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冬至故事

作者:墨斗鱼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12-05   阅读:

  
  冬至这天下午一点半,安雅把刚煮好的冒着热气的素三鲜饺子端上桌子,六个清淡小菜也色香味俱全,氤氲出香气——这些都是大钢喜欢吃的。她知道大钢这点儿该进家了。
  捋一下栗棕色长发,又抿了下抹着浅粉色口红的嘴唇,对着镜子转转身,那件西瓜红的羊毛长裙凸显玲珑身段,虽已近不惑之年,但细皮嫩肉的安雅,看起来好像二十几岁的样子。上次给儿子开家长会,还曾被儿子班主任认作儿子的姐姐。
  两个小时过去了,大钢还没出现,打电话也没人接,饭菜早凉了。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时,安雅一激灵,她的心已跳到嗓子眼。
  安雅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冲到医院的,当她一把揭下盖在丈夫脸上的白单子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整个人懵了。她不停摇晃着丈夫身体,满脸的泪。旁边一个小伙子告诉安雅,大钢在从俄罗斯回北京的列车上,为保护一位同胞和抢劫者搏斗时,被刺中了心脏。安雅失声哭着,身体贴近大钢,用手摸着大钢的脸颊:“你说让我等你~呀……”。几分钟后,安雅被两名护士强行架开。
  大钢尸体刚被推走,不知从哪儿冲出一个面目黝黑的高个男人,冷笑着冲尸体推走方向淬两口吐沫,然后冲到安雅面前,拽住安雅衣领,脸抽搐着,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还我阿丽。是你丈夫~他,他毁了我幸福……”
  安雅呆若木鸡。苍白的脸,声音颤抖,险些栽倒。弱弱地问到底怎么回事。这人才说出大钢和他的妻子同在莫斯科做生意,又同是北京人。私底下早已好上了。这次回来,在他妻子的要求下,正准备将这些年倒卖羽绒服挣的钱分割清楚协议离婚,谁知从莫斯科回来在蒙古境内一个火车站遭到抢劫,他妻子侥幸躲过一劫,却受刺激住进精神病院,连他都不认识了。
  安雅感到浑身发冷,一阵阵的虚空涌来,她想喊,可感觉喉咙被堵着,喊不出来。她想跳起脚来骂这个遭天杀世界,可感觉身体软绵绵的,浑身无力。他就那么愣愣地待着,看见大钢正冲他招着手,笑着和她说着话……她身子一歪,沉沉睡去。
  第二天中午,儿子的呼唤声中,她慢慢睁开眼睛。安雅一把搂住儿子贴在胸前,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落下。那个曾让儿子在他背上“骑大马”的父亲,那个为了她和儿子奔波,从不怕吃苦的男人,不在了。他为了保护另一个女人,把生命永远留在了他曾坐了无数次的那趟列车上。
  安雅怎么也不能相信,那么温柔、付出的一个人,那么喜欢安雅,他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怎么就外边有人啦……
  处理完大钢的丧事,安雅把儿子托付给自己的母亲。决定乘k3国际列车重新走下丈夫生前曾无数次走过的这条线路,顺便处理下生意的遗留问题,取回遗物。办理好护照,周三上午8点过5分,火车驶离站台,开始了大约为期五天零6个小时的长途之旅。离开北京一路向北,向张家口、大同方向开去。北方光秃秃的田野,一片稔色的肃杀。安雅想象着在漫长的旅途中,大钢和另一个女人相依相偎,甜蜜地度过着漫时光,心里便被捅得哗哗流血。她擦把泪,那些大钢陪伴她和儿子转商场,在家做家务,让她辞去工作的场面一一从眼前掠过。她已离开职场将近十年啦。瑜伽、美容、做身体、家务、接送儿子——这是她生活的全部内容。甚至早在一年前,大钢就想让她雇个保姆,照顾他们母子生活,是在她的坚持下才没雇成。每年大钢补贴自己娘家的钱都得五、六万,而且每次去娘家大钢必亲自下厨……
  泪水在安雅脸上模糊一片。那颗已经凉透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几天的劳累让她在卧铺上沉沉睡去。在出境站二连浩特换车轮子停留了三个小时,她都浑然不知。她一直睡着,梦中她和大钢挽着手穿行于大学校园……在食堂抢同一碗油泼面……在学弟学妹开学时售卖手机卡……在夜里为了到泰山山顶上看日出,晚上九点多钟,黑黝黝的夜色中,大钢背上所有行囊拾级而上,安雅在后面跟着。凌晨在山顶每人租一件军大衣,还冻得瑟瑟发抖……
  安雅一路痴痴呆呆,回忆已在她身体上扎下无数把刀子。
  外边气温越来越低。灰蒙蒙的天际下,要途径18个站点,我国、蒙古、俄罗斯三个国家。周日莫斯科时间11:30到11:50,在第十六站斯维尔德诺夫斯克站停留时,安雅拨通了大钢朋友于飞的电话,告知了他在莫斯科的接站时间。周一的14:30到达了终点站莫斯科。
  ……
  大钢租住的房子干净整齐。出人意料的,在房间里既没发现女子化妆品之类东西,也没发现女子衣物和生活过的痕迹。抽屉里倒是发现了一步手机和四瓶写着英文的药、一张俄文名片。接下来的日子,安雅将大钢手头积压的一些货物,减价处理给一些在莫斯科做买卖的中国人。在大钢朋友的帮助下,在一家心理诊所找到名片上那位行医的俄国人,大钢朋友于飞俄文不错,充当了安雅的翻译。基于对客户保密原则,开始时俄国心理医生否认安雅手机照片中的大钢来他这里看过病,直到听说大钢已出事,而安雅是大钢妻子,有权知道当时的情况。
  心理医生缓慢而略显伤感的声音道出另一个秘密,蓝眼睛里噙满泪水。就是在这里,大钢结识了病友阿丽。她是一位中国来俄罗斯经商的女性。
  离开心理诊所的路上,安雅裹紧裘皮大衣和披风还是感觉上牙打下牙的冷,想用哈出的热气暖暖冻僵的手,可没等手感知到热,哈气基本已成冰。在这远离故土的异国,面临严寒和语言不通,以及不同礼仪、不同风俗的不适应,在俄国人和中国人夹缝中周旋,在生意场上冲出一条血路,站稳脚跟,有多不易,大钢从没跟安雅说过。
  安雅将大钢的一些私人物品打包邮寄到中国。却把大钢抽屉里的手机小心用塑料袋封好,装到自己手提包里。这是她和大钢之间的秘密,她想封存它。无论外人怎样诋毁大钢,在安雅心里,大钢一直是那个有责任心和保护欲,把她宠成公主的顶天立地的男人,那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尽管他已去了另一个世界。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精华:下寨龙池

