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小说擂台】烟花碎

作者:粒儿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5-04-01   点击:


  引:临淮武公业,咸通中任河南府功曹参军。爱妾曰非烟,姓步氏。容止纤丽,若不胜绔罗。善秦声,好文笔,尤工击瓯,其韵与丝竹合。又:公业愈怒,缚之大柱,鞭楚血流。但云:“生得相亲,死亦何恨。”——出自唐代传奇《非烟传》
  【花开时节动京城】
  那年的盛唐,那年盛唐的牡丹雍容了整个洛阳城,那年洛阳城里步家小女非烟已十五岁了,十五岁的非烟此刻正在牡丹花旁击瓯。
  非烟的击瓯之技,整个洛阳城无人能及,恰若她弹得一手琵琶。洛阳城里人说,步家小女的琵琶,能引来百鸟和鸣。殊不知,听非烟击瓯,一样可使百虫忘归。
  非烟在边旋转粉色罗裙,边击打五瓣花型的茶瓯。谁说盛唐的女子只许丰腴才是最美,如杨柳般轻盈、纤巧的非烟照样美到了极致,照样让此刻盛开的牡丹羞颜。
  烟儿耶,娘该给你选户人家了哦。非烟娘怜爱地望着击打得正酣的非烟说。
  非烟回给娘一个360度旋转,随之,仰身反手击瓯,粉色罗裙似七月里荷花盛开,茶瓯妙音四起。
  好,好,好,好个佳人佳乐。一个如洪钟响起的喝彩声交合掌声,惊住了非烟,也震得满院牡丹簌簌作响。
  烟儿,这是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参军也。一生经营糕点坊的非烟爹向女儿介绍。
  非烟屏声静气片刻,眼角悄悄瞟去,但见爹爹身边站个虎背熊腰,皮肤黝黑,腰佩横刀的莽汉子。
  在下武公业,三日前有幸一睹小娘子芳容,今日特来拜访。不等非烟细想,洪钟声音再度响起,庞大的身板已挪到了非烟面前。
  非烟不觉后退两步,手中击瓯的棒子跌落在地,脑海里急速旋转,三日前,三日前,三日前隔壁的杏子说城门东桥歌赛,杏子说,非烟,你那般会赋吟对,也去比试、比试吧。
  乖巧的非烟、灵动的非烟,才情了得而又有点调皮的非烟,忍不住牵住娘衣角说,娘,让女儿去看看嘛,就看看。
  非烟娘知晓女儿的心思,知晓女儿真的只是去看看。如是,非烟娘点头应允。就那日,非烟真的是只想看看,看看那些即兴而赋的词格律而已,看看还有杏子说的铺满东桥的火红牡丹。这季的牡丹开得艳丽,开得空前绝后,开得让非烟想赏尽整个洛阳城的牡丹。
  武公业说,只要步非烟肯嫁入武家,愿做他武公业的小妾,他武公业定会对她宠爱有加。
  知晓娘子喜欢牡丹,我已吩咐家丁将整个院子种上了牡丹。武公业说。
  知晓娘子喜欢花间舞蹈,我已要家丁在南苑搭了个夏凉冬暖的亭子。武公业说。
  知晓娘子娘子喜欢弹琵琶,我已挑了整个洛阳城里最好的紫檀木琵琶。武公业说。
  武公业还说……
  在武公业洪亮的声音里,在武公业几乎遮住了光亮的身板前,非烟低下了头,身子在一再往后缩,此刻的非烟好想缩成牡丹花下那只奔忙的蚂蚁……
  嫁吧,嫁吧,小户人家哪能得罪得了当差的人。爹的糕点坊不得不开。非烟爹说。
  嫁吧,嫁吧,好烟儿,看来武参军是真心喜欢你。女孩子一生能遇上喜欢你的人就好。非烟娘说。
  非烟抬起头,却触及到了娘泛红的眼圈,爹鬓角的白发。非烟咬咬牙,跺跺脚,点点头,顷刻,满院的牡丹花瓣在纷纷飘落。
  那天,整个洛阳城里的牡丹花瓣纷纷飘落,如雨。
  【落花难解流水意】
