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开口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7-03   点击:


  
  垂杨里---开口
  木莲最后说,你放心,既然挂了心杨的名,我不会不照顾,照顾有很多种,我的生意大部分在他手里,我能让他有事吗。
  木笛想,木莲离不开钱,他靠钱开路,而心杨是他的财神,他必须保护。
  木笛又去了上海,和心杨一开口,心杨马上答应,并说让唐涛帮助那位朋友一起筹备前期的事,他会和方夫人说公司是他的,他缺点钱,请方夫人入股,如果方家不入股,他就和方家借笔钱,当启动资金,反正方家入不入股,对外都挂上方家。
  木笛说,那拜托了,心杨一笑,自家人不必客气,如果你朋友资金有问题,我也可以解决。方心,对外就挂沈氏的牌子,其实就是不挂靠方家,我也不信有人找我的事。
  唐涛去了方家,方夫人年纪大了,对生意的事不感兴趣,入股她就不考虑了,但借钱她一口答应,唐涛表示感谢。方夫人说不必客气,做生意不容易,这样吧,开业的时候,我过去。
  唐涛离开的时候,在门口相遇外出归来的二小姐,她拦了唐涛问什么事,唐涛一开口,她就说,方家入股。唐涛素知二小姐对少爷的好感,有些犹豫,后来他一想,心杨不会直接管理商行,不过是帮忙,二小姐想见少爷没那么容易。心杨这些年一直在上海,而二小姐因了旧年绑架的事,对去上海心有余悸。
  唐涛说,那我听回信吧,刚才方夫人说年纪大了,不想操心了,其实这家商行只是一个分部,少爷也不会管理的,另安排了理事来。二小姐说,我知道,我想做生意了。
  二小姐回家和母亲磨,方夫人摇头,这个小公司心杨不会自己照看的,不过是派个人来,你不必参与。二小姐说想找些事做,方夫人冷笑,自家公司有事情让你做,不必折腾。
  二小姐发现母亲现在对她的态度强硬,不似从前,有求必应。
  她有些恼火,可是没敢发作。
  她想不入股就不入股,反正沈心杨用了方家的钱,也算是欠了一个人情。
  筹备极快,唐涛帮忙租的场地,招聘的基本办事人员,开业那天,方夫人果然来了,她的到来,让人们都以为这是方家的企业。心杨也匆匆忙忙来了,只是请方夫人吃了饭,当天就返回了,二小姐知道的时候,心杨已经走了。
  垂杨里---留意
  心杨来去匆匆,也有回避方二小姐的原因,他不喜欢二小姐的人品作派,不过二小姐对他一直不错,他和她是两路人,还是少接触为妙,而且对方是她二舅哥的前妻,还是不见了吧。
  二小姐非常气恼,事先她问唐涛的时候,唐涛说沈少爷不一定来,她才出去做头发了,后来方家的人告诉她,沈少爷出现在开业典礼上,她才往回来,不想还是迟了一步。
  她埋怨母亲,没有留下心杨,方夫人叹了口气,心杨在上海的事情多,不能不走。人家和你不一样,是正正经经做生意的。
  那个和你不一样,才是重点。二小姐不迟钝,她不由冷笑,怎么不一样,不都是人吗,我还做不得他的朋友吗。方夫人反问,只是朋友吗!
  二小姐这才冷了脸,自然只是朋友,还能怎么样,他是谢木莲的舅哥,还能如何。
  方夫人从沙发上起身,我累了,你自己吃饭去吧。有些事,你明白就好,沈心杨不是你能招惹的,他比谢木莲厉害。
  心杨并不知道方家母女的纷争,他回了上海,先去了码头,见了见远哥,问了问码头上的事情,也只是泛泛一问,他想了解情况,不必通过远哥,另有渠道。
  他心里知道木笛安排远哥在码头上的用意,他不介意,于他来说,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安心一些。
  木笛在电话里表示感谢,心杨忙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放下木笛的电话,他给木莲打电话,在南京没时间和木莲见面,有些事情还是要请他帮忙。
  他叮咛木莲,对那个商行也要注意些,不要让人算计了。这里面有他的投资。
  木莲皱眉,你还投什么钱呀,不过是给木笛帮个忙。他虽然埋怨,还是答应会留意。
  心杨暗示他,你和木笛都姓谢,如果他有问题,你不会置身事外。
  垂杨里---矛盾
  木莲一直苦恼这一层,
  他本是想和木笛切割开来,可是木笛名望大,他无数次借用了人家的名义,现在用什么理由分割。而且父亲在世,他以前不在意父亲的态度,现在母亲和祖母都过世了,只是父亲一个长辈,他不能不在意。
  父亲在,他还有家,没了父亲,他真的没家了。
  为了父亲,他也不可能算计木笛,而且继恩还在木笛那里,就算木笛同意把继恩还回来,他也没时间照看,还要托给心仪,这就是牵扯。
  既然如此,他不得不真的留意。
  但是他没有安排自己的人,他找了帮会的人,让他们留心,只说是替妹夫照料。
  还好有心杨的名义。
  他照常给方夫人请安,每次都不空手,都有应季的新鲜水果,都是方夫人爱吃的口味。到不在东西多少,而在于他经常前来。
  他算是给足了方夫人的面子,方夫人见了他,到是和和气气的,聊聊天,说说生意,也算是能说得来。
  有时候遇见二小姐,他都马上躲开了,有一次二小姐拦了他,很鄙视的说,你都不是方家的驸马了,还来干什么。
  幸而管家机灵,找来了方夫人,方夫人打发走二小姐,只说了一句,这个家不到你做主的时候。
  二小姐心想,谢木莲你走着瞧,等我找到证据,咱们再算帐。
  
