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镜子的秘密

作者:烟雨周池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4-06-07   点击:

摘要:一面奇怪的镜子,一个失踪的女人,是离家出走?是他杀?情殇?是人是鬼?朴素迷离.......以后你还敢一个人照镜子吗?

1.
   小雅起先不相信这间房子闹鬼,不过现在不由她不信,房间很敞亮,是日伪时期的一座建筑,依山傍水,宽敞明亮,落地的玻璃窗,采光相当好,有独立的卫生间,镶瓷的大浴缸,连马桶都很考究,据说抗战前属于一个富商家的别墅,后来日本军侵略进来,富商带着家人跑路,被一个汉奸头子征用了,抗战结束了,富商也没有再回来,兵荒马乱的也许他们都死于乱世了吧!作为抗战胜利的果实,被国民党的一个要员划为自己名下的产业,后来辗转被小雅的未婚夫寒生买了下来,说起来寒生,小雅就一脸的骄傲,这寒生可是一个著名的小说家,撰写一些类似张恨水的鸳鸯蝴蝶派小说,每一本都很畅销。每一本小说小雅都读了不下十遍,甚至连小说中的精彩对白小雅都能倒背如流。和寒生结识的过程也类似于小说里的情节,绝不平铺直叙,必要的铺垫,情节的安排,高潮的结尾都那样的妙不可言。小雅承认,她爱上的首先是寒生这个人,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小说作家。

   2.
   那天,小雅和几个朋友到霞飞路上的一家夜店喝茶,他们又说又闹的,一块庆祝抗战的胜利,寒生就是在那时闯入他的眼帘的,小雅他们落座时,寒生在一个幽静的靠着壁炉的角落里单独一个人坐着,脸上一副落寞郁郁寡欢的表情,眉头紧锁在一起,英俊的面颊上像笼罩着数不清的乌云,小雅注意到他对面的座位上是空着,他一个人冷冷清的坐着,他手里拿着一瓶酒,对面是一个空的杯子。一个落寞的男子总有一些不肯示人的故事吧!那么他究竟沉沦在什么样的故事里呢?小雅有些好奇!总之这个男子身体上有一些什么东西吸引小雅注意。所以和朋友们的交谈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朋友们说什么也只是随口应付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男子已经走掉了,小雅未免有些失落的感觉,她甚至没有注意到男子走去的方向。小雅回家后,那个男子忧伤的面影总是缠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驱之不散,没准我还可以再见到他!这个想法纠缠了小雅很久,一想到再见的情形,小雅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期盼的感觉,也许我可以成为慰藉他的阳光帮他驱散埋在心头的阴霾。
   小雅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又去到那家夜店,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相同的座位,还是那个男子一个人品尝着自己的落寞。小雅找了一个位置恰好可以观察到那个男子而又不容易引人注意,她必须证实一件事,那就是他不是在等待另外一个女人。小雅百无聊赖的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汤匙,一个晚上到有大半的时间都在窥探着那个寂寞男子的动静。直到那个男子起身离开,果然不出所料,一整晚的时间都没有一个女人坐到他对面的位置。小雅为自己的发现惊喜不已!
   如此一连几晚,小雅都会说服自己找个理由,例如散心,例如消遣,起先是和朋友去,渐渐地自己一个人去。那一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小雅望着外边的天色,心想这个男人不会来了吧,难道就这样和他失之交臂。突然一个影子遮暗了自己的视线,小雅抬头一看,没错是他,千人万人之中也不会认错的身影。男子彬彬有礼的道“小姐你已经观察了我一个月零三天,给个理由给我。你就那么对别人的生活感兴趣!”
   小雅忙不迭的抬起头,道“说我观察你那么久,如果你不是在同时观察我你怎么会知道!”小雅勇敢地迎视着男子的目光,男子大概没想到小雅是这么清秀的一个姑娘,总之他的目光一怔,好像摄于小雅的气场,“那咱们扯平了!谁也不欠谁!说说你究竟也在等什么人吧!”小雅说“我等的人一直都在,你等的人我却从来没看到他出现过!”男子颓然的坐在小雅对面的位子上“或许我在等一个永远也不会出现的人!虽然我的面前是空的,但是我的心灵更空!”
