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大渡河上的金口大峡谷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4-06-24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当巴颜额拉山山头的雪水凝聚成溪流的时候,它可能不会想到它会成为长江的二级支流,当大渡河流经金口河的时候,它也不曾想到,它会孕育出中国最美十大峡谷之一的——大渡河金口大峡谷。
  在十几亿年前,大渡河流域金口河段还是一片完整的坚硬白云质灰岩,大渡河日复一日的流淌、冲刷、潜入,坚硬的岩石被它时而柔软时而奔腾的身躯俘虏,向它张开温暖的怀抱,在岩石的怀里,大渡河还嫌不够恩爱,它要嵌入到岩石里面,要和山崖融为一体,要伏贴在大山的怀里,成为大山最温情和柔媚的伴侣。它一亲昵一路抚摸,终于妥帖地温存在岩石的身下,而山脉为了响应大渡河的深情,它把身体分割成对峙的山崖,把大渡河紧紧拥在怀里,自身也变成了绝美的旷世峡谷。
  在这十几亿年里,大渡河将岩石最深的地方切割出了2600米,切割出前震旦系峨边群至二叠系峨眉山玄武岩巨厚完美的地质剖面,尤如巨厚的天书,记录了十多亿年来地质演化的历史。使得金口大峡谷成为集峡谷地貌、地层古生物、奇峰、急流、文化古迹、珍稀动植物于一体的高品位、高质量的资源组合。
  而我也许是在这片土地生活得太久,也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因为被峡谷导致的艰难出行而幽怨。小时候,家里好不容易喂大的猪,只有杀了以后才能背到山下去卖,三四个小时的路程背下去,肉卖不起价,母亲的眼泪总会在数钱的时候流出来,父亲的叹息也会随着母亲的眼泪隐藏在我的心里。我不止一次想,为什么我们会生活在这无穷无尽的大山里,伴随我们的为什么是永远摆脱不了的陡峭和艰辛……
  直到有一天,一座“金口大峡谷国家地质公园”的碑竖立在城区的入口,我或者说整个金口河人才开始认真去打量陪伴了我们世世代代的大峡谷,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的儿女才开始去了解和解读这片土地上的山山水水。我们开始用敬畏的目光注视它,慢慢的眼神里有了春色,有了骄傲,有了向外界诉说的话语,向外界发出的声音。
  金口大峡谷西起乌斯河东至金口河,地跨乐山市金口河区,雅安市汉源县和凉山州甘洛县,全长约30公里,谷宽不足200米,谷深却达2600米,尤其是金口河段,峡谷内壁立千仞,岩石千姿百态,走进峡谷,云雾缭绕,如梦如幻,大渡河绕谷底旖旎前行。在峡谷中还有大大小小的支谷若干,支谷内抬头只能见得一线青天,低头是潺潺的溪水,行在谷中,随时可见飞鸟走兽的身影,岩壁上生长着密密匝匝的树木,它们远离地面和泥土,却坚强的攀爬在悬崖上,展示着勃勃生机。
  沿着金乌公路前行,沿途的峡谷奇峰突起,危岩耸立,构成各种景观,有乌龟静卧河中休憩,有大佛耸立云霄参禅,有雄鹰展翅翱翔,有白象静立山间冥想……在山间、在石峰上有飞瀑跌宕,有各种山花野草争奇斗艳,形成一道道绚丽的风景,描绘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瑰丽,展现了大好山河的气魄。
  就在这千仞的群山中,随时传来火车经过铁轨的呼啸声,却很难见到它们的身影,唯有峡谷之间的桥梁上偶尔一露它们被剪切的身体。在这条史称铁路禁区的成昆线上,谱写了一曲曲悲壮的筑路史,留下了可歌可泣的往事。从铁道兵博物馆俯瞰关村坝车站,站长不到500米,三面围绕着陡岩峭壁,下面是湍急的大渡河,火车最多只能停一半在隧道外,关村坝火车站也被称为“洞中火车站”。1965年1月,当关村坝创造双口月成洞百米纪录时,这个位于大渡河谷偏僻山沟中的铁路隧道一下成为举国瞩目的焦点。为祝贺这个铁路隧道掘进纪录的创造,中央专门发贺电、邓小平、彭德怀、贺龙还有前铁道兵政委吕正操、数学家华罗庚等先后前来视察。而一线天峡谷更为险峻,沟两边山壁陡峭,平行相对,沟深达200余米,宽仅50余米,铁道兵们却在这里修建了世界上最长的大跨空腹铁路石拱桥。今天,金口河人民在这里修建了铁道兵博物馆,以“铁血”精神祭奠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风采。
  走进大峡谷境内唯一的村庄——胜利村,五十多户人家住在亭台楼阁,青瓦白墙,风情画卷般的楼房里,谁会想到,十几年前,这里是一片荒凉的乱石堆。那时候,进村的路是岩石里开出的一个山洞,只有三户人家住在石头堆砌的茅草棚里,峡谷的风吹得人心惊胆战,地里遍布山风刮落的碎石,贫瘠的土地上种出的玉米和土豆不够果腹。
