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闲潭者的诉说

作者:二无居士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8   点击:


  闲潭的歌既是人成长的印记,又是人面对世界的内心独白。他以独特的诗眼表明自己的存在,以别样的诗情抒写人世间的冷暖,用带有稚气的诗语诉说着情感的魅力,用素朴的诗艺记录着对故乡的眷念和感恩。
  一、独白与行走
  “独白”是通过人物内心表白来揭示人物隐秘的内心世界,能充分地展示人物的思想、性格,使读者更深刻地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和精神面貌。闲潭诗歌里的人物、事件似乎都在为内心独白作准备,都在为明天的行走呼唤,“雨后初成的闲潭”行走在“命运蹉跎”的日子里,“一片迷途叶舟”,“步履艰难”地飘荡在“浩渺星空”,“闲潭边的小屋”,“变成秋天”,诗人的行走是在特定的环境里完成的,独白是为了更好的行走,而行走不光是为了独白,它还为了对前途的展望,对感情的渴求,对人生的思考。面对“一条延伸的路”,闲潭是不会《撤退》的,那些《无法释怀》的《失落》、《疑惑》、《困境》,将随着《脚印》,慢慢《消逝》。
  也许有人会把“独白”理解为“孤独”,把“行走”理解为逃避。其实不然,独白本身就代表诉说,“一座木讷的桥/看不破彼岸/两个人的线索/年久失修”(《失落》),“凝固的记忆/年久失修/早已失去线索”(《放下》),一个“年久失修”,道破了诗人内心的隐忍和惆怅,闲潭要让世界知道,在这一刻,“被岁月掏空了的/对白/也掏空了岁月”(《竹笛》)。闲潭行走在成长的路上,行走在故乡的路上,行走在山里山外,白天和黑夜都不会迷失。
  二、幸福与成长
  幸福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真理与自己同在时的心理状态,人生的本性就是渴求幸福,幸福是人活着的追求,是成长的港湾,闲潭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将幸福载入成长的轨道,这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闲潭曾说:“我的幸福,主要是爱情、友情和同窗情。”这“三情”是人生的必然,也是诗歌的必然。闲潭把自己的幸福付诸于《思念》和《三月的梦想》,把《相守无间》当成《两个人的幸福,所有人的节日》,然后在“一段轻狂岁月”里,《听“你的香气”》《醉在寻常百姓家》,这些与岁月和成长相关的诗语,闲潭用轻快、风致的笔墨,在自己幸福的时刻,和盘托出。
  “你笑或者哭,她/都跟着笑或者哭,这就是友情
  你笑或者哭,她/都笑着,这就是爱情”(《给爱分类》)
  这是闲潭对友情和爱情的分类,也是对友情和爱情的庄严诉说。“亲爱的,若有来生/我不会在此生/粗糙地与你相爱”(《亲爱的》),闲潭渴望完美的爱情,他更希望把“四十四班,四十六班/四十八班的兄弟姐妹们”(《纪念一段轻快岁月》)写进诗里,永远不和“初二五班”说再见,希望随时都可以回到红河学院。这些都是情,都是幸福的瞬间、成长的记忆,闲潭不但没有忘记自己成长的足迹,而且将成长中的幸福时刻融入诗里,这就是闲潭诗歌的特色之一,真实、感动而富于想象和美丽。
  三、故土与人生
  “故土”或者说“山村”,是闲潭诗歌的另一条主线,“故土”是人生之根,是诗歌的发源地,闲潭对“故土”和“山村”的眷念与热爱已成为他诗歌的源泉和生活的动力,无论是《村庄》、《稻香》,还是《那棵桃树》和《苍老的构树》,好像都在诉说着闲潭从小到大的喜怒哀乐,那里有闲潭《童年夏天的记忆》和《忙碌的春天》,还有“一片大土地”和《意外的收获》。亲情让闲潭在诗歌里“无法自拔”,他就像阳光和空气,是生命的必须。
  闲潭已把自己的人生交给了故乡,交给了亲人,他随时都在告诫自己,虽然“有人在这里出生/有人在这里埋葬/而更多的人从这里走向远方/走向阳光灿烂的彼岸”(《一首叫“故乡”的诗》),但我永远也无法忘怀“永恒的山村”,更无法忘记爷爷、父亲、二叔以及村庄里的所有人。这就是闲潭诗中要表达的“故土”、“山村”在人生中的重要性,也是闲潭展示给外界的一个从山村走出来的诗人印象。
  诗歌是伟大的,而用诗歌伴随成长,记录人生则更有意义,闲潭绝不是在“闲谈”,虽然闲潭的诗歌还没有达到近乎完美的高度和深度,甚至还有些稚嫩,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闲潭立足故乡,继承传统,吸取多元化养分,就一定能发出金子般的光亮,“淘尽黄沙始见金”,我们期待闲潭,也祝福闲潭,在诗歌的道路上越走越宽。
  
  二无居士草于杨林一爱斋
  辛卯年八月二十日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忆东山

下一篇: 《  琅琊榜--追的眼光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品诗人是诗者的知音。作者的诗评从三个方面点举了诗人具有代表性的诗作与诗句。这样的诗评更深刻更清晰,角度分明,着力点强。欣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千千

     诗歌是伟大的,而用诗歌伴随成长,记录人生则更有意义。

    2017-03-2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