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冬天里的浪浪

作者:黑枊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12-03   阅读:

  
  我下岗后,就应一位朋友之约,到他的矿山去工作。
  朋友的矿,在内蒙和辽宁交界的地方。在矿山的那一头,就是茫茫草原。
  我那位老板朋友,腰缠万贯,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有一天就问我,说:“三哥,咱山上有个泵房,变电所也在那,没人值守時常丢东西。为了不影响生产,在那设了个值班室。有两间房子,厨房等设施很齐全。你愿不愿意上那值班?”
  我只问他有电吗?他说有电,有电视,有电饭锅,有直通山下的电话。我很痛快,反正就我一个,上哪不是吃饭睡觉。
  我是被老板,亲自开着那大吉普车,送上山的。被替换的那个人,早已经等在那了。他几乎是带着哭腔跟我说的,咱山的那边有狼!你要加小心!
  我的工作很轻闲,就是守着电话。有问题了,用电话通知一下山下就行了。毎到冬季,这山上就剩下我一个。山下给我把白菜土豆的给我预备足了,这的羊肉便宜,常半拉羊给我送上来。好在我这个人有饭吃,有纸和笔,在哪都习惯。
  过了几天,我才明白,为啥别人不愿上山!近几年随着生态环境改善,绝迹多年的狼,又回来了。这些人到山上,都没呆长,让狼都给吓跑了。
  我没啥可怕的,管它狼呀狗呀!我屋里就有一眼泉水,守着屋里,有吃有喝。当和尚修炼,也没这待遇!最幸福的时候,是冬季。整个山上,就我一个人。一盏孤灯,半弯残月。一觉睡到太阳正中,也可以睁着眼睛,熬到天明。
  那天夜里,山上的风呼啸着,狼的嚎叫声,好像很近,夜里很是瘆人!
  黎明時分,迷迷糊糊的,我听见门外有动静。趴在窗户往外看,天呢!?是狼!是两只狼!它俩正在饮着破缸里的水!哦,我摁摁快要蹦出来的心跳,我明白了,连续的干旱,让狼无处觅水,这才来到我这喝水的吧。
  天亮了,狼早已经没了踪影。我把那破缸放在一个独轮车上,放了一塑料桶水,往狼窝那个方向走。我把水往破缸里灌满,站在很远的石头上,用望远镜瞭望......可惜没有看见狼!
  我第二天,又推着水去,发现破缸里的水已经没有了。我很高兴,就每天都往破缸里注水......
  经过多日守候,我终于发现,这是一公一母,两只狼。它们互相追逐,亲昵。狼是群居动物,它们两,一定是为了追求爱情,而从群里跑岀来的,跑到这安家落户。
  那天我又去送水,和母狼不期而遇。我是挤着笑,望着母狼的。母狼真的很聪明,好像知道我没有恶意,远远的懒洋洋的趴在草丛边。我是战战競競的把水倒进缸里的。我没敢回头,我后脑勺长着眼睛呢!母狼一定是用感激的目光,送我的。我的后背,莫名其妙的冒着凉风!
  我再一次见到母狼,是冬天。母狼怀崽了,挺着大肚子。那只公狼不知上哪去了,很久都见不到了。母狼在岩石那晒着太阳,我把两只不知被谁用套子套住的兔子,用绳子栓着,扔给母狼。我远远的看着,母狼把猎物叼回窝,回头望了我几眼......
  小狼们出生后,我再去時,母狼很暴怒!朝我直呲牙。我知道狼是护崽子的,连母鸡都知道,遇到攻击,也会张开翅膀,护住小鸡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心刺痒痒的,总想再看一眼小狼是否已经长大。我到狼窝時,才发现母狼不知什么时侯,已经不见了。我用望远镜,远远近近的搜索着,确信没有狼了,才走到狼窝。狼崽就剩下了一只,还在哀哀的叫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把那受伤的小狼,赶紧抱上回家。这是一只,还没完全断奶的狼啊!
  我让山下送来一箱蒙牛奶,小狼很贪婪,把碗都差点吞肚子里去。山下我那老板朋友,正好有一德国公背狼狗下崽了,奶水正足。朋友听说我要让他心爱的狼狗喂养一只狼,说啥也不同意。我只好买了只母羊,那母羊见了小狼,浑身颤抖。好不容易,才让小狼叼住了羊的奶头。这个坏家伙,狼嘴拼命吮吸着,小肚子胀得要裂开似的。可是这小狼把着奶头,仍不肯松开,母羊咩咩叫着。
