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雪儿

作者:落叶半床    授权级别:B       2013-12-21   点击:

  雪儿走的那天,天很冷,雪很大。他看到雪儿的时候,雪儿已经倒在血泊里,殷红殷红的血,染红了白皑皑的路面。雪儿走得太突然了,他一时慌了神,只是面无表情地僵硬着面孔。躺在那儿的是雪儿吗,早上他和她告别的时候,她还好好地,怎么这会儿就躺在这儿,血肉模糊……孩子还在家里等着雪儿回去呢——想到孩子这么小就没了妈妈,他终于哭出声来,眼泪哗哗流个不住。医生告诉他,雪儿已经死亡。雪儿死了?!这会儿他才清醒地记起医生对他说的话,雪儿死于猛烈撞轧,脑颅破裂……雪儿就这么走了吗!

  雪儿站在斑马线边上等绿灯,突然一辆车向她冲过来,不知道是路滑还是司机错把油门当成了刹车,那辆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撞倒了雪儿之后,又把她拖出去十几米远。司机回头看见白白的雪地上涂满了鲜血,似乎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他想夺路逃走,却被前面的大货车挡住了去路……

  雪儿出事的时候,旁边有很多目击者。其中还有她的邻居,邻居看见雪儿出了事,头一件事便是给他打电话。听到这骇人的消息他傻了,慌了神似地赶到现场,却看见雪儿倒在那儿,白白的雪,一大滩红……他差点儿没晕倒。那是雪儿吗,她的脸已经严重变形,面容模糊不清,赶到现场的120救护车正在那里喘着粗气;可是医生当即就说,她已经死亡了。他们还指着地上的黏糊糊的东西说,她的脑浆流出来淌了一地。他们个个摇头,唉,可怜!他跪在地上求医生救救她,他大叫,雪儿没有死,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可是,医生们仍旧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我们没有办法了……赶紧去医院做尸检,抓住肇事者才是正事儿!

  肇事者趁着混乱逃走了,他的车留在了现场。只要有车就好办。大家都这么说。的确是,那辆车就是最好的物证。事实查清楚了,那天的车祸完全是司机的错,雪儿没有违反交通规则,肇事者要负全责。

  亲朋好友都在帮他张罗着打官司。雪儿的尸检报告很快出来了,身上有多处拖轧的伤痕,致命伤是脑颅破裂大量出血,导致当场死亡!

  律师说这场官司赢定了,再加上肇事者潜逃,罪加一等,可以多赢回赔偿!

  雪儿的婆婆听到这件事,不但没有为她儿子难过,反而挺高兴。雪儿的婆婆年轻时丈夫便因公逝世,为了使孤儿寡母有个依靠,上头让她在中学里管理茶水房。她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惟一的儿子抚养成人,对儿子当然也是百般宠爱。儿子大了,她又四处张罗着给儿子找个好妻子。结果看上雪儿了,便托人去说媒。因为媒人有一定的来头,雪儿的父母迫不得已答应了。雪儿纵然不情愿,为了不让父母为难,没奈何,顺从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婚后,雪儿和他倒也相处融洽,日子还算美满。只是婚前时时处处夸雪儿好的婆婆却无缘无故地故意刁难雪儿,雪儿孝顺,凡事都忍让着。越是这样,婆婆越是变本加厉,四处宣扬雪儿多么多么不好,挑拨邻里关系,弄得雪儿里外不是人。雪儿暗自伤心。但她始终是坚强乐观的,心里想婆婆这个人也不容易,能让着就让着。一年之后,雪儿有了一个孩子。一看是个男孩,婆婆高兴坏了,消停了很长时间。家里总算安宁了一段日子。

  孩子一周岁的时候,婆婆借口老了,(其实她才不过四十几岁)不想住在城里了,打算回乡下享享清福。她的条件是要带雪儿的儿子一道走。雪儿犹豫了。但转念一想,有婆婆在,就甭想过安稳日子,她带就让她带吧,毕竟年纪大了,有个孩子在身边,省得寂寞。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到了下一年再见面的时候,孩子已经不认识她这个当妈的了。她心想,孩子还小,没关系。再过几年,雪儿又有了另一个孩子。婆婆仍旧想带走,这回雪儿没答应。婆婆只好带着大孩子回了。学校的开水房离不开人,雪儿和丈夫都是逢年过节时才回趟老家。她和大孩子之间的隔膜越来越大了。婆婆总是对大孩子说,他的妈妈多么多么不好,他的妈妈早不要他了。这个孩子打小跟着奶奶,自然把奶奶当成最亲的人,对她的话也从不打折扣。他见了雪儿,从来不喊妈妈,总是一种陌生人的样子。雪儿让婆婆回城,她总是不肯,总是哭天抢地说要是再叫她去,她就死给他们看。孩子自然也不让雪儿带走。雪儿又忍了。

  雪儿出事后,婆婆连起码的怜悯之情都没有。她打内心里对雪儿那张笑脸厌恶反感。她搬回城里,又四处张罗,为她的儿子再找一位中意的妻子。他知道母亲这个可笑的想法之后,起初很是埋怨。雪儿还没下葬呢,母亲就这样。唉!

  来回折腾了好几个月,官司总算打赢了。他赢得了一笔可观的赔偿金。当他手里拿到这笔钱的时候,突然有种做了富翁的感觉。靠卖茶水,何年何月才能挣到这么多钱哪!他可以用这笔钱给自己买套新房子,那破房子早住够了!然后再结个婚,过上从前一直艳羡的悠哉悠哉的生活。这个想法冒出的时候,惊得他一身冷汗,这可是雪儿的死换来的啊!他不禁觉得自己荒唐,对不起雪儿。有一种负疚感纠缠着,使他夜夜不得安睡。他和雪儿毕竟十年的夫妻了,还有两个孩子。

  一天,他毫无目的地在街上瞎逛,不留神踩到路边算命的摊子。那人抬头看看他,说,先生,最近遇到不如意的事了吧?此话一出,他好像遇到知音一般,眉头不禁颤动了。便索性蹲下来看那人还会说些什么。看你这个面相,那人故作沉思,不善,有克妻之相……他不觉呆了。这人还真神了。那人还说,信不信由你!他不信邪,又找了几个算命的算了算,结果都说他这人是克妻之命。这下他还真如醍醐灌顶一般,相信命运的安排了,对雪儿的愧疚渐渐地消退了。本来就是,连算命的都说了,雪儿命不好嘛!雪儿怨不着他,只能怨命!

  又一个冬天到了。雪花飘飘。他睡在新婚的床上,怀里搂着新娶的妻子,带着满脸的幸福呼呼睡去。另一间屋子里,他和雪儿的孩子,第二个孩子,抱着妈妈的照片,蜷缩在被窝里也睡着了。他们的大孩子,见弟弟睡熟了,把他紧抱着的照片从怀里抽了出来。照片上的她笑容很干净,如窗外的雪花一般洁白无暇。
  审核编辑:朱成碧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落尽梅花月又西

下一篇: 《 蔓珠莎华

编者按:
管理组   朱成碧:
语言流畅,女主角的命运令人堪伤,不过我觉得这种讲故事的方式换成演绎故事的形式可能令作品情节人物形象更饱满完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落叶半床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