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故宫大盗

小报记者系列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4-08-21   点击:

  
  头儿对我说,一个大案,世纪大案,故宫被盗了,案破了,今天开发布会,你去采访一下,正好有药品广告配合一下,他得意地搓着手,那是壮阳的药,广告费不菲呀。
  我去了,在XX饭店。
  下面是发布会的记录。

  主持人:
  各位中外记者,今天的发布会是向媒体介绍故宫博物院文物被盗案的相关问题。我们请到了故宫博物院的发言人,被控方的辩护律师。同时我们准备了庭审的录相,由我来做一些解释。现在请记者提问。
  大家举手,按惯例,主持人叫了官台记者,以便发言人能借他的提问全面介绍主题。
  官台记者(以下简称官台):
  “我们知道,我国故宫与英国大英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和法国的卢浮宫都是世界上顶级的博物馆,为什么在安全措施上出了这样大的事故。我的问题是,你们的管理为什么那么差,难道安全不与你们的效益挂钩吗?”
  问题够尖锐的了,记者坐下,一脸得意,现出为民请命的样子。
  宫人,(故宫发言人)扶了扶眼镜,咳了一声,突然:
  “我说阿水(记者网名)呀,你就别出我的丑了,咱们都是吃皇粮的人。你知道,我们两家的工资和单位的盈亏都是双轨制。那一年元宵节,你们用新盖的楼做了蜡烛,放了烟花,市民都夸你们真大方。(说到这会场爆发了笑声,知道那指的是官台着火。)后来我俩在酒吧见面,你也说没事,没影响工资。我俩一面喝酒,一面还说,难怪现在的人都争着考公务员,百里挑一。”
  对于发言人的相讥,官台有点火了:
  “算了,阿祥(发言人的艺名),国家规定所有博物馆都免费开放,你们拿老祖宗的器物卖高价门票,日进斗金。”
  宫人(故宫发言人):
  “你们利用垄断发言权收天价广告费,一个演员说两句话,一个歌星扭扭腰就挣贫困农村的一年口粮,这公平吗?那些假药广告,谁发的?明天又来批判,又做巫婆又做鬼;就拿现在正播的广告说吧,一个小县城出了一个卖草席的人,就说是大汉之源,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那一套又回来了,我的女儿就问我,按广告说的韶山能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地吗?你们都宣传些啥呀?照你们那么说,我们故宫博物院应该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了?”
  这一回合,故宫略占上风。官台阿水激动站起来。主持人制止了他,笑说:
  “各位,小小争论不要见笑,你们不见外国的议员还在国会上扭打吗?民主的表现,民主的表现。继续,那位,小报的”
  小报记者(小记):
  “看了直播,说那个大盗,叫‘十百亏’请问是十百千还是十百亏?(宫言:十百亏)哦,两位数刚过,连千都没达到,可见是个小贼,请问他是那个著名的神偷鼓上蚤的后代吗?”
  律师:
  “他是个农民的儿子,乡下的。”
  宫言:
  “我们故宫只有皇帝的谱系图,没有盗贼的。不过他现在成了名人,肯定会有人利用这一点开发旅游资源,不是潘金莲的故里也有人宣传吗,请你留心官台的广告。”说到这,他露出微笑,眼睛一瞥那廂的官台记者。
  主持人敏感地觉察到两位吃皇粮的人又要争论。立刻叫一个外国记者发言。
  外记:
  “那个大盗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不到五十千克,请问保安制服不了他吗?”
  宫言:
  “臭虫小,它能咬你。”故宫发言人笑了,他欣赏自己的机智。
  外记:
  “他那么小,如何能翻过故宫的高墙?他会(这时,有一个汉语的词,他问身边的小报,小报记者告诉他)噢,他会‘飞檐走壁’吗?请问,他是少林,还是武当?他读过金庸吗?”
  律师:
  “他是无业游民,小学文化。什么技能也没有。”
  这时,外记急问:
  “请问,他用的什么作案工具?能够克服世界一流博物馆的防盗设备,用的是007的道具吗?”
  律师以他职业性的严肃端坐着,回答:
  “鞋底子。”
  外记好像没听明白,问小报。小报记者用脚踢他示意,用脚。旁边官台冷笑:
  “一个堂堂的国家博物馆,世界瞩目的,被一个小蟊贼偷了。请问座落在北京中心的那个单位何以面对国人?”
  宫言;
  “重判,罚款。”
  小记起立:
  “请问律师,被告等同乞丐,听宣判,罚一万多元,你有没与他商议如何认罚?”
  律师:
  “和我的当事人讨论过,他表示,愿意以刑抵罚,在狱里多呆两年,反正出来也不好找工作,四十岁,小学文化。”
  主持人:
  “难呐!大家都难,事业单位要创收,企业要出名,和名人沾边就得重金聘用。难呐,大家都难。
  香港,多好的地方,女人都到那生孩子,製了宝贝,拿到故宫展览,金属的,还闪闪发光,谁都不知价。小偷偷了,虽说没费多大劲,裤子也刮破了,可是东西呢,连小摊都不要,扔到垃圾筒里,连个饼子也没换到。法院也难,不审吧,天大的案子,审吧,一个叫化子!还得坐在有国徽的大堂里,什么程序都得走。如果他偷了法官的自行车,踢他一脚让他滚蛋,可那是故宫的宝啊,一国两制送来的。老冯,(他用头指了指来采风的编导)你不是想拿这案子写剧本吗?难呐,主角都难选,瘦小枯干。
  好了,现在,午饭时间了,各位,到此结束。”

  回来之后,我们《笑宜》小报抢先发了消息,和药品广告同一版面,还登了照片。药品是“腰劲宝”一个妙龄少妇扭怩作态,红红的脸蛋儿,一只手拿着那盒药,大字标示:“服用腰劲宝,他好我也好”旁边便是故宫大盗的做案工具,一只鞋底子照片。
  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买了三份报纸,想必还送朋友,对那广告,左看右看,自语:这鞋底子是啥做的?还能长腰劲儿?显然,他把这两样联系起来了……(记者:逢时)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精华: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记得当时年纪小

下一篇: 《 河西贩驴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从一件故宫的盗窃案的庭审与记者采访的一问一答中,我们清楚明了的看到了,某些人某些国家机构为了谋取利益最大化,是如何瞒天过海,自圆其说的。任何障眼法都挡不住人们雪亮的眼睛,只是自扇耳光,凉民心失信任的举动罢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欧阳梦儿

    请老师不要一逗到底哦,一个意思完了,咱得喘口气不是。比如第一自然段。

    2014-08-21

    回复

    • 行吟者

       我没有逗,我说的是事实,你可以查看过往的报导。谢你编劳。

      2014-08-21

      回复

    • 欧阳梦儿

       晕哦,逗号的逗,一句话意思话了,请句号。

      2014-08-21

      回复

    • 行吟者

       谢你,真是。

      2014-08-2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