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走近红尘当家人——紫衣侯

作者:欧阳梦儿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3-12-21   点击:

  一热身运动。
  吱吱吱吱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这声音你可以理解为耕耘词,也可以理解为前奏曲。
  是的,我在磨刀。
  我磨刀是因为紫衣侯。
  我今天要“踩访”他。
  我不会因为他是我老大就心慈手软。
  我一向喜欢抽筋剥皮,看心脏的成色,看大脑的组成。
  我准备使用一种叫连珠带炮的武器,这东西让人思考的余地少,能显露真性情。

  二伸展运动

  时间:2013年12月18日
  地点:红尘客栈
  采访人:欧阳梦儿
  采访对象:紫衣侯
  采访工具:QQ

  开场白:老大,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紫衣侯:握手。
  欧阳梦儿:其实也不算采访,想到哪儿聊到哪儿。就是把衣服脱了,没有阻碍的那种聊……
  紫衣侯:那叫坦诚相对。
  欧阳梦儿:(嘿嘿……,意味深长地)哦……,原来这叫“坦诚相对!”
  紫衣侯:你是记者吗?
  欧阳梦儿:我是为你而记者。
  紫衣侯:(感动中……)
  欧阳梦儿:老大,吟媚今天弹劾我。因为我说“无冕之王”就是不戴帽子的皇上,她说只能算是个王爷。
  紫衣侯:王爷不见得是皇上……
  欧阳梦儿:(奸笑)老大,你心虚了!
  紫衣侯:心虚?
  欧阳梦儿:你心里希望我只是个王爷。皇上可以随心所欲,而王爷却要三缄其口,不敢畅所欲言。
  紫衣侯:我的回答没有文采,你把握好哈。
  欧阳梦儿:(概念偷换成功,雷已埋下,妹妹我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

