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姐妹齐心金玉良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26   点击:


  
  王夫人和薛姨妈(一)
  王家的两个女儿,一个嫁了门当户对的国公府,一个是嫁了皇商,这应当是王家的特意安排。
  联姻时最先考虑四大家族内部消化,有正当年纪的可以先相看,没有合适的在外找,联姻是利益的巩固。
  相比来说,王夫人嫁的门第要风光些,门当户对都在京里,离娘家近,能彼此照看,王家势大,王家的女儿在贾府可以横着走,凤姐和贾琏一吵架,就说把太太和我陪嫁拿出来比一比,完全是强于贾府的模样。
  贾政在今人眼中是假正统,可在当时却是主流思想主流人物,还是很合当时的眼界。王夫人算是比较圆满了,不管贾政有没有周赵姨娘,可是对正房还是尊重的。一是王家势利大,二是贾政有着传统的嫡庶观念。而且早些年,王夫人还是一人独大的,她连生三个孩子,赵姨娘的探春,也小于贾宝玉,也是王夫人年华老去之后,才有赵姨娘的风光。
  王家和薛家联姻,自然也是看中了薛家的皇商地位,薛家未中落时,自然也风光过,若非如此,宝琴如何能与梅家订亲。
  王家的打算,一个女儿嫁了国公府,一个女儿嫁了富商,一面是权一面是利,权利双得。
  父母的安排,自然是为了家族,而两个姐妹的命运从此南辕北辙。
  薛姨妈自然是低嫁了,在薛家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人小看。
  看薛姨妈进京时,一双儿女相随,并不没有提到有没有姨娘什么的,可能没有,也可能早被薛姨妈打发了。
  两姐妹在闺中的关系应该极好,一则是王夫人早就写了书信让妹妹一家进京,二是薛姨妈那么理直气壮的不住自家房子,也不回娘家,而是住进贾府,一住多年,分明是把王夫人当作了靠山。而贾政这一房并未分立。姐姐上有婆婆,还有长嫂,这样的人家,薛姨妈都大模大样的当起了客人。
  
  王夫人和薛姨妈(二)
  薛姨妈来时,王夫人极是欢喜,暮年相见,悲喜交加。
  能让王夫人动真感情不易,王夫人的一颗心都给了宝玉。现在能分点出来给薛姨妈了。
  薛姨妈是聪明人,当家主事过,自然晓得长居不易,先提出了经济自主,院门另开,这样不给主家增加麻烦,才是为客之道。王夫人晓得薛家的家底,自然不难于此,这才是处长之法。一开始,姐妹二人就默契的打算了薛家和贾家成一家。
  刘姥姥进贾府时,王夫人没心情料理,打发凤姐出面,那时她正在梨香院里和薛姨妈长篇大套的说些家务人情,陪房周瑞家的本是心腹,都不敢打扰。可知这家务人情,决不是东家长西家短,是薛家的大事件。
  薛姨妈也算是心宽了,老公没了,长子不是一般的不争气,而是惹事生非,一般的豪强也不是上来就打死人的,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不只是薛大公子闹腾,他的那些打手也过份,抢人就抢人,打两下罢了,哪里把一个小乡绅就打死了。主子够天不怕地不怕,仆人是恶奴,没个轻重。谁家的儿子有个打死人的底了,这一生科举是无望了,做官也人没会推介,经商又吃不得苦懂不得世务。这薛大公子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而且是最让人头痛的那一类。这个薛家是没指望了。
  女儿到是牡丹花样的好,这才有了选秀的心,不过这选秀不是那选秀,并非元春那类的后宫佳丽,不过是公主郡主之类的陪读,在人家面前伏低做小的,还不定有无机会能不能飞上枝头当凤凰。凤凰不易当呀。元春一入宫门多少年才是个妃子,王夫人自然担心。所以薛家才不会重走这路了,还是留下姑娘,找个贾宝玉,在眼前能照看娘家罢了。
  姐妹二人的会晤之后,薛家应该就放弃了选秀的心。
  王夫人和薛姨妈(三)
  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都爱黛玉,爱这个美丽聪慧善良的女子,她没了父母寄人篱下,幸而有宝玉心心相知,给她安慰和照顾。有情人成眷属,是人们美好的愿望。
  可在王夫人的角度是另一回事,她和黛玉没有血缘关系,黛玉是贾母的心肝,可对于王夫人不过是小姑子的女儿,无依无靠投奔了来。而且王夫人个性稳重,天生不喜欢黛玉这类清高有才情的女子。她喜欢宝钗那类宜室宜家的女子。就冲着宝玉为黛玉摔玉,为黛玉人事不知,王夫人心中就是怒火万丈,她岂肯让一个女人占了儿子的心。
  黛玉不是王夫人的孩子,照顾黛玉不是王夫人的责任。
  王夫人一直在大事上精明,虽然委托凤姐管家,可是抄捡大观园并不是凤姐的主意,清理怡红院也与凤姐无关。邢夫人在贾母生日期间为犯事的老婆子求情,王夫人马上放了人,不管凤姐的脸面。
  凤姐毕竟是长房的儿媳妇,宝玉的媳妇才是王夫人的儿媳妇。所以这个儿媳妇对于王夫人来说是个帮手,而不是个病西施。
  对于王夫人来说,表面风光正室嫡妻,有女为贵妃,是贾府的靠山,可是府中内部斗争激烈,长房盯着贾母的私房,赵姨娘母子暗算宝玉,这样的氛围里,她需要一个长于管家懂得平衡的儿媳妇。不是情画意的美人。
  宝钗好似天生就是合着宝二奶奶的模子打造的,懂世情,脾气好,还好王夫人一条心。这样的人选摆在那里,王夫人岂会考虑别人。
  王夫人也不会单纯的为了帮薛家,把宝玉搭上去,那宝玉是她后半生的依靠,岂能不让她重视。她是取中了宝钗,才乐意亲上加亲。
  
