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趣闻演义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 38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8-08   点击:




  谈判
 
1942 年1月 临近农历年关,坨乡穷苦农民不堪忍受鬼子汉奸的残酷剥削,奋起反抗,掀起一场斗争。就在群情奋起之时,高坡上响了一枪:
  “我们是警察,乡亲们,不要胡来!有理讲理,这是王道乐土!”
  “什么王道乐土,财主横行,穷人受苦!”人群中喊,夹着艾五的声音。
  “谁闹事?把他抓起来!”肖警长站到坡上高喊,“挨打的,算账的到这边来,有什冤屈只管说;看热闹的回家去!” 
这时好些人过来了,但也有些围着的人还是不动。有人看见爸爸站在警长身边,就说,看那倒霉蛋宋老二和警长站在一起了。我听了要去和他吵,妈扯住了我。
肖五也站到粪堆上喊起来:
  “乡亲们,别惹事了,闹大了,一个电话过去,宪兵队又不知要抓多少‘勤劳奉仕’了,你们愿意当‘国兵漏’吗?”
所谓‘勤劳奉仕’是日本人对劳工的称谓,乡下人叫他‘国兵漏’,挑国兵剩下的就去当劳工。肖五讲的是实情,小北河就发生过这事。人群又乱哄哄转向警长诉苦。

警长对爸爸说,宋家的账你去和钱家谈判吧?父亲回答的声音不高不低,周围的人都听得清,他说:
“我不谈判,我要告状,打官司。第一,他钱至仁不开典当铺,没有执照,为啥私自典当,从民国到满洲都明令禁止;第二,满洲国的法律,不允许私放高利贷,他钱至仁身为镇长,仗势欺人,知法犯法。我要到军管区司令部去,到后勤找我师父,请律师。”周围的人也随声附和。我身边一个小伙问,啥叫律师,老农回答说想必是大官,不然咋说“请”。
这时,院里一个哀嚎的声音:
“打电话呀,三兄弟,警长,”妈听了说,这是钱至仁。“要造反呀!谁去到镇公所去,替我打个电话给宪兵队。”
“钱代镇长,你别叫了,有我在这儿。”肖警长说“这不是造反,民事纠纷,归我管。一些饥民求助罢了,要开仓济贫呀!”狡猾的肖三一下子定下了调子,把闹事的拉到他那一边。人群热起来。
“天呀,开仓济贫,国库在县里,找小原,粮都叫日本人收去了。”

“我请示过小原,他说‘饥民乞食,绅商举善’这才是王道乐土。你看了因和尚不是支起粥锅来了吗。你把角门开开。”                  

警长进了钱家,几个警察维持秩序。这时出现戏剧性一幕。刚才开角门时,钱家大奶奶出来了,她提个马札坐到乞食花子的行列里诵起经来。她是一个虔诚的佛们弟子。了因方丈封她为“居士”。她一听说这是了因方丈的动员,便加入了这个队伍。当然也有人说这是大冤家使的美人计,让一个老太太来软化闹事人。说这话的人不理解那些信徒的虔诚。

看热闹的又渐渐聚拢回来,但这次火药味消了许多,那种坨村浪子的嬉闹情调又活跃起来。说啥的都有,骂那吝啬鬼连媳妇都供不饱,出来讨食。还有人说,作恶太多夫人看不惯了。这可急坏了铁匠大爷:她那么大岁数,又是大冷天,让她混在闹事的人中。大爷让女儿英姑和妈扶老太太去大庙祈祷,那里升了火,大锅烧着水,暖和一点。叩了头,就到茶馆去歇。英姑不太情愿,口里嘟囔,轮不到爹来怜惜。但妈还是劝说姑听话,和她一起把大爷旧日的情人架到了大庙,又护到了茶馆。
我是和妈妈一起回去的。离开钱家时,听到有人高喊:
“喂!护院的,看家狗,回去看看你们的老婆吧,赶紧呀。有人摸到热炕头上去讨债了。半夜三更,自家那‘八亩地’可得护着。”大家便哄笑起来……      