  三扩胸运动

  引用一碗凉茶原文:“网站开始内部测试后,玩偶开始纠结笔名,苦思冥想两三日最终定名紫衣侯”。请问:您最终对紫衣侯这件马甲情有独衷,为什么?
  紫衣侯:对于这件马甲,也没有什么特别,或者说到情有独钟的程度。只是脑子中当年记得看古龙小说时候有这个人物,不过这人物是正是邪,忘记了。我以前刚上网写东西的时候,用的是“城市玩偶”,也没有什么特别之意。不过,如今作为网站搭建者和执行官,再用这个名字感觉不是太慎重。所以就用了紫衣侯。当然,既然是马甲,也就是上网时候的一个称呼,无关其他。
  欧阳梦儿:好名字,霸气中带着浪漫!
  (笑,打趣)咦?我怎么好像听到龚琳娜在唱《忐忑》?那我告诉您吧,在原著中,紫衣侯是一个武功高强,侠骨柔情的奇男子!我很认同茶茶的观点,每个男人都有一个英雄梦。欧阳氏语录:想当英雄又敢当英雄的,才是真男人!有什么羞于承认的?!
  紫衣侯:(略带羞涩)笑。
  欧阳梦儿:“握剑在手,我以谦卑拥抱众生。”你的个性签名,很性感,我喜欢。
  紫衣侯:性感?!!
  欧阳梦儿:是啊,性感。性感可以有很多种理解。我是先喜欢了你的个性签名,才注意你这个人的。你的个性签名有种男人入世的豪气,又有大丈夫济世的胸怀和柔情。
 紫衣侯:吓我一跳。(笑)
  欧阳梦儿:(不管三七二十一,跟着傻笑。)
  欧阳梦儿:看你文章《彼岸花2》提到巴山夜雨,您是川人?
  紫衣侯:非也,我是安徽人。
  欧阳梦儿:你说话的腔调,比如:好哈,那个哈字,典型的川人风格。
  紫衣侯:哈,你是四川哪里的?
  欧阳梦儿:重庆。
  紫衣侯:哈,辣妹子。
  欧阳梦儿:我的柔情你不懂。
  紫衣侯;:(了然的样子)哈哈哈……
  欧阳梦儿:(淡定地微笑)辣妹子辣,辣得热火朝天;柔,柔得如一弘清澈的秋水。只一过那一汪秋波只对一个人,所以知之甚少。辣妹子的柔,也是大爱,在玩世不恭的舌尖之外。浮光掠影者只能看到轻浮的泡沫,道行高的才能砸出滋味。
  紫衣侯:向名家致敬,共同努力!
  欧阳梦儿:(意味深长地、放肆大笑)老大玩笑了,名人是自封的,名家却是公认的。共同努力!
  (腹黑:都是《红尘三》惹的祸!有这样当老大的么,拿人家作文取笑人家)
  (紫衣侯与欧阳梦儿再次握手)。
  欧阳梦儿:听说您以前经商,主要经营什么呢?
  紫衣侯:生物,如今依然靠这个养家糊口。
  欧阳梦儿:生物?不是杀虫剂了?
  紫衣侯:生物科技与环保相关,做城市卫生害虫防制以及相应产品开发、研制、销售。不单纯是杀虫剂。
  欧阳梦儿:你终于回答完整了,奖,一朵小红花。
  请您自我评价一下,你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吗?你认为评判一个商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应该是什么?
  紫衣侯:商人成功与否,在我这儿没有标准。
  我始终不以为我是成功的商人,我喜欢周润发做的一个广告的一句话:我才刚刚上路。说真话,我也不喜欢商场的尔虞我诈,但是我必须要做,作为一个男人,我要养家糊口。作为一个人,我必须有经济基础才能不为生活所迫,所谓尊严的活着,经济基础是一个根本。作为一个写作爱好者,我曾经很痴迷,但是生活不能保证的话,可能也就没法保证写作的继续或者质量,所以这五年,我基本放弃写作,而是比较用心的做现实中的生意。
  欧阳梦儿:成功没有标准!你回答很机智哈,不好啃的骨头,都不啃。
  紫衣侯:(笑)和你,我说真话哈。
  欧阳梦儿:你认为自己还算得上一个儒商吗?
  紫衣侯:不算,儒商是有一定的高度,我现在是仰望这个高度。
  欧阳梦儿:俗话说无商不奸,你如何自解?
  紫衣侯:看“奸”字如何定义。如果说是一种奸巧,我取“巧”哈。
  欧阳梦儿:你的巧是什么?能具体点么?你知道,隔行如隔山,我们很多朋友都隔着山。
  紫衣侯:以诚待人,大道无边。
  欧阳梦儿:哦,这不是“义”吗,所谓的双赢是吗?
  紫衣侯:是的。更多是等值服务吧。
  欧阳梦儿:你对文字这么热爱,激情经年不减,那你是在什么机缘巧合下走进商海?又经过哪些挫折,采取了什么策略而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呢?
  紫衣侯:我要生存,又没别的技能,最好的途径就是经商。
  是的,生意由小到大,辛酸有的,重在坚持。
  当市场有需求,就有市场。经商更多是顺应市场。
  挫折很多,比如被骗,比如利润被市场的混乱压缩,但是坚持以诚待人,慢慢有了很多的好客户和大客户。比如万科、万通、万达、恒大等知名地产公司,都是我们合作数年的客户。至于成功,我绝不觉得现在我是成功的,我只是刚刚开始。我也始终严格要求我的员工,对他们说虽然公司七八年了,在行业有一定口碑和影响,但当我们就是在创业期。

  欧阳梦儿:一个正走向辉煌的成功商人,突然转身,办起前路莫测的文学网站,多少有些令人讶异。请问你的转身仅仅是因为想圆自己的一个文化学梦?有没有借网站来成就自己“儒商”的光辉形像?请论证说明。
  紫衣侯:我不知道我将来会不会辉煌啊。也不是转身,做一个文学网站也不是临时起意,至于前路莫测,倒也不见得,无所欲无所求,我不想靠网站盈利,也不想靠网站出名。至于梦想,在有能力实现的时候实现,本身就是一个高兴的事。我自认为现在有能力让网站生存下去。至于有没有借网站来成就自己“儒商”的光辉形像?如果能,当然高兴,只是我现在从事的生意与文字一点不沾边,本来就是两个圈子的人,他们知道我搞文学网站,生意如此,不知道,生意依然如此。

