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飘一族”,飘出诗情

作者:冰凤凰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6-12-01   阅读:

  
  飘如风中絮,飞飞且停停;风起我云动,飘的是心情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在异乡的独自漂泊的途中,狠狠面对人生的每次寒冷……
   ———摘自旧时的漂泊日记

  【一】引言
  目前和我在同一省份工作的同学,每隔几个月时间,便要以各种形式聚会一次。
  在参加聚会的同学中,本地人就两个,其余的和我一样,都是外省人。那两位本地的同学经常开玩笑称我们是典型的游牧性质的“高飘一族”,因为我们在来到这个省份工作之前大都“南征北战”,飘荡过至少两个以上的城市。

  【二】为理想飘荡沉浮的“高飘一族”
  所谓“高飘一族”,并不是指那些为了谋生而从农村涌向城市的打工一族,也不是拥有体面工作后追求刺激和情调的小资或中产阶级,而是指为了理想而飘荡沉浮的一部分人。
  “高飘一族”这部分人基本处于一种游离的生活状态,他们大多具有很高的学历,或者独有某种专长,却没有固定职业、没有固定收入,甚至居无定所。
  只有追求理想和自身价值的实现,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哪里最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他们就飘到哪里。
  “高飘一族”或许是租房的画者;可能是挂靠在企事业单位任职的管理人员;也可能是一个不挂靠任何单位的自由撰稿人……
  有时候,他们因一个临时接手的工作而腰包鼓鼓;偶尔,也靠卖一两幅字画、几篇文章来维持生计,但却无一例外地对生活充满激情,或对艺术和爱好充满狂热和执着。
  在北京的四合院和胡同里,在上海、广州、深圳、海口等大城市的高层带电梯的公寓和大街上,在许多不知名的地方,处处飘浮着这样的人。他们过着四处飘荡、寻求生存和发展机遇的游牧性质的流浪生活,即为理想而生存,为梦想而奋斗。
  而我,早就是其中的一分子了。
  大学毕业那一年,曾经有过一份清闲稳定、待遇也不错的职业,在某国有银行省级单位人事部门工作。但上班不久,便发现自己实在无法忍受整天被关在钢筋水泥大楼里的坐班制,于是,毅然放弃了那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之后,选择了漂泊的生活。
  当年之所以选择逃离办公室,主要是因为本性喜欢野外清新的空气和如云般飘悠、似大河奔流的自由,讨厌陈旧僵化的束缚个性的管理模式,渴望和崇尚天性与自由,喜欢富有创造力的职业和生活。于是便不顾家人百般的反对和阻挠加入了“高飘一族”的行列。

  【三】都市“高飘一族”生存状态
  在“高飘一族”的生活里,不管是在何处漂泊,每一次迁徙,几本书籍、一台手提电脑,几套简单的换洗衣服,或许便是全部的行李。
  有人对都市“高飘一族”的生存状态进行过描摹,现将其内容整理出一部分让各位看看,尽管其中未免有一些偏颇之词,但或许可以此让旁人对飘族们的生存状态窥视一斑:
  【1】生活习性:
  可以不看书,但一定要听音乐或看碟;宁肯煲电话粥,上往聊天,发寥寥数语的邮件,也不写信;
  无法停止幻想和飘悠的脚步,时不时来个“人间蒸发”;要想找到他们的最好方式就是邮件;因为他们的住址和电话号码可能会经常变换(在我的“高飘一族”的朋友圈里,我的号码根本还算不上是换得最多最频繁的);
  喜欢打的很少买车;只租房很少买房(即使要买也可能只买那种带电梯的高层小户型房,因为便于在准备从人间蒸发时,能够尽快转卖或出租);居室可能很简陋,但至少有一张舒服的沙发和一张电脑桌及一台电脑;尽管出门见人时或许是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也许房间在钟点工没有来打扫之前会很乱,但自己想要的东西触手可及;
  只喝包装纯净水;只穿舒服的鞋子;不按点吃饭;很少吃早餐;至少热爱一项运动,哪怕是蜗居斗室运动;不爱过节,只热衷于旅游度假,少有传统的节日概念;
  懒得存钱,但也不会做超级“负翁”;不向父母要钱;即使再好的朋友也不借钱;
  喜欢买东西不喜欢整理现有的东西;对喜欢的物品不计较价格;倾向于佩带不那么昂贵的,只要自己看得顺眼的饰物。
  【2】生存观念:
  对哲学敬而远之;不喜欢发誓和轻易承诺;不在公共场合谈论严肃的话题;我行我素,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从不大惊小怪;想到什么说什么;特别喜欢追求时尚;注重包装多过内容;
  没有年龄感;不为健康牺牲嗜好;认为晚上比白天好,早睡早起的人是乏味的;尽管有医疗卡和医疗保险;但生病时能不去医院就不去医院;能拖过就拖过。
  【3】交友观:
  喜欢一人独居;不喜欢和陌生人熟悉人说话;拒绝圈子,只习惯上网交际,很少知道左邻右舍姓甚名谁;喜欢请钟点工,不喜欢请需要住在家里的保姆;不对别人嘘寒问暖,也不喜欢被人嘘寒问暖;很少认“同乡”,只认同事和同学,但绝不为对方送行。
  【4】爱情观:
  不把情人带入朋友圈;或许爱过很多次,但从不为谁要死要活;即使恋爱很早甚至早恋,但也是晚婚的多,而且还是悄悄地结合,很少举行盛大的婚礼。