   小雅饶有兴味的看着男子“说说你的故事吧!其实有很多事情说出来会让自己轻松地!”男子道“也许真像你说的那样,说出来就解脱了,我叫寒生!不知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小雅眼前一亮“就是那个写小说的爱情专家!”男子纠正小雅的语病“不是专家,就是一个写小说的!”“你写的每一本小说我都看过,我喜欢看悲剧的结局,我也喜欢皆大欢喜的故事,如果你不是一个爱情专家怎么能写出来那么打动人心的作品!”“在你眼中的专家,其实根本连自己的感情生活都处理不好!我根本就是一个笨蛋!”寒生痛苦的用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小雅伸过手去握住寒生的手,小雅的手若有魔力,寒生停止了自虐,又恢复了开始的风度。
   “我原先有个女朋友,我们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没错,她很漂亮!当着一个漂亮女孩的面说另一个女孩漂亮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小雅摇摇头说我不介意的!寒生接着说“有一天,她突然留下一份信就此不告而别!”小雅赶忙问“她没告诉哦你她去什么地方了吗?”“没有,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就那样销声匿迹了,甚至连个理由都不给!这公平吗?”“那你有没有试着找过她!”“我找过了,是反我知道她可能去的地方我都找遍了,我找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但是至今没有她的下落”“你们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吧!”小雅试探着问。”“我一直以为这是上天跟我开的一个玩笑,我总以为我回过头的时候,她就那样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我面前!可是这一天始终没有到来,这究竟是为什么!我知道我被人家甩了,她一定是看上了哪家富家的公子和别人扬长而去了,这一个老土的故事,现在你满意了吧!不过现在说出来好多了。我可以有一个崭新的开始了。“他伸展了一下四肢,做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虽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可是小雅知道寒生还是在意他的未婚妻的。
   有那么一阵寒生凝视着小雅的眼睛,似乎能看到小雅的心灵中去。”难道你也在等待着一个永远不会再出现的人吗?”小雅笑了起来,正如徐志摩笔下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仿佛一朵水仙不胜凉风的娇羞。“如果我说我在等你,你信吗?爱情就好比嫁接树木,老树干是旧爱情,但是不久以后新爱情就会生根发芽,代替死去的爱情重新复苏。”寒生细细的玩味着小雅的话,其实他很认同小雅的说法。没准眼前这个姑娘会让自己已经变成一滩死水的心湖荡起涟漪。“你不介意我心里还有别的人吧!”小雅重重的点头,然后又摇头“不,我介意,但是我想我有一天会取代她的位置,这点我有信心,我想应该后悔的事她,把这么好的男人抛弃了是她的损失!”想到这,小雅脸上漾开幸福的酒窝。寒生真的是一个很值得去爱的男人,体贴,温柔,善解人意!不久他们同居了,小雅和寒生在爱情的大海里幸福的游弋着!那是一段如鱼得水的时光。就是在现在这间房子里,小雅原原本本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及交给寒生!

   3.
   小雅最喜欢的就是那面正对着卧室的大镜子,铮明瓦亮的,每天小雅都将它擦拭得一尘不染,小雅冲着镜子微笑,蹙眉,撅嘴,扮鬼脸,镜子里也有一个小雅对着自己微笑,蹙眉,撅嘴,扮鬼脸。镜子如实的反映着一切,如实收录这一切,包括她和寒生所有欢愉的时光,他那么急切温柔又带着些许暴力的闯进她的身体,小雅爱抚着寒生宽宽的肩背,心里喃喃着“来吧我的男人,我的身体是让你忘记忧伤的故乡。”
   寒生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陈曦,又开始在他的小说里鸳鸯蝴蝶了,又可以精神抖擞的写小说了。
   不过小雅一个人面对镜子的时候,总有一被人窥探的感觉,女人的第六感最灵了,这感觉让小雅不寒而栗,镜子里面有什么?男人阳刚之气比较重,只有女人比较容易看到。但也不是每个女人都有机会看到,只有那些真正喜欢镜子,喜欢与镜子交流,喜欢让自己的全身都处于镜子的画面中的女人才会最容易看到...
