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传奇屋

不要放过我

作者:郎芳    授权级别: B    精华文章    2016-12-05   点击:

专栏作家:郎芳
 

郎芳,中国悬疑小说文坛天后,以诡异文风,超常想像力,无可比拟的故事能力,以及深厚文化底蕴在华语悬疑文坛独树一帜。2016最新力作《无极秘相》一经上市,便被各大有声小说平台抢购。自2006年入行至今,已出版了《午夜蛇变》《天眼寺》《大禁地》《奴奴花卡卡》《大藏天书》《一定要救我》,本本小说都具有极高的口碑与知名度,所有小说均被改编为繁体版,有声作品,以及电子书。并曾担任选畅销悬疑期刊《悬疑纪》的主编。

点击进入郎芳个人文集


  1

  秋生已经是第九次画这幅画了,可还是怎么都无法顺利完成。他不禁感到十分懊恼,这简直是他最失败的一次经历。
  这幅画的灵感来源于秋生的一个可怕梦境,原本他租下这里只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毕业画展做准备,那阵子他灵感枯竭,一连十几天都想不出该交出什么样的画作,正在焦头烂额之际,却在一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怪异至极的梦——一个形容憔悴的宋朝女子,被缚于木柱之上,处以剜目之刑。那女子的脸痛苦地痉挛不已,声嘶力竭地仰天高呼:“不要放过我!不要放过我!”而每当此刻,那女子身旁的郐子手就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他盯着女子的脸,似乎想说什么……
  秋生惊醒后深深为梦中的情景所震惊,久久不能忘怀,他认为这是冥冥之中某种力量给他的感应,于是决定将它画下来送去参展。可是,那女子的脸却始终无法画成,每次一触到她那双被刺穿的双眼时,他耳旁就不由自主地听到那阵阵“不要放过我!不要放过我”的哀嚎,撕扯着他的脑皮和心脏,让他也分不清自已身在何处,分不清幻梦现实,就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引力指引着他走向一个莫名的方向。
  这个幻境发生的次数多了以后,他由开始的惊恐变为麻木,转而开始忍不住在思考一个问题:人之将死,那女子为什么不喊“救命”,却在喊“不要放过我”?而这样的幻觉,为什么每次都会在他要给那女子画眼睛的时候出现?
  这幅画,到底要怎么画才好呢?秋生烦躁地扔掉画笔,来到窗边。窗外不远处,有一片棉花田,几个戴着草帽的农民正在摘棉花,他们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身材也健壮得不可思议。秋生恍恍惚惚地突然觉得,那几个农民越看越像是几只大猩猩。那种身材,实在不像一个正常的“人”,而且他也没见过手臂长的和大腿一样粗的“人”。
  心血来潮之下,秋生决定,到那片棉花田边上的小茶馆坐坐,去看看那几个奇怪的农民。
  而他此刻丝毫没有发现,在他身后那片窗格的暗影里,多出了一双毛烘烘的眼睛,那双眼睛正幽幽地盯着画中的女子,带着怜悯的神色,却在转向看着他的时候,变成了凶光!

  2.

  其实那个茶馆不过是个四面都透风的茅屋而已,只有两张桌子,几把破凳子,大风一吹这里可能就会散架了的。
  旁边的小炉子上坐着一壶水,只有一个头戴草帽的人正在那里出神地看着那壶水,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
  “老板,来壶茶。”秋生打了个招呼。
  于是那个戴草帽的人赶紧过来给他倒水。“我们这里很少有人来喝茶,更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喝茶。”沏茶的人边说边偷偷瞄了他一眼,声音哑哑的,露出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为什吗?”秋生问。
  “因为这个时候他们都在画画。”那人特别强调了“这个时候”四个字。
  “画画?”秋生心里一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自已刚才不也是在家里画画吗?”
  “他们画的什么画?为什么你那么肯定这个时候他们都在画画?他们又是谁?”秋生急不可耐地问了一大串问题,他隐隐觉得这些问题似乎都会和他有关。
  “嘿嘿。”那人干笑了两声,“他们都曾经是和你一样的人。”
  那个人说的这句话里,每一个都是重音,每一个字都是重点,这更让秋生弄不明白他的意思了。
  “你说的那些画画的人,他们在哪儿?”秋生拉住那个人的胳膊问。
  “你不用急,你很快就会看到他们的。”那个人又嘿嘿笑着,“我记得,那会儿他们是一起来的。”
  那个人说着抬起了头,秋生终于看到了他的脸——那是一张毛茸茸的脸,可是却诡异地长着一张酷似人类的五官。