  武公业确实宠溺这个小妾,为讨非烟欢心,新婚前一日,武公业特意跑了趟鸟市,左挑右选、精挑细选,终于挑了只灰色皮毛的画眉买下,吩咐十四岁小豆子,给老爷我好好养着。
  小豆子是武家守门人杨大牛的儿子,杨大牛一家已在武家守门多年。
  新婚夜,喜酒醉醺的武公业拉下新娘子的红盖头,如雨后初荷的新娘让武公业心头再添一醉,他冲房外喊,小豆子,端上鸟笼来。又笑嘻嘻对非烟说,娘子,为夫要给你个惊喜。
  掀起用上等金丝绒面料遮盖的鸟笼,再打开核桃木做的鸟笼,非烟好奇地向鸟笼里伸出手,随着非烟一声惊叫,鸟笼跌落地上,灰色皮毛的画眉僵硬地滚出鸟笼,横在地上。
  非烟的惊叫,惊醒了武公业的醉意,更是惊疼了他的心,他抬脚连鸟笼带鸟一并踢出房门后,怒吼,给我叫上小豆子!
  小豆子来了,站在台阶外。武公业取下墙上皮鞭,非烟欲上前阻止,武公业身已在房门外,挥动皮鞭说,你不是不知道这是给我爱妾的礼物,你却弄死了它,打死你这狗东西。
  皮鞭的抽打声,武公业的叫骂声,尤其是小豆子左一声爹右一声娘的凄厉哀嚎声,吓蒙了十五岁的非烟,吓坏了这个一直活在花草、诗词、琴音里的非烟。此时的非烟似丛林被狮子追赶的小鹿,惶恐、无助,更有无数的自责在淹没她。她气自己当时不该尖叫,怪自己不该打开鸟笼,更怨自己……
  非烟全身发抖,她想逃,甚至想喊,她想从床边站起时,小豆子又一声凄厉的嚎叫声起,震熄了窗前跃动的红烛,震得非烟一个激灵栽倒在红色缎面被上。
  非烟的贴身丫鬟翠绿惊慌失措的喊,老爷,不好了,小姐昏过去了。
  待到非烟醒来,已是天色微明,摇曳在新床两边的红烛已只剩一缕青烟。小姐,你可醒过来了,吓死翠绿啦。翠绿忙扶起非烟。
  小娘子,你好端端的昏什么!武公业急吼吼道。
  非烟望了眼窗外,想问小豆子可好,而武公业一挥手说,好了,醒来就好。翠绿,去叫吴妈端碗参汤来。娘子好生歇着,为夫我去公府当值,三日后再来陪娘子。
  身为功曹参军的武公业公务确实繁忙,总是三日,五日在公府上留值不得回家。但武公业对非烟的宠爱无以复加,他怕非烟冷清,又买来十三岁的小红伴在非烟身边。他怕武家的厨子不合非烟胃口,又吩咐吴妈另开小灶。只要忙完公务,他必定回家守在非烟身边不离左右。
  翠绿说,小姐,你瞧老爷的眼睛一刻也不离你呢。
  翠绿说,小姐,你瞧老爷冲着你直笑呢。
  这些非烟知道,非烟弹琴、击瓯的时候,武公业傻傻地望着她的样子,她知道。只是,非烟不知为何却欢喜不起来。尤其那日,在秋雨氤氲整个南苑,她拨动琵琶琴弦弹唱《玉阶怨》时,低低咽咽,欲扬却抑的曲调本让她泪珠差点跌落,武公业却捋着胡须三声大笑说,这鬼天气,翠绿去叫吴妈烫壶波斯国来的三勒浆,弄个金乳酥,炖个猪肘子来,我和娘子好好喝盏。
  一首非烟自个填曲谱调,浸透了妇人痴情的《玉阶怨》,却在武公业的猪肘子与酒中终结。翠绿说,老爷,这首曲子,可是我家小姐花了半月心思谱上的呢。
  武公业将肘子举起,扯了口说,娘子,以后不填什么破曲了,劳这神作甚。来,陪老爷我喝盏。
  非烟不情愿地放下琵琶,走近。武公业撕下大块肘子说,娘子,快尝尝,还是吃肉喝酒快活。以后别什么诗呀、歌呀的了,好好养养,来年给武家添个小胖子。
  翠绿是掩嘴笑了。非烟却颦眉心想,他手中若是一阕诗词多好。他若说的是,娘子,弹唱弹唱夫君谱的曲儿如何?那样的话,便胜却这满桌的美酒佳肴。
  一丝愁怨悄悄落在非烟眉梢,自此如这亭外秋天雨雾,氤氲。
  【一场寂寞凭谁诉】
