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越不过的篱笆墙

叶子的故事

作者:石玉芝    授权级别:C    编辑推荐    2014-05-17   点击:


  中秋节那天,是星期六,学校放假。
  叶子决定放下手里的功课,好好休憩两天。自己给自己灌了一瓶15度的香槟酒,释放自己的感觉真舒坦。
  叶子得从家里走到学校的单身宿舍睡,半路上碰到玩得好的伙伴。看到喝了酒的叶子,大家嬉闹起来。
  “叶子,你喝酒啦!我还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呐!”春子嚷。
  “啊,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呆在学校的房间里修行啊!”菊子调侃。
  “歌仙!你都好久没给我们唱歌啦!”萍子说。
  “我想去龙鼻供销社看看秀儿,你们去不去啊!”兰子嚷。
  “去啊!”“去啊!”“中秋节,难得看到叶子出来,大家汇齐了,去吧!”真是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这么多女孩聚一起,就象红楼梦里的十二金钗,熙熙攘攘,惹得公路上运矿的司机停下车来,按着喇叭凑热闹。
  “叶子,你不是胆大嘛,拦一辆车来坐坐,我们也免得走路了!”菊子提义。
  “对!试试你魅力如如何!”萍子起哄。
  “你们这么多美女在我身边助威,司机不踩剎车晕倒才怪呢!”叶子笑,“看我的。”当即拦了两辆矿车,司机载着他们有说有笑地杀向龙鼻镇。
  到了龙鼻,秀儿不知到哪儿约会去了,大家不免扫兴,决定回家。凑巧,碰到几位在龙鼻各单位工作的小伙子。他们本想在公路上散心赏月,没想到碰到叶子她们了。“看!仙女下凡啦!”一位小伙子喊起来。
  叶子这群伙伴们平时吵吵闹闹惯了,胆大包天,一下就和小伙们闹开了,“你们明天不用上班,可以睡懒觉,就护送我们回去吧,免得遇到歹徒把我们劫了去。”
  于是,一大群人挤满了公路,沿途的月光撒满了热闹的歌声和笑声。
  叶子酒醒了,沿途跟在人群里不说一句话,人很多,月光模糊,没人注意到叶子竟然一句话也没说。
  送到半路,小伙们不往前了,说:“已到你们的地盘了,我们不送,回去了。”;于是,互相告别。
  山里的公路拐个弯就看不到人,两个弯就听不到声音。路面上一下沉寂了下来。说累的伙伴们都不说话了,只听到“嚓嚓嚓嚓”的脚步声。
  “叶子,唱首歌吧!太静了。”菊子说。
  “好吧”叶子唱起了《篱笆墙,女人和狗》里边的插曲:“星星还是那个星星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山也还是那座山哟,梁也还是那道梁......”悠扬,沧桑,悽惋的歌声飘出很远很远,引来大山的回音。
  叶子从回音中听到自己那种凄美的感叹,那种发自内心的呼喊。叶子唱得很动情,她要唱出热闹背后的那份孤独与凄凉......
  后面传来了急促的跑步声,小伙们如百米赛跑一样冲过来,“谁唱歌,谁在唱歌?”仿佛谁跑在前面就可以抓住唱歌人一样,他们大声地喊着。
  叶子的歌声蓦然而止,没了下词。叶子被吓了一跳,歌意全跑了。
  小伙们不依不饶,在人群里乱找一通,却找不出唱歌的人。有一位小伙不声不响地跟在叶子身边。小伙们闹了一会儿又回去了。这个小伙却不走,一直跟着叶子。
  “喂!找不到唱歌的人你也该回去了。”她们轰他了。“我会找到的。”说着话他拉着叶子的手往前跑,直到跑远了,他才停下来对叶子说:“等一会儿有矿车来了帮忙拦一下好吗?男孩子拦车司机不会停的。”“为什么叫我帮你呢?”叶子总算开了口。“因为,我敢确定你就是那个唱歌的人。”小伙子说。
  车子恰好过来,叶子帮他拦了一辆矿车,他回过头:“明天是星期天,又赶集,你千万要来,我在医药公司里面等你,一定要来!”