  王夫人和薛姨妈(四)
  宝玉那个玉的故事,亲戚皆知,王夫人为了提升宝玉的身份,这等奇事自然广而告之。
  薛家那个金锁配玉的传闻,也许真有高人说过,但是有玉的方可婚配,这太容易,大家族豪门府第,哪家的公子无玉呀。
  进了贾府,就传个金玉良缘的新闻出来,也是直接爽快。
  姐妹二人之间,有些话自然可以明说,薛姨妈宝贝宝钗,王夫人宝贝宝玉,这姐妹二人的心意互明,两个孩子年纪相当,处得极好,和和气气不争不吵,这在大人眼里就是处得好,如双玉那样忽而好了,忽而恼了,那不叫好。
  现成的摆着金姑玉郎,哪里还要看别人。
  薛姨妈算是疼孩子了,也不是什么阴谋家,她就是一心想要给找个好亲家,给女儿找个好夫君的想法。搁什么时代,这想法也没错。
  王夫人选儿媳妇,自然要捡自己合意的找。不考虑当事人的想法,是当时的规矩,那时婚姻是结两姓之好,没有考虑孩子想法的风气。
  王夫人有想法也要静待时机,贾母的心,大家都知,那是婆婆,王夫人不得不给三分面子,她还需要贾母倾向她们这一房,不能开罪了老太太。
  所以才有元春的端午节赐礼,二宝一样,黛玉和三位姑娘一样,这是娘娘的试探了。
  王夫人和薛姨妈(五)
  姜是老的辣。贾母和张道士一唱一和在公开场合表态,宝玉的婚士要大一大再说,只要姑娘模样好就可。贾母强调的模样好,不强调门当户对。这是贾母在宝玉婚事上公开发言,透露的信息是宝玉婚事现在不谈。
  这等于是回复了娘娘的暗示,也是间接的回复了王夫人和薛姨妈的金玉论。
  满府里传金玉说,贾母岂会不知,如果贾母乐意,早就顺水推舟了,王夫人乐意,薛姨妈乐意,贾母如果乐意,就马上表态了。贾母就是不同意,又不好直接拒绝,毕竟王夫人是宝玉的母亲。
  这事一说,宝玉的婚事,只好放下了。
  薛姨妈也是明白人,知道事缓则圆。
  反正薛家一大家子人都在贾府呢,薛姨妈也有个娘家是王家呀,宝玉要说亲,绕不开王夫人,反正薛家能听到消息,现在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住着。
  大家族做事,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事关几层关系绕着,都要云淡风轻的打太极。
  王夫人和薛姨妈(六)
  接下来凤姐生病,不能管家,王夫人就安排了宝钗参与管理,宝钗是省事的人,并不乐意管亲戚的事,是王夫人再三叮咛,让宝钗照看。主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她,别出大事了,让贾母知道了就好。王夫人上面还有个主管呢。
  王夫人虽然大权在握,可上面婆婆,还有个妯娌长嫂呢,自然也是有人监督有人寻事。
  王夫人安排李纨和探春本是正常,可是安排一个亲戚参与管家,就另有意味了。这也是给宝钗机会,了解贾府的情形,为日后当家做准备,当然如果宝钗能乘机收拢人心,也是一举两得的事。
  果然探春推行大观园的承包制,最后是宝钗小惠全大体,不让归帐,还让有差事的人拿些钱给没差事的人,果然大家欢喜。宝姑娘这一举动,自然得了仆人的心。
  应该说宝钗入主管理层,这是王夫人的另一次行动。这次贾母不好反对,只是代理管家,贾母就认了吧。在这个事件中没写薛姨妈的态度,想必她是乐意的。
  王夫人和薛姨妈(七)
  薛姨妈对子女是真疼,全书中最有家人气氛的就是薛家,哥哥说了妹妹心里有金玉良缘,行动护着宝玉,宝钗委屈得哭了,薛大公子看妹子哭了,虽然醉酒也忙走了。第二天酒醒忙着来致歉,又是说给妹妹做新衣服,又是炸一炸那个金锁,这才象是正常人家的关系。
  薛姨妈最看重就是宝钗,她自己都说指望不了儿子,全指望宝钗呢,怎么指望呢,不过就是一桩好婚事。对于宝钗来说,终身有靠,对于薛家也有个帮衬。
  贾府里迎春订亲了,连湘云也相看了人家,年纪不小的宝钗,却没任何订亲的意思,薛姨妈忙着给侄子薛蝌订了邢夫人的侄女,自家的一双大年纪儿女,却不见她着急,也不知是人家老太太看得开,还是自信金玉良缘一定是她家的。
  那宝玉是国公府的公子,元妃的弟弟,本身是嫡出,人物生得好,其实就是绕开府里的表姐妹们,在外面找,也是门当户对的好寻。贾珠的婚事是书香门第,这充分的合了贾政的意,贾政既然教子读书,分明是让宝玉走科举,既然这样,贾政要择人家,必是李家一类的人家,要合族读书的书香门第人家,将来能在科举上助宝玉才好。如果如海在世,那黛玉是最好的人选,可惜没了林父,黛玉的价值就弱了许多。而薛家本是皇商,对于贾政来说,自家的媳妇,侄子贾琏的媳妇都是王家的女儿,实在没必要让宝玉再找个王家的外孙女,这太浪费资源了。
  王夫人自有她的打算,贾母有贾母的心事,贾政当然另有他的谋划。
  王夫人和薛姨妈(八)
  最令薛姨妈惊叹的是宝琴入府,贾母马上宠爱这个小姑娘。贾母喜欢的小姑娘,第一要美丽,第二要活泼。宝琴两样皆有,才貌双全,还年轻心热,游历过山水,心胸开阔。
  贾母让王夫人认了做干女儿,那就是宝玉的妹子了,所以贾母从来没有把宝琴许宝玉的心思。后来见宝玉宝琴雪下折梅,贾母大赞比<双艳图>还美丽。然后打听宝琴的生辰八字,有提亲的意思,薛姨妈以为是宝玉,这是薛姨妈的想法,贾母可没提宝玉二字,贾母真给人做媒也不定是宝玉呀。哪有把干妹妹许给哥哥的。薛姨妈遗憾的表态,已经许给了梅翰林家。这里面说的是薛姨妈固也愿意,当然了宝琴如能嫁进贾府,对薛家也有好处。从书中看,薛蝌的婚事是薛姨妈一力作主,可知这兄妹二人没了父亲,只能靠薛姨妈了。
  薛姨妈至此应该明白,贾母的态度了,贾母放着稳重端庄在贾府一住多年的宝钗不提,却夸赞宝琴,那分明是表明,她不考虑宝钗的。这种婉转的拒绝,最是高明,赞了一个否定了一个,留给了薛家体面,也让薛家明白贾母的态度。
  薛姨妈深知金玉良缘婚事,从来不指望贾母的支持,只要最后贾母不反对就可了。
  