   在安静的时候,在窗户附近站着,面前摆着一面可以照出全身的镜子。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直到忽然觉得镜中的自己比平日的自己要更美丽些。然后梳头,前三下,后三下,如此循环三次,就可以见到它了。
   镜子中,出现两个“你”,第二个“你”,就是来找你当替身的冤鬼。你必须和它说说话,如果一言不发,它就会以为你没看到,那它就会找来更多它的同伴,直到占满你的视线,直到你开口跟它交流。而且,第一句必须是“你是谁”。它就会轻蔑地笑出声,说:“呵!你转身看呀!”这时,你千万千万不可转身。因为每个人肩上都有两盏“鬼阴灯”,当你转身时,它就会立刻吹熄你的“鬼阴灯”。那么,你就会死得很惨。你一定要和它说话,什么话题都行,但每说两句,它就会提醒你转身看我吧!你不要回答这个,继续聊,但它会循环。当你不耐烦的时候,就摔掉镜子,结束一切。
   当然,那个鬼是不会死的,它只是消失,并且在你第二天一早醒来时,就会忘了这件事。这个故事很诡异,不过小雅偏不信邪!恰好他也非常喜欢照镜子,本来嘛如花的女孩子那个不想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给自己所爱的人呢!小雅也不例外!终于有一天小雅沉不住气了,她对寒生说”寒生,把这面镜子挪走吧,面对着它我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有另外一个人在盯视着我,包括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好像你赤裸裸的站在大庭广众之下,那种众目睽睽的感觉让人无地自容!“
   寒生说”我感觉挺好的,它在素描我们欢乐的时光,就像一部电影影录着我们的生活,你看这预示着我们的生活永远奔腾向前不会定格!“他说的有理有据,小雅一时还真难以驳倒,不过在她的一再央求下,寒生试着拆除那面镜子,不过那面镜子好像和整个墙壁是一体的,此后不管寒生如何努力还是纹丝不动,小雅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作罢!有一次,小雅甚至拿起一块石头重重的砸在镜子上,不知道拿玻璃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居然连摇晃都没有摇晃一下,小雅瞅着镜子里自己气急败坏的样子,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也在嘲笑自己!看吧!你拿我没辙了吧!小雅干脆找来一大块布把镜子遮盖起来!你道高一尺,我魔高一丈,这下服了吧!
   镜子的事告一段落,住下来以后,小雅就总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响,那种声音很沉闷,像是从遥远的地底传出来的,很闷的声音,虚无飘渺的,有时又像一个女人,没错是一个女人低低的啜泣声。再听又想是秋日的蚊蝇振翅的声音。似乎向小雅传递着什么信息,声音并不是很有规律,有时密集,有时急切,有时舒缓,小雅怀疑是自己耳朵听错了,一天她又听到那种声音,她推醒了寒生,寒生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然后笑着搂着小雅”小雅,你是鬼故事看得多了,哪来的什么诡异的声音啊!你知道老楼了,难免会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可能是水汽在排水管里流窜,让你听了以为是什么鬼啊神啊的!我美丽的小东西!睡吧!”
   寒生没有心事照睡不误,小雅就惨了,似乎整晚耳膜里都回荡着那诡异的呻吟。小雅整晚丢在做梦,她梦见自己坐在镜子前正在化妆,突然镜子里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胡同,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一个穿着飘逸的白沙长裙的女子走在胡同里,她的裙幅上似乎绣着蕾丝花边,梅花,她不像是在用脚走路,是在空中飘飘荡荡的,近了近了,那点点梅花居然是点点触目惊心的血痕,她忽然回过头来,是陈曦,她张开手臂,嘴里似乎喃喃着什么,此刻陈曦周围忽然明亮起来,像是有千万道阳光照射在镜面上,又像同时有千万面镜子反射着阳光。她从镜子里面伸出双手。伸向小雅的喉咙,小雅感觉到不能呼吸,同时眼前一窒......就在这时小雅清醒过来,仍然惊魂未定,香汗淋漓,大口喘气,小雅手捂着胸口,好一阵才平息下来。醒来一看,寒生早已体贴的把早餐做好端上来,牛奶,面包,煎蛋,看着小雅神色不太好,就问用不用上医院看看。小雅说“我被梦魇住了,我梦到了陈曦!也许她已经死了,我梦见她在镜子里面,她从镜子里伸出手要把我抓进去,她似乎想对我说什么......”“别胡思乱想了,你这美丽的小脑瓜里装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比我还能琢磨,现在兴许陈曦正和某个男人在夏威夷群岛逍遥快活呢!”一说到陈曦寒生就气不打一处来,我的婚戒都买好了,你说这不是坑人吗!小雅伸出柔夷握住寒生的手,寒生张开手掌紧紧握住小雅的手。
