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民俗拉套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小镇风情》 21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6-13   点击:


  拉套
  家乡人对那些贫困寡妇的情人戏称为“拉帮套”的,这种幽默里不仅含有道德上的宽容,也有几分会心的赞许。而对于那些更穷的光棍汉来说,拉帮套常使他们妒羡,在提起老秦时他们会愤愤地说,驴贩子有驴儿的玩艺吗?高老道敢跟我比?
  这里说的老道高荣奎是一位乐师,他领导的班子是一群伙计道士,以给人家作道场谋生。高爷爷是个大个子,他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常到我家铺子里来和爷爷下棋。因为他性情随和年轻人便爱与之玩笑,他们说那些有钱的寡妇爱找高家班子,是看上了高老叔袍子下面的悠当生得奇伟,演奏时竟能敲锣。当然这种揶揄之中也不无羡慕,的确,在那古朴的小镇,我可爱的家乡,保留着先民们对生殖器崇拜的遗风。关于老道的故事,我留到《古堡残阳》中再去讲。
  驴贩子老秦四十多岁,是个神秘人物(在本书“大有车店”那一节里专题写过),传说他早年当过响马。那时候辽西一带马贼特别多,飞来飞去,马贼也叫绺子,它有时变成保险队或团练,给商团当保镖,有时团练或保险队也转换为马贼。后来张作霖统治了东北,安定了些,日本人来了,张军退了,一时出现权力真空,马贼又兴起,一部分并入了义勇军。眼下老秦是哪个圈子里的人,乡人闹不清。但他的豪情依旧,爱交友,常在独一处请客,警察所肖五、货郎鲁伯、锔锅匠丁盛、还有钱二都是他酒肉朋友。
  有时叫花子老林头碰上了,也必是他的座上客。提起这些,何二楼(他的酒馆独一处是个二层楼)便夸赞说,老秦会作生意,他结交那些走村串屯的人,还有财主衙门的底线,行情摸得准,牲口一到就卖光。何二宣传老秦虽说是为饭馆招徕生意,但讲的是实情,的确,驴贩子很注意收集信息,卖完了牲口,也总爱在饭馆茶馆里泡着。老秦在独一处有个户头,吃饭不给现钱,到一定时候就让何二去挑一头肥驴宰了。每次我见何二伯乐呵呵端一块煮驴肉给爷爷下酒时,爷爷便扣着烟袋笑着问,老秦又结账了?
  不久,过年了,我爸爸提前出狱了,家里人很快乐。在三十饭前,爷爷让母亲给邻居王大娘送一挂水油去,我便从酱栏的缸里摸了两个粘豆包,送给二狗和三丫。
  他家也没贴对联,二狗还是那件破棉袄,三丫也是,脏兮兮的脸,拿了豆包就想到灶炕里去烧,二狗踢她,灶是冷的。
  “老秦没在你这儿过年?”
  “没——有,”大娘一面摇着怀里的孩子,“回他河西的家了,家里还有一个瞎妈,媳妇持候着,儿子跑了,拿枪去了……他得回去看看,是不?我也劝他回去,过小年走的,初六就能回来,喜子爹不是还要和他谈生意吗……”
  “年准备得咋样?”母亲问。
  “还能咋样,吃的还不愁,他扔下点钱,我不敢花。”
  “年饭做了?有孩子,不要太糊弄。”妈说。
  “这不,木匠送来两条鱼,到晚上吃点粥就睡了,夜里也不起了。你别看这几个崽子,能吃着哪,八顿也没个够。”过了一会儿,她又小声对母亲说:
  “老秦想把家搬过来,在牛二后栏子里盖三间房,他媳妇不是牛二的干妹子吗,她三岁的时候老牛头捡来的。他说茨坨富庶,好混,不像河西,九河下梢,十年九涝。”
  “那挺好,他老在外面跑,家里有个照应。”母亲顺嘴说。:
  “我还想让他把房子盖在这院,东厢房,你想,那是财产啊!”大娘现出诡秘神色小声说。
  “那你呢,咋摆?”妈觉得不妥,复又问。
  “我不怕,他媳妇,那人老实,小时在一块拔草知道。我跟你说,”她掂着孩子凑近母亲,诡秘而得意地说:
  “有啥,别人怎么过我们怎么过,关起大门是一家。名义上我叫她姐姐,老秦出门她还不得听我的。”
  “那老秦有啥想法?”
  “他说,哼,这磨坊就用起来了,后栏子再搭个大牲口棚。我骂他,你跟我好是算计我的磨坊啊。”
  “你开这玩笑他不怪你?”
  大娘笑了笑,扬起眉:
  “他搂得我喘不上气,你不知他有多壮!”她又贴到妈耳跟说了些什么,妈笑着脸有些红,大娘晃着头:
  “他不在乎,他什么也不顾,干那事也是,每回都到小半夜,也不管孩子睡实没。你说怪不,我那病全好了。真舒坦,咳!回想年轻的时候,侍候两个老头。现在才算尝到爷们儿的滋味……”
  “那边一点年气也没有,”回家后妈对爸说。妈又说起老秦的搬家的打算,爸说,他老是怕自己出事,想有个安顿。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红颜知己

下一篇: 《 同吃同住同劳动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这个民风淳朴,也原始,寡妇和老秦干这样的是,寡妇居然和人谈论老秦的妻小,那么坦然和自在。食色性也。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下寨龙池

    对这样的三角关系,我无语。

    2014-06-13

    回复

    • 行吟者

       至于皇上娶多少媳妇,直到现在不都在歌颂吗!看那真(甄)环假环,弟又说啥呢?我们何必苛求那旧社会的下层呢。的确,家乡人对那些贫困寡妇的情人戏称为“拉帮套”的,这种幽默里不仅含有道德上的宽容,也有几分会心的赞许。而对于那些更穷的光棍汉来说,拉帮套常使他们妒羡

      2014-06-1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