  欧阳梦儿:你在《红尘客栈》一文中说“坚持,选一条正确的道路走,终有一天会到达你想要去的彼岸。”
  请问,你这里所谓的“正确的道路”,指什么?你想要去的彼岸又是哪里?
  紫衣侯:不政治,不色情。还原文字本身。
  欧阳梦儿:两个问题都答了?
  紫衣侯:嗯。
  欧阳梦儿:我叫你惜字哥得了。
  紫衣侯:别呀,我今天说的话很多,而且很罗嗦哈。
  欧阳梦儿:呵呵,逗你呢。我的思想总喜欢跑马,此刻我想的却是你工作中什么样子?生活中什么样子?
  紫衣侯:生活中就是真实的人哈。
  工作中有事说事,没事聊天,和工人,相互尊重,但是原则不变。
  欧阳梦儿:你在《红尘客栈》自白说:“在中国,人情社会,像这种细枝末梢的琐碎事项,我还是愿意相信熟人。”
  请问:在现实生活中,你很长袖善舞吗?
  紫衣侯:不是,我是比较喜静的人,要么呆在办公室,要么陪家人。
  生活中我把人分两种:一种喜欢我的,我尊重;一种不喜欢我的,我敬而远之,他别惹我我也不惹他。
  对朋友我是愧疚的,如果他们不主动找我,我也不会主动找他们。主要是心懒,甚至有时候约好的见面,错过了也就错过了,我不会再去改变正常安排去约见。
  所以,长袖善舞不适合我哈。
  欧阳梦儿:不惹人人也别惹我,这种性格我喜欢,不喜斗,但不怯。
  紫衣侯:生意方面,基本的应酬是有的,但是我不喜欢钻营,那种见猎心喜,有缝就钻的事我基本不干。与人合作也绝不强求,愿意和我合作皆大欢喜,不愿意的别和我拿腔拿调。
  欧阳梦儿:书生的气节。还是儒商。嘻嘻。

  四踢腿运动

  欧阳梦儿:你滴,心脏药的有?下面的问题尖锐尖锐滴。
  紫衣侯:哈,无所谓滴干活!
  欧阳梦儿:
  1:一碗凉茶在《红尘客栈,靠近你,温暖我》里说:“建网格文学网站,如同黄昏里看夕阳”。你认同她的观点吗?
  A:如果不认同,你又如何看待建文学网站?
  B:在手机阅读大势所趋的时代背景下,电子产物已成必然,你又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紫衣侯:不太认同,所谓黄昏、夕阳,看从什么角度去看。
  如果文学(本身)真是近黄昏了,那就或许是。文学网站是文学的一个平台,一个载体。当然,如果从盈利的角度去面对这个问题,或许我很认同。

  欧阳梦儿:这个回答我不满意。希补充说明。
  紫衣候:我跟你说,我脑子有时候灵光,有时候不灵光,比如现在,今天跑到一个客户那儿,弄得晕头转向.
  但是就如我说的,我没想靠这个网站盈利,也不想靠这个网站去博得个人名声。所以,在我的现实经营比较正常的时候,我就能让这个网站维持下去,生存下去,甚至是发展下去。
  我们会去模仿一点别人的东西,比如长篇、VIP,但是可能拒绝广告,特别是那种穿着暴露的广告。如果成功,我想转变现有网络编辑普遍免费,或者收入很少的状态
  包括网站先期的运行,后期的改版,各种人才的引进,我们都在做,可以说有条不紊的在做。这个不是说有想法,或者一股傻劲就能维持就能成功,后期我们会做很多东西,一步一步将现有的想法落到实处,至于你说的无线阅读,也在考虑之中。只是,所有想法不是靠那一个人可以实施,靠的是大家,群策群力。

  此题回答完毕!

