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马行处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05   点击:


  
  苏先生安插人也不是为了时时探听什么消息,如果是这样,很快会暴露。他的目的只是遇了大事的时候,通报一声。这样的安排好处是,被安插的棋子比较安全,问题是他们的工作比较松散,约束性不强,效果不分明。
  安插在施众那里的,到是好些,但主要是通报李梅的消息,李梅行事爽利,管理人也不严谨,只要不误她的事就好,所以汇个报什么的很方便,而那个给施众做饭的厨子,主要是根据施众饮食的改变判断他的情绪。当然厨房是仆人们最爱去的地方,有出去干事已过了饭点的会来,有巡查的半夜冷了来找宵夜,总之是个消息探听处,但都是些小消息,大消息一则不敢多言,二则他们也不会知道。分析汇总一下,厨师也能知道三几分,他是个谨慎的人,并不多事,只要施众的行为,不影响苏先生,他就不多事。
  而放在陈长风那里的,几乎成了空棋,陈家的规矩,不许仆人们交头接耳,有发现的马上辞退。出门的在门岗处登记好出门的时间回来的时间,所外出事项,而且不许一个人外出。这样采买的行动多有不便,消息的来源也少了许多。另一个暗哨主要是负责外围,外围执行的任务多是零散的,有时只是其中一个环节,站了半天岗,经常是事情结束了也没明白干什么去了。二人也不急,苏先生只是让他们遇紧急事项才通知,如果他们掌握不了紧急事项,那也不怨他们。两个人并不认识,都是孤军奋战,所以还是以安全为重。
  采买的被陈长风注意到,是因为他无意中说了一句家乡话,这和他原来的档案不相符,陈长风想,一个人为什么要伪装档案,尤其是这个人原来奔的活计是厨师,又是他一个中学同学介绍的,既然是熟人介绍,为什么还有需要隐瞒的地方。
  他请了采买来书房,采买感觉大事不妙,陈家的人都知道这个书房是重地,只有太太能进,就是小姐和太太的妹妹都不能进去。
  陈长风找了人来,也不说话,顾自看他的《史记》,采买的先还能镇定,后来头上就布满了汗珠。
  后来开口时有些结巴,陈先生找我有事吗,陈长风这才放了书,叹了口气,指了指茶几上的信封,采买打开信封一看是厚厚一叠钱,有些迷惑。
  陈长风说,我不问你是谁,来这干什么,反正你什么也没做,今天离开陈家吧,只要你不在陈家出现,我不为难你。
  采买去向苏先生复命,苏先生问了缘由,明白陈并不一定知道此人是自己安排的,但他不想和任何一面为敌。
  采买的被苏先生打发到了施众那里。
  陈长风在施众那里看见采买,有些奇怪,这个人还能大摇大摆的在上海晃,可知他不是对立面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施众的人,施众不会在他身边放人,这一点他确定。不是施众敢不敢的问题,是放了也会被他送回去,以前有这样的事,后来施众就不再安排人了。施众的优点是他一直知道自己的强项和弱项,安插人不是强项,他就不安插了。他改收买。
  到是陈长风清查李梅的消息时,发现了那个司机,不只一次的出入一些他消费不起的场所,他知道施众手松,手下的人外块不少,但感觉他的开销还有来源。找人盯了一段时间那个司机,发现他在一次夜间出现在张秘书那里,张秘书是苏先生的心腹,比陈长风和施众还被苏先生看重的人。陈长风知道这是谁的人了。
  昨夜霜风。先入梧桐。浑无处、回避衰容。
  问公何事,不语书空。
  但一回醉一回病,一回慵;
  朝来庭下,光阴如箭,似无言、有意伤侬。
  都将万事,付与千钟。
  任酒花白,眼花乱,烛花红。
  
  
  霜雪明----月无声
  陈长风对李波的关照,自然会引起众人的猜测,但后来李波和吴霜结婚,又打消了人们的议论,就算是陈长风借了妹夫的手弄点紧俏物资,也是常情,陈的手段还算温和,比明抢好多了。
  苏先生得知吴桐入股了李波的贸易行,也只是一笑。他的信息通道里,也有人怀疑过李波的身份,奈何没有证据,或者证据总是被截断。张秘书就说,太巧的事端里,总有人暗中插手。
  这暗中插手的人,除了陈长风还能有谁。苏先生问张秘书,李波是哪方面的人,张秘书说应该是延安方面的。
  苏先生不语。他知道陈长风和重庆方面也一直有联络通道,这是他默许的,有些事情,水至清则无鱼,留有后路总是好的。那些喊打喊杀制造气氛的事情,交给施众就好了。陈长风四处留余地的作法,也暗合了他的心思。
  苏先生不怀疑陈长风忠诚于他,不管陈愿意不愿意,他都是和他在一条船上,不管陈出于什么目的,他做的任何事,最后都翻不出苏先生的手掌心。
  所以苏先生的态度是不管不问,如果陈长风有本事摆平一切,就去折腾好了。
  陈长风明明出手除掉了施众那个小舅子,却毫无插手新行动队长人选的意思,后来还和施众吃饭,规劝施众留条退路,能抽身早抽身。看来陈长风没有掌握行动队的心思。
  苏先生此时才看清了陈的心思,陈求的是四平八稳。那陈还真是要费心思花力气了。明明是风口浪尖的地位,求一个各方满意,几乎是做梦。
  苏先生有自己的梦,就是万人之上,可是真得到了,才发现,日子并不轻松。金女士的风光,他没什么兴奋感。他发现,他有些羡慕吴桐的舅舅云翔了。人家是找了个好岳父,自己安心弄学问了。即使想控制什么,也是间接,从不把自己弄到被动的地步。
  日本人在战场上屡屡失利,上海的形势更加紧张。
  这时候日本人考虑要除掉几个声名太坏的人,拉拢一点民心。
  施众的名字出现在那个名单里,苏先生有一瞬间失神。
  对方让他出手解决,这是警告还是分寸,他不得而知,可能都有可能都没有。
  这时事,他没和任何人商议,打发了陈长风出差,他不要任何的意外发生,陈长风对施众的情份到底有多厚,他不知道,可是他不能试探。重点是他不能让陈长风知道施众的死和他有关。他是他们的老师,这个身份注定了他不能公开对付他们。
  他让张秘书指示那个厨师行动,弄成阑尾炎的样子送进医院就好,余下的事,由医院的人解决。
  消息传来的时候,苏先生一个人在月下散步,他心乱的时候,就会不停的走动,只是步子很慢,让人觉察不到他的茫然。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风萧索

下一篇: 《 落红不是无情物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有时候,即使不处在风口浪尖,也难求各方满意,陈长风却一直在努力。即使苏先生心机再多,也有高处不胜寒的恐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