  牡丹花开花谢,非烟十六了。牡丹又花开花谢,非烟十七了。牡丹再次雍容整个洛阳时,非烟已经十八岁了。十八岁的非烟依旧轻盈纤柔,依旧罗绮加身尚若不胜其重。武公业对非烟的宠爱也是依然如故,照例当差回家后不离非烟左右。
  武公业说,娘子,你真美,你是我的小娇娘。
  托腮倚栏的非烟听罢,只是叹了口气。
  武公业说,小娇娘,你笑个,你笑起来迷死人呢。
  继续托腮倚栏的非烟听罢,又叹了口气。
  武公业说,我的美娇娘哟,老爷我又得当值五日,快让老爷咬口再走。说罢,武公业将非烟揽入怀中。非烟身子正欲挣脱,武公业用力一抱,非烟已被横身躺在武公业怀中。非烟再挣扎,已是鸳鸯绣被翻红浪。
  武公业打着哈哈,迈着方步,心满意足当值去了。非烟满身倦怠地望眼揉皱的被面,再看眼那焚香的铜炉,炉中熏香已近灰烬,接着便是香熄炉冷。非烟觉得自己的心便是那熏香,身子便是铜炉,正在一点一点地熄灭,冷却……
  会冷却吗?非烟问自己,非烟想到冷却二字,眼前闪过深秋池塘的残荷。忽而,非烟起身,也懒得梳理凌乱的秀发,轻莲疾步至南苑,并招呼翠绿,快,快摆上茶瓯。
  非烟想击瓯。非烟的茶瓯还是从娘家带来的那套蓝花瓯,尽管当初武公业送上一套精巧的红花瓯。
  此刻的非烟很想、很想击瓯。残荷。深秋残荷。似乎唯有击打才可忘却脑海里的深秋残荷。
  非烟在激烈地敲打茶瓯。五月清晨里的牡丹花瓣粘满露珠,清晨里慢慢穿过南苑的阳光,眼见阳光下的露珠在花瓣上滚动,滑落,“吧嗒”一声消失。非烟突然腾身旋转,尺长的青丝跟着飞扬,浅绿色的罗绮成了舒展的荷叶,一朵。
  【金风玉露一相逢】
  在与武家南苑相连的隔壁赵家院子里,此刻,一样地清晨,一样地是含珠带露的牡丹花,赵家年方二十的公子赵象,在院子里舞剑,也在一样地在腾空一跃。正是这一跃,南苑飞扬的青丝、舒展的绿裙,看呆了赵象,甚至看傻了赵象。他急忙忙着地,收剑,急忙忙地奔到一米高的院墙边,细细观看。
  非烟还在忘我地旋转击瓯,还在青丝飘逸,罗绮盛开。
  赵象看着,看着,忍不住脱口而出,真乃人间尤物也!
  一声韵致的赞叹,在穿过击瓯声飞入非烟双耳。非烟忙收住舞步,循声而望,一个俊朗公子面容映入了她的双眸。
  非烟的回身一望,赵象脑海立马闪出,洛阳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他忍不住冲非烟一笑,吟道,一顾倾人城。
  非烟听到,面色顿红,欲笑,忙绿袖掩嘴。赵象又吟,再顾倾人国。非烟的心蓦地一慌,忙向房间里奔去。
  这天,非烟原本一直空落落的心,莫名地慌了,慌得她想表达什么,可铺开宣纸又无从动笔。这晚,非烟碾转反侧,那本一直用以打发长夜的《烈女传》被反复拿起了又搁下。同样,这天,赵象没踏出院门半步,始终面对南苑朗声吟诵诗书。这晚,赵象满脑子是绿裙,是掩嘴巧笑倩兮。
  接连数日,赵象被绿裙、巧笑惹得茶饭不思,惹得成了热锅蚂蚁在院子走来踏去,惹得翻开书全是佳人影。赵象被折腾到第十天后,终于拿一锭银子与写的诗笺,走进了武家守门人杨大牛家里。
  杨大牛本是忠于武家的,杨大牛老婆兰草本是连蚂蚁都不敢踩的,只因那晚武公业打断了小豆子的腿,兰草毫不犹豫地接过银子,毫不犹豫地踏进了南苑。
  非烟展开诗笺,一首五言绝句以王羲之行书呈现:一睹倾城貌,尘心只自猜;不随萧史去,拟学阿兰来。
  非烟看罢,是胭脂满脸,忙揉皱诗笺,低头无语。
  兰草慧黠一笑说,夫人,赵公子是才貌俱佳,胜过潘安哟。
  非烟无语,只是含羞一笑。
  兰草谄媚一笑说,夫人,赵公子他仰慕您的才貌甚久呢。
  非烟无语,只是柔情一笑。
