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垂杨里---后怕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9   点击:


  心杨的手臂有轻微的擦伤,并不严重,做了简单的包扎,唐涛说他能处理那个书包,不会让宗桐失信。
  宗桐另找了车,先送心杨回谢家在香港的宅子。
  心杨再三叮咛,不要让心仪知道,只说自己是开车出的问题。
  宗桐点头,有些惭愧,是自己连累了人家。
  到了家,心仪果然惊慌,这个哥哥,是她一直的亏欠。
  她又打电话找了一个相熟悉的大夫,过来看了一下,确认没什么,才放心,一直抱怨唐涛开车冒失。
  宗桐不好接话,就把继祖抱了过来,心仪看见儿子,这才停止了唠叨。
  心杨和宗桐相视一笑,彼此间有些默契。
  木笛回来,他不好骗,他看了看伤口,没说什么,只是瞪了一眼宗桐。
  在书房里,木笛说他已经让苏玉琴离开了香港,希望她不会再牵连宗桐。警告宗桐这几天不要外出了,公司的事,他过去照看几天,他感觉,他们会注意宗桐。
  宗桐发现,哥哥还是非常关心苏玉琴。
  她提醒哥哥,不要在宗杨面前提苏玉琴,心杨非常敏锐。
  心杨没想住在谢家,他感觉不自在,他来香港已经七天了,一直住在酒店,今天要不是宗桐的事,他不会出面,也许明天就直接回去了。
  现在心仪却不让他走,必须住在家里,伤好了,才能回去。宗桐也帮着挽留,他不得不让唐涛把他们的行李拿了过来。
  垂杨里---沉思
  木莲一直在考虑,苏玉琴第二次脱险到底是谁在背后多事。
  他一直在追查,却没线索,他感到这个人很神秘,似乎很了解他。
  他让人在香港继续盯紧苏玉琴,上次是证据不足,有了证据,他不怕扳不倒她。盯哨的人回来说,有个姑娘和她联系过,他看了相片,非常恼火。居然是宗桐。
  他说,这个人不要再盯了,他另有安排,不能惊动对方。
  他给木笛打电话,问他怎么管教的宗桐,如果这样会很危险,还有下次,他就让人把宗桐带回去。
  木莲愤怒,这个苏玉琴,利用宗桐,实在可气。
  必须撇清宗桐和她的关系。
  他把那个暗哨派到了北方。
  另外调了一个心腹去香港。
  这时候得到一个线报,苏玉琴离开了香港,去了法国。
  木莲让人继续留在香港,他不相信苏玉琴会一直在法国,法国他就不派人了,成本太高。
  方夫人做五十大寿,木莲找了厚礼,想博岳母一笑。他知道方夫人在方家的影响力。
  方二小姐,如今是木莲的太太了,并不常在家,有时候木莲都不知道她在哪,她忙着生意,忙着捞钱。
  他们夫妻,各忙各的,互不干扰,见面了和和气气,有些公开场合,恩爱模样出席。
  
  垂杨里---了解
  心杨在妹妹家里住了下来。
  宗桐被木笛警告不能外出,也只好老实几天。
  幸而二人都是爱看书的,在客厅里,一人一本书,一看就是大半天,幸而还有个继祖热热闹闹,一会儿哭了,一会儿饿了,让大家相视一笑。
  心仪很高兴,哥哥有机会接触宗桐,她对自己的哥哥很骄傲,只要一接触,就知道心杨有多出众。她相信,宗桐一定会接受哥哥。
  事实上二人谈的都是书里的事,有时候是聊如何种花,尤其是梅花。二人都喜欢梅花,一说到梅花,就极有兴致。
  过了两天,木笛让宗桐还是回公司吧,他不喜欢贸易的事,实在不愿意敷衍。他不是做不好,是没兴趣。这点和妹妹恰好相反,宗桐当即收拾公文包,去公司了。她怕闷,喜欢那些数字。
  心杨的伤好了,要回去,宗桐邀请他去公司参观顺便提提意见。
  心杨的眼睛一亮,他感觉这是个好的信号。
  他愿意让她有机会了解他,相信他,他能保证她的幸福。
  