  菊子们知道这事,非拉着叶子赶集不可。她们非要知道那人白天长的什么模样。结果,一大伙人去,那边也一大伙人,最终还是弄不清今天和昨晚的到底是谁跟谁。
  叶子哑然失笑,她才不管谁呢,她得继续她的功课,没时间理会这么多。
  一个星期过去,又到了星期六,菊子吃了晚饭抓着叶子去散步,“叶子,你这个书呆子,就知道看书教书,也不和我们多玩玩。”叶子只好放下手中的书陪她出去。
  路上,碰到从龙鼻骑车回来的秀儿,“叶子,我骑车来回跑两趟了。有人找你,一起从龙鼻骑车来的,他说他认识你,非要找到你不可。可帅的一个人呢!”
  叶子一头雾水,这段时间她没和其他人有来往,哪认识什么很帅的人啊!“来,上车,我带你去。”秀儿催促着。刚好萍子也下来了,菊子便把她推上车,自己跟着萍儿走了。
  “喏,那个就是!”学校门口停一辆自行车,站着两个小伙子。一个一米七五左右,一张黝黑的脸,刚气十足。另一个稍矮一点,一米七左右,长得白净帅气,双眼皮,大眼睛,像电影里的某个演员。秀儿指的就是那个帅气的小伙子。
  “谁找我?”叶子问。因为,她根本不认识他们。“我!”帅气的小伙子微笑。
  说实话,这样的小伙子一定能迷死在他身边的每一位姑娘。你看秀儿那激动模样,恨不得把无动于衷的叶子那木脑袋揪撕成碎片,真的是恨铁不成刚呐!秀儿性子虽急,可她是个搞情报的角。不管什么新闻呀,秘密呀,只要伙伴们想了解的事情和消息,保准用不了几天就能从她那儿获取,千真万确地准。而且,这人侠义心肠又负有责任感,对自己的这些伙伴赤胆忠心。
  那位小伙子每到星期六就带着他那高大的同伴来,大家打打牌什么的。叶子有功课,所以,一般都不会玩太晚。后来,他带了另一伙机关工作的小伙来,把学校另外的女教师拉起来搞聚会。他从没单独上叶子这边来,总是一伙人来了,女老师过来拉着叶子去。叶子的风琴,电子琴,唱歌都能来,只不过她惦记着没完没了的功课,往往总是走神想她的东西。
  有一次,这群人来了一个恶作剧。一位女老师从她的房间高喊她“叶子,快来帮忙,我床移不动!”叶子只好放下手中的事情带了一个水捅过去,顺便从那边打一点水过来。
  放下水桶,来到女老师的房间,房门虚掩,里面黑灯瞎火的。“开灯呐!”叶子叫。“进来吧,灯炮坏了,我正找打火机点蜡烛咧。”
  叶子推门进去,感觉不对劲,刚要逃走,身子却被一双男人的手抓住,使劲地把她往另一方向推。叶子使劲不让自己倒下。
  这时,灯“啪”地亮了。满满一屋子的人笑了起来。再回头看看自己差点倒下的地方,那个小伙子正好坐那里。叶子真要倒下的话,恰好给他抱个满怀。这些人那个笑啊,真的是年少不知愁滋味。只有这小伙子没笑,他在看她,深情款款地看她。叶子被他看得红了脸,羞得抓起水桶往外就跑。
  从那以后,小伙子们不来了。倒是一位女老师正儿八经地和其中的一位机关小伙谈起了恋爱。这段时间,秀儿给叶子情报说:此人姓张,在龙鼻职中高中部拿文凭,然后去参加工作,他那位朋友也一样。
  至于前段时间干什么的还有待查明。叶子说不用再查了,秀儿也就罢了。而就在这段时间,这小伙让她看了相册,一身的军装。不用说,退伍回来参加工作的,他的朋友也是一样。
