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篇小说 > 候鸟

候鸟

作者:薛飘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3-11-06   阅读:

  
  翆感到脸上有条冰凉的虫子在爬,伸手一摸发现自己在流泪。田浩朗朗的笑声从客厅传过来翆听的出那是开心的笑,翆认为一个男人能在被称为坟墓的婚姻围城有如此开心的笑声是一个已婚女人的成功,想起来已往看来是自己错了。
  翆有一次把无从发泄的怨恨发泄在了菜刀上,那在案板还在挣扎的鱼被她一刀砍下了头,鱼的身子蹦了一下就不动了,那张开还没合上的嘴大张着空洞而凄绝。
  田浩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按时回家,他想做的好一点,翆是个可以共度一生的好女人,好母亲,就是太刚了,家里所有事他都插不上手,他想到的没想到的翆总是早就安顿好了,他总是显的多余,在这个家里处处需要保护的不是翆这个小女人倒是他这个大男人,男人有的时侯总是要显示自己是男人吗,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了这次意外的红杏出墙,田浩知道这红杏出墙不是说男人,可对他的状况好像很合适,就算是红杏出墙吧,田浩想着自嘲的笑了一下走出了办公室。
  路过花店的时侯看到鲜艳滴的红玫瑰想起他好像从来没给翆买过花,女人都是应该喜欢花的,萌萌就喜欢他买花给她,翆想必也是喜欢的,只是翆好强不说罢了,想到这他走进花店给翆买了一束红玫瑰。他不想弥补什么只是想买给翆。翆的眼泪让他终于明白在刚强的女人还是女人,也需要男人的呵护,只是她们不说,她们不想给自己的男人太大的压力,这个时候田浩好像真正才明白了女人,其实在刚强的女人她们心中的刚强有时是一碰就碎的,她们却把强的一面伪装的很好,就象翆,这也许就是大女人与小女人的区别吧,说到底其实还是男人太贪。
  田浩进家的时侯翆正在满脸堆笑的在看电视,他知道儿子不在,只有儿子不在时翆才会这么悠闲。听到田浩回来盯着电视说了句饭在锅里,你要是饿了就洗洗手先吃,便没了声音。
  田浩嗯着瞟了一眼电视,电视上正在重播几年前热播的电视剧【还珠格格】,热播的那会翆不是把电视让给他就是让给儿子,她没看上几集,后来就在重播中一集一集的凑着看,好几年了似乎还没看全。
  田浩坐到另一张沙发上拿起一张报纸,眼睛却看着翆,翆的脸色有些苍白,也瘦了一些,田浩心里感到一阵愧疚,却也庆幸自己醒悟的早,在晚一点他真的就把到手的金子就丢了。
  ‘‘几点了?’’他问。
  ‘‘几点了,几点了,你在家关心时间吗?’’萌萌不高兴问。
  田浩想到这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正是萌萌的这句话让他醒悟了,迷途知返了。
  ‘‘洗手吃饭了。’’翆站起来关了电视说。
  ‘‘儿子呢?’’田浩从沉思中抬起头犹豫着拿起那束花问。
  ‘‘他小舅接走了。’’翆说着瞥了一眼田浩手里的花。
  ‘‘翆,这花送你。’’田浩把花递了过去。
  翆不认识似的看着田浩接过那束花,满腹狐疑的问。
  ‘‘什么意思?’’
  ‘‘没什么,路过花店看他们开的很好就买了想送你。’’田浩故做轻松的说。
  ‘‘该不是想送什么人没送出去吧。’’翆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田浩。
  ‘‘不是不是······’’
  田浩被这目光看的毛毛的嘴里除了说不是,不是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翆拎菜似的拎着那束花进了厨房,一进厨房就把那束花丢进了垃圾桶,以前她一直希望田浩能送她一束花在她生日或结婚纪念日可田浩没有,在这方面他总是显得很迟顿,他总是塞给翆一些钱让翆自己去买她喜欢的东西,后来买了还是没买他就不过问,翆每次都很失望但她从末怪过他,她很清楚自己的丈夫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可现在田浩剧然会给女人买花了,看来也是从这个女人开始无识自通的吧,翆感到酸楚极了她想不明白自己做为妻子怎么就这么失败。
  她把水管开的很大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她把手伸在水下水顺着手指缝穿过行成一道道水柱,穿不过去的打在手掌上飞溅的到处都是,翆在这孩童般的游戏中平静下来.,关了水管低头却有看见垃圾桶里的玫瑰,火红的玫瑰上溅满了水珠晶莹的挂在花瓣上,然后有慢慢的滑落如一颗颗委曲的泪珠,唉。翆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竟有些异样,这无辜的花有招谁惹谁了。
