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先知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1-02   点击:

 会计老吴是个小人物,人很本分,一年四季戴两只套袖。当然,即使是本分的小人物,也免不了有幻想。老吴的幻想很简单:希望更真切地看到小云。小云也是个会计,就坐在他对面,难道还不真切吗?不,老吴想的,是透过衣衫看清小云的胴体。小云长的漂亮,体型美,凸凹有致。每当小云扭转腰肢离座去倒水,老吴总是歪过头去,从眼镜上方瞟着她。她优雅地微曲双膝,翘起性感的臀部。老吴便轻轻地在玻璃板上击上一掌,叹一口气。假如到此为止,也无大碍,谁不想养眼呢?但,事情在发展……
  
  一天,老吴在街上走,一个瘦小的人,手操在皮衣里,拦住他。椭圆的墨镜下,现出淫笑:“想买透视镜,看女人的裸体吗?”老吴引颈瞠目。“走,”那人一歪头,老吴便跟去了。左转,右转,来到一个诊所。门前霓灯抖闪,室内暗如洞穴。时有女模巧笑迎出,又颔首而退。他被置于一个手术椅内,面前是一幻屏。美人含笑侧目,做挑逗状。那人拾一镜,架在老吴的鼻上,一片斑花,老吴摇头。那人复又换一镜,美人衣衫悄然隐去,窃笑,以手护腹。老吴点头。那人在老吴肩上击一掌,就这。
  
  付钱后出门,老吴拐进一家夜总会。可美!同是一张门票,别人欣赏歌舞,他多看了脱衣表演。
  
  次日上班,云进来,裙衫翩翩,老吴慌忙换上透视镜,再看云,果然,娇艳毕露。小云给他倒水,走近,老吴不由得向后一闪。小云掩口后仰:“哎哟,我这水会烫着你吗?”银铃般笑声。老吴俯视自己下身,赤条条。顿觉一阵羞愧,急忙又换下眼镜。“你的度数又有进展吗?真是太辛苦了。有些工作,你可以委给我呀。”云和蔼地说。老吴唯唯,抬眼,谢小云,一切又恢复正常。
  
  老吴还常去歌舞厅,但对小云,却限于咫尺之外的欣赏。说来,对一个老实的会计不可苛求。即使是有名的作家,有时也很难划清生理和艺术的界限,何况老吴,他看到什么,也只能烂在肚里,不会写进小说,去诱导孩子。
  
  时间一长,镜子不管用了。老吴又去诊所。那人哂笑:“嘻,你太贪,度数进展了。”因为镜子的价钱不菲,老吴便要度数深一点的,以期戴的时间长些。那人照制了。老吴一出门便进了歌厅。突然,又跑进洗手间呕吐起来――原来他看到那台上欢跳的靓女,肚子里的秽物在翻腾,那眼镜的度数太深了,它不但透过衣服,还透过了皮层。
  
  天可见怜,我们的小人物,一年四季戴着套袖的人,仅有一点点奢望,却受到如此折磨。
  
  老吴由于戴魔镜视力锐减,摘下镜,一片模糊,不得已求其次。他回去了找到那人,说出自己改进的要求。那人讶疑道:“怎么,你只想看上身,那可是双倍的价钱,因它能看清脑里的所想,这里有一副,隐形的,放入眼,粘在角膜上。”他又在老吴的背上拍了一下。“看你多次访我,就折半收费吧。”
  
  能看清头脑的思维?他说的没错,第二天就得到验证。
  
  经理笑嘻嘻走进来,“小云呀,今天晚上还得烦你到我的办公室加个班,把那标书的数字核实一下。”老吴抬眼,见经理脑子里的潜词在翻动:“看你这小蹄子能浪到几时,今晚我就要把你拿下。”
  
  晚上焦点访谈刚一结束,老吴想,不行,我不能让经理胡作非为,便戴上帽子,要去办公室。老婆斥他:“你这家伙,老是往外跑,小半夜才回来,身上还一股烟酒脂粉味,外头有女人了?”老吴想说去加班,回头看见老婆脑子里的邪念:“我得把存折上的钱都转到我的名下。”他一摔门走了。
  