  垂杨里---未来
  他一直不懂她的顾忌。
  却能深切的感觉到她对未来的不确定。他了解过谢家的情形,应该说木笛进入谢家后,谢太太和老爷反目,后来因为二姨娘的事,谢太太称病失去了管家权,那之后宗桐的生活环境大为宽松。谢家兄弟虽然彼此冷淡,但场面上还过得去,对宗桐都尽了兄长之责。应该说庶出的影响不大。
  唯一的影响是童年时了,他可以理解一个庶出的小姑娘如何在嫡母面前小心谨慎,这些都让他理解。
  所以母亲提及嫡庶之时,他的态度反应强烈,他不能再让这两个字拉开他和她的距离。他心中认为他和她是平等的,这是时代的要求,而且他们家人口简单,他对那些家族矛盾没有明确的感受。
  有机会去谢氏看看,他很高兴,虽然他对谢氏的经营了如指掌,终是不一样的。应说管理不错井井有条,一切都有规矩,人们来来往往,表情轻松,看的出来,管理者不是太过苛刻,极有条理,一切都有着西方的管理形态,重流程重规矩。
  他有时点头,对布局有些提问,都是恰到好处。
  他难得的没坐轮椅,走路有些慢,但给人的感觉是沉稳大气。他相信他和她的未来是在一起的。他脸上有微笑,神情轻松明快。
  宗桐也受了感染,他们一起进了宗桐的办公室,是南向的,采光极好,阳光照射进来。
  桌子上有文档整齐,窗台的花朵盛放。这时候心杨有一种现世安稳的感觉,好似流水年深,一切都是久远。
  垂杨里---离别
  这一次心杨离开,宗桐有些不舍,她想起那天心杨救她的样子,她很奇怪,他哪里学的功夫,那飞刀的水平,不是一两年能练出来的。
  她问过心杨,他说从小就学的,他喜欢这些。
  她笑他,真会隐藏,表面上弱不禁风,有时候还坐个轮椅,他苦笑,他是无奈,他为了躲开方家的招赘,不得不如此,现在方二小姐结了婚,他还好些。
  问起和方家的关系,原来心杨的一个远方表姑嫁的人是方夫人丈夫的堂哥。
  那个表姑生于世家,但家境一般,沈家当年多有资助,表姑出国的费用是沈家出的,所以一直关系极好。表姑结婚后,借了方家的势,提携沈家,所以把心杨介绍到了方家的圈子。表姑的厉害在于,她连生三子。在夫家极有发言权,只是因为妯娌方夫人的姐姐嫁了财政部长,不得不对方夫人让了一步。
  表姑自小周旋于亲戚家,深谙人情世故,把方夫人奉承的极好,二人关系不错。最初表姑是想让心杨入赘方家,但沈校长出面,自家一个儿子,使不得,这才罢了。后来方家考虑心杨的腿,也罢了。
  提起往事,心杨也是叹息,他表面上一套暗里一套,他说如果宗桐发现他哪里不同,不必吃惊。
  他离开时,和木笛谈了一次,还是建议木笛和妹妹回去吧。沈校长年纪大了,希望木笛接他的班。以木笛的声望,做这个校长也说的过去。
  垂杨里---思虑
  木笛也考虑过,既然谢家接纳了母亲,他没必要不给父亲面子,父亲现在是老了。他不能不尽孝道。
  如果回去,还是不能住谢家。
  他坚决不能和谢太太在同一个屋檐下。
  反正也有房舍,他不介意是心仪的陪嫁,也许是沈校长的青睐,也许是心仪的仰慕,他在沈家,没有任何自卑的感觉。
  他和宗桐商议,以后让宗桐的生意重点回国内,香港为出差地吧,他是不允许她一个人留在外在。他不放心,上次的事他听心杨说了,也是后怕,他不敢拿宗桐冒险。
  宗桐是能接受玉琴的理念,但木笛不肯,他一直在影响宗桐用另一种方式相助玉琴,比如出钱,比如找药品。但一定要保证自己安全。他让宗桐想想二姨娘,如果她有事,二姨娘也活不成,看看谢太太因为木莲受了多大的影响。
  宗桐心软,她其实也知道母亲是谢家最委屈的人。
  自己的确是母亲的命。
  木笛的建议是,做一件事,有很多方法,不一定非要拿刀拿枪让人盯紧了。
  宗桐的个性不激烈,她接受了木笛的建议。
  而且她明白,如果她真的参与了,木莲会把她关起来。
  那个书包,唐涛找人送了出去,心杨不让她问细节。她好奇心杨是不是参与了,心杨说没有,他是还一个人情罢了。
  既然决定回去了,木笛开始请辞,校方盛情挽留,他以孝道为由,对方不得不罢了,但是说了定期回来开讲座。
  垂杨里---归来
  这一次归来,对于木笛也算是衣锦荣归。
  学校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地方官员也多有参加,毕竟他是谢木莲的兄长,虽然兄弟二人关系微妙,但几次重大场合,二人都说说笑笑,外人不知端的,自然不敢造次。
  木笛苦笑,他居然沾了谢木莲的光,不过他有自信,他做校长这个位子靠的是他自己。他的才能,他有信心。
  心仪先是领着继祖去谢家,谢老爷非常欢喜,儿了这次回来了,他感觉心情一下好了许多。这家里太冷清了。
  丁管家也张落着大家收拾东西,打扫庭院,该粉刷的粉刷,该购置的购置,虽然木笛不在这长住,可是他之前的院子,也收拾一新。
  二姨娘整理了宗桐的房间,杏儿也来帮忙。
  木笛晚上过来一起吃饭,宗桐要晚几天回来。
  当晚住在谢家,木笛却感觉不舒服。
  第二天还是先送心仪回沈家,让人打扫自家的房子。
  他其实并不讨厌这个城市,那时他来到这里,想的就是在这里活下去,有一天大家喊他谢少爷。
  现在更好,人们喊的是谢校长。
  他知道有人背后议论,他是借了沈家的光,那个学校的出资人是沈家。
  他不以为然,他对自己有自信。如果没有沈家,他早晚也是校长,只是要多奋斗几年。
  他始终记得母亲的话,学识最重要。他要做一个教育家。
  垂杨里---按步
  那天木莲看报纸,看到报道说,谢木笛学成归来,继任校长。
  他没当回事,如果他高兴,可以做那个地方的教育局长。
  可惜,他不喜欢教育局的官。
  他的眼光没在那里,否则到是可以让谢木笛给自己鞠躬,他对谢木笛不服气,可是并没有太深的仇恨,不管怎样,他是正室嫡出,对方只是一个外室之子,就算他的母亲进了谢家祠堂,那又如何,怎么回事,谁不晓得呀。
  他从来不感觉,他不及他,虽然谢木笛的功课比他强,那又如何,他不看重学问,他想的是如何做官。
  现在,有人说他靠方家,他只是微笑,他说方家是他的亲人,他是方家的孩子,有人笑他无耻,他笑他们没本事。
  他的心态有些变化,有时候会想念谢家庭院里的梅林,他小时候不喜欢梅花,可是现在感觉那花挺美的。只是他从不提梅花的事,人们说梅花有风骨,他没风骨。
  报纸扔在桌子上,这几天二小姐回来了,他们一起在方家住。方夫人拿起报纸,到是赞叹了谢木笛几句,说此人极有名望。美国人很器重他。
  如果木笛来了,可以来方家做客,木莲点头。
  也许有个名人做兄长,也不错。
  