  在峡谷顶上还有两个村庄,这些山民怎么会选择这样陡峭的绝壁居住,我心里充满了疑惑。村民中流传着两个传说,一个传说这些山民是诸葛亮为了攻打西南蛮夷之地擒孟获,沿峡谷顶端行走,到金口大峡谷段实在太过艰险,留下了部分老弱病残的兵士;还有一个传说是当年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被清军追杀经过时,为躲避战乱从山那边逃过来的流民,他们在山崖顶上定居,陡峭的山崖堵绝了他们下山的路,过着艰辛而贫瘠的生活,后来,一位老人在梦里梦见一只狮子在山崖上开出了一条路直通山下,他从梦里醒来,沿着梦境里的路居然走到了山下,从此,才有了一条绝壁下来的路,但90°的悬崖让人望而生寒。2006年,为了方便村民出现,政府出钱在山下现在的胜利村一组平整出来一片地基,一辈子没有下过山的村民终于搬到了山下,
  2010年,我随区文化部门考察大峡谷支沟丁木沟旅游线路时,村里一个老人告诉我们,在谷顶人迹罕至的仰山坪(地名)有一个偌大的山洞,洞内有数不清的尸骨,还有锈迹斑斑的刀剑,听老人讲是三国时候诸葛亮的士兵尸体或者战俘尸体,他很小的时候随父亲挖天麻经过此洞,看到无数尸骨头颅堆积在洞内,阴风惨惨,从此不敢靠近此洞。
  在我们的一再请求下,老人终于答应带我们前去,顺着村民搬离前踩踏出的山路攀爬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峡谷顶端,到了顶端老人又指远方的山脊,只好跟着他沿峡谷顶端行走,山峰和山峰平行相向,云雾缭绕处仿佛伸手可摸,大渡河和大峡谷都在我们的脚下,虽然疲惫仍然豪气万千。
  行了一段后路消失了,只有密密匝匝的灌木和荆棘林,上面积盖着雪花、悬挂着冰凌,老人用砍刀给我们新开了一条荆棘路,挣扎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山洞,洞内堆满了垮塌的山体,老人挖掘了半天终因为堆积层太厚而遗憾停止。我们没有见到堆砌的尸骨,却看到了洞外被岁月剥蚀的石锅、石灶、石井等遗迹,部分石块已经坍塌,青苔遍布,冰雪覆盖,更增加了我心底的谜团。古文化学家胡太玉在路过大峡谷时,将此地风情风貌和《山海经》联系了起来,他说大峡谷是后羿的生长地,大瓦山是西王母的后花园,还列举了大瓦山下的五湖及遍布的奇花异草怪石为证,老人表示有生之年一定要写出一本考证大峡谷纪事的书。
  在2010年政府实施的彝家新寨建设中,金口河区以旅游发展为建设顺利村的着力点,规划了房屋风貌,配套了水电路等基础设施,还发展了2000多亩老鹰茶,500多亩花椒。如今的胜利村,人均收入达到了8000元,村里修起了宾馆、饭店、农家乐等,依托大峡谷美丽的风光,成为了省内外有名的写生基地和长春电影制片厂农村题材影视拍摄基地。《双子神偷》《观音山》《云上学堂》《铁血》等一批优秀的影视作品纷纷到这里取景。
  那条狮子开出的山路在2009年由省政协出资硬化出了一条便道直通山顶,成为了鸟瞰大峡谷的观光道,村民叫它“幸福路”。路通了以后我上去过几次,虽然险要处加了栏杆,但近乎90°的崖壁,使得我每一次爬行都是心惊胆战,每次下来都有一种死里逃生
  的感觉,使我更进一步感受了山地人不屈不挠的毅力和精神。
  今天,大渡河以它博大的胸怀,金口大峡谷以它独特的风光和资源,吸引接纳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大峡谷人民以山地人憨厚质朴勤劳的品质感染着走进他们的人,随着金口河区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大渡河上的金口大峡谷终于以它蓬勃的生命力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小晓追梦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魅力郴州】竹海晨曲

下一篇: 《 【魅力郴州】苏仙风雅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风水终究轮流转,不管是诸葛亮还是太平天国,他们都是为了躲避战乱来到这里,希望与世隔绝,再造桃源。而今天他们的子孙后代却迫切希望走出去,和世界溶为一体。而这里,不管是地理还是人文,不但是人类历史上的迷还必是一块宝地。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太行风

    一,切入点好,不“热车”,不在“路上”颠簸,直接进入,为下文腾出充分的写作空间。
    二,视线宏阔,地理、地质、历史、人文纵横交织,细腻有致。
    三,不拘泥于景观的客观,精神积极参与进来,有较为丰富、深刻的感悟。
    欣赏!

    2014-09-02

    回复

  • 孔雀东南飞103

    笔杆子!

    2014-06-25

    回复

  • 沁芳闸

    这篇终于为我在上一篇未尽的感情做了个注脚,读上一篇时就在想无路难,但一定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地方,空气新鲜,乡人朴素,这篇终于园了我的梦。

    2014-06-24

    回复

    • 帘外落花

       有机会来玩,这两篇都是命题文字,所以政治色彩浓了一点点

      2014-06-2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