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游记异闻 > 英伦印象

英伦印象

作者:鴳雀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1-09-14   阅读:

  
  用半个月时间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加爱尔兰共和国两个国家的三十万余平方公里土地上由南向北逆时针兜一圈,只能留个印象,说印象还是勉强的,确切说是浅浅的一些感觉。一路赶一路照一路忘,每天近三百公里的路程,从英格兰到苏格兰,从剑桥到牛津,从尼斯湖小镇到伯顿水乡,车轮滚滚。旅游团信守合同上所说的每一句话,兑现每个点,哪怕赶死赶活赶到那儿只是一堵墙,也要到此一游,也要给那个点一个非凡的名称:和平墙,政治璧,说墙上的涂鸦乃触目惊心的历史印迹 
  当特朗普刚刚踏进白金汉宫,还未与伊丽莎白握手,我已从白金汉宫外墙,皇家卫队的眼光下悄悄离去,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六月三日那天,一直冷嗖嗖的伦敦忽然燥热起来,我们本来想看皇家卫队换岗仪式,中午时分太阳高照,汗水粘着皮肤,粘着身高马大英国洋妞的臂膀,心里烦着,说好的时间怎么迟迟不换岗呀?我们回国的集合时间快到了,我们不得不离开。我们终于知道是美国总统到了,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特朗普是英国他爷,他们把我们晾在一边,好生气哦!抬眼望望天空,一朵白云悠悠,我扯扯身边的中国大妈,走吧,走吧! 
  上海直航伦敦九千八百公里,十一小时;时差七小时,伦敦比上海晚;平均气温,伦敦比上海低八至十度,当上海步入初夏,伦敦还在仲春。那天飞机抵达伦敦,已是伦敦傍晚下午六点,天还是透亮的。上了大巴,直奔酒店,放下行李,稍作修整,从酒店客房出来散散脚丫,毕竟坐了十二小时(飞机加大巴)腿脚僵直。晚九点,太阳竟还没完全下山,日光曚昽。离了团队一人独自在酒店四周徘徊,像个幽灵。我沿着酒店门前的甬道一直往外走,走到大门外。铁铸门外墙上镶着一块招牌:Aubreyparkhotel。我想一定是酒店的名称。我回望酒店,酒店是一层平房,我回顾四周,四周是高大的树木与广阔的田野,刚刚的来路是条狭窄的公路,一头从绿茵中穿出横到眼前又没落在另一头的绿茵中。此时,酒店及甬道上亮起星星点点的灯火。左右一看,真乃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唉。夕阳更加沉落,田野的天边染着一抹明黄。树木草丛黑魆魆地静穆。偶尔几只归巢的昏鸦在树冠上盘旋着“呱”地一声,吓人一跳。四周显得安静、神秘和空旷,比刚离开的上海冷多了。太阳完全没落,寒意袭来,我要回房。在回房间的路边见围着栅栏有一道门半开着,折过去望一望,除了挡在眼前的几棵树几丛荆棘竟是一大块草坪。草坪上正腾升着一缕缕一层层的雾霭。西边的明黄变得更暗,雾霭朦胧又缥缈。晚霞暮霭落在宽广的草坪上,好比追光打在舞台上,同时喷着烟雾,周边黑幕低垂。原来原来伦敦真的是雾都啊?后来导游说,英伦早夜温差大,白天大地上的热照到了晚间降温升为水汽,暮霭笼罩大地。想到哈姆雷特总是在这般时刻出来与老国王的幽灵对话,原来原来莎士比亚早就看到过这一幕唉!我一个人在黑夜里杵在空旷的草坪上,在雾霭缥缈的异国他乡想着老国王的灵魂从暮霭里走到面前,尽管我也像幽灵一般,还是禁不住打个寒颤,天越来冷了。可是第一天的新鲜劲实在诱人,我走着我觉得我是见过这些场景的,或者在还原很久以前读过的那些书的插图。我发觉我们投宿的酒店像一个庄园,一个我曾见过的庄园,哦,对,英冠庄园!很久以前美国拍的讲英国故事的电视剧里面的镜头:空旷,阴森森。路灯下,长条木质靠背椅,不远处的小木屋,草木茂盛,老树昏鸦叫。仿佛见到罗切斯特老头坐在靠背椅上正在忽悠夏洛蒂勃朗特,小说主人公忽悠小说作者,对,是这么一回事。时差加上新鲜,我好奇着我迷糊着,我还是快回房间吧,我快把自个整没了。到了房间已临近子夜,婆姨嘀咕,这么冷这么晚这么累你溜达啥呢?我一算还真是,从昨日上海早上七点出门到现在英国夜晚十二点,相当于上海第二天早上七点,哇,二十四小时没睡觉。快睡快睡,可是已经睡不着呢,因为此时在上海是一天的开始,这就叫时差。  
