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汉奸林三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古堡残阳》8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7-13   点击:


  路上

  回家路上丁叔开始大骂财主林三,说话不算数。我说豆饼也行,切成片煮菜吃;他又骂,信主的人还娶两个老婆,接着骂信主的还调戏修女,捏人家的手,壶打了还扣人家的钱……他让我骑在驴上,他牵驴一路骂着,但我看他并未生气,还喜洋洋的。肯定是和修女和好了。我心里想,
  “说不定还亲了嘴。”丁盛一去三台子,我听艾五就这么说。
  “哪会,——闫叔反驳——修女都蒙着脸的。”
  “那不会撩起来?”——艾五。
  “咳,人家出门人多,都是一排一排的,谁会离队……”闫叔笑了。
  “得把她救出来,对不?”丁盛二叔问我。
  “对,我给你当探子”我听说书的讲,要救人得先有探子。
  丁叔兴奋起来,突然丢下缰绳,跳向前方耍起拳脚。受惊的毛驴往旁一闪,把我摔了下来……想必它把丁盛看成了武松。细一想自己也不是老虎便又安静了,低头拱我表示歉意。丁叔也忙收了架式,看我没有受伤,又将我扶上驴背。感叹说,看你这般武艺如何当得探子,还得跟叔练呐!说着又拾起缰绳,走在前边唱起歌来。快到村口的时候,他对我说:
  “喜子咱得找侯五,弄两块好豆饼。”
  “豆饼有啥好坏?”
  “要它榨油时少转两圈的。”
  “对!”我想起侯叔带我参观榨油机的情形。

  林三

  地主林三,三台子人,天主教徒,家人叫他三老爷,其实他岁数不大,我六岁那年他才二十九和瞎子何三同龄。在地主中他是个新派。怎么个新法?用肖五的话来说就是能“赶时局”。财主和警长谈起他来爱用一种嫉妒和不屑的口气:那林三荣如何如何……我们就从这“三荣”说起。林三行三,但这三荣的三却不是次序数,而是一个数量数。这“荣”何以竟然有三?并不是因为他作了三件为民除害光宗耀祖的事。原来父亲给他起的名字叫华荣,他那辈份在林家是荣字落底的。伪满洲国成立的时候,他刚好二十岁弱冠之年,从长辈手里接过一分财产,踌躇满志,便给自己的名上添了个字叫满荣——林华荣字满荣;后来日本人又提出口号叫“日满亲善共存共荣”,他又在自己的字后加了一个号:“林华荣,字满荣,号共荣”。于是在财主那个圈子里人们便戏称他三荣,嘲笑他的赶时髦讨好当局。至于穷人,便直呼为“烟馆林三”,或“二鬼子”。分开来讲:
  “烟”指鸦片,烟馆是戒烟馆,是教会的慈善机构,按宣传的宗旨是为了对吸烟者进行管理控制,使其渐渐地减少药量,最后达到戒掉的目的。听起来这似乎有理,但实践证明原来的吸烟者不但没少,新的吸毒者却一年比一年多,而烟馆的所有者教会和它的经营者林三却暴富起来。他兼并了几家自耕农和一部分地主的土地,成了数一数二的大户。可见林三不是一个好信徒,他信教投靠洋人,是为了毒害良民,盘剥乡里。乡民恨他,他自知单靠教会的洋人是站不住脚的,便又极力巴结当权的日本人。他听说县里有个日本官小原爱好中国文化,他便在奉天收集些字画古玩或民间的工艺品献给这个征服者。因此他深得小原的喜爱,小原喜爱林三的另一个理由是他想知道那些教徒,富人或穷人对主有什么忏悔,主又怎样开导他们。而教会也在用林三探听日本人的企图。乡民叫他二鬼子不只是通常意义下的走狗,还是指他是两面间谍,双料汉奸。教会也知道它的烟馆得罪了一些村民,它要有一个人在主和众生面前作忏悔。这正像一个哲学家说的,上帝需要魔鬼,把主的过失推到鬼身上……
  林三家的后院起了两次火,乡人便说,开烟馆设赌局的都是这个下场……林三也知道百姓和财主都恨他;警察在算计他;教会也要牺牲他;但谁也没有日本人有力量。为了缓解舆论和精神上的压力,他常作两件事,一是向教会捐点财物周济穷人,二是算命。找他命中的“小人”。说来也怪,这个教徒在忏悔时从不吐露真言,他可能看清坐在帘子后面那个神职人员的脸……
  他信何三给他算的命,三年前他不是说自己富贵通达,逢凶化吉吗,果然……这次他可要相一相他的“小人”。他觉得丁盛这小子是个威胁,锔锅匠几次找这修女,莫非他要把她抢走?这修女可是个讨人喜欢的妞儿,她可不像乡下粗丫头,她有模样又温存,现在虽然她还躲躲闪闪,打碎了我的壶,可她早晚得落到我的手里……还有一种可能,那丁盛不是宋家承武的把兄弟吗?那承武当了抗日军,谁能说和丁盛没有联系?宋氏家族,那是穷人头。干啥的都有。东北军里有,进了关,谁知道还有没进关的?义勇军里有,共产党里也有。谁知道说不定帮会里还有呢。丁盛是宋氏家族的人。倘若是这小子通过在我家干活的修女摸我的底那是什么兆头……想到这,林三出了一身冷汗。得想法把这小子抓起来。辽东辽西那些汉奸被绑被杀的还少吗!于是他又找瞎子何三测他的小人。聪明的何三套他的话,从那隐隐约约的吐露中,何三感到丁盛面临的危险,回到茨坨赶紧告诉了老二……
  林三想得先和日本人勾得紧点。对,这“泥砂壶”,宜兴泥壶,这是珍贵的紫砂壶。丁盛锔得十分精致。把它献给小原。主意已定。但也不能贸然行事。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情人

下一篇: 《 最后的机会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两方都开了架势,箭在弦上,蓄势待发。气氛紧张,为一个修女,都在想办法。林三的心里活动描写沉重,而丁盛在路上的计划描写轻松幽默,形成明显的对比。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行吟者

    龙你,你好,我的古堡征程漫漫长途怎能少了龙弟保驾,多少玄机待弟的慧眼揭穿?嘻

    2014-07-13

    回复

  • 下寨龙池

    呵呵,老哥,我来也。

    2014-07-13

    回复

    • 行吟者

       后来林三雇了丁盛,想放在身边便于监控,丁盛想接近月娥。

      2014-07-1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