  2:(请你把手摁在胸口上),一碗凉茶说你办网络文学网站,是为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仰。
  梦和理想还是有区别的,你认可吗?那么你的理想是什么?信仰又是什么?
  欧阳梦儿:你办文学网站还有别的解释?
  紫衣侯:我就是在我能力许可的情况下去实现自己一个愿望,我绝对不会为了某些不切实际的理想或者梦想强逼自己。而把自己置于尴尬的地步
  欧阳梦儿:(不怀好意地诱导)仅仅是如此吗?你确定没有别的原因?
  紫衣侯:(做晕状)

  3:当前看来,办纯文学网站确有些费力不讨好,你是怎么一一解决的?是你特别高瞻,看好纯文学也有走向未来的一天,达到最终盈利的目地。还是你赚足了钱,想借此来个人格和精神的凤凰涅磐?
  紫衣侯:费力不讨好,我没觉得。对于生活我有自己的看法:生活的真谛就是一个接著一个困难,生活的乐趣就是解决一个接一个的麻烦。只是解决麻烦的态度而已,有时候高居云端泰然处之,有时候委身尘埃,谦卑为怀。比如搞这个网站,技术方面确实出了点问题,因为做网站的人以前没接触过文学网站。但是人员方面,挺好,总编吟媚,在我的几次邀请下,终于答应,有了总编,后续人员基本到位。而且不少以前很少联系的朋友,一听说我做网站,虽然善意的给我提醒像你这个题目一样的现实,但是都是出手帮忙。
  我没看好纯文学能挣钱。但是合适的时候我们会考虑网站的收入,刚才说了,现有的某些网站色情广告坚决拒绝。但是我们会考虑与无线合作,也考虑长篇VIP。我们希望网站有正常的收入再回报给写手、作家、编辑。

  欧阳梦儿;
  4:如果把纯文学网站比喻为桃花源,桃花源可以避世,但桃花源也得提供肥沃的土地让那些饮食男女自给自足,完成生存的起码仪式。人们丰衣足食了,才有积极性生产栽种更美丽的桃花,让桃花源繁花似锦。
  换而言之,A:如果红尘网站一直不营利的运营,你独立支撑,能走多远?
  紫衣侯:直接回答吧。现在我想着以我目前经济状态是独立支撑五年,当然五年后或许我的经济状态更好,就是十年或者二十年直至老去也说不定。

  B:你是否有规划,怎么样才能带领大家走得更远?
  紫衣侯:以站养站。网站技术上跟得上,文章质量能保证。做成一个比较有影响的文学网站,让更多纸媒进来选稿,让更多写手进来。

  C:你有想过怎么样才能生产并留住更高品质的作品和编辑?
  紫衣侯:有。奖励!正在与总编策划中,因为还不太成熟,所以需要大家有耐心,一旦成文第一时间公布。
  第一,减少人情文章,这是不少网站的弊病,这一点我很有信心,因为我们现有的总编、主编、编辑都是有深度,对文字认真的人。
  第二,网站会尽力推荐好的作家及好的写手给纸媒,让作家的辛苦变成纸质文字,如果能换真金白银为作家减少一些清贫就更好了。
  第三,我们会适当的推广,吸引更多热爱文字的人进入网站。
  第四,争取因为我们网站文字的真诚和水平能让国人更多一种阅读习惯,一个阅读去处。
  第五,培养自己的写手,给予适当的奖励和物质保障,让好的写手和作家不会因为生活的清贫而放弃写作,也不希望因为写作而注定一生清贫。
  另外,除了我的努力,我也希望能与大家同心携手,令现有的团队牢固,走得更稳更远。

  D:如果你走不动那天,面对众友即将丢失的孩子,你将作何安排?
  紫衣侯:就如你说网站就是孩子,我不会丢弃自己的孩子。
  而且,我自信我有实力及能力养活自己的孩子。
  欧阳梦儿:(热烈鼓掌)这才是紫衣侯应有的侠骨仁心!

  五休整运动

  欧阳梦儿:如果把红尘客栈看做一片大海:
  A:那么你觉得你充当的是什么角色?
  紫衣侯:我是造海的人,唯此而已。
  但是我更喜欢把红尘客栈就当作一座客栈,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谁没有累的时候,谁没有心灵苦旅的时候,如果累了、困了,到客栈歇歇,为下一个理想,为下一个目标重整战甲,继续前行.

