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坨乡二奸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2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7-24   点击:


  “三哥,我早就应该来谢你,”林三欠身给警长斟了一杯酒。“我们茨坨这地面多么平安。我的油坊能正常的运转,这都亏你呀。”
  “这也要靠县里小原常派宪兵来巡逻。”肖三知他是铁杆汉奸,便出言谨慎。
  “别提那宪兵队,小北河还在县城边上呢,宪兵队的眼皮底下,粮店不照样让饥民给抢了。茨坨集上市面繁荣,连小原都夸你安民有方。”肖三心里明白,小原是否说过,谁也不知,林三这样讲,与其说拍他的马屁,勿宁说是在暗示自己能听到小原的话。抬高他的身份。
  “喝酒,喝酒!”肖三故作喜色。
  “要应付各类人物,在穷人和富人、日本人和满洲人间周旋,兄弟知道,三哥你累呀!”林三一饮而尽,拍了拍拍警长的肩膀。“我真想分担一下你政事的劳苦,你也该歇一歇到我油坊里,喝杯茶,看看账目。嫂子在家,日子很苦,四十来岁的人了,你让她拿点红利过几天舒服的日子。”
  肖三心头一愣,这小子要当警长?还提出交换条件。他极力掩饰自己的心情,夹一口菜,悠悠地说:
  “真是的,你年轻,到我这年纪是有点累。也许该想个退路了。”
  “三哥,你想到哪去了!”林三大笑,呛着了,竟咳起来,少许,一面用手帕擦嘴,一面亲热地说:“傻哥,你以为我是想逼宫吗?我不过想和你配戏,做个帮衬,你想,钱至仁那老东西,惟利是图,懂什么武功文治,王道乐土。他若是换成我,我们一文一武,茨坨还不治成个王道乐土的模范!”他略停片刻,望着肖三,才换了语气。“不过这事也就咱俩说说,谈谈抱负而已。那镇长,大小是个父母官,哪里是咱哥俩定的。我说这话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也许哪一天,小原召你,在他面前能替我美言两句。”就这样林三自然而又亲切地表达了他的意图。
  肖三微笑地望着他,的确,他没想到烟馆林三有这么大的胃口。想不到是很自然的,俩人虽然都是汉奸,性格截然不同:一个进取,一个保守,一个张狂,一个狡猾。肖三点了一只烟,他让林三,林三不抽。警长想,比起钱至仁来,对于我肖三,他也许不是更糟的一个。何况有油坊的红利。话说回来,他知道,乡民对他们两个都很憎恶,百姓恨他们,如果让他们想到这与我无关,对我肖三也不是件坏事。凡事你不要积极出头,也就是了。也许不像我刚才想象的那么严重。何况,这不过是两人私下里的交易,谁知道小原怎么想。于是他说:
  “这事我们兄弟俩就议到这,到时候如果小原征求我的意见,哥哥定会为你使劲。”
  “一言为定,为我们合作干了。”俩人笑迷迷举起了酒杯。林三脸红起来,有点醉意地拍着肖三的肩:
  “三哥,放心,你那位置,没人能替代,你想,你和二哥都是行伍出身,受过正规训练。十里八村哪个能行。”
  “是啊,如今我和二哥是各为其主了。”肖三心想,这林三没忘记揭我肖家伤疤。于是他不软不硬地说,“日本人跟你我一样,不怕东北军,怕的是义勇军。那抗日的义勇军,他们可都是宋家的人。”两人便哈哈一笑了。
  原来肖家堂兄弟六个,老大在家种地,老二是东北军军官,老六是念书人,无所事事,他们仨是一家。其它肖三、肖五也是堂兄弟,老四与老五一家,早年出走当了和尚,不知去向。(关于肖二的往事见《小镇风情》“战乱情殇”)
  “三哥,还有一件小事,”林三夹起一粒花生米,停下了,“叫五哥(肖五)给丁盛过个话,到我那去做工,帮我劝劝那些婆娘别闹事,也就是打个更,只有对那抢劫放火的才用得上他的拳脚。”
  “好说。”肖三满口答应。他也早想找个机会把这剌儿头弄远点。“丁二在你家护院,不管咋说也算有个固定收入。遇见他妈我也劝劝。”
  “三哥,我还想找个院子把戒烟馆往坨镇推一推。”
  “兄弟,这事怕难办。”肖三早有戒备,“你想,这儿多是佛教徒,他们对教会那烟馆恨之入骨。”
  “三哥,”林三压低了声音,“你以为那鸦片是教会弄的?教会演的角色你还不知?他们拥护满洲国,又要当善人,用戒烟馆减轻它的危害。也算是和日本人合作。那卖烟的真正的老板是日本人。他们是什么商社谁也不知道。跟我打交道的全穿便衣。连小原也不敢过问,只管放行。那来头大着呐。你我要想保住这八斤半——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还是不知道为好。”
  林三说的是真的。在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人为了筹措资金除了残酷掠夺占领区的财富之外,还从事走私、贩毒、倒卖军火。其中最大一项就是贩毒。所得收益用于军费和伪政权的开支。日本宏济善堂的负责人叫里见甫就是专门干这事的。里是日本大特务,有“鸦片王”之称。日本战败后,他作为甲级战犯被起诉,但由于美国政策的改变,他竟然被释放了。
  实际上,这件事受到很多专家学者的重视。由于里见甫在日本投降前解散了“里见机关”这一特务组织,还精心销毁了大量文件,至使证据缺失。
  但是,最近2007年8月30日,日本英文版《日本时报》在头条发表了在日本发现了标注“机密”的重要历史文献——《宏济善堂纪要》。这份21页的文件原存于东京国会图书馆。它清晰地记载了宏济善堂经营鸦片贸易的范围、来源、收益和操作。日本人在华贩卖鸦片规模之大达到惊人程度。仅1941年这一年(也就是林三向肖三提出把烟馆扩大到坨村这一年)它向沦陷区中国人卖出了222吨鸦片获利3亿元(当时的货币)这相当于汪精卫傀儡政权一年的预算。
  宏济善堂的鸦片有三个来源:利用伪蒙、伪满政权强迫当地人种植,从伊朗购入和在台湾种植。
  肖三听了林三的话不禁暗自吃惊。作为警长,他再也不敢在群众中,说起反对吸毒的话了。亡国奴的滋味就是这样。
  他在送走林三之前,不无感伤地说:
  “老弟,你说那在你家油坊参份子(入股)的事,我真的让内人办一办,不知哪一天游击队干掉了我,她们娘儿几个也有个进项。”
  “好说,好说”林三满口答应。
  这就是水石先生去见了因和尚那天发生在警察所里的故事。那天,水石先生从了因的禅房里出来,一下庙台岗见到了在警所里打杂的肖五。肖五说林三来找他三哥,没什么好事,还是不听为好。(见“了因和尚”)那是我六岁那年的初秋。月娥已经去当修女了。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秦老师的眼泪

下一篇: 《 绣花(上)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虽然只是俩个小人物却充分展示了中国厚黑学在各个阶层的份量,真是叹为观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