  王夫人和薛姨妈(九)
  王夫人收到了邢夫人送来的绣春囊,这是讽刺王夫人管家不严,有伤风化。
  王夫人开始了清查大观园,而凤姐带队和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达到一致,哪里都能抄捡,唯宝钗所居处不能去,自家的事好说,不能抄到亲戚那里去,王善保家的马上同意。这说明宝钗人缘不错,而且薛家的薛蝌和邢夫人的侄女岫烟订了亲,这薛邢两家是姻亲了,王善保家的自然同意。
  表面上看凤姐处事周全,给了薛家面子,当然了凤姐和宝钗之间的关联是一个王家。一个是王家的外孙女,一个是王家的孙女,自然是表姐妹了。只是细想下来,也有问题,别处都查了,宝钗成了特例,这个特字,有时是好,有时不妙。宝钗那里一个偌大的蘅芜院里一大堆的丫环仆人,这些人可不都是薛家的,薛家上京没带几房人,这里大多数的仆人还是贾府的配置,归属于贾府。
  现在因给了宝钗面子,没有查寻,如果以后再有问题,人家会不会怀疑,问题出在这里呢,这让一向稳重的宝钗,如何是好。所以宝姑娘干脆第二天就以照看母亲为由走了。她是恼火的,贾府管理混乱,才有夜查之丑行,真是丢了大家族的脸面。她是有脾气的,直接对李纨说你又不曾放了贼,这说明了她对夜查是有意见的。只是一个客人,哪里能对主人家的行动有指手划脚的资格。不查她,洗不了她的嫌疑,查她也是没面子的事。所以这一清查,先把宝钗弄出了大观园,自然是王夫人不乐意的。
  后来王夫人专门找了宝钗来分解挽留,宝钗反而劝王夫人收了园子,一面是省开销,一面也省着管事的麻烦,园子在那里,就要有人管理,管理不严格,出了问题也是贾府的麻烦。王夫人凤姐都笑着:"你太固执了。正经再搬进来为是,休为没要紧的事反疏远了亲戚(宝钗是有主意的)。"宝钗笑道:"这话说的太不解了,并没为什么事我出去。我为的是妈近来神思比先大减,而且夜间晚上没有得靠的人,通共只我一个。二则如今我哥哥眼看要娶嫂子,多少针线活计并家里一切动用的器皿,尚有未齐备的,我也须得帮着妈去料理料理。姨妈和凤姐姐都知道我们家的事,不是我撒谎。三则自我在园里,东南上小角门子就常开着,原是为我走的,保不住出入的人就图省路也从那里走,又没人盘查,设若从那里生出一件事来,岂不两碍脸面(给了薛家方便,就生出了管理的隐患)。而且我进园里来住原不是什么大事,因前几年年纪皆小,且家里没事,有在外头的,不如进来姊妹相共,或作针线,或顽笑,皆比在外头闷坐着好,如今彼此都大了,也彼此皆有事。况姨娘这边历年皆遇不遂心的事故,那园子也太大,一时照顾不到,皆有关系,惟有少几个人,就可以少操些心。所以今日不但我执意辞去,之外还要劝姨娘如今该减些的就减些,也不为失了大家的体统。据我看,园里这一项费用也竟可以免的,说不得当日的话。姨娘深知我家的,难道我们当日也是这样冷落不成。"凤姐听了这篇话,便向王夫人笑道:"这话竟是,不必强了。"王夫人点头道:"我也无可回答,只好随你便罢了。
  "王夫人诚心留客,宝钗却是持家之说,宝钗一个亲戚也看出来,贾府开销太大,管理混乱,这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关了园子,一省钱二省事,有管理的见识。
  
