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警长肖三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2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7-23   点击:




  烟馆林三在坨镇有个油坊,就是游民侯五打工的那个。(林三的故事见“烟馆林三”)这一天林三来查账,账房陪着。看完了,他让管事的去警所,请警长吃饭。肖三和林三虽然在为日本人当走狗这一点上沆瀣一气,但在审时度势应付百姓方面却各有面孔和手腕。林三请肖警长主要的目的是联络感情,在警长有机会受小原召见的时候,说点好话,荐他当坨镇镇长(大保长)。眼下这个位置空着,临时由财主钱至仁代管:主要是给占领军服务,诸如镇子里的出勤(勤劳俸仕――劳工)、征兵、完粮、纳税;小部分也给村人办点民事。
  本来小原想让水石先生当镇长。小原是日本人,根据满洲国的宪法,日本人可在伪满的各级政府任职。早年中国通小原在帅府随大帅的参谋本庄繁(后来这人当了日本关东军司令)当小参谋。他常到沈先生的画坊里走动,观赏、研讨和购买古今名人的书画。那时水石先生在店里学徒。他们便有些来往。小原欣赏水石先生的为人,而且他是没落地主,没有明显的反日倾向。同时他在坨村交际广泛,在上下层人群中有相当威信。他若是能为日本人效力,是镇长最好的人选。可是水石先生婉言谢绝了。小原也没有使出权威下达命令。他认为还不到时候。
  打发管事走后,林三一面喝着茶,一面在盘算:这次谈话从哪里说起,怎样开头,怎样伸展。他知道肖三是个狐狸,而且还是个馋嘴狐狸。狐狸不怕,嘴馋就好。得试探那最少的价码(当时还没有底线这词儿);当然不能向他示弱,不能让他觉得我林三在求他;应该让他认识到我们是一条线上的,单靠他肖家能对付得了大冤家钱至仁吗?他弟弟钱至义在县里当税官,那是小原的手下;话里话外还应该透给他,小原对我林三的信任;让他听出来我也是能说得上话的人;让他对我也要有点企盼和顾忌;他应该明白肖家的伤疤,护着他的“眼儿”,肖二不是东北军吗,他能说得清二哥的去向?自然,不能让他觉得我在要挟他,要借着酒劲儿,叫他感到我是个直肠子,向他吐肺腑。  
  还有两件事:在茨坨能弄个院子开戒烟馆吗?还得帮我把丁盛挤出来给我看家护院。丁盛要是在我的手下就能控制他,有什么不轨,就让三台子的的警察把他关起来。也让那月娥断了情人的念头。
  的确,这最后一件也不是小事。自从大烟馆让许多强壮的工匠、庄稼汉变成力衰身残的废物,让许多小康的宅院家破人亡之后,它就成了千夫所指,好多妻子儿女登门责骂,摔烟灯、砸门窗、烧柴草。这真得雇两个人,做劝导、阻止和护卫的工作。
  正当林三把这一切都滤算一遍的时候,管事的回来了。他禀报说,肖警长这会儿忙一点手头事,一小时后,请三老爷到所里去。林三便叫管事到独一处准备点酒菜,待他去见肖三时,用提盒送过去。
    
  其实肖三这阵子也没事,不过他点上一只烟,要把这事情想一想:林三来干啥?他知道林三是小原的狗腿子,而且是不同寻常的。这不寻常就在于他有教会和鸦片两张牌。莫非要把这两张牌打到坨村来?想到这,他有点紧张。这如真是小原的意思,他是顶不住的。他顶不住,这所长也就干到头了。因为他知道,茨坨可不同于三台子,三台子晚清的时候就有了教堂,在那里天主的信徒多,财主和穷人都有。坨村是大庙的天下。了因是个有来头的高僧,连小原也惧他三分。佛教徒岂能让异端侵入。再有鸦片。那是什么东西?坨村人对林三的入侵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殃及到我,在这一石激起的波澜中,我该伴演什么角色?
  他仔细分析了坨村的四大家族,分析他可能的态度:肖家正在末落,虽然说还有许多田产,但在民国年间有势力的人物都已转移和逃散,所以他,警长也没了靠山;小原正是看到这一点才利用他,知道他背后没有牵线的,才会死心塌地跟着他。何家,也在败落,没有势力,水石先生是个士人,何二开饭馆,何三是个算命瞎子,他们代表了何氏家族的分化瓦解。这两个族系肯定反对林三。但无能力。钱家正在兴起,钱至仁靠放债兼并许多土地;他弟钱至义在小原手下当税收官,炙手可热。钱家会与林三伙起来吗?如果他相信小原支持林三,他们便会勾结起来,互相利用。抽大烟就要典押地产,借高利贷,这正是钱家发财的机会。这是最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宋氏家族。在村子里他们是旺族,有少许财主,多半是下层人。宋家的土地很多都被钱家还有林家剥夺了,他们能不仇恨?穷人被从土地上挤出来就沦落为下九流:车船店脚涯,推车担担,引车卖浆,杀猪抹狗。混不下去,或不愿意受气的便跑出去当兵,东北军、义勇军里都有。而且宋家二秃是了因的弟子,家族中有许多人信佛,特别是妇女。他们是林三与钱家的死对头。我肖三的脑袋既不想让日本人的洋刀砍掉,也不想让宋家的屠刀砍掉。把他们逼得没了活路,啥事都能发生,那些人,大牲口都能宰,宰个人又算什么。大不了上梁山。从这儿放马,一宿就是游击队出没的地方。
  肖三啊肖三,不能让他们看出你跟谁靠得近,又得让他们觉得你还有用。只有你和那下层人保持联络,跟日本人也能过话,两边才不会抛弃你。乱世之秋,乱世之秋……
  正当肖三想好了怎样应付林三的时候,他听到廊里一声咳嗽:
  “三哥,你还忙着吗?”――林三来了。
  “快快请进吧,看我怠慢了你。”说着着警长迎了出来。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智审

下一篇: 《 【六月蝉鸣】骚动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肖三极有头脑,在这种大环境下做人难,想做好就更难,想来这时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并非一件易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在当时环境里肖三头脑清醒。

    2014-07-23

    回复

    • 行吟者

       小喻,所言极是,日本人统治时期,当汉奸多是两面害怕,想两面讨好瞻前顾后战战惊惊

      2014-07-2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