天早上,醒来头痛万分,可是今天请假,明显不舍适,他不得不强打精神,到了办公室,表面上神清气爽,表情镇定,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演员。
  他深知这只是开始,他必须先站稳目前的位子,有些事情很微妙,没有理由,人们却相信。
  他心中暗骂方二小姐,他已经决定给二小姐颜色,但目前先放一放。
  新领导年纪已经不小了,木莲有些奇怪,为什么弄个快退休的人来,但礼仪上格外尊重,他找人了解新领导的喜好,表面上并有表现太过热络,只是暗中做文章。把新领导的孙子,安排进了当地最好的中学,给新领导的夫人送了人参灵芝。他嘴甜,很快就和新领导的夫人熟悉起来。
  新领导的履历,他终于弄到了手,庄之年,一个有者学者气息的人。他的家里,最多的是书,他写一笔好字,最好的就是字帖。
  木莲在书房看见了木笛的书,他心中一动。
  
  垂杨里---联络
  木莲让木笛来一趟南京,说是有事相商。
  木笛因为南京的商行,还是得了木莲的关照,不好不来。
  木莲提起庄之年,木笛说,他知道此人,原来是经济学家,不知为什么会调动到木莲这个部门,完全的不搭界。而且对方是木笛导师的朋友,因了这层关系,木笛登门拜访。
  庄之年非常的欣赏木笛,一定要木笛留下来吃饭,饭菜简单但精致,看的出来,庄之年注重养生。二人边吃边聊,木笛很奇怪,庄老为何离开了经济司。庄之年叹息,还不是这边的位子争得混乱,为了平息纷争,才让他来。他在经济司得罪了部长。
  木笛感叹,世间事太过奇妙。
  木笛替木莲陈情,自家兄弟人还单纯,就是婚姻上的事,出了波折,当年年少无知,也是他这个兄长管教不严,才至而今让人耻笑。
  庄之年叹息道,是呀,令弟也是一表人材,看公文处理得极好,也是声名所误。
  第二天木笛离开,让谢木莲以晚辈的名义,和庄之年往来吧,庄之年不会针对他的。
  谢木莲松了口气,他也已经感觉出来,庄之年还是醉心于学术,对局里的事,都是敷衍,现在有了木笛这层关系,他对木莲到亲热起来,把事情让木莲继续负责。
  木莲现在越来越感觉当年入赘方家是个错误,可是现在冷落方家,也让人说忘恩负义,所以和方家依然要来往,只是渐渐的远离。他要暗中找人查二小姐的事,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给二小姐找点麻烦。
  苏玉莲再次出现在咖啡馆,手下请示要不要拘捕,木莲阻止,只让人盯紧就好,说是放长线,结果来接头的长线是木笛在南京商行的管事。表面上是沈氏商行的管事。
  木莲心中暗恼,他让人继续盯着,电话里暗示了心杨,心杨通知了木笛,木笛让那个管事撤离了,苏玉莲随即也失踪了。
  跟踪的人说人丢了,木莲故意大发脾气,说他们不中用,一个大活人居然跟丢了。
  手下说要不要封了商行,木莲冷笑,把那张方夫人参加开业典礼的报纸扔给手下。你敢找方家的麻烦吗。
  手下才不敢开口了。
  心杨赶来南京,让唐涛先处理商行的事,然后再次公开宴请方夫人和方二小姐,故意让记者拍了照。
  
  
  垂杨里---迷雾
  心杨必须把方家拖进局。
  方家这棵大树,也应该为抗战作些贡献。
  方夫人未必不了解其中的原委,这些年上了年纪,方夫人看事情有些通透,难得糊涂,反正将来出了事,细查之下,她不过是和沈心杨吃了几次饭,参加了开业典礼,这种活动她参与的多了,她又不是调查局的,自然不能事事调查吧。
  最重要的是这家沈氏商行,与方家没有关联,不仅方家没有参股,也无任何生意往来。这就足以能脱身了。
  在自身安然不受到伤害的时候,她愿意顺手做个人情。
  所有的年轻人里,她最欣赏的是沈心杨,别看他腿不好,可是坐在那里,就是有安定人心的力量,你不自觉得就信任了他。现在他出行,不坐轮椅,都是拄拐,可是你看不到他丝毫的颓唐。他神情坦然,眼神明净。
  方夫人有次问他,现在怎么拄拐了,他微笑,太太不介意,我还介意什么。他的表情是幸福的知足的,一个家庭幸福的人就是那个样子。
  有时候方夫人会后悔,当年不该介意他的腿,这样的人,有头脑就够了。二小姐本来也心怡他,只是自己终还是介意了。
  方夫人参加了心杨的晚宴,也在商行出现了几次,监视的人马上少了。
  二小姐奇怪母亲的态度,既然不参股,又乐得被人利用,所图何来。
  方夫人说,如果将来我不在了,你有了生死之难,可以求他,看这些年的情份,他能救你一次。
  二小姐突然泪下,她何尝不懂,她现在的行事树敌无数,都是因了母亲,才得安全。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开口

下一篇: 《 垂杨里---惆怅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