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浪子柳三

宋振邦散文体小说《小镇风情》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05-23   点击:


  炉里的余烬还在燃着,茶馆顶棚上的保险灯已经熄灭,只有客桌上一盏带有玻璃罩的小煤油灯发出幽幽的光。卢婶和柳三把杯对坐着。一碟酱萝卜,一碟花生豆,这是二人劳累一天的晚点了,夜已三更。
  卢婶肘支在桌上,手托着腮,细腰儿斜倚桌边,弯一条优美的曲线。她面带微笑,目不转睛盯着柳三。小柳也未下著,缓缓地说:
  “姐姐,自从我折回小镇落脚茶馆以来,你从未问过我的身世来历,却这样信任我,怜爱我,这使我非常感动。”
  “小柳,你说到了哪里,――卢婶放下了胳膊,笑着给小柳添了一点酒――我是谁,一个被社会遗弃的寡妇,孤孤单单,独自一人挑着门口过日子。你来了,早起晚睡,不迟劳苦,帮我撑着这个小馆,不单解脱了我的劳累,也使我的精神得到了安慰。弟弟,现在我们是最亲密的人,相依为命的人。”
  “姐,我所以没讲出我的经历,因为我在观察环境,我留意常到茶馆的几个人,肖家那哥俩,肖三和肖五,还有钱家的秃子以及那个驴贩子老秦,他们可都是有背景的人。”
  “你不用担心,老秦是好人,街面上做生意的都知道他贩驴走河西和游击队有来往,大家心里明镜,嘴上不说。这倒好,他成了无形的鞭子,震慑那些狗腿子。肖五人也不坏,给他三哥当衙役,虽说和肖三同宗但不是近亲,他和肖六是堂兄弟,可他是穷人,家里有个病老婆。天天背她出来晒太阳。你见过那个常来的嘎子,是肖五的儿子。他也是喜子的小伙伴。”
  “喜子,我认得,肉铺小子。”柳三笑了。
  “我叔老宋头的孙子,”卢婶露出得意的神色,“我干儿子,总帮我送水,爱听戏。别看小,还是他英姑的老师呢。英子跟肖六好,小六教她认字,用唱本,大段大段喜子都能背下来。肖六是大家子弟,才子,写一手好字,就是游手好闲。爱看‘清音子弟书’什么《雨淋铃》,《黛玉悲秋》之类。”
  “《雨淋铃》我知道,我们唱过,也叫《忆真妃》讲唐明皇和杨贵妃的事。”
  “是啊,你可以和小六子学戏文。肖六和警长肖三是远房兄弟。肖三是汉奸,也是个两面派。他不敢惹宋家的人,我说那英子是铁匠的女儿,铁匠是喜子的大爷,他儿子承武在河西游击队里。喜子爹在奉天关东军军管区司令部做事,不知为啥,被日本人关他大牢,你想日本人都怕他,宋家的人,谁敢惹。你说的钱秃子原来和驴贩子都是山上的人,后来老秦被抗日军收编走了正道。那秃子走了邪道,被打散了,现在给钱家当护院。钱家老一辈至仁和至义都是汉奸,给日本人干事,至仁当保长,至义在县里当税官。至仁有个儿子茂才在外经商,路子也广,不知和黑道上有无来往。总而言之,这小镇上的人五行八作三教九流关系复杂,像一张网……”
  “正为这个,我才没有对对姐姐说我的经历,怕你担心,更怕你受累。我是海城人,我的堂兄柳絮飞在营口开了个园子,叫海棠艺社,我就在他的班子里唱二人转。园子里还有一位姐姐姓何,叫秋凤,人很侠义。她喜欢我。”柳三说到这,卢婶噗哧笑了:
  “小三,看来你和凤姐有缘了,我也叫凤,苗凤。”
  “真呢,还都是姐姐。”柳三也笑了,“那时凤姐和我都给河西的游击队帮忙,我们给他们买外伤药,他们化装进城看戏,我们就把药给他们。我们那段地面上有一个警长看上了凤姐。有一次演出散场,凤姐在女间卸妆,那家伙突然闯进去纠缠,凤姐情急唤我,我把他推了出去。从此结了怨,后来他抓了我的劳工,还特意送我到了抚顺的露天矿。在那我认识了卢哥,你知道,去了那儿,就休想活着出来。半死就扔进万人坑……”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呢?那晚上你来去匆匆,什么也没说。那五块大洋我现在还留着呢,一个记念。记念你和你卢哥的生死之交,也记念你。”卢婶抹眼泪。
  “说来心酸,――柳三叹气――我走后,凤姐茶不思饭不想,只说是她惹的祸。我哥到处托人,后来找到一个在被服厂当头的赵四,赵庆丰,他认识一个和他一起当兵的在抚顺矿当个小工头。凤姐当了所有的首饰,钱拿去疏通。那个小工头也姓赵,他给了我一包药,让我吃了发高烧,趁我迷迷糊糊,他报告说我得了传染病,就把我扔到坑里了,还在我身上扬了几锹土。第二天早上,我的烧还没全退,浑身无力,一群野狗围了上来。这时那个赵也赶来了。他把我拉出来,把埋前搜身拿去那五块银元塞到我手上,让我赶紧走,越远越好,千万不能回营口。”