  叶子有一个在粮店工作的玩得特好的朋友-----春子。春子学弹吉它有模有样。帅小伙的那位朋友想追春子,春子却正被一个父亲在铁道工作,自己在怀化上学的另一个小伙迷住了。
  那小伙特逗,没事过来玩时,春子就叫上叶子来听他讲笑话。那小伙的外号叫“田大板”【田大板是湘西一个土匪名字】。喜欢逗春子与叶子的乐,叶子还有反驳的份,而春子只有捧腹直笑了。既然如此,帅小伙的伙伴也就罢手,给春子与叶子各奉上一副对联做纪念。字写得刚劲有力,像他的人一样。
  姓张的小伙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叶子也无暇理会这些。倒是春子坐不住了,因为“田大板”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来逗笑了。在一个周末的晚上,叶子经不住春子的央求,带她去找“田大板”。龙鼻也就一小镇,“田大板”就算藏在地底下,她们也有能耐把他找出来。因为,有秀儿在啊。
  真巧,叶子的自行车刚停,“田大板”正好走来。看到春子那楚楚动人,小鸟依人的模样,“田大板”二话没说拥住她走了。春子真是重色轻友,连招呼都忘了打,走了。好在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闺中密友,叶子一点责怪她的意思都没有。
  夜幕已经降临,叶子必须独自骑车回去了。恰此时,叶子看到了好象要赶着办啥事去的姓张的小伙和他的伙伴。此时,他们也看到了她。他俩直奔她而来。问明情况后,那位伙伴大呼“怎能让我们的叶子受如此的委屈!张世双!你必须把我们的叶子安全送回家,伤了她一根毫毛,我拿你是问,听到没有!”原来他叫张世双,叶子听到了他的全名。
  当即,张世双脱口而出:“好朋友,那边就拜托你了。”“天大的事我给你顶着,你伤害你不喜欢的女人我不管,但叶子你不可以!你要伤到我们的叶子,我第一个不饶你!”他的伙伴冲他急吼。叶子听得稀里糊涂,不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走吧。”张世双催叶子,顺手推走了她的自行车。天黑,没法骑车。再说,伤了叶子一根毫毛,他的朋友饶不了他。所以,只有走着回去了。
  “给我一张你的照片好吗?”他边走边说。“对不起,没有。”叶子很明显地拒绝。“那给我唱首歌,好吗?”“有一个条件,把你刚才朋友的话给我解释明白。”叶子分明听出了他朋友话中有话。“以后会告诉你的。你要不唱我就唱,我唱了你不许笑,要是你笑了,我就要你唱。”
  叶子不吭声。“不吭声就是同意了。”他张口唱了起来:“好妹妹,好妹妹,我心中的好妹妹,乌黑的眼珠弯弯的眉,红嘟嘟的嘴唇白萝卜的腿......”什么乱七八糟的呀!叶子忍俊不禁,爆发一场彻底的大笑。“狼来啦!狼来啦!”边笑边喊,笑不成声。开始,张世双也笑,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叶子大笑,那毫不掩饰的大笑极富感染力,让他也忍不住笑。可是,他好象想起什么,又不笑了。良久,他叹口气说:“要是能经常听到你的笑声就好了,你的笑声特别感人,它应该和你的歌声一样!”
