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专栏 > 传奇屋 > 吐斯廉幽灵

吐斯廉幽灵

作者:李绪廷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6-12-06   阅读:

  
  一
  今年夏天特别热。这天中午,在离柬埔寨首都金边不远的一个小村子里,一个讨饭的老乞丐坐在树阴下,一边扑打着“嗡嗡”乱叫的苍蝇,一边打着瞌睡。忽然,老乞丐觉得脸上痒痒的,睁眼一看,一条脏兮兮的哈巴狗,叼着一个东西站在他面前,正用耳朵一下下蹭他的脸。老乞丐嘟囔着骂了一声,接过哈巴狗嘴里的一个报纸卷,竟发现里面包着一条没有吃过的猪腿。老乞丐想,这肯定是哪个冒失鬼路上丢的,被自己养的流浪狗捡到了。想着,老乞丐把报纸打开,先撕了一块肉扔给哈巴狗,但哈巴狗闻了闻没有吃,只是坐在地上,摇着尾巴看着老乞丐。老乞丐不理它了,边吃边看那张带着油的报纸,一则启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奖探险
  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定于7月13日晚举行探险比赛,凡是能安全通过景区规定的全部通道,并在一个骷髅头中找到一个小狗玩具,奖励一万瑞尔。
  老乞丐咽了一口吐沫,自言自语地说:“还有这等好事?”
  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前身是一所高中,在红色高棉时期被改建成“第21号安全监狱”,1975-1979年间,共有两万多人在此被囚禁、拷打和屠杀。这座血腥的监狱如今每天都会吸引几百名游客参观,游客可以见到囚犯的照片、头骨和监狱刑具等物品。前段时间,这个监狱的主要监狱长杜赫因为犯下“堪称人类史上最为恶劣的罪行”,刚被判刑,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20世纪70年代在骇人听闻的吐斯廉监狱监管一个“死亡工厂”,估计有1万4千政治犯在那里死亡。
  老乞丐看看天,证实自己不是在做梦,嘿嘿笑了起来。要是自己有了这一万元,还用讨饭吗?想到这里,老乞丐摇摇晃晃站起身,按照报纸上写的,走了大半天,才来到报名地点。报名点设在一个广场,看热闹的人很多,但报名的很少。进去参观过的人都知道,博物馆里面不仅有骇人的刑具,还有很多骷髅和尸骨,尤其是那个用很多骷髅组成的柬埔寨地图,更是让人看得心惊肉跳。莫说晚上,白天还有很多孩子被吓哭。
  老乞丐走到报名的桌子前,舔了舔手指头上的油,小声说:“我报名。”桌子后面坐着三个人,中间一个拿着笔登记,两边的什么也没拿,但双眼炯炯,望着老乞丐。
  “你要参加探险?”右边的一个胖子嘴一撇,“哪里凉快去哪里啊,别影响我们工作!”
  “可是,你们启事上没有注明职业吧?再说,我也有职业啊。”老乞丐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很清晰。旁边看热闹的人有的笑了,有的还帮腔。拿笔的那个人看看老乞丐,转身和那几个人耳语几句,又回转身来,说:“好吧。名字……年龄……职业……”老乞丐一一回答。填完表,三个人全笑了,一个看着表格读道:“名字:乞丐;年龄:53——60岁;职业:乞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来捣乱的吧?”老乞丐赶紧分辩说:“我从小就是乞丐,这就是我的名字!年龄,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大!”“好了,好了,记的13号晚上按时参加啊。”胖子说着递过一个小牌子,老乞丐接过来,看到上面写着:9号。
  旁边看热闹的人见老乞丐都报名了,也都跃跃欲试,但拿笔的人说,因为场地有限,只要10个人,报完为止。人群哄一下乱了,都往前挤,一时秩序有点乱。老乞丐拿着自己的牌子站在远处,嘿嘿笑着说:“抢什么抢?你们敢晚上在监狱里?”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二