  兰草含蓄一笑说,夫人,赵公子自墙头一瞥,对您已是茶饭不思,诗书不进哦。
  非烟抿嘴欲语,心却慌了。
  兰草谑浪一笑说,夫人,难得赵公子痴情一片,见见又何妨!
  非烟身子一软,先是颦眉,后是舒展。当赵象俊美身子踏进南苑,当赵象低沉声起,小娘子,今日得以一见,小生死而无憾。
  非烟原本空落落的心,一下子满了。倦怠、疲沓的身子,一下子轻盈了。她飞扑过去,掩住了赵象的嘴,她怎可舍得他去死,她非烟可是才苏醒。
  金风玉露一相逢,临别时,非烟牵衣含泪说,今日相逢,乃前世姻缘,望公子不要因为妾无玉洁松针之志而轻薄待妾。妾本非风流放荡之人,以身相许,实是情之所至,愿公子深记!
  赵象温存抚慰道,小生非轻妄之徒,决不逢场作戏。承蒙垂青,永不相负!
  赵象的柔情,赵象的蜜意,更是赵象的懂得,从此非烟是南苑花坛边的草回黄转绿,葱茏。
  【生得相亲,死亦何恨】
  若不是丫鬟小红无端地欺侮吴妈,若不是非烟见不得这样的欺侮,又何以有对小红的一场重重责罚呢。
  若没有这场重重的责罚,在武公业当值夜,赵象逾墙与非烟的琴瑟和鸣,定会天长地久,定是柔情绵绵无绝期。
  却偏生小红被打,偏生小红记恨,记恨的小红对武公业说,老爷,夫人趁您当值夜,与人私会呢。
  武公业不信,踹了小红一脚怒骂,小蹄子,小心本爷撕了你的嘴。
  武公业当然不信,不信他千百宠着,万般惯着的爱妾会与他人私会。可是,非烟轻盈的脚步,非烟眉眼间似有若无的笑意,又让武公业心猿意马,又让他魂不守舍,待到第三日傍晚,武公业说,娘子,公府临时要务,老爷我必须去趟。
  倚窗的非烟,望着南边矮墙的非烟,武公业发现她连眉梢都没向他抬下。往日,即便非烟再倦怠,也会回身望眼的。武公业攥紧横刀刀柄,踏出院门,再回头,非烟依旧望着院墙,嘴角笑意隐现。
  虎背熊腰的武公业,只会喝酒吃肉的武公业心里一“咯噔”,在洛阳城里大街小巷逛到子夜后,先绕过武家大门,再绕过东张西望的翠绿,后将身子藏到南苑墙角下。
  此刻的非烟是花容相映,在对镜前后细看,尤其非烟红云满脸的微笑,藏身墙角下的武公业看得一清二楚,看得是吞下颗未熟的杨梅,酸涩满腹。
  接着,武公业看见非烟掌灯袅袅婷婷走进了亭中。再接着,武公业听到隔壁有木梯拖动声,有窸窸窣窣爬墙声。待到非烟娇嗔一声,官人,且莫急,慢慢来。武公业应声而起,猛扑墙头,嘴中怒骂,好个大胆狂贼。
  可是,武公业只扯下了半片绸缎衣角。
  武公业将半片衣角掷到非烟面前说,说,这是为何?
  面对武公业的突然而至,非烟先是瑟瑟发抖,心脏狂跳,后见武公业的横眉怒目,反之非烟安静了,长长地吐了口气,别过头望向南边矮墙。
  此时的武公业好想在他掷下衣角时,非烟泪雨滂沱。然而,非烟却是面向南墙,面向他武公业扑身撕下半片衣角处。
  武公业再吼,你可开口!
  非烟似秋水一泓,仍旧望向南墙。
  武公业愤怒了,拍桌而起,他多想在他站起身时,非烟跪下说,官人,我错了。可是,非烟非但身子纹丝不动,眼角竟然春意袅袅。
  武公业冲小红喊,拿皮鞭来,我打死你,看你说不说。
  非烟嘴角一丝冷笑。皮鞭抽在非烟肩上,罗绮裂开。鞭子抽在非烟手臂,罗绮成片。而非烟嘴角冷意深重,望向南墙的双眸却是春意盎然。
  武公业又是一鞭,抽在非烟脸上,你不说是吧,那你去死吧。
  非烟鼻翼一哼,转头盯着武公业一字一顿说,生得相亲,死亦何恨!
  顿时,武公业手中的鞭子在漫天飞舞。立刻,非烟粉色罗绮成片,非烟血沾粉脸,非烟青丝散落,非烟随鞭倒地,非烟……
