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灯芯

灯芯

作者:二哥哥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1-09-08   阅读:

  
  马路似乎永远是不安静的.就象此刻这个夏季的晚上,流水一样的车一辆接着一辆,路边的人行道上,三三两两多是悠闲散步的人,或是坐在路边纳凉娱乐的。也有不少亲昵的男女,他们勾肩搭背,低声细语,时时处处营造着属于他们的那种温情和浪漫。
  这不,走在育雯前边的就是一对亲呢的恋人,女孩身着一袭小短裙,上身是一件小小的吊带衫,裸露出大半个脊背,窄窄的带子就那么可怜的在脖颈处打了一个结,那透明的胸罩带子也在路灯下隐隐约约的展露着妩媚。这样性感的装束,在如今的街上是随处可见,但象现在这样晃悠在青春残存的育雯眼里,多少就有了一些刺激。育雯不由低头看看自己依旧是几年前的一身装束,深色的套头衫在影影绰绰的路灯下无法辩别出颜色。看着那男孩无所顾忌地拥着女孩,那手在光裸的背上游走,男孩低头俯在女孩的耳边说着什么,女孩就娇娇的发出了几声暧昧地低叫。育雯心中涌起一股怒气,现如今的年轻人,现如今的社会,真他妈的世风日下。
  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育雯有些示威似的昂首挺胸地快步越过那对男女,待超过他们几米远后,在夜幕的遮掩下,育雯重又垂头丧气起来。是啊,谁会在意一个半老徐娘,穿着古板.老土,浑身上下找不到一丝现代,时尚的影子,更别提什么中年妇女的雍容华贵的气质,“我这样一个女人,别说是扔在人海里,就是站在舞台上,怕是也不会被人择出来”育雯在夜幕下暗自解嘲。
  每天的这个时候,是育雯心情最放松,也往往是情绪波动最大的时候。一天忙碌的时光到此打住,所有的紧张松懈下来,一个人多少就有些松松垮垮,反正也没有等着要你回家的人,育雯也就懒洋洋地晃荡在街上。育雯是一家食品厂的会计,因企业改制,人员分流,育雯虽然名为会计,实际上兼作保管员,有时进货,配货,还得是个装卸工,整天忙得象个陀螺。但又有什么办法,不努力干怎么成。就象刚进厂门的大黑板上赫然用油漆刷上去的标语;“今日工作不努力,明日努力找工作”。这就是现实啊。想着自己已近中年的种种不易和委屈,育雯心中的不平和愤懑难以平抑,想想刚才那光鲜的女孩,青春的男孩,育雯心中竟有些酸酸的。
  眼前是一条僻静的街,所以行人并不多,路边的几个小摊上,小贩们在昏黄的路灯下依然亮着应急灯在招揽生意。
  一个尖尖的女声在吆喝;“桃子大减价,八毛啦八毛啦”
  育雯循声走到摊前,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摊主忙殷勤的招呼。
  育雯问;“多少钱一斤?”
  女人利落地撑开了一个塑料袋,回答;“一块钱称了吧,收摊了么’’
  “什么?’’育雯将正准备放入袋中的桃子重重地放回桃堆。
  “吃人呢你,刚才明明喊八毛,一来就涨了”
  女人忙殷勤地笑着,手在将桃子往袋中放着;“八毛就八毛,收摊早点回了”
  “不要了,想发财啊,抢银行去呀!”育雯带着一脸的不满,看也不看那女人几近讨好的脸,扭身离去。
  她当然也没有看到那女人在她身后投来的蔑视的目光以及口中那恶毒的诅咒;“生个儿子没屁眼。”否则,育雯肯定会扑上去撕碎了她的嘴。
  育雯本来不叫育雯,而叫玉雯。因为婚后几年不生育,看病、吃药,四处求诊依然无果后,在一个偏僻小镇的一个小庙里,请一位人们传说中很灵验的老道掐掐算算之后,说是育雯的生辰八字与儿女不利,犯冲。遂听从老道的意见,改了名字中的玉为育,希望借此再鲜明不过的寓意得偿所愿,使自己有朝一日做母亲,更可以令全家人开心。可是天公不作美。名字改了,药吃着,手术也做了,再痛苦的治疗育雯也受了,还是一男半女没有。
  丈夫却提出了离婚,这年育雯整三十岁。
  没有生育子女使育雯对丈夫及夫家满怀愧疚,虽然千百次虔诚的祈祷,该来的始终未来,不希望来的却不请自到。育雯暗地里哭肿了双眼,心痛的彻夜不宁。但想想多年夫妻的情份,想想自己“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罪过,育雯咬咬牙,强咽下万般委屈,千般不舍,认了。
  字签了,手续办了。育雯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离婚毕竟是自己表达爱的最好方式,她愿意他过得好,她希望他有自己的孩子。然而丈夫很快的再婚,婚后不久便得了一个儿子,这一切彻底粉碎了育雯想象中的美好。在她吞咽下苦苦的药汁时,忍受着手术台上身心俱裂的痛时。丈夫早已在外面暗渡陈沧,在得知有子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结束了育雯在精心维系的婚姻。愤怒可想而知,然而婚姻已经消失,一切的掩盖和怨恨也就因为没有了可以控诉的对象而不了了之。
  现在的育雯就这样晃晃荡荡地拐过了一个路口。路面豁然开朗,两边的路灯整整齐齐地排成队,将明亮的光尽情倾泻在马路两旁,新铺修过的路面与路灯都透着一种精神。育雯有些愉快地欣赏着宽敞,明净的马路。心却在瞬间疼了起来,她忽然觉得自己就象身后街上的路灯,昏黄,暗淡,总有那么一种沉闷和无奈。
  为什么不像眼前的路灯,明亮,艳丽一点呢?育雯忍不住就回头看了一眼走过的路,除了一抹身后的影子,竟什么也没有看到。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育雯已然走到了楼下,习惯地抬头看看自己家的窗户。奇怪,灯怎么会亮着?要知道这个家除了她也还是她。谁会在里面?贼,不可能,唉!也许是自己出门时就忘了关灯。
  走到家门口,育雯还是有些小心地开了门,很谨慎地握着门把,试图将门大开一阵,再进去。可是门一开,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育雯的神情就有些发楞,恍惚之间她差点以为回到了从前。那个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遥控着电视频道的人,是育雯从前的丈夫,现在的前夫。
  “回来了,快吃饭吧”!那个人很自然地挪动了一下身体,让出旁边的位置。育雯注意到茶几上已摆了几样菜,茶几旁地上的电饭锅的灯停在保温上,米饭的清香在这间小屋里弥漫。
  育雯走进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洗手,洗脸。在镜子里她看着自己那张写满了疲倦,困顿的脸。是啊!走过的都是日子,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就象此刻的自己,早睡的人们恐怕都开始做梦了,而自己的肚子还饿着。
  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开始吃饭了。育雯在端起碗时,觉的很奇怪,这算什么?怎么就吃上饭了?为什么没有扑上去,与他大吵大闹一场,或者干脆凄凄婉婉的哭,自己不是这样哭过好多回了吗?是啊,还设想过很多回的相遇,如果遇到这个人……自己一定不放过他,要么痛斥他的欺骗,要么一付清高根本没有看到这个人的样子傲慢地走过去。可现在……居然在一起吃饭,还这样平静。
  就这样不言不语,二人干巴巴地吃完了饭,就象从前一样,一个人进了厨房刷锅洗碗,另一个开始擦桌子拖地。分工明确而又配合默契。育雯真有一种错觉,日子回到了从前。她爱的那个男人在她的身边踏踏实实的生活着,只不过是出去了几天。
  家务活不多,很快收拾完了。曾是夫妻的二人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一一闪过,头顶上那盏四四方方的吊灯,很柔和地投射着温暖的兰色。这是一间最普通的一室一厅的住房,育雯与丈夫曾一直在这儿生活,本打算有了孩子以后,贷款买一套大房子,给向往中的孩子一个独立的空间。如今,育雯一个人住在这儿,而这套房子就仿佛一本阅读了很久,读过很多回的书,在不经意间就回到了过去,一个角落,一个细节都仿佛有一个故事在眼前一一重现。
  “我今晚不走了。”他打破了沉默,用一种很随和但很坚定的语气说。育雯的心在一瞬间咚咚作响;他要留下来,干什么?是不是他要回来?他依然是爱我的。肯定是!要不他当初搬走时,就该留下钥匙。钥匙他一直没有丢,他心里有这个家。
12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上一篇: 《 蝴蝶飞不过沧海

