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湿漉漉的朵儿

合奏:粒儿

作者:衣零    授权级别: A    绝品文章    2016-02-15   点击:

  
  朵儿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一动不动地站在墓碑前。墓碑上那个男人的微笑像一束浅浅的阳光,又一次照亮了隐藏在朵儿心底的悲伤。
  朵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墓碑上男人的照片,仿佛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样。他的眼神,他的表情,包括他嘴角荡漾着隐隐约约的微笑,她都觉得陌生极了。
  今天是清明节,朵儿一大早便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到未岸公墓,只为了给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送上一束鲜花。可是,这个连微笑都像阳光一样温暖的男人,对朵儿来说,曾经是多么熟悉呀,朵儿甚至还记得他手心的温度和肩膀的力度,还有他抽烟时紧锁的眉头和微闭的眼睛。
  在朵儿的记忆中,他只有在抽烟的时候才会露出满脸的愁容,仿佛压抑在心底的思绪随着烟雾渐渐地扩散出来。朵儿每一次看到他抽烟的样子,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痛便像潮水一般涌上心头,她不愿意看到他心事重重的模样,她害怕,他在烟雾缭绕中变得软弱和渺小起来,因为在朵儿心中,他是这个世界上,她遇到的第一个英雄式的男人。
  有一次,朵儿看到他倚靠在床头,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两只眼睛在淡淡的烟雾中迷成了一条狭窄的缝隙。在吐出一个烟圈的时候,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就在哪一瞬间,朵儿的心碎了,像满地的碎玻璃渣子,再也拼凑不成原来的模样。
  “为什么你抽烟的时候总要闭上眼睛?”朵儿努力压抑着心碎的疼痛,轻描淡写地问道。
  他像做错了事情一样,连忙睁开眼睛,把朵儿的一只手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心里,认真地说:“因为我怕在烟雾中看到你。”
  “为什么”朵儿不解地问。
  “那样不真实。”他随口说着,把半截香烟摁在烟灰缸里,继续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抽烟的样子,可是,我不抽烟——”
  “我没有不喜欢。”朵儿害怕他继续说下去,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朵儿在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已经在墓碑前站立了很久。天空中细雨蒙蒙,密密麻麻的雨丝像蛛网一样朝朵儿的身上扑了下来,把她从头到脚都打湿了。
  捧在朵儿怀里的那束菊花,纯白色的花瓣上早已落满了雨滴,晶莹剔透的雨滴像一面面微小的镜子,把朵儿落寞的神情全部倒映在花瓣上。
  朵儿的脚边放着一把撑开的雨伞,那把雨伞是墓碑上的这个男人送给她的,他知道她最讨厌下雨,所以在第二次和她约会的时候就送了她一把淡紫色的雨伞。他不知道,一直以来朵儿最讨厌紫色,却因为他送的这把雨伞深深地爱上了紫色。
  朵儿把湿漉漉的菊花放在墓碑跟前,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抚摸墓碑上的名字,当她的手指碰到“罗旭”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指尖像触电一般,致使全身都跟着一起颤栗起来。
  “罗旭,我来看你了。今天,我故意不打伞,让雨水将我湿透,因为我想让你重新看一眼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湿漉漉的样子。我想告诉你,我还是那个湿漉漉的朵儿,一直都是。”
  墓碑上的男人仿佛笑了起来,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他温暖的眼神和笑容又一次让朵儿感受到了阳光的气息。当罗旭还活着的时候,朵儿总是不厌其烦地对罗旭说:“你就是我最温暖的阳光。”
  每一次,只要朵儿说这句话,罗旭都会笑的像花儿一样灿烂,他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来回应,只是紧紧地把朵儿抱在自己的怀里。
  朵儿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大约是在两年前。那一天,朵儿出差临时回家,亲眼目睹了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男人,正赤裸裸地搂着另一个陌生的女人,那个女人眼睛里挑衅的神情和嘴角不屑的微笑,让朵儿在一瞬间坠入了阴冷潮湿的地狱。
  朵儿做梦都不会想到,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竟然以这种方式来将她撕成碎块。她静静地注视着睡在丈夫怀里的女人,冷漠地说:“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了。”
  女人柔媚地冲着朵儿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说:“他本来就是我的。”
  朵儿狠狠地把门摔上,没有给那个男人任何解释和回旋的余地,便一口气跑到了江边。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江水,她被江面上那些轻轻推开的浪花深深地陶醉了。
  她从钱包里掏出房门钥匙朝江面扔了出去,只听“通”的一声,她的心也随着那把钥匙一起沉浸在了翻滚的浪花中。