  B:执行总编又是什么角色?
  紫衣侯:(……,长时间思考)
  这是一个问题。
  我管网站建设、投资,以及将来的改版和发展,其余的事都是执行总编辛苦。
  欧阳梦儿:灯塔?
  紫衣侯:没那么高的高度。大家都是在做具体的事。比如主编选定,活动组织,征文策划。

  C:你觉得编辑应是什么角色?是不是有热情就是一个好编辑?
  好的编辑应该具备哪些素质?你将如何奖励、留住、引进他们?
  紫衣侯:你认为呢?探讨下好不好?
  欧阳梦儿:哈,球还抛得挺快。我觉得编辑就像一个质检员。他一边把着质量关,一边随手把工人漏掉的线头什么的剪掉;编辑还像伯乐,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编辑也是一个医生,能把你的错字别字找出来修正掉。编辑也是一个良友,为你的漂亮喝彩,指出你的不足。网络编辑更是一条老黄牛,有没有草吃都要挤出牛奶!
  好的编辑,当然首先要有热情,有奉献精神。但成就一个好的编辑是非常不容易的。1,他要有足够耐心和细致。2,好的编辑还要是个鉴赏家,鉴赏家不但要有渊博的知识积累,还要有丰富的生活沉淀。因为他不仅要赏,还要析。而剖析与解读之后,才能与作者产生共鸣,让作者知道他不是站在一个孤独的舞台,他的作品没有明珠暗投。3,好的编辑要像一个花匠,知道哪里该留哪里该修。
  这是我个人的一点浅见,如有异议,红尘论剑。
  紫衣侯:好好,我接下来说。我相信有缘人才能走到一起。现有的编辑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梦想走到一起,从网站无到有,从不好到好,一路跟随,我很感谢大家的支持。
  编辑热情是主要的,水平也很重要。编辑的奖励还未出台,如何留住,没有考虑太多,虽然我希望团队的稳定,我也不会空口承诺将来如何如何,但是我相信这世上:许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
  如果你真有梦想,你总得为自己的梦想去奋斗。奋斗的过程也因为你所存在的高度,你所期望的过程,最终才有你所期望的结果。
  欧阳梦儿:a你喜欢文学而网站,有没有因为孤寂的成份?

  b:你的孤寂是形体上的还是仅仅心灵上的?
  紫衣侯:呵呵,现实中,我不孤寂。
  理想中我也不孤寂。
  形体……没有孤寂哈。
  欧阳梦儿:狡猾狡猾的。
  紫衣侯:还行。哈哈哈……,我是老实人。
  欧阳梦儿:(一边腹诽一边无可奈何跟着笑),——想起自己在《红尘二》提到的那个叫城管把草帽摁住的“老实人”)。
  欧阳梦儿:您真是项王之后?项宏同学。
  紫衣侯:呵呵,按理说,应该是吧。
  欧阳梦儿:能详说一下么?有查家谱?
  紫衣侯:这个不好说,项羽之后,项氏家族后人为避难,多有改姓,如现在“向”“相”多是“项”衍生,我们既然到目前为止还是以“项”冠以姓氏,多半错不了哈。只是时间久远,好多东西无法考证.
  欧阳梦儿:项王之后,好成立。那块冰写你是项梁遗落在民间的后人,这才不好考证。(偷笑中……)
  紫衣侯:哈,哈哈,哈哈哈……
  欧阳梦儿:你也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你遇到过正真意义上的“红袖添香的佳人儿“吗?什么感觉?如何相处?
  紫衣侯:我不是成功人士哈,我相信现实中的缘分,但是人贵在自知哈。三千弱水,我取一瓢饮,虽然冷暖自知,但是我知足。
  欧阳梦儿:你确定?
  紫衣侯:确定!
  欧阳梦儿:好吧。回答正确,奖:“乖”!
  欧阳梦儿:看你文章《佛说》,总有一种落寞的感觉悸动着我。你那些小忧伤是因为什么?
  紫衣侯:因时因地。
  人总不能始终激情澎湃,那不如气球,一下子爆了。有时偶尔忧伤一下,就如大话西游中唐僧说的这些花花草草都是有知觉的,感时花溅泪不是文人的专利哈
  欧阳梦儿:你喝酒吗?
  紫衣侯:喝,但是没酒瘾。
  欧阳梦儿:你抽烟吗?
  紫衣侯:抽,有烟瘾,而且对烟的品牌比较坚持,不抽杂烟。
  欧阳梦儿:你有什么不良嗜好吗?
  紫衣侯:抽烟啊,如果说这是不良嗜好的话。
  欧阳梦儿:你吃饭吗?
  紫衣侯:吃呀。
  欧阳梦儿:你喝水吗?
  紫衣侯:喝呀。
  欧阳梦儿:你使杀虫剂喷我吗?
 紫衣侯:客户没给我钱。
  欧阳梦儿:下课,起立!
  紫衣侯:(握手)问到现在,我觉得你是一个实在人,没有刁难。我也是一个实在人,据实回答。
  欧阳梦儿:(握手)谢谢老大!祝我们两个老实人牙齿倍儿好,吃饭倍香! 
  审核编辑:瘗花秀士     推荐:瘗花秀士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青春的躁动或宣言