  剑桥和牛津都是国际著名的高等学府,于我的认知中它们只是个传奇,是个遥远的童话,是个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只在需要了解时可以查询的辞海中的任意一个词条。因为我不会梦想去那儿读书,梦想从那儿毕业,梦想在那儿有个浪漫的邂逅。早晨起来,导游说,我们要去拜访它们。我突然觉得它们变得近在眼前像放在桌上的一个苹果,触手可得。我想象着校园前有着如何一个气派的,抑或古典的门头,就像我国各类高等学府门楣,气势恢宏。大巴停在一条小路边,我们鱼贯而下。我见到了一群像小镇一样的民居,我问导游,剑桥哪儿呢? 
  导游说,这儿呢。导游说这儿一滩地方都叫剑桥,剑桥不是一座学校,剑桥是一个地域名称。牛津也一样,牛津的直译还要难听,牛水,好在汉字相似的字义多,津,也算与水有关联,才有了今天的译名牛津。这儿是大学集聚区,坐落在这儿几十所大学统称剑桥大学。不宽的街道,不高的建筑,不深的小河。关键便是那条河,那条也不像河呀,窄窄的,好像中国江南一带的港汊。那条河中译剑河,民国时也译康河,河上自然有桥,小河曲曲弯弯,小桥零零落落。索性译名剑桥。沿着街道走,这里许多地方保留中世纪以来的外貌,到处可见几百年来不断按原样精心维修的古城建筑,许多校舍的门廊、墙壁上仍然装饰着古朴庄严的塑像和印章,高大的染色玻璃窗像一幅幅瑰丽的画画。我们只能围观,我们不得入内。我们依次见到国王学院,圣三一学院,圣约翰学院,各大学都可分享的剑桥大学图书馆......只有我们不能分享,我们没有学生证。如果没有导游一一提点,我们必定与它们擦肩而过,因为我没见到像样的辉煌,它们形貌更似旁门左道。我们沿着一会叫剑河一会儿叫康河的河畔漫步,到处绿草如茵,杨柳垂堤。我们见到了“再别康桥”,见到了牛顿的“苹果树”。我感觉就像游山玩水时见到的“天狗吞月”“织女望夫”一样随意。徐志摩,林徽因,他们到过那儿,他们有啥瓜葛,这个度娘会说。我不考古,我只找感觉。我感觉我的这篇印象若成网红便是又一首“再别康桥”的出笼。那里的桥也有具体名称,譬如叹息桥,数学桥...说不出具体的统称剑桥或康桥。那时徐志摩便像现在网友梅边一样多情而好色。多情反被无情恼的事多了去,也许“再别康桥”正是无情恼的产物。好比现在的梅边见着虚拟的年轻的有姿色的都看作林徽因一样,有枣没枣打三竿。我想梅公子处于那个时代也会写出“再别康桥”一样有着淡淡忧愁的来。远方有着意,近处无风景。近距离的体验常会生出不过如此的印象,况且走马观花,况且亦步亦趋,况且日头高照,况且饥肠辘辘。当团队来到一所教堂前,导游喊解散,自由一小时集合上车去吃饭时,我便呲溜一下像鱼儿游进了港汊密布的小巷。我喜欢一个人瞎晃。因为建筑古旧,因为街道不宽,因为窗前有花,因为安谧干净,离了团队,踏在石卵上的路。这样的路似曾相识又不曾相识,我明白了是书上常常描写的存于心中久远久远的一个等待。我真遇见了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她正在无人的巷子里摆拍,她微微低着头,一手拢着齐耳短发,一手捏着披肩一角,眉眼低垂,妩媚安详,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说时迟那时快,我偷偷照下一张。她不属于我,她属于为她拍照的对象,我只能偷偷的,但她一定属于中国,她的古典气韵唯有中国独具。好比多国政要,科学雄才,管理精英们身上独具的气质,唯有经过剑桥牛津那般古老的厚重的自由的学究的大学氛围的熏染而铸就。我不考古我不学究我只找感觉。 