  很快,7月13号到了,老乞丐早早来到博物馆前面,吃了几十年来第一顿饱饭。老乞丐打着嗝,一边用树枝剔牙一边和一起参加探险的人聊天。这些人中,还有一个女的,四十多岁,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吃饭,好像身边根本就没有人一样。她的面前摆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8号。老乞丐想,按顺序和我挨着啊。好,等到了里面,黑咕隆咚的,说不定这女的就会吓得扑到自己怀里来。想到这里,老乞丐闭上眼,好像怀里真有一个女人。
  太阳下山了,路灯亮了起来,但博物馆的灯一盏也没有开。要是平时,晚上关了门,灯还是开着的,因为今晚是举行探险活动,自然就不能开灯。不过,为了制造气氛,里面新安装了不少音箱,现在正放着恐怖片的音乐,一会儿鬼哭狼嚎,一会儿阴风阵阵,听得人不寒而栗。
  此时,二十个参加探险的人按序号站好队,那女人正好站在老乞丐前面。虽然岁月剥去了女人的韶华,身材看上去也像街边的邮筒,但老乞丐毕竟不知多少年没碰过女人了,他微微往前探着头,深呼吸几次,女人头发水的清香就扑鼻而来。老乞丐不觉心猿意马起来。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交代了注意事项,然后严肃地看了一眼参加探险的10个人,问道:“大家看到眼前这道门了吗?你们按顺序完全进去后,门就会关闭,想出来,只能在终点那个门出来。也就是说,不管发生么什么事,即使你们被吓昏了,抬出来,也是终点那个门。”停顿了一下,他又说,“现在想退出的站出来。”你还别说,还真有两个人哆嗦着站了出来。
  “好,剩下的8个人将争夺这一万瑞尔奖金。获奖者只有一个,只有勇敢和细心的人才配得到!”说完,工作人员打开小门,看8个人鱼贯而入后,将小门“咣当”一声关上,刚才借助外面路灯的光还能看到通道,现在,里面一片漆黑,有几个人同时尖叫起来。老乞丐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声音。接着,老乞丐觉得有一双手颤抖着抓住了他的手臂,他用手摸了一下,滑滑的,似乎是女人的手。老乞丐美滋滋地想,看来今晚注定有好事啊。想着,他小声说:“别怕,有我呢。”那个女人轻轻地“嗯”了声,松开了手,似乎在摸索着往前走。老乞丐有点失望,伸手在黑暗中抓了抓,好像身边已经没了人,只听到窃窃私语和人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的声音。老乞丐定定神,也伸手摸到一面墙壁,慢慢向前走。往前走了十几米,忽然有了一点光亮,还没等老乞丐高兴起来,一道闪电掠过,接着,一个东西重重地砸到他身上。他伸手一摸,顿时毛骨悚然,竟是一个人的脑袋,长长的头发……老乞丐想,这里面就一个女的,难道他死了?不对啊,这只是探险活动,怎么会死人啊?想到这里,老乞丐手一松,那个脑袋掉到地上,但感觉手上黏黏的,应该是血!
  老乞丐这次真吓坏了,他这才注意到,身边竟没有一点动静。他喊了一声:“7号……1号……”但没人回答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请问这位朋友,你来这里干什么?故地重游还是……”老乞丐不觉一惊,随口说道:“你跟我说话吗?你是谁?我的同伴呢?”那个声音说:“哪有其他人,就你自己啊。不信你看……”说着,忽然屋里所有的电灯都亮了,也就一秒钟的时间,又重新恢复了黑暗。虽然只有一秒钟,老乞丐还是看清了,在他视线之内,真的没有一个人。
  老乞丐心中一惊,暗想坏了,那些人怎么不见了?他正想试探着往前走,忽然听到一声凄惨的号叫:“别打了!啊……我真的不知道……啊……”惨叫声中,有皮鞭的“啪啪”声,和拿皮鞭人的叫骂声。
  三
  老乞丐晃晃脑袋,证实自己没有做梦,更奇怪了。这里原来是监狱不假,可现在早就是博物馆了,怎么会有打人的声音?他忽然想起来了,今晚是探险比赛啊,要是不闹点恐怖的东西,就这么轻易走完设计的路程,还什么意思?想到这里,老乞丐松了口气,摸索着往前走。这条通道很窄,双手张开就能触到两边的墙,很容易摸到转弯的地方。就这样,老乞丐一边摸索一边走,感觉走出了十几米。
