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做媒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30   点击:


  
  方夫人很失望,说是自家这个亲戚非常成器,还问木莲是不是,木莲说表弟一表人材,自然还有好的。
  木莲送木笛出门,轻声说,让宗桐马上订亲,方夫人介绍的那位,就是一个花花公子,生得不错,会哄方夫人,就是一个败类。
  木笛皱眉,马上订亲,哪里找人选,这个人选还要说的过去,让方夫人相信。
  木莲给父亲挂了电话,让父亲把宗桐的事情订下来,实在不行,就沈心杨吧,总好过方家的那个花花公子。
  木莲不明白,方夫人手里到处是人,何必会看上宗桐,他给方家看过自家的全家福,宗桐的眉目并不出众,方夫人却说是夫人相,而且说是旺夫。
  谢老爷自然惊慌。
  木笛一回来,他就说了还是沈心杨吧,先订亲。
  宗桐已经从香港回来了,她是要住在谢家的。
  木笛内心权衡,只是先订亲,并不是成亲,如果以后有合适的,再说,如今借用沈心杨的名义回绝了方夫人。
  木笛点头。
  沈家自然高兴,忙派了舅爷前来。
  木笛说找人算过了,只能是先订亲,婚事要明年再议。沈家也同意了。
  心杨特意给方夫人打了电话,说是他要订亲,请方夫人来参加订亲宴。方夫人这才罢了。
  垂杨里---筹备
  沈家是认真的,马上开始筹备第二年的婚礼。
  沈太太说,既然这样,不如让宗桐不要在打理谢家的生意。心杨给妹妹使了眼色,心仪忙说,妈,谢家是我夫家,宗桐是帮我的忙。她不管,我也不管,总不能让木笛不做校长吧。沈校长马上反对,木笛是他的接班人,是必须做校长的,劝太太先不要多事,毕竟儿媳妇没过门,不要管的太多,而且还是为你女儿料理呢。
  沈太太只好让步,但是说了,媳妇要有媳妇样,她可以不介意庶出,但是结了婚,不能不管夫家,再那么抛头露面的,更不许和别的男人喝酒。
  心仪皱眉。
  心杨现在明白,谢家兄妹为何之前不愿意宗桐嫁进沈家。
  母亲的态度,真让他头痛。现在还说什么庶出,这话要是在宗桐面前说了,估计这婚事就成不了,虽然订了亲,可是木笛不介意退亲的。
  谢沈两家吃饭,算是一个家宴吧,谢家谢太太称病,二姨娘知道沈太太的规矩也没来,最后是谢老爷和谢老太太木笛一起来的。
  一切都好,就是最后快散的时候,沈太太说现在新时代了,不讲什么嫡庶,但是孝道总还是讲的,她相信谢家的家教。嫡庶二字一出口,木笛的脸色就变了。木笛笑笑,是呀,要是讲孝道,心仪也该住回谢家了。
  第二天,谢木笛就让丁管家前来帮着搬家,他们要回谢家住,要讲孝道。
  而且和沈家说了,以后不到什么节日,姑娘也不能成天回娘家,于礼不合。心仪恼母亲多事,如今谢家讲规矩了。她自然没从前自由,就算谢太太不愿意见她,可是谢老太太谢老爷那里的安,还是要请的。
  垂杨里---郁闷
  心仪回娘家的次数少了,有时候自己回来不带继祖。沈太太对个胖外孙是极爱的,现在见不着了,自然生气。
  心仪说,谢家的规矩,孩子太小,怕伤风感冒什么的。
  沈太太恼火,什么破规矩,我去看还不行吗。
  心仪说,谁让您只图自己高兴,儿媳妇没过门讲什么规矩,现在我到是先尝到了您的规矩。
  沈太太无语。
  她去谢家,谢家礼数周全,只是还是没见到继祖,说是那天谢老太太领着孙子进香去了。
  沈太太一个人回家闷闷不乐。
  心杨劝她,时代不同了,你不要开口闭口都是规矩,您别忘记了,妹妹那里又是婆婆又是太婆婆,真讲起规矩了,她的规矩更大。
  沈校长不说话。
  沈太太恼火,木笛是故意的吧,为他妹妹给我立规矩。
  心杨反问,就是立了,哪里不对呀,都是老礼呀,您也知道,木笛护她妹妹,你就不能心疼自己女儿。
  沈太太无奈。
  她约见了宗桐,宗桐并不知道其中原委,便是哥哥一家回来住,她是高兴的。听了沈太太的满腹委屈,宗桐忙保证,谢家上下都喜爱嫂子,哥哥也是。
  宗桐请沈太太不要误会,谢家的人都和气,谢太太如今不大理事,至今,只是和嫂子见了一面,态度还和气,也没说什么请安不请安的话。
  沈太太想见继祖,宗桐说回头让嫂子带回去看沈家二老。
  谢木笛一家三口来的,他的规矩,继祖出门,他必须在场。
  沈太太恼女婿和自己做对,不敢多说什么,怕一开口得罪了女婿,女儿也不能经常回娘家。
  垂杨里---纠结
  沈太太现在发现亲上加亲一点不好,如果为难了儿媳妇,又怕自家女儿被委屈了。
  不过是提了句宗桐婚后的事,还没提什么规矩,木笛就让女儿搬回了谢家,可是这也没错呀。木笛算是长子,木莲是入赘,他们夫妻本该回去的。之前是木笛顶着不回谢家,如今木笛回谢家,谢家自然欢迎。
