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落红不是无情物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05   点击:


  
  福晋(太清)还没起,她的管事姑姑董姑姑却是一夜未眠。
  自从王爷过世,府里的风向悄悄变了。王爷在的时候,府中上下皆知王爷宠爱福晋,自然以福晋为重。而今世子·载钧袭职,并非自家姑娘所出,今年才二十岁的新主人,对这位在自己母亲死后进府,先是侧福晋后被扶正的母亲,并不亲近。
  董姑姑明白,世子的母亲出身名门望族,对后母寒微的出身,自然不大瞧得起,满人好武,世子没有随父亲,爱好文墨,礼遇文人雅士。对于父亲对后母的宠爱,一直极有微词。
  只是因了礼法,大面的规矩还要守着,毕竟自家姑娘占了长辈的名份,孝道总是要讲的。
  今天是十五,世子要来问安,不过随着王爷的离世,世子的袭职,总是以公务繁忙推托,来的都是他的福晋。
  董姑姑服侍自家姑娘梳洗完毕,还不见福晋来问安,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这时候,董姑姑手下的一个心腹管事慌张前来,说世子怒气冲冲的来了,好似有什么事情质问太福晋。
  ·载钧果然一脸怒色,进了门来,也不请安,只是冷笑的把一张传单递给董姑姑。董姑姑一看就变了脸色,忙递给太福晋。
  太清接了过来,只看了几行,眼前一暗,忙定了心神,仔细读来,原来是别人诬陷她和名士龚自珍有私情。
  理由是龚自珍的丁香花
  己亥杂
  空山徒倚倦游身,梦见城西阆苑春。
  一骑传笺朱邸晚,临风递与缟衣人。
  桂殿秋
  明月外,净红尘,蓬莱幽谧四无邻。九霄一脉银河水,流过红墙不见人。
  惊觉后,月华浓,天风已度五更钟。此生欲问光明殿,知隔朱扁几万重。
  而且还有文人陈文述证言,说是在龚自珍家见过他珍藏的顾太清的画像,还有一封向顾求情的婚书。
  看见陈文述的名字,顾太清恍然醒司,当年陈文述出集,曾托太清的故友前来相邀,被自己拒绝。后来陈文述为了提高诗集的名声,还是冒用了顾太清的诗,事发后,太清怒加驳斥,并写诗讽刺其无耻行径
  含沙小技大冷成,野骛安知澡雪鸿;
  绮语永沉黑闇狱,庸夫空望上清宫。
  碧城行列休添我,人海从来鄙此公;
  任尔乱言成一笑,浮云不碍日头红。
  当时董姑姑还劝过她,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告罪小人,陈之为人阴鄙狡诈,不必结些小人仇怨。还是当年气盛,不肯忍一口气,果然此人无端生此谣言。当年在诗中骂其为野骛庸夫浮云,骂得痛快,如今真见其行径,还是骂轻了。
  太清最初的愤怒过后,反而平静下来,这是小人诬陷。·载钧冷笑,若非你常和这些人往来,不守妇道,有失妇德,其有此语。太清微怒,你这是对长辈说话的口气吗。
  ·载钧冷笑,你算什么长辈,做出此等事,玷污父亲名节,我以禀告宗府,逐你出府,今日带你的儿女离开,晚了别怪我撵人。
  ·载钧走了,太清好似在梦中,还是董姑姑清醒过来,忙着人打探消息,半个时辰后,才知·载钧所言为真,这流言已经传了半个多月,如今更是流言纷纷,·载钧并不压制,反而坐等事情闹大,就是为了借机赶走后母和后母所生的弟弟和妹妹。
  太清忍不住泪下,痛哭王爷,不想王爷走了才两年,自己就成了浮萍一样任人欺负,还有王爷的一双小儿女,本是金枝玉叶,如今落到此等境地,王爷九泉之下,岂能安心。
  董姑姑在一旁拭泪,姑娘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要撑住,为了两个可怜的孩子,也要撑下去。我是你娘家带来的,你在哪,我在哪。咱们总能把两个孩子教养成人。
  太清悲从中来,不得不搬离了王府。这里面有太多的美好回忆,夫妻恩爱举案齐眉,他把他所有的爱慕与宠爱都给了她,诗词唱和,本是最幸福的人,不想不过数年,就成了失伴飞。
  他最爱她的浪淘沙
  浪淘沙
  碧瓦指离宫,楼阁玲成,遥看草色有无中,最是一年春好处,烟柳空蒙。
  湖水自流东,桥影垂虹,三山秀气为谁钟?武帝旌旗都不见,郁郁蟠龙。
  九年的幸福时光,太过短暂,有了这个九年,她一生一世都有了温暖的回忆,支撑她把她和他的孩子养大成人。
  流言自古能杀人,龚自珍悄然辞官离京,他对太清一直是仰慕之心,并不敢生婚姻之意,她是他心中的昭君,不只是美丽更多的是风华绝代。不想他的诗无意中流露了仰慕之意,被人无耻构陷,还连累了她的名誉和生计。此生不堪再相见,唯有那一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他人微言轻,终是护她不得,就远远的走开,不再打扰她的生活。
  此后流寓他地,心中一直牵挂着她的一切。
  幸而太清以豁达的心胸坦然面对人生的大起大落,当年飞上枝头成凤凰,她重的是王爷的真心与才情,而今流落红尘,清者自清,不畏留言,好好教养儿女,自己因酷爱《红楼梦》又补写了《红楼梦影》。算是安慰今生境遇。
  董姑姑算是心慰,孩子们个个有出息,对母亲尊重孝顺,算是姑娘的老来福气。
  那段丁香花流言,多年后归于尘嚣,无人记得。
  董姑姑和孩子们说,哪里是什么丁香花情,不过是一个恶劣文人的报复行动,正合了世子·载钧的私念。一场家族恩怨,姑娘是输了,不过姑娘还是赢了,用她的妙笔赢得了时间的尊重。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马行处

下一篇: 《 观众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时间,终能证明清浊。时间,更能分辨是非。时间,还了龚自珍与太清的尊严。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