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霜击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06   点击:


  
  
  李波想让吴桐劝劝陈长风。
  但是这些话,他需要找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他本想让吴霜去谈,可是发现,给吴霜讲明其中的厉害,有些难度。
  那天吴霜领着两个孩子去公园了。
  陈长风照旧上班走了。
  李波叫住了吴桐。
  陈长风书房的办公室是上锁,还好吴桐有钥匙。
  李波想,按着组织规定,他不能和陈长风明说,但是没说不能和吴桐讲呀。
  他确定以吴桐的睿智,早知道他和吴霜的身份。
  他谈了自己的打算,感觉陈长风和他们合作,最安全。
  知夫莫若妻,吴桐早觉察了陈长风频繁的出差,决不是真的因公事。
  而且好端端的让自己的奶妈一定要先回老家,说是照看岳母去了,自己的母亲,年纪不算大,身体还好,而且身边有人照看。
  她知道他有善后。
  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明白,不能乱了他的心。
  一直以来,他和她之间,有着一个默契,不相问。
  你做什么,我都信你。
  相信你有你的道理,一定能让我放心。
  可是现在,她也明白到了需要做决定的时候。
  这一次,她想和他一起做决定。
  
  霜雪明---碧桐枝
  陈长风照例回来极晚。
  他以为吴桐已经睡了,没想到他到书房的时候,发现门开着。
  他很惊讶。
  吴桐虽然有钥匙,但从不一个人来。
  他若无其事的问,怎么还不休息。
  吴桐突然有些莫名的伤感。
  至亲至疏夫妻,他们是至亲还是至疏。
  她说了李波的建议。
  陈长风很耐心的听完,沉默着,月色晴明,院落宁和。
  他站在窗前,轻轻的说。我考虑过,可是不敢。
  有太多的惶恐,我对他们不是真的了解。
  我对我了解的,实在是不放心。
  你不会和李波一样,认为苏先生是纸糊的吧。
  吴桐还想坚持。
  陈长风回头,对于李波,能为他做的,不管应该不应该,危险不危险,我都会做,我保证他的安全,他不是我的底线,是你们的安全。
  我们,你,你不和我们在一起。
  陈长风说,我想,但是有一个时期,我们会分开。这是最好的安排。
  为了孩子。
  我不能冒险。
  吴桐泪眼朦胧。她以为这一生,最起码一家人在一起。
  所以几年前,她不走,她本可以躲开这个事非圈子,可是她愿意留下来,荣辱与共。想不到,那么艰难黑暗的时光,他们能在一起,而现在,却发现,居然还要分离。
  
  霜雪明---两心知
  现在吴桐才明白陈长风的打算。
  原来陈长风一开始就明白,分开是注定的,他知道他不能和她们在一起,他所有的计划中,没有自己。
  吴桐有些茫然和无力的感觉,如果一件事,陈长风无能为力,她不认为比他聪明。
  可是未知的命运,还是让她感到了伤感。
  她有些决绝的说,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不相信没有办法。
  陈长风苦笑,你不要天真了,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和君才多大。你不要低估了苏先生,有些事,他不能容忍。
  而我,陈长风低头,也没把握赢了他。而且抛开利益关系,我对苏先生也做不到坐视不理。
  吴桐突然明白,她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哪怕世人眼中的苏先生是如何的让人痛恨,在陈长风心中,那始终是他的老师,情同父子。
  也许大难临头,金女士会弃苏先生不顾,而陈长风还会力图保全。
  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不可能再说什么,让陈长风和苏先生切割开来,陈长风不肯。既然如此,李波的建议就不必说了。
  吴桐给李波的答复是,李波希望陈长风提供的帮助,他会提供,但是他无计从苏那里脱身。
  李波有些疑惑,无计吗,陈长风当年击毙叶大山何等快捷,其实叶大山的靠山比陈长风还硬,不是一个突其不意。为什么现在,陈长风不肯拚一下。
  吴桐说,他陷入太深,而且他的行事风格苏先生都太清楚,瞒不过,他也不敢冒险。
  李波有些遗憾。
  李波没见过苏先生,不过他们对苏先生的能力评价不高,可是从陈长风和吴桐的态度来看,这个人还是极有手腕的。
  霜雪明---向前声
  吴桐现在尽量让孩子们多和父亲相处,尤其是和君。
  可惜和君虽然年纪小,却本能的感觉父亲不喜欢他。父亲是家里唯一一个经常批评他的人,他不像小姨夫会和他一起做玩具,不像小姨和母亲那样,他一哭,她们就低头。父亲是唯一一个不为他的要求所动,坚持让他自己穿衣服,必须在园子里跑步的人。
  那天父亲在园子里喝茶,母亲领了他去,然后把他交给父亲就走了。
  他有些茫然,想离开又不敢,在父亲面前,他一向安份,只好坐在椅子上,四处张望,想要找个人来带他走。
  陈长风少见的温和的看着他,问他想吃什么点心,他摇头,他在父亲面前一向事少。
  父子居然相对无言,他有些不耐烦了,可是又不敢闹腾。
  终于还是父亲招手让管家把他带回了屋子。
  一进大厅,他就飞跑起来。
  李波知道了陈长风的打算,向上汇报,他用词婉转,陈有意,但不能。
  既然是这样,他开始提请撤退。
  他知道陈长风频繁出差为了什么,他的安全全凭陈长风的安全,他必须在陈撤离前离开。他答应了他,保全吴桐一家。
  随着战事的变化,苏先生同意让步。
  霜雪明---终须别
  苏先生一有让步的打算。
  陈长风马上和李波沟通,希望李波能离开上海。
  李波自然明白了,这是形势有变化了。
  他向上面申请了调回老家。
  他在上海,就是借助陈长风的身份,既然陈让他离开,那就离开吧。
  他开始做回去的各种准备,有些文件销毁,有些东西低价出售。
  陈长风安排田家旺暗中一起同行,田家旺却说,他可以安排别的人沿途保护,他还是留在上海。陈长风奇怪,你有什么人,能让你如此放心,又要忠心又要能干。田家旺吞吞吐吐的说桃子。
  陈长风非常恼怒,不是让她走吗,怎么还在上海。你居然和她一起骗我。
  田家旺只好说,我们本来人就少。不如让她护送她们到了老家,安置下来,从那里去香港。
  陈长风瞪了他一眼,只好点头。
  最艰难的是和吴桐谈。
  虽然上次已经明示了,他们要分开一段时间。
  但他心里明白,不是一段时间,是很长时间,也许是一生。
  吴桐不是吴霜,她没有吴霜的乐观,和盲目的信任。
  她有自己的判断。
  曾经欣赏她的清醒和睿智,如今却发现,这也成了他们沟通的一个问题,他不能哄她。
  他简要的说明了,让她带两个孩子和李波夫妻一起回老家,正好岳母快过五十五岁生日。东西不能带得太多,不能像是不回来的样子,虽然是不会回来了。
  吴桐坚持说,一起走。
  陈长风有些烦恼,一起走不了。
  李波说过,可以帮我们。
  陈长风叹了口气,吴桐可以相信李波,他相信李波的人品,不相信李波有这个能量。如果他办不到,他不相信李波能做到。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怎能忘怀的经历

下一篇: 《 饮食菩萨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要撤退了,叙事细了,节奏也就慢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月涵

    谢谢编辑老师,周末快乐

    2017-05-0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