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空对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14   点击:


  苏先生打消了让陈长风一争的念头。
  但他并没有死心,他知道权利的重要性,这个职务太重要,现在是叶大山莫名其妙的死了,但是如果叶大山没死,那日后这个部门的事,他都无法控制。他不能对这样一个部门失去掌握。
  他有时候佩服陈长风的洒脱,陈长风是掌握消息,但没有太大的欲望。可是他做不到。
  金女士提起她那个远房亲戚的时候,大赞了一番。苏先生说让他来见见。
  金浪是金女士同族的兄弟,早先也留过学,还在军官学校受训过,可惜当年怕吃苦,就上了一次就退了学,这段履历让他不好启齿,可是军官学校毕竟是一块牌子,他就说当年是因为家中有事,才不得不退了学。
  他的形象不错,腰挺背直的,往那一站,起码外貌是加分的。
  苏先生和他谈了谈,感觉这个人还是懂点军事,而且一直在表忠心。情商不错,平衡各方关系的能力应该可以。问了问他身手如何,他有些迟疑,苏先生就明白不怎么样了。问他枪法如何,他说百发百中。
  苏先生让张秘书去运作,张秘书迟疑了一下,终还是婉转的说,这个人没有谍报方面的经验,估计很难通过。苏先生想了想说,履历是可以制造的,让陈长风去安排履历的事。
  张秘书转达了苏先生的意思,陈长风和金浪见了面,金完全是一副皇亲国戚的样子,陈长风有些好笑,这样一个人,总好过叶大山,就他吧。
  陈长风和张秘书合作,到是把金浪好好的包装了一下,陈长风特意把行动队的吴队长找来,让他好好的和金浪说说日本人的忌讳。
  几番运作,金浪的条件还不错,重点是他曾经在日本留学过,所以日语极好,这点比当年的施众得日本人的欢心,而且他对日本人的忠心誓词起了作用。日本人手里没有特别合适的人,就让金浪先代理着。
  金浪惊喜莫名,马上送了重礼给金女士,对着苏先生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苏先生特意说,在外面不要叫姐夫。其实苏先生心里想,在家里也别叫了。看了看太太,没敢说。
  金浪宴请了行动队和情报处的人,很些有主人的姿态。
  他上任后的风格是,日本人说什么是什么,苏先生说什么是什么,任务下来,他就传递下去,办得好不好不再过问,只要交差就是。行动队捞的钱,自然他拿大头,都用来打点关系了。
  金浪对吴队长还算满意,所以拉着吴队长上牌桌和酒桌,赢了钱欢天喜地,输了钱就一直玩下去。吴队长不得不经常巧妙的输钱。金浪的酒量很差,而且喝了酒就容易生事,吴队长不得不装得比他醉得快,好早点脱身。
  有一次金浪喝多了说,不明白为什么姐夫那么器重陈长风,好些事都是让姓陈的办,不就是姐夫的一个学生吗,行动队的副队长姓马,一直在奉承金浪,而吴队长一听这话,马上转了话题。金浪喝了两杯又转了回来,姓陈的胆子太小,成不了大气候。
  马副队长也喝多了,一直夸赞金浪年轻有为,也说姓陈的是胆子小,刚说完被吴队长狠狠的在酒桌下踩了一脚,有些酒醒。
  吴队长打发手下两个嘴严的兄弟送金浪回去,叮咛他们听见什么,不许多嘴。他教训马副队长,陈长风胆大胆小是你说的吗,别不知道脑袋什么时候搬家。
  马副队长本是吴队长提起来的,可是现在金浪总找他喝酒,有两次没有叫吴队长,他有些轻飘飘的,嘴里答应着吴队长的教训,心里想,现在是金爷说了算。
  
  
  霜雪明-----月徘徊
  吴队长当这个队长两年了,历经施众的暴毙,叶大山的被袭,深知这里的水太深,他的想法是捞钱,不参与这些纷争。该送的礼要送,该和领导搞关系要搞。
  他没什么野心,所以对于领导之间的矛盾,一律是没听见没看见不附合不参与。
  当然他心里有判断,金浪是靠了金女士的关系才上位,只是这个位子不是光靠关系能坐稳,而且金浪这样轻狂,估计这个位子也坐不久。
  马副队长不是他的兄弟,他想过换了他,不过马有个亲戚是上面一个人物的秘书,所以他才罢了手,他只求马不要多事,带累了他。
  陈长风自然知道金浪对他的评价,他很高兴,他给对方这样一个印象,这样是最安全的。
  金浪不会多事,他只想树立威信,奉承好所有的上级,首先是金女士。
  他对金女士奉承的极好,只是苏先生对他淡淡的,公开场合,从没有任何亲近的表示。他去了苏府,也是这位姐姐和他聊天,苏先生只是打个招呼就走开了。
  苏先生是只求这个位置上坐的人是自己能控制的人,但金浪有几斤几两,他心里有数。
  金浪发现,行动队很听话,情报处却有些自行其事的样子。
  情所处的孙处长,人称笑面虎,对人很亲切,但是不亲近,公事上没错,但私下不往来。
  金浪过生日,大摆宴席,孙处长也送了礼物,不轻不重,比不得吴队长和马副队长,本来也是常情,情报处不比行动处那么多捞外块的机会。
  马副队长一心想上位,可是扳倒吴队长有些麻烦,他知道吴有帮派的背景,他不想招惹。
  他的目光瞄上了孙处长。
  孙处长明显不得金浪的好感,也没有如他们一样和金浪称兄道弟。
  马副队长开始频繁的出现在金浪的身边,把金浪哄得开开心心的,酒桌牌桌财桌,哪个桌子上都有马副队长鞍前马后的身影。
  金浪感觉这样的日子很得意。
  马副队长知道孙处长有个情人,这个情人原是舞女,很来跟了孙处长,才离开了,但还是爱跳舞,经常会去。马故意把金浪带到了那里,金浪果然对美人心动了。
  马副队长又去做美人的工作,故意夸大了金浪的身份,他又暗中给美人钱财,美人心动,自然就投了金浪的怀抱。
  美人和孙处长闹分手,带了东西走人,住进了金浪给找的小公馆。
  如果是这样,孙处长也罢了,他不想开罪金浪,虽然他看不起靠关系上位的人。
  可是金浪故意让美人在单位里出现,马副队长也四处散布谣言,说孙处长如何的草包,如何的无能。
  孙处长暗恼暗怒。
  他是搞能情报的,自然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他想着如何设个局,让金浪和马一起钻进去。
  
  
  审核编辑:黄尘刀客     推荐:黄尘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要求

下一篇: 《 霜雪明--迷人眼

编者按:
管理组   黄尘刀客: 作品展示了一个动荡大时代的人物的命运,其实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费尽心思的去躲避和改变,但是命运的关注却始终不离左右。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