  半月余途经英格兰苏格兰北爱尔兰爱尔兰威尔士再回到英格兰,一路畅通,分不出区域割断,哪怕进入爱尔兰一个主权国家,坐在车上没有感觉,他们连边卡都不设,我们的省界交接至少各自留下买路钱,倒是中国移动突然断网,因为我向移动购买的是英国流量,我忽略了中间嵌入的爱尔兰,同时忽略了爱尔兰使用欧元。一路行,一路芳草碧连天。绿草如茵且有深浅条块(人工剪出高低,远观便见深浅),哪怕角角落落旮旮旯旯也都小块小块平整好看。这里没有面子工程,这里也没有高大上吓死人的排场。我们有的县政府门头排场远超唐宁街十号首相府,他们的首相府不过多加一扇铁门两个卫兵。没人指点,我们一定想象不到外交部,国防部,内政部,海军部、议会大厦...就排列在白厅街两旁,不起眼没排场。我的印象我的感觉,他们就是没排场。除了伦敦,没见高大上的建筑,差不多的两层砖木,斜顶有烟囱,米子木框外墙,黑白分明,古老而崭新,就是说样式有年代,打理很勤勉。我想象不出我们古时候县老爷坐堂,两旁吆喝,威武——会使英国人如何得目瞪口呆。他们慵懒而平和,除了伦敦,大街小巷少见身影,却边角旮旯的茶座,咖啡馆,酒吧常能遇见,一包薯条悠悠然端坐。我们勤奋多了,连大妈也是,马不停蹄,匆忙得不行,始终处于一种争先恐后的亢奋之中,(论坛上也常见我很忙字样)也许反差大,印象特深。咱的同胞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哪群争先恐后,积极向上的,那群便是。在泰晤士河游船上,我见到一群中国人不急不躁地站着让着争先恐后下船的人先走,我心里嘀咕,犯傻得魔怔撒,经过他们身旁听到轻声细语,哦,日本人。 
12
  审核编辑:韵无声   精华:韵无声

上一篇: 《 游红崖山

下一篇: 《 太白桃川印象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韵无声:
这篇游记脱离俗套写法,以游踪为线索,综合运用移步换景、定点换景与定景换点的方法,每到一处,作者娓娓讲述,自然抒情,看似拉拉杂杂,实则充满烟火气,遥远的英伦留给读者的印象不那么遥远;读者也收获丰富,或者心灵的洗涤,或者知识启迪的,或者文化的熏陶。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 一尘

    娓娓道来游英伦

    8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我就喜欢这样的游记,就写有感受之处。

    9天前

    回复

    • 鴳雀

      @落叶半床  我是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写到哪里,许多时候逮住同行人摁在游记中当佐料。

      8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先留个脚印。问好

    9天前

    回复

  • 二哥哥

    游历不仅是一场行走,一种观望,更应该是观望中的一场回首,一份思索以及丰富了阅历和眼界之后的启发和考量。
    鴳雀老师的眼光独到,则步伐清奇,见识不凡,思想超越,却总能回归生活本质,看见人性的真善。一个热爱着世界的人跃然纸上,流淌在笔端的都是深深的眷恋和沉静的思考。

    11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12天前

    回复

  • 韵无声

    受教了

    12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