  叶子总算肯唱歌给他听了,他感慨:“你真是千金难买一笑啊!”“我经常笑啊?”“嗯,那不一样,那是公共场合的笑,那是大家的。只有这样的笑才是真正的笑,才是属于你自己开心的笑。”
  是吗?如果以这样作标准,属于叶子自己开心的笑确实少之又少。叶子到底开心还是不开心?没人知道,人们只知道她带给别人很多的是快乐。叶子自己也没注意过。张世双是懂她的,是这样吗?叶子几乎没时间考虑这个问题。伙伴们说她和他的眼睛长得特别像,像一潭秋水,是一对情眼,能勾人的魂。当时听这话,叶子只是笑笑,毫无在意。如今看来,还真有点像,最起码能看到别人心灵深处的一点东西。
  叶子和张世双,别人看来是很般配的一对。可叶子知道,自己对他不来电。他放的电可以把别人电得四分五裂,唯独叶子却不被电倒。
  叶子和张世双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相处着,除了那次送她回家从没单独相处过。也没有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
  入冬的一个晚上。张世双和他的朋友来找叶子。说有一些话要告诉叶子,还非得要进叶子的房间才说。叶子把他们带到自己的房间。房间简单朴素,一床,一镜,一套洗漱用具,一个箱子,还有一套办公桌椅和一些书籍。墙壁是自己剪贴的美术画。
  张世双有点失态,他交给她一封信,他自己则坐到叶子的床上去,接着躺下来,眼睛瞪着天花板,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叶子觉得自己仿佛快死了似的,他们是来和她诀别的。要不就是他们被宣布明天要枪毙,今天是逃出来告别的。看呐,干嘛那么一副愁肠百转的?
  叶子看看信,无非是说有事要做,又没法一下子给叶子说清,怕伤了叶子。他说叶子单纯洁白如一张白纸,也许不会理解他,不会原谅他。这信今天不会看明白,但总有一天会明白的。他暂时不能给她承诺,此一别如不回来,就当他从没来过。如果能回来,他会从头到尾说清道明,希望那时叶子能明白他,能原谅他。当然,叶子也可以不原谅他,判决权在叶子手里,他将等待叶子的判决。
  “该回去了,走吧!”他的朋友催他:“我还是那句话,绝不可以伤害叶子,决不能让叶子哭泣,你明白吗?”他的伙伴拉着他走了。那次一走,就再没来过。
  秀儿回来了,非要看看那信不可,给她看了,她也看不明白。“这小子,看得出明明很爱你,竟然说走就走,信也写得不明不白,我非得弄明白不可。放心,我会给你消息的。”秀儿就是这样,办事如救火。
  一星期过去了,秀儿回来找到叶子“张世双这小子,在没认识你之前被龙鼻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看上了。那女孩子也读高中,主动找张世双谈恋爱。张世双认识你以后经常跑这里,慢慢被她发现了,找过张世双闹。张世双决定跟她分手,谁知这女的不干。知道为什么吗?这女的之前跟张世双发生了关系,现在说她怀孕了。她那么厉害,能放过张世双吗?”“不过分了也好,男人经不住诱惑总究是个祸害,分手就分手吧,你别难过。”秀儿反道安慰叶子来了。
  
  叶子没有难过,她一时还无法把她认识的张世双跟秀儿说的张世双联系起来。
  这个连叶子的手都没摸过,连叶子的一根汗毛都没伤过,连一句轻薄调戏的话也不说的,一直把叶子当宝贝供起来的人,竟然在认识叶子之前就和别的女人有了肌肤之亲?
  这样的人对着叶子深情款款却又能静若处子,这样的事怎么解释?是叶子的善良和纯洁感动了他,还是对叶子的爱是爱到极至反自然了呢?
  几个月在一个又一个星期中过去。叶子要去县城进修了,一大早赶上龙鼻去搭车。汽车站上有一熟悉的身影,高高大大,那不正是张世双的伙伴吗?