  垂杨里---做客
  事实上木笛却有来南京的工作安排。
  新就任的教育部长是他在国外导师的朋友,对方以前见过木笛,大为赞赏。此次就任后,就约木笛前来一聚。
  木笛不好驳面子,毕竟对方是欣赏他的,而且他也知道,他的成就离不得名人的欣赏。
  他安排了家事,心仪愿意住哪里就住哪里,只是让她隔三岔五的带继祖回谢家,让谢老爷和谢老太太见见。只是不要住在谢家。他还是不放心谢太太。
  木莲知道木笛来了,就约了他来方家。
  木笛本不想来,可是想到他现在是谢家名份上的长子,那木莲就是他弟弟,他不能不表现出谢家的风度来。
  他本想空手上门,幸而教育部长知道了,替他准备了礼物,劝他要随和些,要么不见,见了礼仪周全,不能跌了面子。
  木笛算是礼仪周全的拜访了方家。
  方夫人果然非常欣赏,大赞谢家兄弟都是龙凤之姿。
  方夫人为宗桐做媒,说的是她娘家兄弟的儿子,方夫人说这话的时候,木莲给木笛使了眼色,木笛只好抱歉的说,妹妹已经订了亲,年底就结婚。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直面

下一篇: 《   垂杨里---做媒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