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玩民主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4-01-04   点击:

  小报记者系列
  
我的头儿,是改革开放时期的弄潮儿。他有一个小圈子,都是能人,会玩,什么都玩,玩股票,玩期货,玩古董,玩石头,玩女人那就不用说了。他们中有些人是官,用官职玩女人,啧,啧,啧,(小声)还用女人玩官员。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头儿忽然玩起民主来了。

  对了,介绍一下。

  我叫逢时,时逢盛世的意思。原来我工作多年,买不起房子,住在老丈人家的地下室,时间一久,感到腿痛。同事问我咋了,我说“风湿”。他们取笑我送了这个诨名,索性我用它作笔名,“逢时”,不错。

  我现在给一个小报当记者。这小报就是大家看到的《笑宜》。所以起这个名子,一是为了迎合市民的口味,我们常请些中医养生专家办讲座,说笑比哭好,能长寿。二是为了讨上边的欢心,建和谐社会,奔小康,盛世欢颜,所以叫“笑宜”。其实,头儿,另有宗旨。他叫辛曹,同事尊称他为新潮,人很随和,但有心计,他端个饭盒,在吃工作餐时走到我们中间,和小张小王打招呼:

  “你们的采访如何,稿子写好了没有?能配合当前的广告吗?我们揽下了那么多。你得让市民爱看,要讲“效益”啊!大家的碗里要加料,对不对?”

  “笑宜”,在他看来就是效益。他是个资本家,新兴的,原来是官办的《喉舌报》的副社长。在国有转制时,他请他小舅子做了一个资产评估,捞了一笔。就这样先富起来了。我有一个同事叫劳虚,后来在笔名中自己加了个“也”字,劳也虚。大家开玩笑,你干脆叫“牢骚”算了,看着人家在改革中迅速富起来,心里不平衡。他愤愤地说,新潮这家伙就能钻空子,发横财。我笑着对他说:“你当初不也是主编之一吗,怎么把社里搞的连年亏损?把我们的铁饭碗也给混砸了。真是劳也虚呀。”

  “说不清,说不清”――他连连摇头“时代翻滚,大浪淘沙,谁上来,谁下去,说不清。”

  “说不清的事多了,让咱们在笑宜报里看吧。”我安慰地拍了拍他。“管他笑宜还是效益,能按月发薪,养老婆孩子,积点钱买个窝是正经。现在是,叫我访谁就访谁。”

  这次,头儿,不知从哪里听说有一个“热题”叫“民主的普适性”,显然这个命题在喉舌里不便讨论,我们是边缘小报,放个气球,吸人眼球。头儿让我去采访。他的朋友多,政界、学界、商界的都有,尤其是人大代表原喉舌主编更是他的座上客。他能听风,抢在前边报导。就这样,我去了一个叫XXX学界精英疗养院的地方,官办的,在一个风景幽美有温泉的地方。每年夏天把一些精英请来一面休养,一面搞“神仙会”。据说这个词还是领导人起的,意思是大家放下包袱,畅所欲言。

  山庄的门前挂了好多牌子。什么“异端天才避难所”,“意识形态斗鸡馆”,“社会难题兜圈会”等等。

  我去过好多城市,走街串巷,见得多了,牌子多的地方有几类,一是医学方面的,为了招徕患者,同是骨头,就有颈椎研究所,腰椎研究所,坐骨研究所,膝关节,踝关节,趾关节各研所。还有就是那不大不小的部门,大家挤在一个楼里牌子也多,而且都是偶数。有一个管理局、处,就会有一个同级的中共委员会,前者用黑字写,后者用红字写。有一回我去XX市XX区XX小区老年活动中心管委会,除了这个牌子还有一个牌子,同样大小是用红字写的,上面写着中共下面同样多的XX,之后是支部委员会:都得有牌子啊!它使我想起长辈们说的。解放初年哪怕是一个剃头房,一个馄饨馆的招牌前面也要加上“国营”二字来壮胆,真是时代不同了。

  我问头儿,我们《笑宜报》为啥不弄两个牌子?他回答:“两个牌子两套办公室两套人马,你给备草料?”