上一篇: 《 大阅兵

下一篇: 《 【冬至】生路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因一场事故,一段尘封的秘密被揭开。本以为是一段难以愈合的伤疤,怎料却是对受损部位的修补。事出有因,事过无悔。小说有当下小小说的结构优点,反转不断,铺垫到位,又不流于叙事,细腻的心理描写为文章增色不少。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0

  • 玩月

    读了两遍,细细体会安雅内心的变化,感慨万千……鱼儿处理人物心理活动细致入微,故事情节的设计自然而然,学习了!

    45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玩月  我是吭哧憋肚编,后来把我自己想象成安雅,挤兑出一些心理活动。客观讲,第三者的心理别人无从描摹的。你那小说通过第三者的眼,揭示人物性格才合理。谢谢来读,月儿。

      45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这个冬至不温暖,看了揪心

    49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这个小说包袱抖得好。也写出自己的特色。鱼的小说也上了一层楼。

    52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落叶半床  诗歌是唯一可瞪眼瞎掰的文体。早知道有这样的国际列车,也知道多年前的影响巨大的抢劫案。后查了些列车资料闭门造车,编东西太费脑壳。偶尔抖出点包袱,也是偶然。不会写小说,就是写着玩。胖玫瑰吧啊

      51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墨斗鱼  写错了,小说是唯一可瞪眼瞎掰文体。你看我,唉。错大发了。

      51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落叶半床   写错了叶子,小说是唯一可瞪眼瞎掰文体。你看我,唉。错大发了。

      51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墨斗鱼  还好,还好。不离谱。

      51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我也觉得安雅这样很好,记住了丈夫的好,永远只记得好。

    52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沁芳闸  生活中,有些事介于对与不对之间,因为角度不同会有多个答案;生活中也没有完美的人。有时,不苛责别人,忽视真相,或许是放过自己,对自己的保护。问候沁芳

      52天前

      回复

  • 吟湄

    改了下排版

    52天前

    回复

  • 氧气馆

    记住好的一面,宽容,也是善待自己。问好鱼姐姐!

    52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氧气馆  放过别人其实是善待自己。问候氧气,周末开心!

      52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感谢支持征文,祝创造愉快。

    53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下寨龙池  创造愉快!谢谢辛苦审核,精准按语,褒奖有加。祝周末开心!

      53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