  武公业抽累了,武公业抽疲惫了,武公业更是抽得心灰意冷了,他扔下鞭子,拖着身子走出了亭子,走进了房间。
  时间,在牡丹花簌簌声中流转。待东方微白,地上的非烟悠悠醒来说,翠绿,给我杯水。
  早已双眼红肿的翠绿忙捧水上前,说,小姐,你为何不求?
  非烟惨然一笑,痴痴望向南墙处,说,愿得化为松上鹤,一双飞去入云行。说罢,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一软,一双碧水秋瞳合拢,气绝。
  【明月夜,短松岗】
  南苑的皮鞭声,南苑的怒吼声,南苑翠绿的哭泣声,飞进了赵象的双耳,扎到了赵象的心上。赵象几欲越墙,几欲狂喊,却被赵象的书童采和死死按住。
  采和说,少爷,你去不得,怎可去得?!
  采和说,去了,天下昭然。老爷乃公府之人,还有何颜面。
  采和说……
  赵象萎顿在采和臂下,直到听见翠绿哭喊,老爷,小姐去了。
  赵象是顿足捶胸,是头冒金星,是天旋地转,是昏死过去。待到赵象醒来,已是两日之后。采和掩面告知,武家已安葬,是以暴疾而亡告知天下。
  赵象不等采和说完,翻身下床抓住采和肩膀问,葬哪里?快告诉我,葬哪里?
  采和刚要开口,赵家老爷赵麟已面带愠色走近道,你给我好生安歇。闹,闹,闹,若不是你爹我官高于他,怕有你好看。赵麟说完,又吩咐采和,好生看管少爷,自今日起不许出房门半步,直到大婚之日。
  大婚?谁?赵象急慌慌地问。
  赵麟捋须回答,你。以许曹家小女为媳,三日后完婚。曹老爷与我同朝为官,小女如花似玉,佳缘也。我去看看聘礼,你就好生安歇,三日后迎娶。
  我不娶。赵象一声怒吼。赵麟身却已在房门外。
  赵象抱住自己脑袋一顿狂揍,后揪住采和问,她葬哪里?何以让她孤身凄然野外?
  是夜,赵象留书一封桌上后,与采和溜出赵家,奔向洛阳城外的山岗处。
  月下,黄土新坟凄凄。赵象双膝跪地,继而伏于坟堆,呜咽。
  【小轩窗,正梳妆】
  那夜,赵象抱坟细语一宿。
  赵象说,娘子,只怨我胆小怯懦,害你丢了性命。
  低咽的赵象犹记得,他们情到浓时,非烟抚琴低唱,相思只怕不相识,相见还愁却别君;
  愿得化为松上鹤,一双飞去入云行。
  非烟边唱边殷殷望着赵象。赵象何尝不知非烟的心思,他又何尝不想带她飞出南苑,飞出武家,两人自此不羡鸳鸯不羡仙。可是,赵家的门第,武公业的横刀又让赵象不敢向前。
  赵象说,娘子,我知晓你的心底,唯我莫属。
  低咽的赵象忘不了那日相逢一别,在各自庭院里是一日胜过三秋。为此,非烟以玉蝉题诗,无力严妆依绣笼,暗题蝉锦诗难穷;近来赢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
  非烟生病了。赵象当然晓得,晓得他的非烟哪是春寒致病,哪是无力理妆哦,一切皆因她思他、念他、更想他。
  想他窗前看她梳妆。赵象似有看到在雕刻飞鸟的窗前,非烟梳妆完毕冲赵象娇嗔,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想到此处,赵象更是肝肠寸断,轩窗、粉黛还在,佳人却已不再。赵象哭累了,赵象哭倦了,松林里已有鸟雀展翅声响。赵象站起身望眼松林,再看眼新坟,吟咏起非烟曾写给他的两句诗,画檐春燕须同宿,兰浦双鸯肯独飞?
  赵象吟咏完毕又自语,春燕须同宿,鸳鸯岂可独飞?突然,赵象低头猛向坟前墓碑撞入……
  ——-续唐代传奇《非烟传》后记:后数日,葬于北邙。而里巷间皆知其强死矣。象因变服易名,远窜江浙间。
  