  朵儿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绝望,但她的行动告诉她,她选择的是后者。当江水将那把钥匙和自己五年的婚姻全部吞噬了以后,朵儿的脑海中只浮现出一个字——“死”。
  是的,只有死了,那个背叛她的男人才会自责和悔恨。于是,朵儿利索地脱掉了高跟鞋,茫然地爬上了栏杆,轻轻一跃,便将自己也扔进了冰冷的江水中。
  朵儿沉溺在深不见底的江水中,不停地翻滚,不停地下沉,她惊恐地感受着自己一点一滴地接近死亡,走向未知的黑暗。
  当朵儿的身体最终坠落在江底的时候,她的意识又一次复苏过来。她感受到温暖的阳光,正轻柔地拥抱着她湿漉漉的身体,还有一双大手正用力地在她的胸口摁压。朵儿觉得不可思议,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简直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突然一张温暖的嘴唇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朵儿恼怒地一挥手将那个心怀不轨的男人推开,一口苦涩的江水从胸腔里喷了出来。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朵儿听到一个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回荡。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惊恐地问:“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年纪轻轻,有什么事情想不开要自杀。”
  “我……”朵儿说着大声哭了起来。
  “你瞧你这湿漉漉的样子。走,我带你去把衣服换一下。”男人边说边将朵儿从地上拽了起来。
  “去哪里换?”朵儿看着同样浑身湿透了的救命恩人,小心翼翼地问。
  “去我家里。”男人微笑着走在了前面。
  “你家?我不去。”朵儿连忙摇了摇头,有些恼怒地质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救你是我的本能,没有为什么。快跟我走吧,我家就在这儿跟前,你再不换衣服,就要生病了。”
  朵儿抽抽搭搭地哭泣着,伤心地说:“我死都不怕,还怕生病吗?”
  男人没有理会朵儿的无理取闹,硬把她拽到了自己家里,从衣柜取出一套女人的衣服递到朵儿手里,说:“快去换吧,这是我老婆的衣服。”
  朵儿好奇地打量着空荡荡的房间,没有发现一丝女人的气息,有些奇怪地问:“你把我带回家,不怕你老婆误会吗?”
  男人忍不住笑了一下,说:“放心吧,她很忙,平时很少回家的。”
  朵儿在卧室里换好了衣服,正打算推门出来,一转身,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个精美的相框,相框里的男人和女人幸福地拥抱在一起,女人脸上的表情却像一把刀,捅进了朵儿的心里。
  “你很爱你的妻子吧?”朵儿从卧室里走出来,有些唐突地问。
  男人微微一怔,沉默了几秒,微笑着回答:“是的,我们是大学同学,从恋爱到结婚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那你妻子也很爱你吗?”朵儿冷冰冰地反问了一句。
  “是的,她也很爱我。”男人回答着,脸上闪过一丝若隐若现地失落。
  “谢谢你救我,祝你和你的妻子永远幸福。”朵儿说着将自己的一堆湿衣服装进了塑料袋里,准备离开。
  “我叫罗旭,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空打给我。”男人说着把一张便签插进了朵儿的衣兜里。
  “好,回头把衣服还给你。不对,是你老婆。”朵儿走到门口,突然一转身在罗旭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说:“再见!”
  朵儿第二次见到罗旭,并不是为了给罗旭还衣服,而是为了报答罗旭的救命之恩。
  那是一个温暖的午后,朵儿和罗旭在咖啡店里相视而坐,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朵儿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便签递到罗旭眼前。
  “这不是我留给你的电话号码吗?”罗旭好奇地看着朵儿似笑非笑的眼睛,不解地问。
  “是的。翻过去看看。”
  罗旭按照朵儿的指示翻到便签的另一面,上面用黑色的签字笔写着四个秀气的字——我喜欢你。
  罗旭并不慌张,反而镇定自若地说:“你要想明白,我有老婆。”
  朵儿轻蔑地笑了一下,说:“我也有老公。”
  咖啡店里的空气就在那一瞬间凝固了,朵儿和罗旭彼此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心里都有了明确的答案。
  朵儿将雨伞放在了罗旭的墓碑上,随手扯下一片花瓣,含在自己的嘴里,哽咽地说:“罗旭,我第一次说我喜欢你的时候,我不知道有一天我会真的爱上你。当我在你家床头柜上看到邵丽的照片时,我的心里只装满了仇恨,我只想利用你来报复他们。”
  墓碑上的罗旭依然一脸微笑,始终沉默不语地看着朵儿,就像他们最后一次分别时,他坐在车上,凝视着马路对面朵儿匆匆离去的身影。
  朵儿将另一片花瓣扯下来,放进自己嘴里,不断地咀嚼起来。她的手指又一次从罗旭的脸上轻柔地抚过,只是她的温柔来的太晚了,当她还没有把真心剖开给罗旭看的时候,罗旭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
  朵儿仰起头,任凭雨水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脸上,她曾告诉过罗旭,她最讨厌雨水,最讨厌潮湿的感觉。所以,一到下雨天,罗旭便想方设法地为朵儿变幻出各种各样的阳光。
  “罗旭,你爱我吗?”最后一次,朵儿靠在罗旭的肩膀上,忧心忡忡地问。
  “爱!”罗旭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真心的吗?”