  沈太太发现那些老规矩,的确不好,对女儿不好,可是对婆婆好,她有些为难了。沈校长劝她,手心手背都是肉,自己的女儿舍不得委屈,就要委屈别人家的女儿吗。就心杨一个儿子,以后还指望他们呢,何必开罪儿媳妇,得罪了亲家,女儿的日子也受牵连。
  理是这个理,沈太太很是纠结。幸而宗桐在她面前都是和和气气的,有时候她说的话不好听,宗桐也是微笑着,从不顶撞。可是她也发现,人家不顶撞,但是过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舅爷说,那是自然,小姑娘早先看谢太太的脸色,如何会顶撞,不过也不会妥协,若一味妥协,岂非让人欺负。她觉得宗桐比女儿心仪有心计,心杨到是默认,宗桐管理着谢家的产业,什么事什么人都见过经过,不比心仪是沈家的大小姐,谢家的儿媳妇。
  沈太太私下问心杨,难道结了婚,宗桐还天天往外跑,经常去香港吗,心杨微笑,她爱去就去吧,现在这样的情况很多见。沈太太用指着儿子,摇头叹气,你真是怕老婆。心杨心的话,这老婆哪容易娶,看木笛的态度,当时的订亲,就是为了敷衍方夫人。
  自己可不能让木笛抓到把柄,让他有理由退亲。
  宗桐的生活没什么变化,反而是生意好做了许多,现在大家都知道,她是沈家未来的儿媳妇,自然客气几分。
  沈太太若有若无的气派,和偶然冒出来的婆婆气,她都不放在心上,她一向的态度是,不顶撞长辈,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想,沈太太毕竟是心杨的母亲,爱护心杨的,总比嫡母谢太太强。而且沈太太就是自我感觉良好,人没什么心计。
  垂杨里---方少
  方夫人的侄子来上海公干,故意来谢家说是拜访表姐夫的家人。
  那天正好心仪出去了,谢老爷不在家,宗桐就接待了他,果然是个花花公子,对着丫环左看右看,太失庄重。宗桐不喜欢这种纨绔子弟,可是看木莲的面子,也只好敷衍他,并让丁管家留饭,然后询问他在哪里住,方公子却说,木莲说就住谢家。宗桐马上知道这是谎言,就说家里太委屈了方公子,还是订在本地最大的饭店吧。他还要纠缠,这时候木笛回来了。
  宗桐趁机离开,木笛的态度极是冷淡,方公子对了木笛,到没敢放肆。
  吃了饭就走了。
  木笛和丁管家说,如果家里老爷没在,就不要让方公子进来了。丁管家为难,会不会让木莲少爷不高兴。
  木笛不以为然,方公子前来,木莲都没打个电话说这事,可知木莲的轻慢。方公子为人太过轻佻,连样子都装不好,实在让人瞧不起。
  如果谢老爷在的话,让谢老爷接待吧,谢老爷高兴的时候,爱讲四书五经附庸风雅,正好让方公子洗耳恭听。
  果然方公子后来再来,就是谢老爷和他聊,都是孔孟之道,上茶的只是丁管家,方公子如坐针毡。
  他走的时候,特意备了份礼物,说是感谢照看。
  木笛很皱眉,给木莲打电话说了,木莲说不用理他,那个公子哥,到处游玩,若事生非,方家对他很不满意,只是因为方夫人护娘家的侄子,才给他几分面子。
  垂杨里---贤妻
  方少的处境不太妙,靠了家族得了几个好差事,人家不好得罪方家,但着实受不得他的自大,所以都是表面和气,暗里使绊子,要么是挖个坑,方少也跳,最后不得不自己走人。有的时候,对方故意把他弄到闲职的岗位,没有油水,方少不乐意。
  现在他又想活动一个差事,方家对他却是不满,方夫人劝他结婚吧,也许结了婚,家里看在新媳妇的份上,能给他一个职位。
  方夫人自己无子,对这个亲戚到是有些耐心,方少也经常奉承她,于是到愿意替他打算。方夫人原来看中宗桐,是考虑到谢家兄弟,皆是人才。木莲虽然靠了方家上位,却能坐稳那个位子,自有手段。而谢木笛的威望极高,是有名望的经济学专家。
  不想谢木笛却说宗桐订亲,后来心杨打了电话来,方夫人不得不罢手。她不介意谢家,但不得不给心杨面子。宗桐成了心杨的未婚妻,自然放弃。
  然而这事不知谁泄露给了方少,他对谢木莲又妒忌又无奈,这个上门女婿比他的位子都高,他自然心里不满,可是不敢招惹方二小姐,那个堂姐太厉害。但是如果能做谢木莲的妹夫,得谢木莲照看,到是好事。他现在也知道谢木莲手段了得。
  专门去了谢家,有些失望,谢木莲是个小白脸,而他的妹子,却模样平平,不过却是大家闺秀的样子,难怪方夫人会说是贤妻模样。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后怕

下一篇: 《 垂杨里---美人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