警长肖三进了钱家,爸爸又去医院看大秃。过了一会,肖三派警察把爸爸叫到钱家。事情是这样解决的:
大秃的医药费由钱家负担,养伤期间算出工;土地和地契归还给五太爷家;欠钱家的债按官利计息,本利一并由大秃二秃历年工钱扣出;余下部分一次付给宋家。初谈时钱至仁还想赖账。肖三悄悄对他说:
“宋老二你惹得起?奉天官场有人。军管区司令部。还有他那大舅子给日本人当差,日语讲得好,我求过他,和日本人平起平坐,应答如流……”
警长还讲,其它冲突中伤者仿此处理。开仓济贫的事,警长说,拿出几袋子,总比一哄而上让人抢的少。肖三让钱家先出一部分,年前,其它商绅都要摊派。最后,肖三劝他:
“坨村的安定,是你我的面子,小原要搞王道乐土,你给他弄个景。”
这时钱家报说抓到两个小偷,警长先让押到所里。

审讯

警长回到所里已是后半夜了。他点了一支烟,倒在椅子上,翘起腿。肖五给他倒了茶,他吩咐把那两个小偷带过来,让书记警察小宋跟过来做笔录。先问小的。
“叫啥名?”
“溜儿,”是个十来岁的小叫花子。
“什么溜儿?你爹是谁?”
“侯五,干爹”
这时肖五在旁笑着说:
“侯五捡的孤儿,在集上摸东西的,集上的人叫他溜儿,也叫苦瓜蛋子。”
“你到人家后院去干啥?黑灯瞎火的,偷啥去了?”
“去找地窖。”
“找窖干啥?”
“爷爷说窖里有好吃的,葫萝卜、地瓜、土豆。”乞丐说着挖鼻子
“哪个爷爷?”警长厌恶地问。
“老林头。”
“下去!”
“我还有说的。”
“说!”
“狗是那秃头放的。”
“啊?”
警长愣了一下神,“纵犬伤人”这可是夜里械斗的关键一环。他问钱至仁时,说是狗自己跑出去的。他示意书记记下。书记点头。
“大冷天戴帽子,你咋看秃头?”警长要核实。
孩子也急了:
“他摘下帽子,擦头上汗,卷边毡帽,我亲眼见的,秃头。”小乞丐说着在头上画了个圈儿。
“带那老的过来。”
乞丐老林头走上来了。
“名字?”
“瘸子老林。”
警长看了看:
“你也不瘸嘛。”
这时,肖五笑着说:“他年轻时给财主扛活,扭伤了腿,老了讨饭,动作有点夸张。”这次连书记官小宋也乐了。
“半夜,到人家后院干啥?”
“查看地窖里有没有粮食。”
“粮食放地窖里不发霉吗?谁能干这事?”
“行,用砖和石灰砌的,只要通风好。早年防土匪,我给东家做过。”
“看到了吗?”
“没来得及,叫人抓住了。”
“你管人家那事干啥?谁让你干的?”
老头有些迟疑。
“说吧,量你一个叫花子,不会关心财主贮粮的事。”警长探询的眼光。
“是三老爷。”老林头答
“哪个三老爷?”
“烟馆林三。”
警长不吱声,吸着烟。
“那放狗伤人的是谁?”
“不认识,戴个卷边毡帽。”
“按上手印!”
老乞丐在书记递过的纸上,按上手印。迟疑地站着。
“走吧!”警长命令。花子不动:
“警长,你看,这大冷天,你让我们爷俩在这猫两宿吧,你那牢里,有草。”
“这不是收容所,也不是养老院,快滚!”
“到大庙去,那升火呢,还有粥。”肖五说。
叫花子一老一小不情愿意地走了。

肖三暗自得意,这回,钱至仁和林三都有把柄捏在他手里,这可是砝码呀!        

