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迷人眼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14   点击:


  陈家现在是比较平稳的时期。
  吴霜和李波结婚之后,李波和陈长风的关系进了一步,有些话可以半明的说。
  有些人知道李波和陈长风的关系后,对李波也有些好处。不过二人默契的不过问对方工作的事,公开说的是家常。
  孙处长凭空当一回笑料,自然是暗恼的,马副队长本想看孙处长和金浪争斗,他好渔翁得利,不想孙处长虽然心里冒了烟,脸上的笑容一点不少,见了金浪从前如何笑,现在还如何微笑,一点没少份量。
  金浪有些纨绔作风,从前没少折腾这种花样,看人低了头,他就满了意。
  马副队长渐成他的心腹,能配合他的胡闹。
  吴队长坐在那里看戏,想着只要火不烧到他头上,就行了,并不多事,只是他已经看出马副队长,不想做副职了。
  马副队长想着,怎么再找个机会折腾孙处长。
  而孙处长也在加紧动作,他每次给行动处的消息,都提前卖给了情报贩子,以前他还慎重,分斤拈两的,这次失了颜面,感觉自己就是钱少,才吃得亏。这个位子不错,可是除了暗卖情报从哪里弄钱呢。
  吴队长感觉孙处长不是省油的灯,不想做炮灰,就找了个理由请了病假,说是休息一个月。
  马副队长暂时代理吴队长的职务。
  马一心要立功,可是每次都扑个空,有时候还撞在了日本人的枪口上。
  马就向金浪告状,说是情报处的信息有问题,可追查下来,消息没问题,都是真消息。
  马和金浪弄不懂问题出在哪里。
  情报员谢风却已经发现了孙处长的行动,他不敢卖情报,因为另有一份收入,他本人老老实实过日子,并不涉足娱乐场所,所以钱到够花。他的小舅子曾找他买情报,让他拒绝了。他不想冒风险。小舅子说他装样。还说你们领导都在卖。
  谢风想着如何处理,如果报告给苏先生,必有一大笔赏金,可是他不确定孙处长会不会发现,会不会找他的麻烦。他想如果孙处长下台了,顺位是他,不如把这个消息泄露给马副队长。
  马副队长找到了证据,自然在金浪面前表现了一番,金浪正愁自己没什么业绩,这次在姐夫面前露了脸,苏先生到是表扬他了两句,但是情报处长没有用金浪大力推介的马,而是用了谢风。
  
  
  霜雪明--作嫁衣
  马副队长很气愤,孙处长终于离开了情报处,可是果子让别人摘了。是一个他从没正眼看过的情报员。
  他调查了谢风,没找到谢有什么厉害的背景。
  金浪有些泄气,现在的金浪已经把马副队长当成了哥们,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说是姐夫的意思。
  马副队长很奇怪,苏先生怎么会认识谢风。
  陈长风却明白了苏先生的意图,现在应该说是苏先生比较理想的人事安排了。谢风有他的能力,而金浪虽然无能,但听话。吴队长为钱而忙不会碍了苏先生的眼。至于马副队长,根本不入苏先生的眼。
  这些事情,陈长风只关注不参与,他要的是这样的局面,和苏先生一样,他也满意目前的平衡状态。
  唯一不罢休的是马副队长,但是他也先罢了手,想看看风头,他的小动作不断,也要调整一下,就算还要搞掉谢风,也要找机会。他给谢风派了两个暗哨。暗哨的报告是谢风没有什么业余活动,就是上班回家,没什么人往来,只有一个小舅子经常去,这个小舅子好像在做什么生意,经常往南方跑。
  马副队长的暗哨并不高明,很快让谢风识破了,他只是在一次和张秘书报送文件的时候提了一句,那两个暗哨就消失了。
  马副队长有些意外,不想谢风果有人照看,他感到了棘手。
  他在折腾,吴队长在捞钱,吴队长有些不屑马的折腾,官有那么好当的吗,弄点钱,早点走人就是了。现在这样也好,马副队长的精力在内斗,正好让吴队长腾出手来,占了他的地盘。
  吴队长有一部商业电台,有时候会启用一下,不想被谢风给发现了,吴队长知道他做的事,有人管是事,没人管不是事,他不想惹起上面的注意,他知道谢风会把文件交给张秘书。
  吴队长去求陈长风,陈长风思索了一下就同意了,说我可以抹掉和你相关的痕迹,但那部电台是拿不回来了。吴队长马上轻松了。
  后来电台出现在李波的贸易行地下室里。
  
  
  霜雪明---万竿斜
  李波的电台因为坏了一个零部件,正准备要修理,现在有了这部电台,比那部还好,就把旧电台,拆了收好。
  他的工作比较顺利,唯一的遗憾是有时会想念盈盈,可惜没有她的照片,他凭着记忆画了出来,可是却不能示人,藏在地下室里。
  那天吴霜去地下室找东西,她从老家带回来的东西,当时没顾上整理,有些放在了地下室。
  她看见一幅画,上面盖着一块布,好奇心让她拿了布。
  一个女子,美丽的女子,让她有些惊讶。这是谁的东西呢,姐夫的吗,姐姐知道吗。
  吴霜看的出来,绘画的人很深情,能感觉出来画者和画中人之间的深情,美丽的女子,深情的画者。
  在饭桌上,她问姐夫,你会画画吗。
  陈长风对这个小妹妹每每突然冒出来的话题已经习惯了,会一点,你姐姐画的好,我跟着她学了点。
  吴霜点点头,她想,那一定是姐夫的画,那女人估计是姐夫以前的情人。她知道姐姐不去地下室,吴桐对一些特殊的东西容易过敏,灰尘多的地方她不去。
  那天吴霜回来的时候,姐姐没在家,她敲了姐夫书房的门,陈长风很惊讶她到这来,家里的规矩,书房是重地,除了吴桐,别人都不来。
  吴霜进来后,并不打量书房的布置,她对这些没兴趣。
  姐夫,家里地下室那幅美人画,你还是换个地方吧,你把情人的画像,放在那里,万一姐姐看见了,会伤心的。
  陈长风有些茫然,电光石火之间,他明白了什么,马上说,好吧。
  吴霜走了,陈长风去地下室,看见了那幅画,他知道这是谁,他调查李波的时候,知道有盈盈的存在,他叹了口气。笔下纵然生花,佳人再难得。
  陈长风和李波提了,李波说,放到哪里呢,天下之大,我竟不知如何存放她。难道她只能在我心里。
  陈长风给了李波一张盈盈的相片,然后说,我找个地方收起吧。
  
  
  
  
  
  审核编辑:黄尘刀客     推荐:黄尘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空对月

下一篇: 《   机会

编者按:
管理组   黄尘刀客: 作品从平淡中处处透出精心安排的细节,所以读起来满口余香,很喜欢这种淡泊平静的叙事方式,期待看到新的故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