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搏弈悬念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11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7-14   点击:


  “方丈,你在日本的时候,日本人爱不爱听中国的音乐?”水石先生关心地问。
  “他们非常喜欢,僧人的大学也在演奏汉人的曲子,他们的出家人很宽松……可以有妻室,也吃荤。爱好更是广泛。”了因答。
  “你是念大学出的家?了因这个法号有什么说道?”
  “说来话长,我这法名是师父起的,了因一词源于佛家因明学说。中国佛教有一派叫法相宗,因为探讨世界万物的相对和绝对的真实性而得名。我在日本京都念书,老师给我们讲《大唐西域记》,一个叫陈那的古印度大乘教瑜伽行派创立了新因明说,唐玄奘在印度游学接受了陈那的学说并有发挥,造诣很高,他和弟子创立了法相宗。我刚才讲过。因明说也因而得以发展。辩论者分‘生因’‘了因’两派。我的师父便以‘了因’定我法名。”和尚半晌无言,复又感叹道:
  “中日文化交融源远流长,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听说师父望月在国内也受到军方斥责……”
  “传说,”水石一面投子“关东军召你去奉天的监狱做教化?”
  “有这事,我没去。日本明治以后教化是僧人的一项工作,开导罪人。现在的‘教化’,就是给那些反满份子洗脑筋,宣传‘大东亚共荣圈’,鼓动厌战的日本兵到别国去杀生……这有悖于我们宗派的佛旨。”
  “既然你不肯自己当教化为啥荐圆通去干这事呢?”水石问。
  “这是不一样的,我当教化那是在省里,受制于人;圆通在小原手下,虽然听命于小原,可他也要向佛诵读啊……”
  先生明白了,了因用心良苦为求苍生不惜冒险,在小原身边设下耳目。同时也说明了他确把自己当成至交,在这国难当头的时候。
  “我在想,像你这样有很深佛学造诣的高僧,至少也该留在名山古刹,怎么会屈居坨镇庙堂?”先生说出久怀于胸的疑问,一面漫不经心地投下一子。
  了因全神注视棋盘,点了一子,笑道:
  “看这。”
  先生大吃一惊。刚才苦心经营作的眼,却被他一子点死了。
  “这就是我。”了因指了指那颗子。“你如不解,出村面南一望便知。”
  “教堂!”先生豁然开朗,原来佛要与天主争夺信徒,才在与三台子教堂近在咫尺的坨镇安置了高僧了因。
  方丈复又缓缓地说:
  “惟独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宗派与张作霖有了共同的见解。而且我又是大帅的参谋那个日本人本庄亲选的。”
  “莫非就是关东军司令?”
  “正是他,因我是在日本留学归来的。”
  “怪不得,日本人小原也要敬你三分。”
  “你看到事情的一面。本庄繁荐我时,日本人还没统治东北。他和张家军有共同的敌人,他们都想防范欧美通过教会的渗透。现在不一样了。张军成了他的敌人,他知道我在东北军中有一些朋友。他岂能不通过小原监视于我。而且梵蒂冈承认满洲国,教会又和日本人站在了一边。”
  “看得出小原在这界面上实行绥靖政策也是有来头的。”先生探问。
  “是啊,奉天是这满洲的腹地。辽中又是腹中之腹,让这个中国通弄一个‘王道乐土’谁能说不是关东军的怀柔之术呢!小原,小圆也,他想在他管辖的地面搞个绥靖区,顺民区。画好一个圆。”
  “按你的分析”水石一面小心地投了一子“在小原和他的副手――那宪兵队副板田武夫的眼里,苟安的坨乡何以为患?”
  “可能他们最怕也是最担心的就是宋氏家族。”方丈也轻巧地在棋盘上投了一子。“抗暴是这个家族的传统。南甸老一辈当义和团,小一辈当义勇军,北甸富人当张家军。还有地面上穷苦人,抗出荷抗高利贷。”
  “宋家的二秃也是你的弟子,市面上叫他狗肉和尚,就是其中一个”先生笑了笑“他那口头禅就是死活一样价。”
  “那孩子是菩萨,俗人不解。”
  “也是,有一次,冬天,庙前的石阶上卧着一个乞丐,二秃踢了他一脚,把身上的棉袄扔给他,自己钻到肉铺的火炕上,和瞎子何三挤到一起。第二天起来嚷,身上的虱子是瞎子的。”
  两人都乐了。了因说:
  “小原是个中国通,也是一个掠夺狂,中国文化中的好东西他都要,一直在收集那些流散于民间的瑰宝。眼下又盯上了那个《柳工俑谱》,泥人柳留下的,说是在高老道那。他不是泥人柳的女婿吗,柳没有儿子。还有胡四女儿那张古琴,林三那个紫砂壶。”
  “你那石涛的画可是国宝。”
  “这你放心。”了因说着,坚决地投了一子。
  先生木然,站起来,弹了弹袍子,笑道:
  “看来,你在日本受过高人指点,不但佛法,棋法也无边呐!”
  “这围棋虽源于中国,但我是在日本学的。中国讲礼让,日本人可是讲拚争的。”
  “我可没礼让你,只是棋艺不佳。”
  “互有胜负。改日见。”
  方丈望了望窗外,小和尚早已扫完院子,在给菜田浇水。
  先生告辞。方丈送至院外。
  “现在日本人又把你当对头了?”
  “那也未必,他们如真这样想,那就错了。我不是谁家的间谍和密探,我不属于同盟国也不属于轴心国。我是佛们弟子。我要做的是普渡众生,包括那些拿着屠刀,愿意放下它的人。
  那是我六岁那年的初秋,庙里的两棵老槐把它的浓阴盖了半个庭院。
  先生出了大庙,正好碰上在警察所跑腿的肖五。那日不是集,街头上少有人,时而传来丁茂敲铁皮的声音。先生问肖五今日得闲。肖五凑到先生跟前:
  “烟馆林三请警长吃饭,我躲出来了。”
  “没去陪?”先生笑问。
  “那事干得?他请三哥(肖警长)必有所求,也许要算计谁。成与不成都是惹事。少听为好。”说完,肖五摆手走了。
  东北军军官萧向荣寄在了因处的,经水石先生鉴定的《归樵图》不是石涛的真迹,但它却换回了游击队萧司令的三名部下,这是后话。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六月蝉鸣】暮年状态

下一篇: 《 老道高五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闲聊中却谈的是惊天动地的大事,高深的学问,这两个人的修养真够高的。我佩服。我更佩服作者这方面的修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下寨龙池

    “传说,”水石一面投子“关东军召你去奉天的监狱做教化?”
    这句是不是有点问题?

    2014-07-14

    回复

    • 行吟者

       没问题,日本军队里也做思想工作,他们叫“教化”给抗日分子洗脑。因了因是求学于日本的高僧有威望,日本人要利用他。

      2014-07-1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