  【四】“高飘一族”存在的原因
  德国社会哲学家西美尔说,有两种个人主义,即“量的个人主义”和“质的个人主义”,前者意味着在社会之中每个人的自由都受到其他人的制约;后者则是既定的、先验的自在自为,即人除了接受自己内心的呼唤之外无人可以加以约束。
  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说:“让人从显现的东西本身那里,如它从其本身所显现的那样来看它。”
  从人的天性角度方面来说,我们的理想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意地生存。我们的理想确实也正在“走向生活”。然而,理想“走向生活”的结果多半就是理想的情被现实的生活所消解。但在这货币横行的时代,现实生活中的情多被消解。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人,只能够如西美尔所说的以“量的个人主义”而存在,即每个人的自由都受到其他人的制约。
  说不清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生活中竟然开始到处回荡着这样的声音:“我微笑着走向生活,无论生活以什么方式回敬我……”
  这实在是一种生存的尴尬!
  除此之外,就连传统的理想教育也经常告诫我们:“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既然不足以成事,我们应该安静地等着地老天荒;要学会在“心”上加一把刀“刃”地“忍”受现有的生活。
  其实人在童年时代与他们所栖居的这个世界浑然一体,扬眉瞬目,举足投步,皆如水流花开,纯乎天籁。但随着自我意识的产生,人们从与世界的本真合一状态中分离出来,蹒跚而固执地走进了二元世界,区分善恶、美丑、是非、得失、穷达、净垢、迷悟等等,在由这些观念织成的大网中左冲右突,逐物迷己,迷己逐物,心灵的明镜蒙上了尘埃。
  例如在王蒙二十多岁写成的《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小说中的人物便有过这样的感叹:“我们创造了生活,而生活却反而不能激励我们……”
  在路遥的小说《人生》中的人物口中也有如此的哀怨:“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而在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诗篇《关于这个》中,更是把日常生活视为最为凶恶的敌人,因为它使自己变成小市民。
  当然,毋庸置疑,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传统的理想教育对于生活的看法显然也自有其历史的合理性。然而无论如何,我们今天却已经不难从中看到它的缺憾:因为,日常生活无异一块失重的漂浮的大陆,无异所谓的“无物之阵”,它的灵魂、内涵,根本就无法为人的意志和理想所把握。最终从抒情到造情再到矫情,从而迟早最终会失去自身的活力。
  欧文*斯通的凡高传记《渴望生活》,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对于真正的生活来说,最为重要的不是“竟然如此”,而是“就是如此”!人本来就“在生活中”,这是一个最为沉痛的事实。
  因为,大凡稍稍熟悉人类美学历程的人都知道,其实长期以来,“生活”是一个为传统美学所根本不屑提及的话题。在传统美学,美与生活之间是一种贵族化的关系。它力主:应该对生活说“不”,而对理想说“是”,换言之,“生活”,在这里成为“人欲横流”的对象,成为被处心积虑地要加以改造的对象,不但无法获得独立性,而且无法获得意义。
  因此,人们会时常感觉到:“爱情在别处”、“美在别处”、“理想在别处”、“幸福在别处”等等……
  于是,彼岸的世界也自然就成为人们讴歌的对象和向往的天地,因此,便出现了“飘一族”和“高飘一族”等。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经说过:“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浙江大学教授童芍素认为,“高飘一族”的出现必然有它的理由,即:“几十年前我们不得不为温饱努力,现在我们越来越追求精神方面的满足,时代造就了以生产精神产品和实现个人价值为目标的‘高飘一族’。”
  一些社会学家则认为,越来越松散的户籍制度,让我们可以尽情享受流动的乐趣,而社会对成才和成功的检验标准也日益多元化。因此,应运而生的“高飘一族”就有了存在和被认可的理由。