  “是!”
  “你有想过要和我在一起吗?”
  罗旭沉默了几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朵儿!如果邵丽不同意,我是不能离婚的。”
  听到罗旭的回答,朵儿仿佛又一次看到了男人赤裸裸的背叛,她一把推开罗旭,说:“既然你不能离婚,也没有想过要和我生活在一起,那我们分手吧。”朵儿愤怒地推开车门,头也不回地朝马路对面走去。
  “为什么?”罗旭不解地质问。
  “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我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报复,是邵丽夺走了我的老公,是她破坏了我五年的婚姻。我曾经绝望过,也自杀过,偏偏是你救了我。你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好,凭什么又说你爱我?”
  朵儿一口气说完便气急败坏地走了,罗旭呆呆地坐在车里,麻木地看着朵儿越走越远的身影,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模糊起来。
  那一天,罗旭喝了很多酒,回到家里,看着桌子上邵丽留下的离婚协议书,罗旭终于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悲痛,失声痛哭起来。哭过以后,罗旭坐在台灯下给邵丽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并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便一个人踱步到江边,像第一次见到朵儿时一样,轻轻一跃,坠入冰冷的江水中。
  只是,罗旭并没有在江水中遇见他的阳光,而是走进了他的坟墓。
  罗旭死了,邵丽拿着离婚协议书和那封长长的信找到朵儿,狠狠地扇了朵儿一巴掌,说:“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罗旭死了,你高兴了吧?”
  邵丽把那封长长的信摔在朵儿的脸上,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朵儿没有想过罗旭会死,甚至没有想过罗旭会离开自己。一个像阳光一样温暖明媚的男人,怎么会像自己一样选择在江水中消失。
  那是朵儿第一次站在罗旭的墓碑前,她看着墓碑上罗旭熟悉的表情,心底的愧疚一寸一寸地吞噬着自己。也只有在那一刻,朵儿才发现自己早已深深地爱上了罗旭,这份爱情,跟仇恨无关,跟报复无关。
  朵儿倚靠着罗旭的墓碑,坐在冰冷的水泥台阶上,摊开那封长长的信读了起来。那封信是罗旭写给邵丽的,然而信中提到的内容却几乎全是朵儿。
  朵儿一边读着信,一边心如刀绞。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已经彻底抛弃了他的男人曾经是怎样深刻地爱过她。
  原来,那一天,罗旭之所以从江水中救起朵儿,并不是见义勇为,而是和朵儿一样,他也选择了自杀。就在他跳入江水中的一瞬,距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也传来了“扑通”一声,一个黑色的人影在黄昏的余晖中跟罗旭几乎同时跳进了水里。
  罗旭在江水中看着朵儿的身体渐渐地翻滚下落,他突然忘记了自己要死的决心,便奋不顾身地朝朵儿游了过去。
  当罗旭将朵儿带到自己家中换衣服时,他看着身上穿着邵丽衣服的朵儿,有些惊呆了,那一瞬间,朵儿浑身上下散发的气息唤醒了罗旭封藏了十年的感情,他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邵丽时的情景,就像那一刹那一样,他的心跳不停地加快,他甚至都能听到从自己胸膛里传出来的急促的打鼓声。
  朵儿的出现拉着罗旭从一段失败的婚姻中,重新走进了一份崭新的爱情里。罗旭不再因为邵丽的冷漠而抑郁不堪,也不再因为邵丽的折磨而痛不欲生。他选择了重新去爱,去包容,去接受。
  可是,就在罗旭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渐渐迷失自我的时候,朵儿却毫不掩饰地揭露了自己的阴谋,将罗旭又一次推进了绝望的深渊。
  其实,罗旭早就知道了朵儿的真实身份,可是他爱她,他相信她,他以为这一切只是巧合,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重新给予他光明和希望的女人,竟然怀揣着如此深藏不露的秘密。
  “你就是我最温暖的阳光。”罗旭站在空荡荡的江边,反复地回想着朵儿说过的这句话,他不知道曾经那个湿漉漉的朵儿,早已在温暖的阳光中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最后一次,罗旭用心地凝望着朵儿离去的背影,感觉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罗旭,我爱你!”朵儿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信纸,爬在罗旭的墓碑上伤痛欲绝,墓碑上刚刚雕刻好字迹显得特别僵硬,朵儿觉得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就像她从来没有遇见罗旭一样,就像她从来没有爱过罗旭一样。
  今天是清明节,朵儿站在罗旭的墓碑前,任凭冰冷的雨水将自己从头到脚淋透,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刚刚被罗旭从江水中救起的自己,浑身上下湿漉漉地滴着水珠,极不情愿地跟在罗旭身后朝他家走去。
  朵儿突然想起,在那个落魄的黄昏,一束金色的夕阳洒落在她的脸上,她抬起头看着眼前那个同样湿漉漉的男人,感觉前所未有的温暖。
  审核编辑:白玉兰   精华:欧阳梦儿  推荐:白玉兰  绝品: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君子万年