  3

  到了晚上,秋生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老是听到那片棉花田里传出“噢——噢—”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哭,又像是动物的吼声。他怎么也不想不出到底这是什么声音,于是就坐起身来给他的同学小伍打电话聊天。
  “什吗?你也到那里去了?”小伍在电话那头吃惊地大叫,“天啊,你胆子真大,你没听说过文老师的事啊?”
  “文老师?”他想了一下,“是不是那个一直带毕业班的?他去年不是就辞职了吗?”
  “原来你真的不知道。”小伍压低了声音,“学校里早就传开了,文老师不是辞职,是因为他得了病,所以才不能出门了。”
  “病?什么病?”
  “疯病!”小伍神秘兮兮地说,“文老师去年带了四个学生去写生,住的就是你现在住的那个画家的故居,因为当时那个画家还有一些遗留下来的画作放在房子里,文老师想让他的学生去观摩学习一下,可谁知他们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半年后,文老师突然自已一个人回来了,可是他那个时候整个人都已经疯疯癫癫、神智不清,嘴里整天净说些吓人的话,而且,还总是喜欢站在窗口,对着远方,嘴里发出‘噢——噢—’的叫声。”
  一说到那叫声,秋生立刻想到了刚才从棉花田里传来的吼声,紧张地结巴起来:“可是,以前咱们美院不也有人来过这里吗?听说这个画家的故居很有灵性的,来这里的人都能获得意外的灵感。”
  “以前?那都是在文老师之前的事了。再说,你去的时候不对。”小伍特别强调了“时候”这两个字。
  这让秋生想到了白天在小茶馆里和那个怪人的对话,不解地问:“这个时候怎么不对了?”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现在正是那片棉花田收割的季节,文老师他们就是这个时候去的。听说文老师回来的时候,满身都是棉花絮,而且他从那以后一见到和棉花有关的东西就害怕,甚至连衣服都不敢穿,你说奇怪不奇怪?所以自从文老师出事以后,咱们学院再也没有人敢去那个画家的故居租住了。”
  小伍说的话、茶馆里那人说的话都跟秋生今天的遭遇有一种很默契的巧合,这令他似乎对文老师的事件隐隐有了一些感知,他觉得,也许那四个学生仍然活着,而且就离他不远……
  “秋生,你那里就你自已一个人住吗?”
  “是啊。”
  “可是我怎么听到屋里有一个人拖着铁链子在地上来回地走,”小伍在电话那头皱起了眉头,“不信,你听?”
  秋生把手机从耳边挪开,突然张大了嘴,再也说不出话了……。
  “喂?喂?”小伍在电话那头一直呼他,可是电话里只传来了盲音。