   这是一天最安静的时光,小雅在窗户附近站着,面前摆着一面可以照出全身的镜子。她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只到忽然觉得镜中的自己比平日的自己要更美丽些。然后拿起一个犀角梳梳头,前三下,后三下,如此循环三次,然后小雅就看到镜子中,出现两个小雅,第二个“小雅”,一颦一笑都酷肖自己。“这就是来找我当替身的冤鬼吗。”小雅想起传说中的告诫“你必须和它说说话,如果一言不发,它就会以为你没看到,那它就会找来更多它的同伴,直到占满你的视线,直到你开口跟它交流。”小雅的第一句就是“你是谁”。第二个小雅轻蔑地笑出说:“呵!你转身看呀!”这时,小雅依稀记得“你千万千万不可转身。因为每个人肩上都有两盏“鬼阴灯”,当你转身时,它就会立刻吹熄你的“鬼阴灯”。那么,你就会死得很惨。你一定要和它说话,什么话题都行,但每说两句,它就会提醒你转身看我吧!你不要回答这个,继续聊,但它会循环。”第二个小雅仍然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刚才的话,一遍又一遍。小雅终于不耐烦了,别来纠缠我了,冲过去摔掉镜子,结束一切。镜子哐啷一声碎掉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小雅头一侧磕在浴缸的边沿上,原来又是一个梦啊!小雅忽然惊奇的发现,水洒中滴不出水了,小雅满身浴液的茫然站在那里,使劲摇晃了几下水管,仍然空空如也,水管里发出犹如叹息一般的声音,她大喊着寒生的名字,寒生进来一看也很纳闷,找来浴袍扶着小雅走出浴室“也许管道老化或者坏掉了等下我找人来修理!”
   那晚上寒生和出版商洽谈小说出版的事情,小雅一个人在家,天边乌云很厚,虽然才七点多钟,但是天已经完全黑掉了,小雅一个人歪在床上看书,正看得入神,灯晃了一下,然后就灭掉了,小雅摸索着用洋火点燃蜡烛,走到窗边向外面望去,四周的建筑灯火通明,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自己就像现在一个绝望无人的荒岛上,小雅惊恐地张大眼睛,她猛地一下子拉开罩在镜子上的蒙布,烛光闪闪烁烁的,镜子里的自己略显憔悴,生动依旧,也并没有出现第二个小雅,小雅长长出了一口气。突然她在镜子中看到一个身影,蜡烛失手坠地,掩面惊呼。“别怕,是我,小雅!这么晚一个人在家怎么不开灯,我应酬回来了,小说谈妥了。”寒生伸手搂住小雅的身体,小雅的身体像筛糠似的不住哆嗦。原来寒生回来时正好看到小雅举着蜡烛站在镜子面前,并不是存心想吓她。寒生把小雅扶到卧室的大床上,自己举着蜡烛捅咕了一会,来电了,光明又回来了。“锈丝无缘无故的爆掉了。重新换过一个就好了。”

   4.
   小雅到底心神不宁,决定到观音阁烧香还愿,据说那里的香火很灵验的,小雅燃起香,虔诚的跪拜着,仰头望着观音大士慈悲端庄的的面容。正默默祈求着,感觉似乎有人在背后盯梢的感觉,女人的第六感很灵的,据说那种执着的视线可以形成一个磁场就是不回头也能感觉有目光注视。小雅站起身,假装随意翻看路边的陈设,似乎漫不经心的向周围打量着,只见一个头戴鸭舌帽,将眉毛压得很低的年轻男子恰好在那时背转过身去,假装随意望着天空,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小雅几乎立刻判定这个鸭舌帽就是再盯自己的梢。小雅快走几步,一头钻进旁边的斋饭房,那个鸭舌帽发觉目标跟丢了,有些沮丧,四外眺望着。小雅心说想要跟踪我,你还嫩着点!周末上香的人很多,小雅闪出门外,出其不意的站在那个鸭舌帽身后,大吼一声“你要找的人是不是我?”鸭舌帽吓了一跳,尴尬的看着小雅说:“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坏人!呶!这是我的名片!”小雅上下打量这鸭舌帽,年龄二十五六上下,英俊挺拔,不像个坏人,不过坏人脸上也没贴标签。“不是坏人为什么鬼鬼祟祟的跟踪我!”随手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说“真看不出你还是派出所的小警探呢!那么我要请问你了我是你的嫌疑人吗?你有什么理由跟踪我?信不信我到警察局去告你骚扰!”