  忽然,老乞丐觉得右手触到了凉凉滑滑的东西,正在想是什么,灯光突然亮了,老乞丐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他看到一条蟒蛇正趴在墙上,对着他直晃脑袋。
  这时,那个诡异的声音幽幽说道:“这条蟒蛇吓人吧?可它是假的,只是一个电动玩具而已。而有的人比蛇蝎毒辣。几十年前,一些蛇蝎心肠的人占领金边后,以战备为借口把城市居民遣散出城,并且欺骗老百姓说美国人要轰炸金边,谁也不准留下,不准携带行李,用不着带东西出城,三天之内就可以回家。在士兵的强行驱赶威吓之下,四天之内,所有金边人被迫离开了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放弃所有财产,成为彻头彻尾的无产者。金边素有‘东方巴黎’之称,有两百万人口,占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就是这样一座繁华的大都市,数日之内就成了一座死寂的空城。”
  老乞丐打了个寒战,眼前似乎真的出现了当时的场景。随即,他揉揉眼睛,是真的,对面墙上正在放映一段视频,虽然斑斑点点不清晰,但还是可以看到,居民们徒步出城后,因为匆忙,所带食品、行囊不多,百万市民在炎炎烈日下颠沛流离,忍饥受累,被驱往遥远未知的他乡,许多人染病倒毙途中……也就一瞬间,灯又灭了,重新陷入黑暗中的老乞丐冷汗流进了眼角,涩的他睁不开眼睛。现在,他有点怕那个声音了,怕他继续讲述血淋淋的往事。他只想快点走出去,完成这次探险;他甚至想,什么狗屁奖金,老子不要了!
  但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就在老乞丐哆嗦着往前摸索时,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在他后边响了起来。
  “前边不远就是用数百个骷髅组成的柬埔寨地图了。你也许不知道,你站立的地方,当年曾有几万人被打死,从你的身边拖出去埋掉……”
  “闭嘴!”老乞丐浑身哆嗦的不成样子了,他感觉有咸咸的液体流进嘴里,那是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但那个声音并没有停止,依然幽幽地诉说——那声音,像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每一句都冰冷彻骨。
  “9138个坑葬点,150万个骷髅——你一会儿寻宝时可以挨个摸到——那些骷髅有的还是孩子。不信你摸摸你的右边……”
  老乞丐虽然几近崩溃,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边——和他猜的差不多,那是一个骷髅。
  “那是一个孩子的骷髅,因为不肯接受洗脑,不想和父母划清界限,而被残忍杀害——对了,那个杀害孩子的人叫布列索,据说是他拿一个塑料袋包住孩子的头,活活憋死的……不过,这只是恶魔布列所杀死的数百人中的一个,也不是最悲惨的一个……”
  老乞丐“妈呀”一声,将那个骷髅踢到一边,虚脱了一般坐在地上。黑暗中,好像有无数眼睛盯着他,那些眼睛里满是怨恨。
  那个声音就在这时戛然而止。
  四
  老乞丐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感到脊梁骨“嗖嗖”直冒凉气。他定定神,晃晃悠悠站起来,继续往前摸索着走。他知道,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他要加快脚步。
  因为有规则,这个门只要进来,就没有中途退出的可能性,只能走完全程。老乞丐现在后悔来参加这个比赛了。但后悔有什么用?总不能坐在这里等天明吧?乞丐也有自尊,这要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这周围要饭?
  想到这里,老乞丐定定神,站起来,重新摸索着前进。这次没有任何异常,他就拐了过去,进了另一个通道。老乞丐心想,装神弄鬼,无非就是吓唬小胆的,这有什么?想到明天就可能有奖金了,老乞丐信心倍增,摸索着继续往前走。因为他不止一次来过这里,凭感觉,前面几十米就该是那个用骷髅头制成的柬埔寨地图了。但不知为何,通道拐弯了,也就是说,如果拐弯,就远离了那个骷髅地图。