  垂杨里---争位
  木莲的上级因病退养了,其实这位上级,身体一直不好,经常请假,很多事都是木莲在做着。他素来肯花钱,在上级身上花了不少钱财,二人关系不错,对方也有意让木莲接位,到时向上推介了他。
  上级是这样考虑的,如果从外面调一个人过来,也许会查旧帐,于已不利,而木莲是本系统的人,之前的事情他也有参与,不会为难前任。
  二人心照不宣,木莲认为十拿九稳的事,不想那天谢秘书告诉他,有人想争位,说起来争位的这位,是木莲在军校的同学,现在是作战参谋。这位苏参谋,才气过人,背景不及木莲,所以升职不是太顺,本来他和木莲无相争的实力。但二人素有嫌隙。这一次,他突然有了贵人相助,信心十足,他的长处是声名比木莲好。娶的是父亲订的人家,婚后二子聪明过人,家中和睦,口碑胜木莲太多。
  民间的说法是苏参谋人品好,不弃结发之妻,这一点上木莲占了下风。
  谢木莲先是入赘方家,有攀附之嫌,后来离婚,再娶了孙议员的妹妹,都是门第高于他的。一直都是驸马的角色。
  在人品上木莲输了,他的声名太差。
  而且近几年来,有些人质疑他的经济收入,他花钱大手,挥金如土。
  木莲心知不妙,一面让人查询苏参谋搭了谁的线,一面请心杨前来,他需要心杨帮他运作。
  心杨知道事情轻重,既然要借木莲的势,自然不能不管,马上到了南京,宴请众人,表示他是木莲的财神爷。他的出面,平息了一些流言,谢木莲靠妹夫,这别人无话可说,沈氏现在于商界的地位是属一属二的。
  心杨也到了方家,请方夫人出面帮木莲说话,毕竟现在人尽知,谢木莲虽然不是方家的女婿,但还是方夫人的干儿子。
  方夫人本不想插手此事,干儿子和女婿不是一回事,可是考虑到了心杨此次出面,要卖个交情。
  垂杨里---捣乱
  查底的人回来,帮助苏参谋的居然是方二小姐。
  木莲摔了杯子,心中万马奔腾,有一瞬间他想找人解决了二小姐。
  可是理智提醒他,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能意气用事,冲动是魔鬼。
  他不得不冷静下来,考虑如何善后。他告诉了心杨,请心杨让方夫人约束二小姐。方夫人很惊讶,她找来女儿,警告她不要影响方家的利益,苏参谋背后的人,和方家不是一条线的,苏参谋上位,会不利于方家。
  本来这种争夺,方家可以两不相帮,但是暗助苏参谋是不可能的,会让方夫人的姐姐误会。
  二小姐说,我可以不助苏参谋,但这个位子不能落到木莲头上,不能便宜了他。
  方夫人反问她,婚是你要离的,你并不在意他,到底闹什么,你不要逼急了他,他是什么出身,手中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杀手,你活够了吗。
  二小姐讥笑,我是谁,他是谁,我是方二小姐,他不敢。
  方夫人摇头,你不要欺人太过,他为了升官,什么委屈都能受,什么人都能忍耐,你断了他的仕途,他不会甘心。
  二小姐低头,方夫人看女儿如此,叹了口气,没有了我,你怎么办。你这脾气。
  方夫人找来管家,让人看住女儿,不放女儿打电话,不许出门,不许招待客人。
  二小姐大叫起来,妈妈,你为了谢木莲居然软禁我。
  方夫人语重心长的说,我是为了你,你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在这个时候捣乱。
  二小姐马上绝食抗议。
  方夫人咬牙忍耐。
  第三天二小姐仍然不吃饭,方夫人让步,她估计,这三天里,谢木莲应该运作了不少关系。
  果然方二小姐出门一趟,回来时有些情绪低落,她埋怨母亲误了事。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感激

下一篇: 《 垂杨里---意外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