往大庙运粮开仓的时候,有警察和钱家的人护着。就这样还是有些大胆的饥寒交迫的人从仓里抢去一些粮,王大娘就是其中一个。

爸爸从钱家出来,人早已散尽。天蒙蒙亮了。爸走到胡同口,突然,从后面闪出一个黑衫男子给爸一杠子。把他打晕了。一刻钟后,他才醒来,忍着肩痛,踉踉跄跄走回家。叔叔要去报官,爸爸制止了他。爷爷吸着烟不言语。爷俩都在想,是谁干的。
“许是族中那些激进的兄弟,他们嫌我和警长站在一起,没带他们抢粮,没把事儿闹大。”爸爸说。
“族中的人不会下狠手,多半是钱家的人。这次他们损失这么多能不恨我们。弄不准的时候,我们不声张,得罪人。”爷爷一向小心谨慎。
“不声张也得知道是谁,就算是我们不报复,也得提防点。”
“在族中,那些火气大的承字辈的都有爱找你五爷叨叨。钱家的情况,你伯,铁匠大哥更熟悉。钱家得福是他徒弟,得福弟钱小三在钱至仁家干活。还有钱家大奶奶是铁匠早年的相好,常找他诉苦,无话不谈。我们慢慢访,会了解情况。”

“村人都叫肖三是狐狸,谁知他肚里有啥计。”

就这样,父子二人都没声张,也嘱咐了叔叔。只是请牛医生给爸爸又加了一味汤药,在他左肩上贴了块膏药。


  趣闻 
         

  在这一事件中,一则趣闻传遍全村,给这出壮烈的活剧添一片花絮。事情是这样:
那晚上,钱二皮被背到医院,叔叔见到了,便问:
  “二哥,你这机灵人,咋也出了钱家大院,干那打斗的事?”
  “别说了,哎哟,兄弟,”头破血流的钱二,哼哼着说:“不出来东家不给工钱……”
  “你人缘那么好,谁对你下的手?”叔叔讽刺道。
  “看不清,看不清,”——钱家的人一到医院好多都这么说,谁愿意结仇?
  “那可不行,”叔笑着说,“指不出凶手,谁给你付药费?没人出药钱医生也不给你看呀……”
  “哎哟,”钱二躺在凳上,“你过来,小四……”接着他便在叔叔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叔叔故意大声重复:
  “你说是钱寡妇儿子钱三那小子啊!他不是你们本家的吗?”
  “你喊什么,哎哟!”
  “二哥,这回你要对警察说实话,咱们到‘独一处’吃酸菜血肠;如果你不敢较真,以后休想到我案子上捞猪蹄。”
  钱家打钱家,这趣闻传开了,成为笑谈。

第二天,王大娘得意地走上街头,碰见艾五。艾五逗她:
“嫂子,听说你去救火,这火没着起来,你倒得了赏,提一桶豆子回来。”
“那是钱大奶奶的施舍。”
“听说你奔粮仓的时候,把棉袄扣子都扯开了,露出白素素的胸脯,还高喊:孩子断奶了……”话没说完,大娘拣起一根苞米杆去打。艾五边闪边说:
“警察和护院的都躲不及,谁敢对两个鼓囊囊的肉袋子开枪啊,那可是又喂孩子又喂大人的呀……”一片笑声。
不知从哪厢传来浪漫的小曲:
一不要你摸来,二不要你偷,三不要你撕破了奴家的小兜兜……

  坨镇,我可爱的家乡,多少悲辛的往事在俚俗的小曲中柔柔流淌。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乡村情事

下一篇: 《 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文字酸甜苦辣样样俱全,悲凄中又让人掩卷莞尔,欣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文字跳动传神有趣。画面感觉强,最重要的是人情性极真实。

    2014-08-08

    回复

    • 行吟者

       谢小喻的点评,是的,如你所言,最重要的是人物性情的真实在细节中展现,加上俚俗幽默,这样才有民俗风情的美。

      2014-08-08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