  他径直向叶子走来。“我特意在这里等你的。还记得他说会再找你的话吗?他在工商所二楼的房间里等你。你是审判长,张世双说过,他会等待你的审判。你可以选择跟我走,也可以选择不跟我走,我会如实地告诉他。”
  叶子有点理不清头绪,慢慢地跟在他后面向工商所的大楼走去。
  上工商所的台阶了,走过院子再上楼梯,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有一个那么帅又那么深情的小伙子在等她,他有可能在二楼某一个房间的窗后看着她了......。
  倒数第四级台阶,倒数第三级台阶,倒数第二级台阶......叶子越走越慢。当踏上最后一级台阶,面对着整个大院的时候,叶子顿住了。张世双的朋友也停住了,默默地看着叶子。
  叶子用眼扫了这座大院一下,仿佛从梦游中惊醒一般,说了一句让张世双的朋友感到惊天动地的话:“我不去了!”那朋友像被电击一般,目光如剑,盯着叶子。当他看到一脸平静的叶子,他明白,叶子是在大脑清醒的情况下做的决定,勿容置疑。“好吧。”他的脸色很沉重,“我会如实告诉他的。”
  “那么,再见。”叶子犹如卸下重担般,飞快地跑下台阶。快进汽车站时回头,张世双的朋友还站在院子的前面看着她,雕像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一天,秀儿找到学校,找上叶子问:“你见过张世双吗?”叶子摇摇头。“张世双样子惨啊!人瘦了一圈,还剃了光头,哪儿还像他从前那样光彩啊!那样子谁见了都心疼!”秀儿摇着头叹气:“叶子,看来他爱你至深啊!你是真把他的半条命给弄没了。咳!当初都怪我这臭嘴,不该对你那样说他,呸!呸!呸!”秀儿跺着脚表示激动。
  “不怪你,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人有时得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和付出代价的。”叶子还是那么平静,像个坐禅的尼姑。
  “可这代价也太大了!那不全是他的错!用得着拿你们俩作陪葬嘛!叶子,你心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铁硬啦!”叫归叫,嚷归嚷,秀儿知道叶子拿定了主意就不会再回头去改了。叶子这样做也有可能是对的......反正谁也不知道叶子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一个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叶子还是教她的书,做她的功课。不过,周围的人发现,叶子最近话有点少,没人的时候一个人沉思,像在考虑什么问题。但是,课堂上的她依然是神采奕奕的,这小小的变化也就过去了。
  一天放学,叶子走出校门,有一辆卡车从远处开过来,车厢上还站着一个剃光头的人,驾驶室里却空着只有司机一个人。奇怪!空着驾驶室不坐,去车厢里站着干吗?反常态的事引起了叶子的注意。叶子想看个究竟。这不看不打紧,一看着实让叶子吃惊!车上站的不是别人,是张世双!
  他发现了叶子,他满怀伤痛,满目惆怅。那双眼像两个盛满痛苦的潭水,幽暗发绿,深不见底,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看不见一点光芒......这样的情景让叶子感到背脊发凉,心惊肉跳。一向相信自己没做错什么的她,被这面幽幽的镜子照得无处躲藏。偏偏那人从看见她时就盯着她,一直回过头来看她,直到汽车越开越远,一直到看不见......
  从那时起,叶子就半夜做噩梦,梦里四周漆黑,黑暗里就有那么一双眼睛盯着她看,看得她发凉发麻,看得她的心隐隐作疼......半夜冒着冷汗爬起来,叶子看着镜子那张惊恐的脸问自己:“难道我做错了吗?难道我错了吗?”
  当初,叶子只是出于一个目的,把这一段历程划个句号。想让张世双把她连同那个女子从记忆里抹去。因为,叶子不想让张世双和自己在一起时伴着那段不愉快的记忆同时存在。他那么年青帅气又有工作,他可以把这些矛盾的日子划掉,找个女朋友重新开始,重新圆圆满满地开始。再者,叶子认为小伙子对她的感情不至于深到自杀或当和尚的程度,过一段时间开始应当没问题。难道自己这个想法是错误的吗?
  叶子没有伤害别人的意思,叶子是有主见的,她只是按一定的思路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难道她从一开始就错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的错误也是要负有责任和付出代价的。那就是没法道谦的愧疚和没法弥补的自责感。叶子必须承受带给别人痛苦后的回弹之力,自己也要感受那种痛苦......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老五系列】抽象之死

下一篇: 《 红尘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想起一句话,叫我爱你,与你何干。爱情这个事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没有一见钟情,苦苦的单相思和折磨自己,会让心爱的人产生内疚,但终究不会赢得她的心。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