下一篇: 《 诗意的眼睛——柳之诗歌简评

编者按:
管理组   瘗花秀士: 一般情况下,我不太喜欢问答式文章,梦儿的这篇访谈倒是妙趣横生,用广播体操的步骤来结构通篇布局很有新意,独白、旁白的引入具有话剧效果。不足之处在于对材料的选用未加甄别,显得散漫,重点不突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3

  • 千千

    精彩,佩服,容千千躲一边捧着肚子先笑会去………………………………

    2016-01-26

    回复

  • 西部井水

    好!

    2015-07-15

    回复

  • 高骏森

    这篇采访我今天把他看完了,怎么说呢?我想笑好了再说。
         梦儿不简单,脑子灵活,顽皮、可爱,很有文采,做娱乐记者很适合你。做政治记者也行,但是你到一定程度喜欢暴露自己的原型。
          这采访秀士说是广播式,我认为改写成剧本给恰当。
          当然,里面的专业采访也非常专业,我没得挑剔。
           这篇文章怎么说呢,想起了看过一则笑话,大概是这样子的:一名作者写过一篇稿子发到编辑部主编哪里,主编给他退稿了,说他写的太散,于是作者又寄回去,附信说把它当散文发表吧;主编退信说太短,作者说当短文吧,主编说太幼稚,作者说当童话吧,主编说太抒情,作者说当诗歌发表吧,主编说太不真实,作者说当小说发表发,主编说你的文章真的不行,什么都不像,作者说,太好了,那您就把它当杂文发表吧。主编········

    2014-12-21

    回复

  • 幽幽离殇

    项总说的对,不政治,不色情,还原文字本身,既然身为红尘的一份子,就必须要与红尘共存亡!

    2014-10-28

    回复

  • 陈小宾

    师傅啥时候踩我?

    2014-04-27

    回复

  • 老百

    两个智者的对答,闪烁着灵气!

    2014-04-06

    回复

    • 欧阳梦儿

       能被弥勒佛称之为智者,何其惶惶,又何其有幸!哈哈!

      2014-04-06

      回复

  • 石之嵋

    为你们的精彩对话鼓掌!   啪啪啪......

    2014-03-14

    回复

  • 古刹昏鸦

    呵呵,非常感叹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的机智和幽默!

    2014-03-06

    回复

  • 用手走路

    看完,我冒出了一个词:哇塞!
    是的,哇塞,居然还有这种写法,简直妙毙了!

    2014-03-03

    回复

    • 欧阳梦儿

       哇噻,你也练了蛤蟆功,用手走路,酷毙了!

      2014-03-03

      回复

    • 用手走路

       哈哈哈,你一句酷毙了,让我想起小小志,他总是给芭比说:“芭比,酷毙了!”

      2014-03-03

      回复

  • 天净沙

    没有被采访者的年龄三围神马的,也没有上照片,失误啊!