   鸭舌帽正色道“我叫肖飞,你叫我小肖吧!最近一个月我一直在调查一个案子,所有跟这个案子有关的人我们都有警探追踪!小姐若果方便的话,想亲你协助我们调查。”小雅说“如果我拒绝呢?”肖飞道“你一定会协助我的,因为这个案子也跟你息息相关!”说着话引领者小雅到了一个香客极少的凉亭里坐下。“相信你听说过陈曦这个名字吧!”小雅一震!“我觉得你正陷在一个危险地局里,你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小雅不屑的瞥了一眼肖飞“你结识女孩子也不用这么老土的法子吧,你想英雄救美是吧!我实话对你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肖飞盯视着小雅无名指上的闪闪发光的戒指说道“你对你现在的男朋友寒生了解多少!”“反正比你多,包括他之前有一个相交多年的未婚妻陈曦!”“那你知道陈曦是作为失踪人口立案的吧!那你又没有想过她是怎么失踪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人间蒸发了呢!”“不是寒生报的案吗?”“不错寒生是报了案,除了他提供的一张纸条,上面只留下寥寥数笔的几句话!这是复印件!”小雅接过来一看,一张素笈,一笔娟写的蝇头小楷,上面没头没脑的写着“寒生别等我了,我们之间不合适,上天会派另外一个女孩子来代替我爱你,不要试着找我,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爱你的陈曦!”没有落款。“纸条里面没有透露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我们怀疑这不是一起普通的人口失踪案!我们办案的宗旨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小雅说:“也许你们犯了一个方向性错误,你们现在应该调查的是陈曦有可能去的地方,而不是现在这样和我在这里喋喋不休,还有对一个守法公民无端猜疑!”肖飞说:“是反陈曦有可能落脚的地方,包括他所有的亲戚朋友同学我们都调查到了。”肖飞有些语结,但并不气馁,似乎斟酌了许久,终于说出了心底的怀疑“我觉得这根本就是寒生设定的一个骗局,我们调查取证过陈曦的医院就诊记录,证实陈曦在失踪以前已经怀有身孕,据妇产科医生的话来说她的身体状况很嬴弱不适合继续妊娠,但陈曦坚持要把这个孩子留下来,她说这是她和寒生爱情的结晶。”寒生并没有跟小雅说起过陈曦怀孕的事也许他这个未来的准爸爸还蒙在鼓里。“如果不是深爱着这个男人,陈曦会不顾身体状况继续妊娠吗?这样的一个女人会不告而别自己一个人到天涯的尽头抚育婴儿吗?所以我们疑窦丛生,这是一个假设,有可能陈曦和寒生之间因为财产因为孩子的事产生了什么龌龊,寒生故意,不,我们假定他们之间曾爆发过一场剧烈的争吵,然后寒生盛怒之下失手杀死了陈曦,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尸体,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报案,轻易就造成陈曦人间蒸发的假象,最后自己在扮演一个被女人抛弃的苦主。当然这一切都是假定,不瞒你说你现在住的地方我们里里外外都搜查过了,我们苦于没有证据,你现在和寒生走得最近,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配合我们收集证据,这可以指证他或者说也是为了证实他的清白,于情于理我觉得你都有责任帮助我们,你不想枕边睡着的是一个衣冠禽兽的伪君子吧!我几次和寒生交锋,他都滴水不露,简直毫无破绽可言,越是没有破绽越说明背后有鬼,所以我更倾向于阴谋论,不过狐狸尾巴掩藏的再深,迟早都会给我找到证据!”“你说这世上有鬼吗?”小雅茫然地问了一句“他们会尝试和我们活着的人沟通吗?"肖飞断然地摇摇头”我敢肯定这世上没有鬼,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怕鬼!“
   有那么一阵子,小雅感觉到天旋地转,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头晕目眩,肖飞想要伸手搀扶她,小雅茫然的推开他的手,转身向凉亭外走去,肖飞在他身后远远的喊道”你如果发现了什么么反常的事情请务必通知我,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号码,你可以随时找我!”