  4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有完全亮,小伍就急匆匆地赶来了。
  “喂,你昨天晚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我还以为你遇害了呢!学校大门关了,我手机那个时候又没电了,真把我急死了。”
  “小伍,”秋生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眼里满是红血丝,看样子一夜都没睡好,“你确定昨晚听到的那个真的是铁链子的声音?”
  小伍想了一下,很肯定地点了一下头:“是。”
  秋生突然噌地一下弹起来,拉着小伍的手来到那幅画前站定,用一只手指着画中那个身缚铁链的女子,嘴唇哆嗦了几下:“那声音最后停在了这幅画前面,接着就消失不见了。我怀疑,他进到画里去了!”
  “他?”小伍吓了一跳,“他是谁?”
  “他就是让文老师变疯了的人。”秋生的声音突然压得低低的,像是很怕别人偷听到,两只眼睛却死盯着那幅画,莫非,是怕画中人听到?“小伍,我有感觉,我也会和文老师一样的下场。”
  秋生的这个表情着实让小伍感到很害怕,他试探着问:“秋生,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就是昨晚听我说了那些话以后精神太紧张了?也许,那铁链子的声音只是一个巧合……”
  “不,不是。”秋生打断他的话,像是梦呓一样地说,“文老师、失踪、棉花田,都不是巧合。”
  小伍越来越觉得秋生有点不太正常,他说话的语气、眼神、举止、反应都和平时判若两人,莫非,真像他自已所预料的结果那样,所有人都摆脱不掉同样的命运?看来,得想个办法劝说秋生赶紧离开这里。
  小伍正在苦苦地想着办法,眼睛不自觉地就瞟到了秋生的那副行刑图上。“秋生,你怎么会画这么怪的画?”他盯着那女子还没有画上眼睛的脸,心里十分地不自在。
  “那是我做的一个梦。”秋生喃喃地说,目光却盯着昨天去过的那个小茶馆,心里在想着别的事。
  小伍打量着这幅画,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5