    2014-03-01

    回复

    • 欧阳梦儿

       多次上过央视,算是知名人物,所以就省了。

      2014-03-01

      回复

    • 欧阳梦儿

       而且当初网站木有传片片这功能。你去他空间轻易可看到。况认为以文会友,其它都不重要。只希望读者能从对话中猜出未直接传递的东东。

      2014-03-01

      回复

    • 欧阳梦儿

       有候,我们尽量保护个人隐私。

      2014-03-01

      回复

    • 高骏森

       这回答盗窃我的话。

      2014-12-21

      回复

  • 沧海一蝴蝶

    梦儿是男的还是女的,读你的文章,感觉像男的。嘿嘿~~~~~~~~~~~~~~~~~

    2014-02-24

    回复

  • 东方玉洁

    谈话比写东西好多了,直面又不费神,临场发挥,机智幽默。

    2014-02-23

    回复

  • 月宫青青草

    问候侯爷,致以马年的敬意,马上如意。

    2014-02-04

    回复

  • 黄叶斌

    很有创意的写作!

    2014-01-28

    回复

  • 黄叶斌

    很有创意的写作!

    2014-01-28

    回复

  • 欧阳梦儿

    网友 莲心归依 的原文:

    突然间就很想见见这个紫衣侯,也很喜欢这个梦儿~~~呵呵抱抱梦儿!

    他QQ空间有相片。很实在一好男人。

    2013-12-26

    回复

  • 莲心归依

    突然间就很想见见这个紫衣侯,也很喜欢这个梦儿~~~呵呵抱抱梦儿!

    2013-12-26

    回复

  • 欧阳梦儿

    网友 瘗花秀士 的原文:

    这次采访下来,不知道晕了的是采访者还是被采访者,或者是双方都晕了也未可知。嘿嘿

    坏家伙。

    2013-12-23

    回复

  • 欧阳梦儿

    网友 冰止乙醚 的原文:

    和土豪交朋友,恩准。

    哈哈,可我也想和你这神秘人物交朋友。静候你红尘下呢。

    2013-12-23

    回复

  • 冰止乙醚

    和土豪交朋友,恩准。

    2013-12-23

    回复

  • 瘗花秀士

    这次采访下来,不知道晕了的是采访者还是被采访者,或者是双方都晕了也未可知。嘿嘿

    2013-12-23

    回复

  • 欧阳梦儿

    晕死 在问理想和信仰那儿有一答都搞掉了,我原稿上都有啊。紫衣侯的回答是:茶茶的某些观点并不代表我的观点。所以才有我下问。

    2013-12-21

    回复

  • 南窗雪

    真是水瓶座女子一枚

    2013-12-21

    回复

  • 韵无声

    网友 欧阳梦儿 的原文:

    网友 韵无声 的原文:

    梦儿的刀磨得挺快的,一问一答很幽默,不了解站长的人,差不多都有个好的感性认识了。

    有机会杀你呗。

    我好怕怕,我躲吟姐背后去

    2013-12-21

    回复

  • 欧阳梦儿

    网友 韵无声 的原文:

    梦儿的刀磨得挺快的,一问一答很幽默,不了解站长的人,差不多都有个好的感性认识了。

    有机会杀你呗。

    2013-12-21

    回复

  • 欧阳梦儿

    网友 一碗凉茶 的原文:

    梦儿的机智幽默和提问的尖锐早已听闻,今天见到实的了,o(∩_∩)o ,这篇采访紫衣侯算是丢盔弃甲了。可爱的梦儿,可恼的紫衣候……

    能听到茶茶的夸奖,犹如夏天吃西瓜。

    2013-12-21

    回复

  • 一碗凉茶

    梦儿的机智幽默和提问的尖锐早已听闻,今天见到实的了,o(∩_∩)o ,这篇采访紫衣侯算是丢盔弃甲了。可爱的梦儿,可恼的紫衣候……

    2013-12-21

    回复

  • 韵无声

    梦儿的刀磨得挺快的,一问一答很幽默,不了解站长的人,差不多都有个好的感性认识了。

    2013-12-21

    回复

  • 吟湄

    很幽默的采访,很朴实的回答。倒是相得益彰。

    2013-12-2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