   5.
   小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恍惚状态中苏醒过来的,睁眼细看不知何时已经回到家里了,寒生不在家!小雅前后一印证愈加觉得寒生有可疑之处,不过实在很难将自己的爱人同一个杀人犯画上等号,即便寒生真的失手杀了陈曦,他也是真的爱自己的,而且从前他的那些忧伤也并非伪装的来的,不过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城府和心机之深就太令人可怕了。接着她又想起了那面镜子,面对它的时候总有一种被盯视的感觉,那种眼神似乎含有怨怼,忧伤,落寞,失望,甚至还有一点醋意,总之似乎包含了人类所有的负面的情绪。小雅忙不迭的扯下蒙布,心里默默祈祷着陈曦如果你泉下有灵,若果你又不得已的苦衷,你就用这面镜子和我沟通。没准这面镜子里真的寄生着一个哀伤而又幽怨的灵魂,因为她舍不得放弃、生前的一切而又无处倾诉,之前的奇异声响,断水停电没准都是陈曦向我传达什么信息,让我替她报仇或者警示我身边这个男人不可靠。小雅仔仔细细的查探着镜子的每个角落,和普通的镜子并无二致,只不过稍厚些似乎整个嵌在墙壁里无法测探它的厚度。镜子里的自己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小雅试着敲击了几下镜面,似乎有回应,在自己手指的下方,不像是回音,又换了一个位置,笃笃笃的又敲了几下,稍停片刻,再敲,然后把耳朵贴上去,虽然轻微但是依然可以感觉到来自镜子后的震动。如果不是把整个面颊贴上去细细聆听几乎不易察觉。
   小雅愈加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很显然镜子里的人无法和自己交谈,低头想了一下或许我们可以用文字的方式交流。她在一张白纸上写了几个字”你是人?是鬼?是人敲一下,是鬼敲两下。”然后拿着那张纸展开对着镜子,镜子里的字是反的,小雅想了一下,又在纸的背面把刚才写好的又描了一遍。然后把耳朵贴过去,镜子里传出一下轻微的回应,没错是一下!小雅茫然地坐到在椅子上,事情愈加诡异起来。镜子里怎么会有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是陈曦就敲一下!”小雅决定继续试探,一下表示我是陈曦!难道陈曦并没有死也没有失踪,一直呆在这间屋子里,由于不可知的什么原因被镜子收容了。
   小雅终于还是把这样几个字写了上去“是寒生害的你么?”她很怕镜子后面传递的信息是残酷的真相,答案是否定的,小雅如释重负的长出了口气,既然陈曦还活着,这就证明了寒生是清白的无辜的,不过想到自己和寒生的所有交往甚至鱼水之欢都被人一板一眼的看在眼里,心里除了羞惭更有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头顶。“我该怎么办?陈曦怀了寒生的孩子,寒生不可能置之不理,那样我和寒生的感情就完了,反正她是自己甘心情愿进入镜子里的,那就由着她自生自灭吧!小雅内心人神交战,一会设法解救陈曦的念头占了上风,一会任由她自生自灭的念头占了上风!我到底该不该对寒生说起这件事呢?
   小雅照原样又将镜子蒙住了,既然陈曦不是鬼魂,小雅也就不用害怕了,先前的诡异声响,包括断水断电都有了合情合理的解释,一定是陈曦无法脱身才想方设法搞乱了这些东西来提醒我她的存在。我怎么可以坐视到手的幸福就这样悄悄的溜走呢!小雅是那么热爱生活享受生活,那么就让寒生继续蒙在鼓里吧!让肖飞继续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吧,让陈曦在镜子后面自生自灭吧!我小雅不是一个圣人,只是一个七情六欲的活着的食尽人间烟火味的凡人!

   6.缘起,是错永不对!