  王夫人和薛姨妈(十)
  薛姨妈给侄子找了个懂事知礼的岫烟,自家儿子的婚事却是弄的一团乱,夏金桂开了泼妇毒妇的先河,令薛家又成笑柄。
  看薛姨妈和金桂的交锋,这真是一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婆婆,明明站着长辈的大义,却让一个新进门的儿媳妇弄得有苦难言。夏家论门第也是皇商,薛家还有贵亲,自身也有王家做后台,居然连一个金桂冶不住。
  天时地利人和都在薛姨妈手中,薛姨妈几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真真叹息。薛姨妈教不了儿子,管不了儿媳妇,这个老太太的手段可见了。
  薛姨妈很不像是王家出来的姑娘,王夫人该出手时决不手软,打金钏撵晴雯清理怡红院,可不是泥捏的。凤姐更是威风,看她借刀杀人逼死尤二姐,当年哄二姐进府时,一口一个姐妹同心,进府后花言巧语哄得贾母都上了当。到了薛姨妈没姐姐的狠,没有侄女的毒辣。
  金玉良缘终是成了,不是薛姨妈的手段,这个老太太还算手软的人,更多的是王夫人的心愿达成。
  后四十回不见曹公的手笔,不知如何周转成了,没有调包计,没有贾母不顾黛玉,没有宝钗冒名黛玉成亲,现实也许苍凉,元春没了贾府败了,黛玉没了,孤零零的怡红院里,宝玉的人生都是落寞,还有个知冷知热的宝姐姐来安慰他,就这样吧,人生就是如此,终是低了头,还有份温暖。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静妃的智慧

下一篇: 《 读《蜀相》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金玉良缘将宝玉骗,这金玉良缘的用心与手段,还真是王夫人与薛姨妈两姐妹的齐心。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是的,王夫人实在是取中了宝姐姐,不然,她绝对不愿意搭上宝玉。

    2017-03-26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