  北宋时期,那时间,政治清明,内固外安,百姓安居乐业,宫廷内外一片歌舞升平之相。
  某日,宋皇接见了一支来自西蛮小国的进贡队伍,他们不仅为宋皇带来了金银珠宝、奇珍异玩,更是进献上了一份很特别的礼物——一个由六只大猩猩组成的马戏团。
  这六只猩猩出奇地壮硕,更为滑稽的是,它们竟然穿着人的衣服整整齐齐地走上大殿,神情举止以及走路的姿态几乎可以乱人耳目,猛一看上去会让人误以为这就是六个高大的巨人。
  六只猩猩在大殿上手舞足蹈,做出各种笨拙有趣的姿态,逗得宋皇哈哈大笑。使者见状,不失时机地向宋皇进言道:“这六只畜牲从小就经过严格训练,有一项很特别的本领,是会画画。”宋皇一听,立刻命人取来笔墨,指着朝中一官员说:“你们就画他吧。”
  六只猩猩像是完全能听得懂宋皇在说什么,立刻自已动手铺纸磨墨,只一会儿就画好了。宋皇取来一看,画得虽然不是毫无二致,可也有七分形似,心中不由大喜,于是将这六只猩猩留在了后花园中。当时和这六只猩猩一起留下来的还有一名叫晚晴的女子,她负责平日照顾和训导这六只猩猩。
  这六只猩猩不仅会画画,而且还会舞剑,每日与晚晴在后花园嬉戏玩耍蹬高爬远,逗得妃子宫女们开怀大笑。
  那时,肖皇后已逝,陈、苏两位贵妃心中早已打好了算盘,暗地里勾心斗角、党同伐异,后位之争,一触即发。那个时候她们都看出了宋皇对这个新入宫的晚晴姑娘颇为喜爱,而晚晴似乎也对儒雅亲切的宋皇心有情钟,每每看宋皇的眼神都是含情脉脉。所以,陈苏两位贵妃既视晚晴为日后潜伏的心腹之患,又想即刻拉拢她以铲除异已。
  没多久,苏妃逮住一个机会,利用奸计毒死了陈妃,却没想到这一切竟然被晚晴意外撞见,晚晴知道狡诈的苏妃当然要杀了她灭口,于是苦苦哀求苏妃饶她一命,并发誓永远都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
  苏妃左思右想,觉得不杀晚睛难消心头之恨,可是杀了晚晴又没有十足之借口,何况她毕竟是皇上喜欢的人。权衡再三,她以晚晴和内侍私通之罪处晚晴以剜刑。宫女与内侍私通是很大的罪,这样一来皇上以后就会对晚晴失去兴趣,那样她日后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自然可以找机会将晚晴逐出宫去。可巧当天是皇子沐冠之日,宫中不能见血光,于是苏妃命人将晚晴押入大牢,三天后行刑。
  可是就在行刑那天,晚晴不知何故突然对着行刑手大叫:“不要放过我——不要放过我——!”当时她一只眼已被剜去,鲜血流了一身一脸,暴睁着另一只眼,嘶喊的声音凄惨无比,让人听了不寒而栗。当时一旁观刑的苏妃被吓得失去了控制,突然冲上来夺过郐子手手里的尖刀,猛地刺入了晚晴的胸膛。
  晚晴死后,苏妃命人用棉花将她的耳朵、鼻孔、嘴巴以及那两个眼洞通通塞死(按照当时皇宫里流传的说法,死在宫里的人,只要用棉花将七窍塞死,死后冤魂就不会在宫里做乱),然后将她的尸体埋在了宫外不远的树林里。
  哪知没过多久,皇宫中突然闹鬼,后花园里夜夜听到有人啼哭,甚至有两名夜巡的侍卫暴死,脸上留下了尖尖的爪印,那六只猩猩也突然在某夜一起全部神秘失踪。有人说,是因为堵在晚晴七窍里的棉花没有塞好,所以她又回来报仇,因为那时候皇宫里不知为什么满天满地飘的都是棉花絮,怎么扫也扫不完。听说苏妃曾命人悄悄前往埋葬晚晴的那片树林查看,竟惊讶地发现那片树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棉花田,没有人耕种,棉花却丰收在望,而晚晴的尸体,似乎不可能再找着了。
  “你说的这个故事真的和这幅画有关?”秋生实在觉得匪夷所思,“这个故事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是一本《宋宫秘闻》,我上次跟他们去看望那个疯了的文老师时,在他家的书桌上看到的,当时那本书摊在桌上,翻开的就是这个故事。”
  “《宋宫秘闻》?”秋生皱起了眉头,脑子里好像没有什么印象,“这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是一本很古旧的线装书,写的都是繁体字,而且是竖排的,书页都已经有点霉烂了,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听说文老师以前很爱收集古书,我想这也是其中一本吧,说不定这书就是一本古书呢。”小伍盯着他,脸上的神情越来越严肃,“我一看到你的那幅画,脑子里就想到了这个故事。我记得那次文老师的爱人说,文老师回来以后,虽然一直神智失常,但是有时候好像又很冷静,而且他常常看这个故事,每次一看完就又嚎啕大哭,嘴里又说些吓人的话,所以我对这个故事印象很深刻。”
  “这么说,我的梦境无意中重现了那本古书上的一个故事……”秋生盯着那幅,恍惚间似乎又分不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嘴里喃喃地自语,“绑在柱子上的宫女、行刑的郐子手、被剜下的眼睛、还有那句震人心魄的‘不要放过我’……”
  “噢——噢——”这时棉花田里又传来了那怪异的叫声,一长一短,有节奏地响了两声,像是一个讯号。
  “秋生,这是什么声音?”小伍疑惑地问。
  棉花?秋生后背猛地一阵抽搐,噌地转过身来盯住窗外那片棉花田:现在天已经亮了,不知道小茶馆中那个人还会不会出现?
  “小伍,”他心里突然涌起一丝兴奋,“我有种感觉,他们就在这附近。”
  “谁?”秋生的表情又把小伍吓了一跳。
  “故事里的那些人。”秋生压低了声音,“还有,那四个失踪的学生。”