  【五】在奔波和辛苦中,“飘”出自我
  很小的时候,便羡慕“高飘一族”,可以今天这里,明日那儿。似乎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留下曾经滞留过的足迹。因为他们可以为了理想而放弃许多优越条件,甘愿选择奔波和辛苦。背着旅行包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抬头望望蓝天,和回头迷离的眼神;走在城市森林孤寂的无人旷野处,大声地叫着,发自内心深处的感受和灵魂的亲密接触……
  尤其是在读了三毛的旅行散文之后,幻想着某一天自己能够如闲云般地四处飘荡,化成浪迹天涯的游子,让它乡的明月永远照亮自己梦中的心房。
  时间如流水,做梦的少女长大成人了,也该去实现自己年少的梦--到处去飘飘。幻想着领悟飘的感受,猜测着飘的故事,制定着飘的计划。本着追求理想渴望自由的出发点,便加入了“飘一族”!
  或许飘,算是一种心情,也算是为了自由;算是为了梦想算是为了没理由;算是为了无奈,算是为了一种梦想的释放;飘本身就是一种资本,让我们学会在城市中挣扎生存;飘是一种行为,自立明智地行走在人生路上;飘是一种心态,潇洒地融入到这个世界,隔着透明的玻璃看人来人往,算是自我放纵,也是为了认识自我实现自我的心态吧。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三毛这首《橄榄树》可看作是“飘一族”的生动写照。在我看来,“飘一族”都是些理想主义者,他们看似很漫无目的地到处漂泊,其实,却是直奔心田的那棵“橄榄树”而去。
  国内外许多商学院对MBA入学新生的素质要求就很高,要求学生“有雄心、有魄力、善思考,不怕挫折,不因循守旧,有不达目标绝不善罢甘休的奋斗精神”。
  或许短短的一生中,“高飘一族”,尤其是MBA,会换N个工作地点,工作性质变动N次,月收入在零元、数十数百元或到数千、数十万元之间不停变化,这就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高飘一族”可以为“理想放弃许多优越条件,而甘愿选择奔波和辛苦”,且这一点起码是“飘一族”共同的特点。
  但毕竟是在异乡飘荡,因此也有着很深的烦恼和差异。比如教育背景和生活经历上的差异,使着“高飘一族”对漂泊停留地的社会风情、经济文化都有很多理解上的差异,同时所受的背景教育和工作经历也让“高飘一族”在当地的同事和客户面前有着高高在上的感觉,不免产生差距,要真正迅速融入新的环境可谓难上加难,而通常他们中间又夹杂着中间人、经纪人与当地的客户、人缘交流,很难形成自己的人际关系,所以必然会遇到诸多的不如意。
  同时“高飘一族”在执着追求自我的同时,也在挑战传统的“一岗定终身”的观念。对他们来说,漂泊只是种形体上的语言,对理想的固守才是心灵的语言。因此在满足于“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看来,这样的人简直与疯子无异。可是,就像为了破译“歌德巴赫猜想”,而痴迷一辈子的数学家陈景润一样,他们的愉悦常人能理解么?
  认识一位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了多年爱好文学的朋友,前年辞职做了自由撰稿人,就为能有其自我支配的时间。几年之后,没能像当初设想的那样成为作家,可却依然认定这种个性化的生存状态才是他真正需要的。
  在习惯了把安稳作为幸福基础的人看来,“高飘一族”身上有许多另类的色彩,或许,这种另类同样是我们这个多元世界所不可缺少的颜色。