  到办公楼,他一敲经理的门,果然,云怒冲冲走出,乌云散乱。显然方才二人在撕扭。经理一面喝水压火,一面问他啥事。他说来帮忙,经理不语。老吴见经理的脑子里在想:“帮忙,帮他妈屁忙!有意坏我的好事。得找个机会把他打发了,让他下岗。”见此,老吴心里有些慌悚。
  
  能看清别人的脑子里想什么,这可是件麻烦事。老吴走在街头心里这样想。恰在此时,他看到一个拎着提包的人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衔着烟在信步。嘿!老吴看清了他,脑子里急不可耐:“这家伙怎么还不来接货,时间到了,我在这市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这是多大的数目啊!”老吴走向他,那人立刻提高警惕,“这戴眼镜的人是不是便衣警察?口袋里也许有探测器。”那人的脑袋里这样说,把提包换到另一只手,匆匆与老吴反向而行了。老吴马上报告,警察立刻盯上了。就在那人与同伙交接时,抓住了两个毒品贩子。
  
  老吴举报有功,警局召他来领赏。警长请他坐下,让茶:“我们知道你是会计老吴,你帮我们破了案,按规定给予奖励,签了字就可以把钱领去了。希望今后你继续与我们合作,提高警惕,发现可疑线索,及时报告。”警长笑容可掬。脑子里的问题在跳动:“这个老吴怎么会知情?莫非他是同伙,分赃不均?当然,在没有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能怀疑好人,今后留意就是了。通知他们单位:此人见义勇为,是积极份子,为了军民共建,以后多汇报他的表现――这样说,好。”老吴既然看出警长的心思,想转弯磨角消除他的误解,说明自己不吸毒,只不过对这类人有点直觉。“直觉?”警长听了老吴的话,摆出聊天的样子。脑子里想:“嘿,干我们这行要的就是直觉。一条缉毒犬那么贵,还不如请他,就放在训练营里,和狗混合编队……”警长始终和蔼可亲,面带笑容。先知老吴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了。慌忙领了钱,告辞。
  
  警察局破了大案,市里开庆功会,报社记者穷追不舍,还是老吴单位的经理泄露消息,不知是为了整他,还是为了提高企业的知名度。好家伙,小市出了个“先知”。顿时引起了轰动。名人效应起来了。家有升学儿女的父母,纷纷来电,请任辅导教师,帮肋猜测试题;正在谈判的企业,也发来请柬,聘为顾问,为了窥探对方的底牌;更有甚者,一些失恋的青年登门求教,哭哭啼啼,请他捕捉对象的心里。单位要他开咨询公司,为下岗者谋出路;警局则要将他与缉毒犬混编,捉拿毒犯;黑社会的团伙还给他寄来两颗子弹。就连自己的老婆也要送他去精神病院……
  
  老吴又来到了诊所哀求说:“饶了我吧!去掉你的镜子,让我恢复正常。”“难,”那人淫笑,“两个办法:一是挖掉你的眼睛,”那人定神看他,“二是你还当先知,为我作广告。你的替身多了,视力便能自然恢复。”“去你的!我宁可挖去双眼,也不会为你宣传。”会计恼了。那人又重重拍了他一下:“看来你确是一个老实人,把这药拿去,每天滴一点,半年后也许见效。”
  
  半年后老吴的视力果然恢复如初。只是见了漂亮女人,再不敢抬头。



  审核编辑:黄尘刀客     推荐:黄尘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路遇

下一篇: 《 受孕者

编者按:
管理组   黄尘刀客: 本本分分的小人物,伴随着些许欲念的增长,竟有了让人惶惶不可终日的奇特本领,其实让人惶惑的不是看穿世情的本身,而是不同与常人后给自己带来的混迹人群的种种种不便。作品构思精妙,有禅悟之心,对世态人情的把握颇为到位。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黄尘刀客

    真是天可怜见小人物,我们身边的这些小人物被行吟安达刻画得真是活灵活现。

    2014-01-0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