  6

  秋生和小伍到小茶馆的时候,正好碰见那几个身材高大的农民也在。他们围坐在一桌,长衣长裤,似乎不怕天气热,把身上捂得严严实实。
  又是那个脸上毛烘烘的怪人过来给他们倒茶。这次因为有小伍在身边,所以秋生不像上次那么害怕了,他壮着胆子问:“老板,我上次忘了问你,‘这个时候’都在画画的那些人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想见见他们。”
  倒茶的人似乎早就算准他会这么问,脸上堆起一种别有意味的笑,刚想说话,突然听到隔壁桌上的人轻轻嗽了一声,他一怔,嘴巴顿了顿,立刻低下头,匆匆走开。看样子,他很怕隔壁桌那几个农民。
  秋生四下打量了一圈,然后用手轻轻碰了碰小伍:“你觉不觉得哪里不对劲?”
  “刚才那人,长得好怪,像一只动物,可他又分明是一个人。还有,那几个农民,看起来也很怪,咱们从进来到现在,他们连看都没有看咱们一眼,可是又分明在偷听咱们说话。”小伍边说边冲他使眼色。
  秋生觉得小伍已经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又凑近了些:“还有,在那边坐着的人,正好是六个。从一开始我就发现,在那片棉花田里干活的人,永远都只是六个。”
  “你是说……那个故事?”小伍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
  秋生点点头,扳着指头给他分析:“你想想,行刑的女子、临死前的嘶喊、棉花田、六只像人的猩猩……这些全都是《宋宫秘史》那个故事的场景,怎么会这么巧,居然一齐全部出现了?还有,你不觉得那六个人看起来真的就像是大猩猩吗?他们的体型、身高、块头、甚至连头的大小都几乎一样,只有动物才有这种相似度。我猜,他们衣服下面一定长满了黑毛,要不然这么热的天为什么捂得这么严实?”
  听秋生这么说,小伍也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又扭过脸来看着他:“我发现,他们六个人到现在为止互相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静悄悄的。”
  “而且咱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他们的杯子就一直是空着的。不喝茶,却装模做样端着茶杯,我怀疑,他们是故意在这里等着什么人的。”
  这时,沏茶的那个人突然站起身来往棉花田里走,好像是去方便,可是却在临走前冲着他们使了个眼色。秋生一下子警惕起来,他知道那个沏茶的一定有事想告诉他们,于是推了推小伍:“小伍,你去跟着他,问问他刚才没来得及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我在这里盯住这六个人。”
  当小伍离开以后,坐着的六个人中有一个人明显动了动,他微微侧了一下头,从草帽下面阴森森地打量着小伍远去的背影,似乎在盘算着什么,然后,他放下茶杯,起身跟了出去。
  糟了!这一切都被秋生看在眼里,他预感到那人可能是要对小伍下手,于是也起身跟了出去。
  那个人一直没有回头看,好像不知道向后有人跟着,就这样一路笔直地走进了棉花田里。秋生突然开始紧张,因为他发现一到棉花田里,那人走路的姿势就开始不像一个“人”了。紧接着,那人一下子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
  奇怪,明明一直盯着,怎么突然就不见了?难道地上有坑,掉进去了?秋生正想蹲下身看看,不料想一蹶屁股撞到了身后一个人,他一转身,看见的正是刚才那个突然消失的人。
  “是在找我吧。”那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好像生了锈,听着让人心里别扭。
  “你、你是谁?”秋生四下看了看,发现他们现在已在棉花田的深处,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除了风的声音之外什么都听不到,心里不免害怕起来。
  “我是谁?”那人止不住笑了,张开嘴,向着天空发出“噢——噢——”的唤声。
  看着那人又尖又大的獠牙和青惨惨的皮肤,秋生一下子呆了,鼻孔间似乎闻到一股带着血腥的臭味——原来他们真的是大猩猩!
  可是,猩猩又怎么会说话?
  “你不是想见见‘他们’吗?”猩猩诘诘笑着,“正好我们也需要你,那就跟我来吧。”
  “去哪儿?”秋生刚问出两个字,那人就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抓住了他的肩膀,接着他脚下的土地突然裂开,现出一个洞,他和那人就双双掉下去了。