  但黑咕隆咚的,也只有按照设计的通道走。但凭直觉,老乞丐觉得,前边应该又有“路障”了。
  果然,刚拐过去,老乞丐又听到一声凄惨的号叫:“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随着声音,灯光一下子照得前面如同白昼。老乞丐的眼睛还没适应过来,就听一个人高喊:“布列索!”老乞丐身体迅速站的笔直,高声回道:“到!”随之,老乞丐浑身一冷。自己的名字自己都快忘记了,这是谁啊?为什么自己一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就喊到呢?
  这时,老乞丐的眼睛已经适应了,这才看清,他的面前有七八个人,烧得通红的炉子、墙上挂满了刑具……更让他惊奇的是,叫他的人竟是监狱长杜赫。不过,杜赫很年轻,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他这才明白,为何听到叫他的名字,立即就条件反射地答应,原来,喊自己的是曾经的老上级啊!
  见老乞丐愣在那里,杜赫又喊了声:“布列索,这个人嘴真硬,就交给你了!嗯,你怎么这身打扮?我不是让你去办公室拿材料了?”
  老乞丐更吃惊了。有人传说这里死的人太多,阴气太重,时常有幽灵出现,莫非自己碰到幽灵了?这场景不是自己三十年前见到的场景吗?老乞丐的某种东西好像忽然被唤醒。
  是的,老乞丐叫布列索,就是臭名昭著的大刽子手杜赫的助手。三十多年钱,血气方刚的布列索跟着杜赫,在这座前身是学校的监狱里,用各种酷刑,杀死了上万人。刚才提到的那个孩子,就是他亲手杀死的。
  当时,因为“红色高棉”对儿童进行洗脑,孩子七岁以上必须离开父母,与过去的家庭划清界限,由“安卡”(柬埔寨语“组织”)抚养,集中参加放鸭、编织等劳动。这些孩子,无论是当上基层干部还是参军,都是文盲,军中也无文化教育,出于原始农民对现代文化的仇视心理和少年的冲动,他们狂热地执行“红色高棉”的极左政策。更加恐怖的是,1976年夏,一直处在幕后的波尔布特出任政府总理。年底,他忧心忡忡地指出“党的躯体已经生病了”,此后就以肃清亲越分子、克格勃间谍、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务和新混入党内的异己分子为借口开始了4次内部清洗。在1975年10月宣布的民族阵线的十三个领导人中,就有五个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处决。最集中的一次是1978年对被认为是亲越派的东部大区干部和军人的清洗,由西南大区的领导人塔莫负责,一次屠杀了近十万名自己人。
  也许是刚才受了刺激,也许是眼前的情景太熟悉了,布列索看看杜赫,走上前去,从墙上拿过一个铁铲,放到炉火上烧得通红,然后拿着烧红的铁铲走向那个绑着的囚犯,边走边说:“我就不信撬不开你的嘴!我布列索是谁?今天让你认识认识!”说着,通红的铁铲伸向囚犯的胸前。谁知,那个囚犯往旁边一躲,一脚踢在他的手腕上,通红的铁铲“咣当”一声掉落地上。
  布列索这才发现,囚犯手上的绳子根本不是绑的,而是自己攥着。
  旁边的几个人围上来,将布列索围在中间。
  囚犯扔掉手里的绳子,冲地上啐了一口痰,咬着牙说:“布列索,你藏得很深啊,让我们好找!”说着,囚犯走到杜赫面前,握着他的手说:“谢谢你,要不是你长得这么像年轻时的杜赫,布列索可能也不会这么快‘入戏’。”那人笑着说:“不客气。像布列索这样的人渣,人人得而诛之!”
  布列索这才知道,什么“有奖探险”,原来只是给他准备的“断头游戏”啊!怪不得那些人进来就没影了,现在都跑这里来了。可叹自己当年是侥幸逃脱的唯一“刽子手”,隐姓埋名几十年,到头来还是没能逃脱被处死的命运。刚才他还以为,今晚是“幽灵”在作怪,现在看来,那个幽灵其实就是自己。自己当年跟着杜赫,手上沾了太多人的血,现在,是到了该偿还的时候了。
  “囚犯”捡起地上的铁铲,伸进炉火里,眼睛瞪着布列索。布列索浑身一凛,他猜想,这把即将烧红的铁铲,可能是他上路前的“第一道菜”……
  

      

上一篇: 《 不要放过我

下一篇: 《 木乃伊佛

【编者按】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