  几天后,我领着刚学会走路的小狼,在松林里散步。我听到狼窝的方向,有极悲惨的狼嚎声。我听出来了,是那母狼的声音!小狼也抬起头,支愣愣着耳朵,拚命的想挣脱我的怀抱。我把小狼放进一个篮子里,用狼尿把它浑身擦了一遍,跑向狼窝......
  小狼挣扎着从篮子里,爬出来,摇摇晃晃地往前走。我看见,那母狼极其疼痛,一条腿上,还有个铁夹子。天呢!腿是断的!它一定是被非法狩猎者,用铁夹子夹住了腿。母狼是自己把腿咬断的,为了孩子,它忍受了痛苦,爬了几天才爬回来的。我被这伟大母爱,感动而又震惊!母爱并非是人类独有!
  母狼看见了小狼,就用一条腿,支撑起身子,露出鼓胀的乳房。小狼摇头晃脑很兴奋,母狼深情款款的吻着小狼......
  第三天晩上,我听见了母狼,那低沉的嚎叫声。母羊也很惊恐的咩咩叫着,借着外面隐约的灯光,我看见那母狼叼着小狼,趴在树下。我急忙拎着手电走出屋。母狼见我过去,把小狼松开。那小狼挤在母狼怀里,母狼那眼窝,我分明看见了泪。我好像明白了,狼爬行了这么远,一定是托孤来了。在它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想着它的孩子,它那小狼。我很激动,我抱着小狼,我是在喊着!小狼我养着!
  我不知道,母狼是怎样拖着那条残腿,叼着小狼,来到我这的。母狼一定知道,小狼只有我才能养大。我是含着泪水,为这匹母狼,这伟大的母亲送行的。我用木头箱子把母狼盛好,在狼窝那挖个坑,把母狼埋在里面。
  小狼每天都朝着那个方向眺望,两只前爪趴在地上,常常仰天长啸......
  小狼是只公狼,在我这算是落户了。小狼把我当成了同类,成了它第二个狼妈。我从此不再孤独,从此就少了几分自由,多了些责任!
  我给小狼起了个名字叫浪浪,狼是国家保护动物,咱也为生态平衡尽份责。一来二去的,小狼就记住了自己的名字---浪浪!它跑多远,我只要喊一声浪浪,它会立刻支起耳朵,朝我跑来。
  狼就是狼!浪浪认了母羊做奶妈,这个坏家伙,常叼着奶子,就是不松开,不吃个肚皮滚圆,我不把它强行拉开,它才不干呢。大一点了,常欺负奶妈。把母羊摁在地上,母羊绝望的叫着,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我给浪浪断奶了,吃又成了大问题。这家伙就认肉,你伴啥饭了青菜了,他都不屑一顾,只把肉挑出去,其它的都扒拉外面去。真的是一片狼籍!我常买些兔子啥的,给浪浪吃。
  浪浪一见兔子,就会睁着大眼睛,把兔子叼到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吞食起来。怪不得有个成语叫狼吞虎咽,这浪浪就是个吞。那贪婪劲,我靠近它都对我呲牙。
  大一些了,浪浪就会跑向草原,常常捉个兔子田鼠什么的。这家伙,尽吃独食。把吃不了的,就埋在一个什么地方。我省了不少钱。
  每当山下有人要上山时,都会有人打电话告诉我,"把浪浪拴上,可别咬着我。"
  我嘻嘻笑着,就去用铁链子拴上。浪浪是野性的,它最讨厌限制它自由的。它呲牙咧嘴地哼唧着,极其不情愿的被我套上铁链。那天,我没拴上它,山下上来人了,我就把它放屋子里,把门从外面锁上了。结果让浪浪来了个狼闹天宫,屋子里所有的东西全扯烂了。气得我就想踢它,浪浪也知道闯祸了,把个硕大的狼头插进桌子缝里,两只前爪抱着头。真正的来个顾头不顾腚!让我哭笑不得。
  我那老板朋友,听说我养了只公狼,极其兴奋。总屈尊从山下,到我山上来看浪浪。浪浪对生人极不友好,夹着狼尾巴呲着牙。我那朋友并不生气,拍了一段录像。还给浪浪焊了个大铁笼子。第二天老板又上山了,跟我很神秘地说:"我问了动物专家,浪浪是著名的草原苍狼!半年就长这么大个,毛驴子似的,太罕见了!我哪天让浪浪去配下我家那条母狼狗,生出来的崽子,一定非常优秀!"
12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上一篇: 《 归来吧,故乡的云

下一篇: 《 【冬至】冬至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通过救养狼崽,与狼和谐相处,并且狼接下与狼结下不解之缘,生动演绎了一篇与狼共舞的佳话!故事精彩,可读性强!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