  7

  当秋生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已躺在一个刚够伸开腿的小屋子里,四周光线黯淡,墙壁上零星地挂着几只快要燃尽的火把,地上很潮,乱七八糟铺着一些草,小屋的门是布满铁网的木条门,看来这里是一个牢房。
  有一个人坐在他的对面,仍然穿着那身眼熟的长衫长裤,只是草帽拿掉了。秋生不能肯定这是不是抓他到这里来的那个人,因为在他看来,猩猩长得都是一样的。
  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对面还有一个牢房,里面也关着一个人。那个人的面前支着一架硕大的画板,正手拿画笔在画板上东描西描。
  秋生感到很惊讶,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关着的又都是些什么人,居然还有人这么有闲心,在牢房里画画?出于好奇,他凑到牢房门口,把脸挤在那些木行的中间,想看看那人在画些什么。可是只是一眼,他就怔住——真没想到,对面那间牢房里的人在画的,竟然也是那幅《行刑图》!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古书里莫须有的故事,有那么多人想把它画出来?为什么大家画出来的情景都是一样的?
  牢房里的光线很暗,但是可以从背影看出来那个画画的人很年轻,只是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皮肤上长满了红色的小点,那应该是在潮湿阴暗的环境里待得太久而染上的皮肤病。他无精打彩地一笔笔往那幅画上涂着颜色,满是倦态。
  “那个画画的人是谁?”秋生忍不住问,“他们就是你说的那些人吗?”
  那个人并没有回答他,一直盯着他看,不知道正在盘算什么。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来?”秋生又问。
  那个人还是没有说话,眼珠子像不会动似的,一眨也不眨。
  秋生打量着那个人圆溜溜的小眼睛,试探着说:“我知道了,你们就是晚晴带进宫去的那六只大猩猩。”
  “难怪住在那屋子里的人,只有你的梦中出现了当年这不为人知的一幕,看来,你真的与我们有缘。也就是说,你身上的气场可以与这里相融,否则,你是不会做那个梦的。”那人终于说话了,“看来,你已经知道了那个故事,不错,我们就是那六只猩猩。”
  “什么!”秋生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你们真的是宋朝时的那六只猩猩?可是,猩猩怎么会说话……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当年皇宫里所有的人都被我们骗了,”那人顿了顿,“和晚晴一起留在宫里的,是六只猩猩不假,不过确切地说,那应该是六个藏在猩猩皮里的人。”
  “你们就是那六个人?”
  那人点点头:“当年我王把我们七个人送进宫,本来是为了伺机救出我国被囚的太子,并伺机完成刺杀宋皇的任务,可是中途事变,我们几个只好仓皇出宫,另谋良机。”
  秋生盯着那人青惨惨的脸,害怕地问:“可是,你们怎么能活到现在?难道你们是……僵尸?”
  “当时我们这六个人都隶属于我国的大巫师统管,”那人丝毫没有想隐瞒的意思,“晚晴死后,我王受到奸人挑唆,认为是我们六个人投敌叛国,并合谋害死了他的女儿晚晴,于是派人来追杀我们,大巫师为了保我们一命,给我们服下一颗假死药,将我们的假死之躯用特别处理过的烧土封盖,并且给我们下了一个咒,日后只要有人替我们揭去封盖,一百天后,我们的肉身就可以苏醒。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这么久。”
  秋生恍惚有点明白,那人说的这种假死可能跟瑜珈有点类似。“可是,你们的长相……”秋生欲言又止。
  那人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叹了一口气:“可惜,当初我们封盖的时候大巫师没有来得及把我们身上的猩猩皮取下,所以,我们现在真的长成猩猩了。”那人忍不住哑然而笑,笑声像哭一样,“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里……难道就在那片棉花田的下面?”
  那人点点头:“我的国家很小很小,最后还是没有逃脱被宋皇侵吞的命运,我王被掳进宋宫,在死前对宋皇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和他的女儿晚晴葬在一处,这里就是他们合葬的地方。”那人又叹了口气,“也许就是因为这里的怨气太强了,所以那几个画画的人始终无法画出晚晴的样子,每当他们画到关键的时刻,耳旁就能听到晚晴声嘶力竭的惨叫。但是你不一样,你和我们有缘,我相信,你一定能把这幅画完成。”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这幅画?”秋生不解。
  “为什么……”那人盯着对面牢房里那幅画不完的画,恍惚间仿佛看到画中的女子又复活了,“我和晚晴其实是一对恋人,但是为了国家大义,双双被送进宋宫卧底……”
  其实,当年的苏妃也是被送进宫去的卧底,而且苏妃是我王的最后一张秘而不宣的底牌。她杀陈妃,是因为陈妃看到了她和我王的通信,可是不巧,这件事又被晚晴看见了。当时苏妃已经看出晚晴贪恋富贵,似有归顺之意,皇宫的纸醉金迷、富丽堂皇、权势、威严、呼风唤雨的荣光,这些都让这个来自小国的小小公主迷恋不已,似乎很向往着有朝一日也能当上宋皇的妃子。于是苏妃就借陈妃事件考验晚晴,没想到几句惊吓之后晚晴就把所有计划和盘托出,苏妃大失所望,即刻修书给大巫师告知此事。
  按照国法,叛国之人必须先处以剜目之刑,然后处死。在我们的国家有一个说法,被剜去双目的人,死后灵魂是无法回到家乡的,因为它找不到方向。言下之意,叛国之人,永远不许再回来。大巫师不忍心让国君知道他的女儿已做了叛徒,于是瞒下了此事,国君也一直都不知道晚晴的真正死因,所以在后来才会受奸人挑唆,要诛杀我们六个人,可即使如此,我们也一直守口如瓶,没有把晚晴叛国的事情说出来。
  行刑那天,我伪装成行刑手前去,厉声质问晚晴为什么背负国家、背叛誓言,痛斥她贪图富贵、贪生怕死,负了我王的一片寄托。讲到动情之处,我忍不住失声痛哭。看到声泪俱下的心上人,晚晴突然悔悟,羞愧难当,当她看着我无奈地举起手中的尖刀时,悲恸欲绝,嘶声大喊:“不要放过我——不要放过我。”
  那人回忆到这里,眼中不知不觉又蕴满泪水,可是很快,那泪水的后面就冒出了凶光:“从今往后,你也要像他们一样画画,如果这幅画不能完成,你们谁都别想离开这里!”
  秋生知道,他的自由就此结束了。