  【六】“高飘一族”,适时收线
  接触了许多的“高飘一族”后发现,大多数活得潇洒自在,可现实生活中“固定”的东西还是无法回避的,比如说家庭就需要固定。因为,即使是风筝,也有收线的时候。
  当“高飘一族”收线的时候,他们应该是已经有了足够的阅历、足够的生活所需,已经为后来固定的生活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他们让自己的生活充满了诗意。
  在“高飘一族”刚开始飘荡的初期阶段,都没有什么经济基础,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只朦朦胧胧的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因此总是追求能够生活在大城市拿高薪、购好车、买大房、有较高社会地位,但现在对物质的生活已看得比较淡泊,只想崇尚自由,结识一些能够谈得来的朋友,偶尔聚一聚;享受生活,就像享受和风细雨中小树叶悠闲地飘荡的感觉……
  虽然西美尔曾经说过:“现代风格的理性主义特征显然受到了货币制度的影响”,只是尽管钱不是很多,但首先考虑的不是为金钱和虚名而工作,而是为自由和心情而工作。
  下一步很想给自己的安排是:在目前所滞留的城市近郊买上几亩地,只盖一栋木质的简陋的屋,用篱笆围一个院落,在院里植一块孔雀绒草坪,周围种上些太空草、菊、百合、郁金香和瓜果蔬菜;再挖一口方塘,塘里种些白荷,养一些五颜六色的鱼;然后在塘边种些依依垂柳和袅娜的凤尾竹;闲暇或兴趣来时为几家财经类周刊做一些时评;替晚报写些生活心情之类的专栏等等。总之,就像美国流行的生活“新简单主义”,对生活状态基本满意,这就足够了。
  或许,在适当的时机结束飘荡,这也是大多数经历过飘族生涯之人的想法。

  【七】无悔的飘族生涯
  曾经有人说,某人似一个从春天里走来的女子,如同一缕三月清徐的淡淡的风。即使周围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外表单纯的她,却折腾过一条复杂的曲线,有着“坎坷、曲折”的“高飘一族”的经历。
  一直都认为,“高飘一族”在路上,飘如风中絮,飞飞且停停;风起我云动,飘的是心情。
  当能“飘”的时候,让自己“飘”出乐趣,“飘”出感觉,“飘”出自我,当不能“飘”的时候,也要带着“飘然”的态度生活。因为,当生活缺乏诗意的时候,让自己活出了诗意,这就是最令人羡慕的,也是最大的收获。
  因此,即使在事业没有成功以前,也经常对那些不理解我选择“高飘一族”生活的亲朋好友说:“没有理由说,我活得比你好或比你不好。或许你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却并不如意,而我因为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便能够领悟到常人难以理解的愉悦,觉得即使是风餐露宿的生活也根本算不了什么苦。”
  因为人生的过程,在不断地学习,丰富增长见识,过程才是最重要的。而空洞的内心,平庸的尘世,安枕于价值判断之外,以取消价值判断的方式逃向平庸既有的生活,丧失了殉道的神圣,为自己的无利无害无弊的已有位置而沾沾自喜,不惜在毫无意义的废墟上举办生活的盛大狂欢节,其结果,就是与麻木等同!
  陶源明在《归田园居》中感叹过“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有一首歌,叫《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很喜欢听;而且我还喜欢美国作家克鲁雅克的一本书《在路上》。这些年来,自己的状态也一直是“在路上”。
  作为“高飘一族”其中的一分子,走过了许多的地方,飘荡了不少的日子,在经历了诸多的磨砺之后,如今基本上实现了自己少女时代的梦想。
  倘若多年之后,银丝飘飘的自己在回味往昔漂泊岁月时,愿意如此地说:曾经是那般的无悔和潇洒!
  

      

上一篇: 《 张靓颖: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下一篇: 《 何谓缘起性空

【编者按】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菊紫她说

    抱抱凤凰。我还不如你呢。真的。还没有你飘的高呢~不过咱都不怕~
    咱都是小强:)

    2016-12-0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