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感动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6-08   点击:


  垂杨里---感动
  有一次二姨娘陪了宗桐来。
  她极是赞叹这个女婿,对她也是非常尊敬,从没说因为她是姨娘就慢待了她。她劝宗桐,要惜福。而且感叹的说,有几家的女婿能对姨娘这么客气的,她感叹良多。
  宗桐看的出来,母亲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婿的。
  她点头,也是有些感动。
  这些年,相比于付出,是心杨付出的多。
  她一直不喜沈太太,所以对这门婚事多有抗拒,她宁可嫁个小户人家,也不愿意被婆婆轻视。
  若非心杨的诚意,她根本不可能进沈家的门。
  现在她们有了自己的房子,这里一切她说了算,多好。
  她和心杨商议,不要那么多的仆人,只请了一个做饭的,还有打扫的就好,这两个从谢家带了来。其余的司机什么的,让心杨找人,但坚决不用沈家的,这是她的家,不要有沈太太的影子。
  心杨自然说好。
  他让司机唐涛安排就好了,人都要太太过目,满意了才行。这个家里,一切太太说了算。
  宗桐和唐涛一接触,就感到了奇怪,这哪里是司机,从容谨慎,对答如流,一问学历,人家是大学生。
  她有些奇怪,这样的人物,如何会屈身做个司机。
  垂杨里---唐涛
  宗桐心里疑惑,不过表面不露。
  她问木笛,木笛说唐涛的身手了得,这个人能文能武,而且英语说得极溜。宗桐更是惊讶了,木笛说你也不要管那么多了,反正心杨给的钱,可是绝对够了。人各有志,也许唐涛就愿意当司机呢。
  宗桐问,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木笛看了看妹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你不要管了,反正你们家心杨,不亏待你就行了。他不只是一个商人。
  宗桐当然有感觉,当年心杨在香港受伤,就是为了救她,那时她惊讶他的身手敏捷,完全是受过训练的,而且那种训练,并不是一般的武术底子。
  有一次她夸赞唐涛的枪法,唐却说,不及心杨。
  唐涛对心杨是仰慕,心杨说什么,他从不问为什么,而且交待的事,都是马上去办。
  她调侃心杨,能请到这样的司机,真是积了福,心杨点头,我真是积福了。问唐涛的身世,心杨就绕了话题,说梅花快开了。
  而且她和心杨在一起的时候,唐涛从不出现,可是好似心杨要找他的时候,他就突然出来了。
  垂杨里---秘密
  宗桐知道心杨一定有很多事瞒着她,从沈家近十年来生意的突飞发展来看,很不正常。宗桐自己也管着谢家的生意,她知道生意的扩大,也不是这种速度,而且有些生意,是有政府资源才能做。
  但是木笛告诫她,不要问得太多,有些事人家告诉你,你就知道,不告诉你,不要过多的插手,哪怕那个人是丈夫。
  宗桐不得不压抑了好奇心。
  她自小长大,都一直不该问的不问,小时候木莲有的她没有,她不问,后来木笛出现,她从没有问过木笛过去的事,她一直懂事的沉默。
  只是面对心杨,她经常会想打听一下,他明明腿没太大的问题,可他出现在公开场合,都是坐在轮椅上,有时候会拄柺。
  木笛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心杨不想让方家招婿,可是宗桐深感不是主要原因,方家招女婿是近几年的事,可是看心杨是装了十几年了。那之前为什么呢。他一定要示弱吗。
  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比木笛还难懂。
  有时候,宗桐反而感觉,木莲才是最简单的,他是想当官,哪怕做驸马都行,他所有的需要都明晃晃的写在脸上,而且他不做作,他不怕天下人谩骂。
  而心杨,有时候心杨一个人安静的时候,仰望着天空,你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垂杨里---新家
  有了新家,宗桐是欢喜的,她终于不用在谢家给太太请安,在沈家给沈太太请安了。
  她终于能想睡到几点就几点,不用考虑规矩了。
  心杨比她忙,他经常是不到八点就走了,晚上七点之后才回来,这是早的。有时候半夜才回来。
  这个家完全是宗桐的地盘了。
  门宅上挂匾的时候,心杨居然亲笔写了宗庐,他说是宗桐的家,一切都是宗桐说了算,他要世人知道,这是宗桐的家。
  沈太太自然又生气了,饭也没吃,沈校长劝她,反正他们不去住,写什么都好。
  沈太太骂儿子没出息,女儿不贴心,女儿是一心向着婆家,儿子是一心听媳妇的。
  沈校长只会和稀泥。
  她叹息老了老了,反而没人听她的话了。
  宗桐不管这些,她现在偶尔和心杨回沈家,都是客气的去,每次都带了礼物,沈太太的态度不冷不热,她都不放心上,她要给心杨面子,反正吃了饭就走,既然沈太太没好脸,她自然把初一十五,改成了十五,才回去。
  她把时间花在新宅上,挑些小饰物摆上,弄了些新颖别致的盆景。
  找了个花匠定期来打理梅林。
  垂杨里---自由
  对于宗桐来说,现在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有时候会请木笛过来吃饭,这里离木笛的学校近,如果她中午在家,就给木笛打电话让他过来。木笛也愿意过来。
  他们的相处是轻松的,从留学开始,一直都是哥哥照顾她,现在有机会照看哥哥,她很高兴。
  木笛现在非常低调,都是上学回家,他说有人一直在跟踪他。
  他找人调查过,只是普通的跟踪,应该是他营救苏玉琴的事,引起了有些人的注意,不过并没有列入他们的重点怀疑名单。
  宗桐说,玉琴姐的事,你当时应该告诉我,我和你一起去。
  木笛说,尽人事听天命,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你那份我也做了。
  宗桐已知木笛把自己在心杨公司的股份转给了木莲,咬牙气骂,木莲真是过份,居然趁人之危,抢了你的股份。
  木笛说,我和他的关系复杂,不好说什么。我不怕他抢股份,我怕他趁机把我一块关进去。
  宗桐说,那到不至于,他还顾忌父亲,而且你是心杨的妹夫,他不能不投鼠忌器。现在他要从心杨这里弄钱,不敢开罪心杨。
  木笛苦笑,这么说,我还是因为娶了个好老婆。
  那当然,宗桐也笑了,你就是有福气呀,心仪多好,还给你生了两个好儿子。多少人羡慕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木笛点头,我是有福气的人。可内心,突然想起《红楼梦》那句,纵然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大闹

下一篇: 《 垂杨里---感伤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