  8

  四天后的清晨,秋生正在牢房里画画,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好像来了很多陌生人,紧接着,他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伍?”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已出现幻觉了。
  “你果然在这儿!”小伍兴奋地冲上来拉着他,“别着急,一会儿警察就会来放你出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秋生激动得都想哭了,他本来以为自已一辈子都要老死在这儿了。
  “你那天派我去跟踪那个人,结果我给跟丢了,回来以后发现你们全不在了,我觉得可能出事了,就报了警,就这么简单。对了,你知道吗,那四个学生果然在这里,我一进来就看到他们跟你一样被关在牢里画画,你的预感果然没错!”
  “那六只大猩猩呢?”秋生迫不及待地问。
  “猩猩?”小伍一愣,“你是说那六个长得很像猩猩的人吧?早跑了。”小伍说着又想起一件事,“噢对了,来这里之前我带着警察去过你租的那个房子,竟然发现摆在窗口的那幅画不翼而飞了,你说怪不怪?”
  就在这时,秋生隐隐听到远方又传来那“噢——噢——”的叫声,他知道,行刑图一定是被那个人拿走了。
  荒野。
  六个人挤在一棵树下取暖,他们看起来又累又饿,狼狈不堪,身上的衣服都被刮破了,露出黑硬的长毛。为了避人耳目,他们白天躲起来,晚上才出来赶路。幸好,离目的地不远了,过了这片荒野就该到达森林了,一旦到了森林,他们就安全了。
  “老大,我们以后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先王的陵墓都已经被人发现了,而且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再也没有地方去了。”
  “那幅画没有完成,我实在是不甘心。”那人说着又从怀中掏出那幅画展开。
  “老大,晚晴已经死了,而且是她咎由自取,你何必还对以往的事情如此耿耿于怀?”
  老大不说话了,拿着那幅画独自坐到一边,画中女子的容貌在他的面前宛若再生:
  ——有一件秘密,他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当他们身上的封盖被揭去肉身苏醒的那一天,他无意中在石室里发现了当年大巫师留下的亲笔信,这才知道,原来真正通敌叛国的人,是苏妃。所有的一切,都是苏妃的谎言。
  ——晚晴,是我亲手挖去了你的眼睛,我一定会还给你。
  ——我没有办法让你原谅我,只希望能还原你的双眼,让你的灵魂,可以回到家乡。
  可是他至今也不知道,晚晴在临死前,为什么要喊那句话。是悔恨?是痛心?还是祈求原谅?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鲸鱼墓地的神秘“骨偶”

下一篇: 《 吐斯廉幽灵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