  
  审核编辑:喻芷楚   精华:下寨龙池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爱会带我找到你

下一篇: 《 吸血鬼之命运改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在最美的年华遇上不该遇到的人是非烟的悲剧,而在悲剧间总是有些湿润情怀在心意萦之不去的,遇上他是偶然,爱上他是必然,在流溢着澄澈的爱情蜜汁里好事又总有尽时,她成了爱情的牺牲品,他懦弱不敢出声以逃离了事终没有敌过那个为爱绝决而去的女子,情穿越千年流转坊间成为亘古传奇,欣赏粒儿美文,文笔优美动人。申请精华。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7

  • 千千

    凄惨的爱情故事,精致美丽的文字,让人惊叹,不愧为精华哦。

    2016-01-23

    回复

  • 黄尘刀客

    这是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故事,小说带来的新意,不在是“生得相亲,死亦何恨”给人带来的震撼,而是真挚情怀,突破一切樊篱,生死相随的执着。小说语言精美,情节曲折,堪称精品。

    2015-05-18

    回复

  • 喻芷楚

    188墨玉送上,感谢粒儿支持三期擂台!

    2015-05-03

    回复

  • 欧阳梦儿

    粒儿这篇风格跟以前大不一样哈,很成功的尝试。

    2015-04-20

    回复

  • 五出眉心

            这是一篇精彩的小说。它的精彩表现在用步非烟不幸的婚姻爱情故事来揭示重大的社会历史的悲剧主题,成功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还表现在结构布局上,如开头引与结尾续,不但给人首尾圆合之感,更给人故事有史可考的真实性;中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结合紧密。再有就是语言华美,诗情古韵遍布全篇,尤其是化用古诗词拟写小标题,不但层次分明,段旨章显,更能突出作品语言凝练、意蕴深厚、文采飞扬这一文学艺术性。很值得借鉴。

    2015-04-19

    回复

    • 粒儿

       谢谢眉心的精彩点评。你的点评才是神奇呢。谢谢!辛苦了!请喝茶!

      2015-04-20

      回复

    • 五出眉心

       有什么好神奇?比不上你原创之凄艳幼人!评的如有不当,还请海涵!

      2015-04-20

      回复

    • 五出眉心

       有什么好神奇?比不上你原创之凄艳幼人!评的如有不当,还请海涵!