  这次我去访的专家在一个小楼里,一进疗养院的大门左拐右拐,到一个花坛前。我说起两个人的名字,一位戴红袖标的老太太,她正织毛衣,她用下巴指了指,我见那厢的泥潭里正有两人在扭打,混身是泥,滚成一团。我惊讶地问:“为何不制止?”

  老太太摇头,说:“没事,他们都老了,没劲儿,不会伤害对方,权当锻炼身体。”

  “锻炼身体?在泥坑里?”我更吃惊了。

  “那是理疗,温汤泥浴。”她没有抬头继续打她的毛线。

  “谁管他们?”我小声问。

  “书记、理疗师和我。”她答。

  “您――?”

  “家属工,协管。”她将戴红胳膊箍的左臂抬了抬。

  顺便说两句,“协管”你在字典里查不到,它不是一个工种,不属于任何职业。不计入任何统计数据,但那人数,好傢伙,天知道。有的读者问了。协管既是一个行当,怎不见专门的学院?连清华那样的高等学府,经常开设管理精英研讨班的,也不见有“协管”专业?容我以后慢慢采访。

  我说明了来意,她停下手里的活,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哨子,吹起来。两人便从池里爬出,踉踉跄跄走进对面的淋浴室。过一会,各自裹一件浴衣出来了。一个满头白发,另一个白发而没满头,秃了。

  随后在接待室里,我采访了二位老人。原来他们半生的论题是:一个坚持在民主基础上集中,另一个坚持在集中指导下民主,就这样晚年打起来了,打来打去,在泥潭里滚成一团,锻炼身体。偶尔,协管人员,那个老太太,给他们贴点儿赚价的“创可贴”

  我把采访稿拿回整理之后给头儿看,他点头,在“民主的基础上集中”民主二字下面画了两个圈。我看了说:

  “头儿,我记得你在喉舌报审稿的时候,是在集中指导下民主那集中两字下面画圈的呀。”

  “傻瓜,民主、集中两支手,什么时候,哪手硬一些,是领导的艺术。譬如我让你们选主编,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啊,我来指定候选人,不等额也没关系,我挑两个,选谁都是我的人。至于民主基础上的集中,更有说道,要的就是你们的民主,七嘴八舌,最后我来集中。现在我们是《笑宜报》,强调一下民主,让老百姓乐呵乐呵。多看我们的报,才有广告收入啊!”

  “头儿,你的话很精彩,能不能把它写到我的文章中去呀?保你报纸销量翻两番。”我笑着问。

  “你想把我送到哪去?风湿病。”他瞪我。

  “没关系,现在政治环境宽松了,发两句牢骚,说点俏皮话,活跃气氛,读者也爱看,老是那么一本正经,人家去看喉舌了。你不是要效益吗?”我拉长声调。

  “我们不但要经济效益,更要社会效益。舆论导向,你想让我诱导那些中层干部去‘玩民主’?”

  “是啊,再画个马戏团小丑,手里拿民主和集中两个球,扔着玩。就像你当初改制时玩的那样,你那时不是让我们都签名给上级施压吗。”我逗他。

  “唉――――”他拉长声“你可真是个疯思(风湿)病,你不想在我这干了?”他真的把眼睛瞪起来了。

  “头儿,别紧张,我希望报纸有效益,我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志同道合,我还等着攒钱买房子呐。我说的是别老是高唱颂歌,搞点暴露,百姓爱看。”

  他沉吟了一会儿。

  “倒也是,揭露黑暗面,起点监督作用,也许会有更多的读者。你是我的好助手。”他拍了拍我的肩。

  
  审核编辑:黄尘刀客   精华:黄尘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受孕者

下一篇: 《 有关阿嘎的几篇日记

编者按:
管理组   黄尘刀客: 作品简短精炼,文风犀利,刻画生动。冷静的观察中洋溢着批判精神,许多细节不觉间令人会心一笑。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