下一篇: 《 初一四班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又读衣零文字,还是被情感染。一段缠缠绵绵的感情纠缠,应允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很希望故事里的朵儿与罗旭两个悲情角色的相遇,能产生一个新的阳光地带,但却悲上加悲,让原来湿漉漉的朵儿遍体鳞伤。读来很是伤感啊!问候衣零!申请精华!

执行站长   赵小波: “红尘携手·共舞华年”2016年迎春同题合奏征文二等奖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9

  • 失眠的玫瑰

    留字,表示看过,学习了,原来是一群灵气的女孩,真好。

    2016-07-18

    回复

  • 喻芷楚



    两个濕漉漉的徒儿,

    2016-02-16

    回复

    • 衣零

       师父,么么哒O(∩_∩)O~~

      2016-02-17

      回复

  • 粒儿

    喜欢妹妹的文字,就如蝶儿说的朵儿遇上罗旭,是花儿遇上阳光!

    2016-02-16

    回复

    • 衣零

       给师姐敬茶,我的朵儿没有你的朵儿那么逼真。

      2016-02-17

      回复

  • 千千

    美丽的文字,悲伤的故事,来来去去的人啊,都让人措手不及,问好衣零。

    2016-02-16

    回复

    • 衣零

       谢谢千千,粒儿师姐给了我这个题目,我也没有太多构思,顺着心绪写了。确实像梦儿说的存在一些逻辑问题。也管不了了,随缘了。

      2016-02-16

      回复

    • 粒儿

       首先问好梦儿,祝新年快乐!衣零妹妹,这标题藏在心里很么很久了,就如在微信上与你说的,是关于那弃女孩的事儿。只是年过得心杂,总收不思绪。让你为难了!

      2016-02-16

      回复

    • 衣零

       就是,如果你静下心写,我觉得你会写的更好,更生动感人。

      2016-02-17

      回复

  • 欧阳梦儿

    再研究了一遍,仍然没有明白那个邵丽为何这般理直气壮?

    2016-02-16

    回复

    • 衣零

       我也不知道,没有详细叙述,也没有详细思考,用《大好时光》里茅小春的那句话来说,就是贱人年年有,今年特别多。O(∩_∩)O~~

      2016-02-16

      回复

  • 蝶儿

    花朵与阳光。没有阳光,花朵就不会绽放。朵儿遇上罗旭,就像花儿遇上阳光。

    2016-02-15

    回复

    • 衣零

       感谢蝶儿,这篇是胡编滥造的故事,不过朵儿能够遇见的罗旭,确实就像遇见了她的阳光,可是她却没有好好珍惜,真遗憾!

      2016-02-15

      回复

    • 蝶儿

       月亮圆的时候叫盈月,月亮缺的时候叫残月。大盈必缺,太圆满了,总是会觉得有所欠缺,反而不如月残时盼着月圆的心情。爱情里,有遗憾,才会被千古绝唱,像梁祝之类~而且人们记得久的也是那些凄美的爱情,而不是圆满的爱情。嚯嚯嚯,乱说一气。。

      2016-02-15

      回复

    • 衣零

       说的很有道理,确实,因为遗憾,我们才会追求完美,才会憧憬完美。蝶儿平时看什么书,古典类比较多吗?你的古典小说写的太好了。

      2016-02-15

      回复

    • 蝶儿

       我喜欢看古诗词,不是我写得好,因为背景放在古代容易编,天马行空哈。越是陌生的年代,越容易想像那里的爱,恨,情,仇~

      2016-02-15

      回复

    • 粒儿

       蝶儿,你如此灵动的思想,可以写长篇小说,穿越式的更适合你!

      2016-02-16

      回复

    • 蝶儿

       我会让把那些人气得穿越过来打我。。。

      2016-02-16

      回复

    • 衣零

       那就让他们来打你吧,能把人写活最了不起了。

      2016-02-1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