   我叫陈曦,一切的一切都缘于我的一次愚蠢的试探,我作茧自缚。老实说,我是人不是鬼,是一个自己把自己困住的人。一切的缘起还要从拿到这间房间所有的钥匙那天说起,女管家在这个房子里服务快五十年,她洞悉这间房子的所有秘密,现在她退休了,而且我和寒生也不需要管家,我们还没富裕到那么铺张的地步。那天她把那一大串钥匙郑重其事的交到我手中,看着我神采奕奕的样子就说”你是一个正沉浸在幸福中的小女人,我在这个房子里做了这么久,这房子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我好奇地问是什么,女管家引领着我来到镜子前面拿着那把打制得十分精巧的钥匙,把镜子下面右下角的一个地方指给我看,那里有一个小孔,不留神很容易被忽略过去,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镜子的一个小瑕疵,不过被镜子的花纹掩饰的天衣无缝。只听啪嗒一声暗锁打开,嵌着镜子的整面墙都缓缓向后退去,露出一个宽敞的房间,比卧室略小些,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单独的卫生间,有一张小床,一张写字桌,一盏精巧的台灯,还有储存好的满满登登的食物和水,我回头一看,从镜子后面看卧室里的一切一目了然,尽览无余,这是一面特制的镜子,从房间那头看不到密室的一切,应该有通风口,在密室里呆着并没有窒息的感觉。管家介绍说这是先前的主人为防不测躲避战火特意重金打造的一间密室,可是还来不及使用就随着败退的国军一块逃到重庆去了。我好奇地打量这里面的一切,我不准备把这件事告诉寒生,我有一个小小的阴谋,就是想试探寒生到底有多爱我,到底可以承受我多久不在眼前的生活。于是我留下那张该死的字条,其实我压根没有走远,那天我在寒生回来之前先躲到密室里,可是我忽略了一件事,居然把钥匙落在卧室的床上了,这间密室如果没有钥匙根本无法在里面打开。
   那一刻我感到自己是一个愚不可及的女人,寒生,我就在你的眼皮底下,离你咫尺之遥,可是你却看不到我。那段日子我亲眼目睹了寒生的消沉,落寞,哀伤,甚至愤怒!是啊!你怎么能接收一个你深爱的女人毫无理由的退场呢?你知道吗我多想出去安慰你,可是我做不到。密室的隔音设备实在太强大了,以至于我无论如何声嘶力竭的呼喊都无法引起你的注意,我就知道你是无法指望了,我必须学会自救,可是当我所有的努力都宣告失败,你知道那一刻我的心几乎麻木到要死。幸好这里还有食物和水,一个信念支撑我活下去就是要活着看到你!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你不在消沉,终于又活的有声有色神采奕奕了,不出所料只有另外一个女人另外一种爱情才能弥补你心灵的空白和伤痕。男人难道都是见异思迁的动物?在镜子背后我看到你和那个女人相爱的整个过程。也许我不该指责你,因为这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不该为自己设计贪婪的陷阱,你对我的爱根本就毋庸置疑!是我自己失算。我准备绝食,因为你心中已经没有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每天都看到你们耳鬓厮磨,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那个女人很漂亮,也是真心爱你,而且她每天也要照镜子,我又燃起生的希望,没准同性之间或许会生出感应,没错那些诡异的声响,断电断水都是我弄出来的!终于我让她领悟到秘密就在镜子后面!可是我马上又陷入深深的绝望,因为她并没有把我活着的事实告诉你。我完全明白一个女人的心理,我也知道爱情不允许分享,我不恨他的自私,换了我没准也会这么做,这真的无可厚非!我认命!一连等了三天,这个女人一定也在情感和理智间挣扎吧!她真的把密室的门打开了!我冲出去,然后把她反锁在里面,让她也接受一下小小的惩罚。寒生,我明白我们之间的爱情已经回不去了!也别试着再找我,我会把孩子生下来。里面这个女人还是值得爱的!奇怪的是我现在并不恨她,因为如果没有她我可能真的会死在里面!所有的答案都在钥匙下面压着的那张纸条里,你一定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我的笔迹,以你小说家的慎密思维一定能猜想到那个女人藏在哪里吧!

   7.
   寒生回家了,到处也找不见小雅!他简直就要发疯了,然后他就看到钥匙下面压着的纸条,那熟悉的字体,寥寥几个字“镜子后面的秘密,藏着所有问题的答案。”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骨头摆

下一篇: 《 绝剑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好诡异扣人心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喻芷楚

    呵呵,你几曾改写鬼故了,起初真怀疑是寒生,落幕才析解悬的心放下来。

    2014-06-0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烟雨周池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