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裁缝闫叔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14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7-16   点击:

 
  
  晚上,爷爷带我去徐伯的剃头房串门,剃头房和裁缝店(谢伯家的)共用三间房,我们到时屋里点着保险灯,徐伯去了高台庙与老道的班子排练,他徒弟磨推子;那小子十二、三岁,白白净净剃个光头,袖管高高卷着,一副殷勤的样子。闫叔一面干活一面和艾五聊天,想必是有趣的事,五叔乐得前仰后合。
  裁缝闫叔闫兴奎是个幽默家,他个子不高,由于常年的职业习惯,头总是微微前倾,项上搭一条皮尺,讲趣闻和笑话从不停止手头的工作,也不看听众。他慢吐小语,讲到会心处便用右手背轻轻地在布料上一扫。
  说话间,艾五又问起家乡人的传说,高老道下体的奇伟,问那是否和他炼丹有关。闫叔笑而不答,却讲起驴头太子的故事……我常想,为什么在俗文学的本子中已有记载的篇章,到了民间却千差万别相距甚远呢。可能这多半要归功于说书人的附会,我闫叔就不乏这样的才能。而且闫叔说的事春,话不春,经他改编之后这段故事成了下面的样子。
  说的是唐朝女皇帝武则天统治年间,有一个财主雇了一个长工,他因为穷买不起衣服,便用面袋子缝了条短裤。每当空气中湿度一大,他便有所感应,告诉东家说“天要下雨了,快收拾场院”,果然灵验。久之,财主竟把他当成预卜先知的能人来供俸,当然要求也提高了,由短期的天气预报改为长期的灾害预警:“请教先生,明年种什么庄稼?”这小子干地里活干烦了,便傲慢地吐了一个字“草!”。东家依计而行,第二年,果然,官家下令:高价收草。财主发了大财,把女儿也嫁给了他。
  “官家为什么收草?”艾五来了兴趣。
  “皇上生了个驴头太子。”
  “唉——?女皇上怎么会生驴头小子?”
  “上方见怪了,你想啊,男的当皇上,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女的当皇上得祸害多少男人!她不停地选面首。”
  “啥叫面首?”艾五问。
  “就是男妃,那标准自然特别。上方的神仙便派了个神驴下凡,变成个叫花子,衣衫破滥,横卧街头,什么都露着,很显眼,太监用棍一拨弄,结果当然被选中了。”
  艾五笑弯了腰,闫叔还是慢条斯理,右手提起装着炭火的熨斗,往左手指上吐口吐沫,在熨斗底下试了试,悠悠地烫起衣服来。
  艾五擦擦眼泪便又问起高老叔裤裆里敲锣的事儿。这时胡四和老胡头走了进来,大家寒喧一番,爷爷问起梦屏,四伯说侯五带她去高台庙高老道那里抄谱子去了,那是老道从千山无量观带回来的。今天他们排练。大家坐定之后,爷爷装了一袋烟。转向艾五,笑了:
  “今天,你知道,你荣奎老叔为啥让你住口吗?”
  “老叔他本是爱说笑的呀!”艾五晃了晃头。
  “那都是瞎话。惹事生非。”爷爷吸一口烟。
  “那三台子小寡妇是咋回事?”艾五抓头。
  “高老道的故事多了,”不知什么时候,二秃叔进来了,拿一个黄瓜咬着,口齿不清地说:“十三岁吃他嫂子的奶。嫂子搂着他,说他顶用。第二年就给他生了个胖小子,你还说啥?”
  这回连闫叔也悄悄笑了。
  “你们这帮小子呀,喜欢瞎话。”老胡头忍不住了,磕磕烟袋:“老道十三岁,你们哪个出生了?”他用烟袋锅挨个点着,又回头对爷爷说,“看孙子都悃成啥样了,还不带他回去!”
  爷爷望着歪在怀里的孙儿,笑了笑,把我背了起来。
  五行八作、三教九流、流言蜚语、市井趣闻,点缀着动乱时期危机四伏的风情小镇。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传经入俗

下一篇: 《 【六月蝉鸣】陈家村佚事(一)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这段人物多,故事多。生活气息浓厚。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下寨龙池

    唐期真开放。

    2014-07-16

    回复

    • 行吟者

       市井文学中的封建糟粕,中国文化传统对女人当皇上的一种嘲弄,不是正面的东西,下层社会俚俗风情而已。

      2014-07-16

      回复

    • 行吟者

       这里只是给各类人物画像。小镇的百态。但也关乎嫂弟情深的后话,展示下层人的道德观。

      2014-07-16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