  “那晚上,你从我这走后去了哪?”卢婶问。
  “我怎能不回营口呢,我要告诉柳絮哥,转告妈说我平安,再有,非得见一见凤姐不可。”
  “那你见到她了吗?”这是卢婶最关心的。
  柳三一时没有回答,喝了一口酒,夹一块酱萝卜在嘴里嚼着。
  “姐,我虽然年轻,可我也看透了,人的一生就是那么一回事,像我妈说的,和谁不是过一辈子。”
  卢婶看出小柳的失恋的神态,她温柔地握住了他的手。
  “凤姐一来我们的班子就喜欢上了我,那是三年前的事,开初我们还说不上恋爱,她教我戏文、唱腔还表演身段,你知道,在二人转里我总是演旦角的。她很姣媚,在朝夕相处耳鬓厮磨中,我冒火了,她二十二岁有一些经验,不过我十七岁,也什么都懂了。”说到这小柳笑了,“我爸娶我妈时才十六岁。那时我们疯狂地相爱了,那个亲呀,没事就滚成一团。我妈不同意我们相好。不是因为她比我大,妈说,一门子唱曲儿的,怎么过日子,有了孩子谁顾家。我父亲死的早,她把教育和管束我的权力都交给了我的堂兄柳絮,艺名柳絮飞,在营口很有名,也是南派的代表。他也不同意我和凤姐结婚。他认为艺人特别是女艺人都比较浮躁。他在这方面有痛苦的教训。原来他和师妹相爱,可是两年后,师妹却嫁给了一个军阀,而且是二房。所以我哥特别嘱咐那抚顺的小工头,让我走得远远的。回来他又对凤姐说,我不会回来了。接着他劝说凤姐嫁给救我的赵四,赵四是个好人,他妻子死了,也没有孩子。在被服厂里当头,也算有一定的势力和收入。凤姐和赵四交往了一段,认定他是一个可靠的人,她们便结婚了。哥把她当的首饰都赎回来了。”
  “那次你回去见她没有?”卢婶问。
  “没有,我不愿再惹是非了,毕竟我还在逃亡。”柳三又喝了一口酒,“走之前,哥交给我一封信,凤姐写的,她对哥说,等我回来交给我。信里她说我可以恨她,别恨哥,她所以同意这门亲事,一是为报恩,二是为我们的园子找个靠山。在这个地面上混,总要有个借傍。再说,‘我比你大了好几岁’看得出她的眼泪滴在这几个字上……”
  炉火熄了,屋里有些凉意,卢婶移坐到小柳的身边,柔柔地倚着他,柳三也便伸出臂膀环着她纤细的腰身。
  “你们好时她没有提到年龄吗?”卢婶问。
  柳三笑了:
  她说过“等我徐娘半老了,你再找个小妞,我侍候你们。算我报答你的恩爱。”
  “说的也正是我想的。”卢婶竟流下了泪。
  “我可不这么想,你们让我成为一个男人,有恩于我。何况,”
  “何况什么?”
  “你这么美,永远也不会老。”柳三说着更搂紧了她。接着他话头一转,说:
  “今天我在剃头房听货郎鲁哥说,营口的一个警长被游击队处死了,吊在他家门前的树上。因他出卖地下党。姐,你知那人是谁?他就是追杀我的汉奸。这个坏蛋得到了他应有下场。”
  卢婶婶偎他更紧了。
  室内,幽幽的灯光,户外,清冷的小街。不知从那里传来醉汉的小曲:
  三更三点三更鼓儿梆,情郎哥哥爬到奴的身上……
  初秋的古镇,朗月在天。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茶馆 卢婶

下一篇: 《 康爱国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三更天,红烛对红颜,人温暖。好温馨的画面,很动情。基本以对话转折情节,如再有些其他细节,就活脱脱的一篇小说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文清

    问好老朋友,请晚茶!

    2014-05-25

    回复

    • 行吟者

       文清,老友,许久不见你传统的清纯而优美的散文。想你也被时尚排挤。

      2014-05-27

      回复

  • 下寨龙池

    柳三的桃花运不少呢!

    2014-05-2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