下一篇: 《 【徽风皖韵】徽风皖韵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沁芳闸:
一对平常的夫妻,有着平常的生活和琐碎。一对也有些不平常的夫妻,因为妻子的不育他们想尽了各种办法,最终还是以离婚收场。以为日子就这样了,可前夫又找上了门,犯着天下男人都会犯的毛病,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女人的心里一直只有他呀,可渐渐的她自己也品出了不同的味道,恨恨的喊一声“滚”。活着,就是来受苦的,有些人是真傻,有些人会装傻。而我们可怜的女主角从以前的真傻又成了不会装傻。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 鴳雀

    喜欢读这样语言陈述的小说,有种意会的美感。

    13天前

    回复

  • 鴳雀

    灯芯:燃尽自己,点亮那个不是东西的东西?

    13天前

    回复

  • 鴳雀

    男人不是个东西!
    小说主旨。小说将一个民女写得栩栩如生,婉约,贤淑,厚道,特别有女人味。小说的味道在于陈述,语言不急不缓,颇有三十年代周天籁的笔法。

    13天前

    回复

  • 鴳雀


    慢慢读,认真读,读完再说话。
    现在已经读到的信息,你比梦儿还早到中财,在论坛名符其实的前辈。

    14天前

    回复

  • 韵无声

    伤害了又重来,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为了自己想要个孩子离婚,和别人成家养孩,又贪恋着前妻对他的好,去伤害另一个女人。搞来搞去,就是自私,就是伤害,哪有什么真爱。

    17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唉,自己选的呀,有什么可恨的,他本来就是这样自私的人。

    18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