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茂才落难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7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4-10-24   点击:

  逃犯


  丁盛知道出了事,便扯着月娥奔向后台。这时日本兵和两个国兵闯进化粧间,看到柳三正抱着一个披着戏装的人亲热。小桃花一掀帘子走进来:
  “我说三位老总,你们不花钱在前台看戏还不知足,还要跑到后台来过眼福,我们当演员的就不能有一点私秘了。出去!”
  这时那个日本兵捉住她的衣衫,欲施横暴。
  “畜牲!”小桃花一摔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她是督察的相好,你动得。”伪军扯着那个鬼子走了。
  柳三走出来唤丁盛。丁盛见和柳三站在一走的正是茂才,一脸惊恐。丁盛乐了,他那与生俱来的憨笑稳了茂才的心。他知道眼前的不是麻烦,是乡亲。不容多说,柳三拉他在后门外叫了一辆三轮车。他让丁盛穿了车夫的号衣,又换了鞋。便让茂才和月娥挤在车里,放下帘子。让丁盛听茂才吩咐。
  车走不远,一个当兵的叫停了它。他掀帘一看,唾了一口:
  “今天我真倒楣,看见两个亲嘴的,自己也没过着瘾。”
  车走开之后,丁盛蹬着三轮,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小声叫道:
  “茂才啊,那可是我媳妇,你别假戏真做。”
  “老二啊,你和月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哪有心思开玩笑啊!”
  “蹬你的车吧!”月娥也嗔他。
  “可你这要上哪去呢?少爷。”丁盛问。
  “亨通号当铺,你认路吗?老街头上那个。”
  “我知道,这会儿绕着走,那街上人多。可我纳闷儿,你爹和你叔当汉奸,不是和日本人打得火热吗,这阵怎么又追你,东躲西藏。”
  “老二啊,我没心和你贫嘴,倒想问你,来营口不光是娶媳妇吧?”
  “林三派我来找你。”
  “天呀,叫我猜着了,这傢伙趁火打刼。你会害我吗?”车上茂才幽幽的声音。
  “你要把东西交给日本人,我不会饶你。”丁盛慢下来,坚决地说。“可现在看鬼子追捕你,我当然要帮你。”
  “我知道你和宋家人的性格。”茂才诚恳地说。
  “实话告诉你,铁匠大舅让我保护你,怕那玉佛落到日本人手里。你妈都急病了。”丁盛猫着腰,风雪里真有点费力。
  “我知道,妈和爸成家前,铁匠大伯就和妈私订终身了。老一辈的痴情令人感动。”茂才说的是心里话。
  丁盛警告他:
  “那高利貸借据,是你家的罪恶,你知道茨坨多少家被害得家破人亡。”
  “你让坨村的人放心。我带出来是怕它落到日本人手里。你知道我外出经商,和爸走的不是一条路。”
  三轮车到了亨通号前面只见店门紧闭。丁盛问:
  “进去吗?”
  “不,我只想看看动静。”茂才坚决说。
  “那你还想去哪?”
  “随便到个没人的地方,你把车停下,我到城边找个破庙猫一宿。”
  “外面太冷,你还是到我那去,权当闹洞房。”丁盛乐观。
  “老二,你总是改不了嘻嘻哈哈,我不想给你们惹祸。”车停了,茂才说着掏出五块银元,放到丁盛手上。
  “你快把月娥送回去,把这车还了,你常去柳三那,听我信儿吧。东西都在当铺亨通号。当票我没带在身上。”说着匆匆走了。
  
  坟地


  阴霾的夜,北风雪横扫辽河口的冰面。巡逻兵和劳工追捕队都卷缩在自己的哨所里,谁愿意在这冰天雪地寒风刺骨的冬夜里带着狗去搜索个把逃犯。只要没有游击队的枪炮声,管它呢。
  辽河岸边,在远离渡口的一个废弃的货棚里挤着一堆乞丐和跑冰过来的流浪汉。茂才刚一推开虚掩的门便被踢了出来,骂声,随即一捆草扔了出来:
  “滾!北边坟地里有个窝。”
  他找到坟地,三个野狗在迎接他。借着微弱的雪光,他辨认出,脚下是一具冻硬了的残缺的屍体。野狗啃过了的。茂才找到了那个窝窝,不知哪个外乡人迁坟留下的。他铺下干草,抱紧了袍子。坐着,但那狗却不肯走,风吹起瘦狗的长毛,饥饿的眼睛,如墓地的萤火虫。狗不吠,也不动,盯着他,顽强地期待。茂才搜索着树棍,但他捉到一条腿骨,他屏住气,绝望地闭起眼,倒了下去……两条狗扑过来,“完了”,茂才来得及在心里默念的最后两个字。突然两声枪响,两条狗应声倒地。另一条狗愣了一下,摇摇晃晃走了。
  夜深,茂才想起去年家里着火那个晚上。
  “真的,有神儿,现在把金子扔在当院,未必有人敢捡。”邻居们这样说。
  可真是,在火场上,没有受灾人哭天抢地的嚎叫,也没有救火人群奋力的呼喊,只有熊熊火焰发出哔哔啪啪的声音伴着爹的哀嚎:
  “天意呀,天意呀!乡亲们,乡亲们呀!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说着他向四面磕头,“钱,是个什么东西呀!它让我们邻里不和、兄弟反目、父子成仇,你们看呀,我剩下了什么?”他把手摊开来,“我悔不该,悔不该呀,不听我老伴儿的忠告……”他又像鸡啄米一样向一个人顿起首来。
  突然两人从火屋中走出身上冒着烟,那是铁匠大伯和他的徒弟。大爷怀里抱着一个头脚低垂的老太太,我的母亲……后来日本兵来了。我亡命之途就从此开始了。
  第二天晚上,丁盛去找柳三,小柳给了他两张当票一封信,茂才写给他的。
  信:
  “老二:亨通号的东家是你表哥承文的师父陆家的人。没有我的签字,你让他看这信,拿上当票,也能取出来。乡亲们的借据当着他们的面,烧了。算我们钱家给乡里后世积点德。那尊玉佛像取出来,转给你铁匠大舅,我给他和妈磕头了。我的去处,天知道。”
  
  审核编辑:衣零   精华:下寨龙池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屌丝女,向前冲吧

下一篇: 《 苏医生的死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衣零: 行文流畅,语言精练,文笔老道,把茂才落难后的惨状描写的淋漓尽致。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呵呵,精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衣零

    行吟者老师这个片段写的很好,申请精华!

    2014-10-24

    回复

    • 行吟者

       谢衣零的点评和盛情,茂才是钱至仁的长子,至仁与至义是汉奸,至仁放高利贷盤剥乡里至义当税官因贪污被抄家。见前文。

      2014-10-24

      回复

    • 衣零

       我8月份才来墨舞,所以都老师之前写的内容还不熟悉,有时间了,慢慢坐下来品读。问好老师。

      2014-10-2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