  敲门声打破了翆的感伤。听声音是田浩的同事。不知为什么翆敏捷从橱柜里拿出那个好几年前买的一个雕花的玻璃花瓶盛满水,把那束哭泣着的玫瑰从垃圾桶里拿出来一枝枝插进去,火红的玫瑰在瓶子里绽放出原有的艳丽,翆捧着花瓶走出厨房。
  ‘‘小刘来了。’’翆热情的打着招呼。
  ‘‘呀,好艳丽的玫瑰,嫂子今天是什么日子?’’小刘的爱人小胡一看见翆手里的玫瑰就急忙问。
  ‘‘我们是不是来错了时间?’’。
  ‘‘没有没有,什么日子都不是,你们老大今天心情好就给带回一束花来。’’翆说着把花瓶放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向你们老大学着点。’’小胡拉着小刘的胳膊充满羡慕的说。
  ‘‘不用学,男人年龄越大自然就会越浪漫,越多情的,你们才结婚,日子长着呢,小刘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嫂子饶了我吧,你在给她教我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你还是教教她怎样做个贤妻良母吧,谁不知道嫂子是个贤德的好女人。’’
  ‘‘是我,是一个只知奉献不知索取的好女人对不对?’’翠调侃的说。
  大家都笑了。
  那一夜两人有是一夜无话,只是那放在客厅的玫瑰第二天清晨有躺在了厨房的垃圾桶里。
  周末儿子和他同学去野生动物园玩了一天早早就安静了。
  田浩一个人看着电视,翆在厨房与卫生间之间忙碌,田浩接受教训没敢去讨好,只是用耳朵听着翆的声音,一会就安静下来了隐约可以听见卫生间哗哗的水声他知道翆在洗澡,他看了一下表猜想数到几翆会出来,然后他开始数数,数到九百九十九翆果真出来了,他不由的笑了。翆穿着那件生儿子时他给她买的那件粉红色的睡衣,睡衣也许是时间久了布料洗薄了隐约可以看见翆身体的每一部分,他的心动动了一下,看着翆小心揉擦着她的头发进了卧室。田浩一直弄不明白别的女人爱自己的脸胜过一切,不惜血本去美化那张脸,在贵的化妆品都舍得买而翆却不一样,翆爱她的头发胜过爱她的脸,她总是买便宜的护肤霜买最贵的洗发水,田浩也不喜欢女人脸上的化妆品,他喜欢翆素面朝天的清秀,更何况他喜欢翆沐浴出来小心揉擦头发的样子,这个时侯的翆温柔的极有女人味,他曾在单位的浴池门口看见过一个刚刚沐浴出来的女人,就那么简单的用毛巾乱擦着头发像揉擦一团稲草,于是他就更觉得翆的样子可爱。
  记得刚结婚那会他们才有一间带厨房的房子,翆总是在厨房用一个大盆洗澡,洗完了就带着一身芬芳走进房间轻轻的揉擦她的头发,那个时侯他总是控制不住要把翆抱到床上去,翆在他怀里大叫她的头发会弄湿她的枕头,然后就任由她的头发弄湿她的枕头。他记不清他们这种快乐的激情是什么时侯消失的,好象是有了儿子以后,想到可人的儿子他摇了摇头一脸的失落与满足,结束了客厅的明亮。
  田浩走进卧室的时侯翆正坐在梳妆台前用吹风吹她的头发,翆以前是不用吹风的嫌有损发质,总是让它自然的凉干,后来有了儿子翆没有了那么多时间不得不用起了吹风机,只是吹风机拿的离头发很远,因为离的远翆用吹风用的总是不顺手,尤其翆自己吹后面总是笨拙的很,以前田浩只要在家就会主动过来帮翆吹干后面的头发,田浩看着翆笨拙的动作他记不清他以有多久没有帮翆吹过头发了,他走过去握住翆拿吹风的手,翆停了一下没有反对把吹风交给了他,翆象想起了什么嘴角泛起一缕微笑,看着田浩的眼睛里流淌出如水的温柔与幽怨,田浩得到鼓励似的丢了手里的吹风抱起了翆,翆的长发如丝般的垂下,吹风吹乱了发梢,翆象一条蛇缠绕在他的怀里,田浩似乎一下就找回了当年的激情,他把翆放在床上,可就在这时翆光滑如蛇般柔软的身子突然变的僵硬起来整个人也变的悄无声息了,田浩怔了一下突然就听见翆憎恨的问。
123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上一篇: 《 大舜号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一个关于家的故事吗,一个怎样让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的故事,生动,细腻,感人,平静中蕴含起伏!推荐阅读!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