      2015-04-20

      回复

  • 五出眉心

            这是一篇精彩的小说。它的精彩表现在用步非烟不幸的婚姻爱情故事来揭示重大的社会历史的悲剧主题,成功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还表现在结构布局上,如开头引与结尾续,不但给人首尾圆合之感,更给人故事有史可考的真实性;中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结合紧密。再有就是语言华美,诗情古韵遍布全篇,尤其是化用古诗词拟写小标题,不但层次分明,段旨章显,更能突出作品语言凝练、意蕴深厚、文采飞扬这一文学艺术性。很值得借鉴。

    2015-04-19

    回复

  • 五出眉心


            再读《烟花碎》,我对悲剧的概念就有了更具体更深刻的理解与认识,不再停留在表象上,让泪水浸透灵魂,而是将浸满泪水的灵魂拧干,擦亮双眼认真地往字缝里看,让每一个故事情节与人物形象,哪怕是细微的环境描写,都平铺到脑海里,让灵魂在那上面沉思徘徊……

    2015-04-18

    回复

  • 东方玉洁

    荡气回肠的故事新编,令人佩服粒儿的想象力。文笔流畅,莫能比拟呀。

    2015-04-06

    回复

    • 粒儿

       千万别这么说哦。与你比,我是自逊色。问好!

      2015-04-07

      回复

  • 静之逸

    半文言的句子,精炼唯美,爱情悲剧读得声叹息,学习了。

    2015-04-04

    回复

    • 粒儿

       谢谢!看茶。还得向你学习呢!

      2015-04-07

      回复

  • 喻芷楚

    呵呵,你们俩个可真会拿我开刷啊,,师姐 师妹都叫上了~我有点飘的感觉~美

    2015-04-03

    回复

  • 西部井水

    古典浪漫,好雅致的小说,赞一个!

    2015-04-02

    回复

    • 粒儿

       谢谢西部井水!期待你的佳作哦!

      2015-04-02

      回复

  • 微雨轻寒

    这是我到这个网站点开的第一篇小说,不得不说,我运气真好,呵呵。作者如行云流水一般将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娓娓道来,让读者醉不自知......

    2015-04-02

    回复

    • 粒儿

       问好!是我运气好,碰上伯乐了。在红尘里相遇,愿我们以文字文友永守红尘。

      2015-04-02

      回复

  • 白玉兰

    精在诗一样的句子!

    2015-04-02

    回复

    • 粒儿

       谢谢了!见笑了哦。兰呀,期待你的作品哦。赶快下手呀!

      2015-04-02

      回复

  • 衣零

    好精致的一篇小说,句句如诗,美轮美奂,这样的一段爱情,让人读了悲伤像海水一样从心中不断蔓延。他们的爱情就像文中优美的诗句,终成绝唱。

    2015-04-01

    回复

    • 粒儿

       呵呵,见笑了。在你才女面前,我只可甘拜下风呢!

      2015-04-02

      回复

    • 衣零

       粒儿谦虚了,你写的很棒,很会构思故事,我要像你学习呢。

      2015-04-02

      回复

  • 下寨龙池

    功底深厚,想象丰富,赞!

    2015-04-01

    回复

    • 粒儿

       谢谢龙池。你辛苦啦!问好!

      2015-04-02

      回复

  • 粒儿

    谢谢美人及时审核。辛苦了。喝茶!

    2015-04-01

    回复

    • 喻芷楚

       谢谢粒儿支持。赠小词一阙,望请笑纳:落梅风。读粒儿烟花碎:
      谁怜孤影照无眠,朱颜懊恼婵娟。管弦别院恨飞烟,羡天仙。
      落花如梦炉香灭,凄迷蜡泪灯残。半床空寂总无欢,彻身寒。.

      2015-04-01

      回复

    • 衣零

       姐姐的诗越写越好,大赞。有时间也教教我,我也想学呢。

      2015-04-01

      回复

    • 衣零

       姐姐的诗越写越好,大赞。有时间也教教我,我也想学呢。

      2015-04-01

      回复

    • 喻芷楚

       好的,没问题,不过先送上一篇做拜师礼,哈哈哈,玩笑,早安衣零

      2015-04-02

      回复

    • 粒儿

       确实写的好呢,美人的诗词。我也想学,也教教我哦。

      2015-04-02

      回复

    • 衣零

       我们两个一起拜喻姐姐为师吧,这样粒儿就成我师姐了,好激动。。O(∩_∩)O~~

      2015-04-02

      回复

    • 粒儿

       那好啊!从现在起你喊我师姐,我们拜美人为师。

      2015-04-03

      回复

    • 衣零

       师姐好!等哪天不忙了,再来个拜师仪式。

      2015-04-0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