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作者:南坡文畦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1-08-30   阅读:

  
  之一:中川信介
  又下了一夜的雪,昨天煌子还说落叶松开始发叶芽了。此时的京都正是樱花盛开时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中国的古老句描绘的应该就是这样的盛况。然而眼前的景象,朔风萧萧,寒雪肃然,这是我一生中最寒冷的一个冬天了。
  这个寒冷的冬天算是熬过来了吗?去年秋天,医院已经判定我病入膏肓,熬不过这个冬天了。鸭绒被外面又裹了一层厚毛毯,还是觉得冷。昏昏沉沉近一个月了吧?今天似乎清醒多了,至少对冷的感觉明显多了。我这是回光返照吗?不要啊,天神!我等的人还没有来。还不到五十岁,天命对我真是够吝啬的了。
  墙上的照片,那是……爸爸,啊!爸爸,您和爷爷的这张唯一的合影,我又能看见了。穿着学生装,十几岁的模样,怯怯又幸福的表情,站在爷爷身后,右手抓着爷爷左肩后的椅背。爷爷身着宽大的和服,肩宽腰壮,大张两腿坐在木椅上,两手撑在大腿上,脸上两撇浓重的人丹胡子,表情傲然、自负。您说过,爷爷本来是要拄着一把军刀的,只是在照相前发现军刀上錾刻有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支那百人斩”,就不听照相馆老板的一再奉承、劝说,坚决不与军刀合影了。
  爷爷年老时喜欢和我聊心里话。日中战事之前,他在上海一家日本医院以医师的身份,为日本收集情报,并在那里与安徽来的一位姓秦的护士同居。上海被攻陷后,他被调往关东军的731细菌部队任职。秦护士留在上海,不久生下了爸爸。1945年日军战败,爷爷的上司用那把军刀切腹前,遗嘱让爷爷把军刀带回国。年底,爸爸随日籍护士长被遣返回到日本与爷爷团聚,之后秦护士却因为汉奸罪名在中国政府狱中病亡。爷爷提到她时,从表情上很难看出来他的心中有无波澜。
  爷爷战前在日本有家庭,爸爸在这个家庭中深受继母和两个哥哥的排挤。可是不知为什么,爸爸经济独立离家单过时,爷爷悄悄把军刀交给了爸爸。爷爷不喜欢军国主义,但他坚定认为大和民族是人类最优秀的民族,应该能够凭借智力和德化来统治世界,而不需要过度使用武力。他不准我像爸爸那样找中国人结婚,后来他为我找了个日本姑娘成婚。
  爷爷去世后,我们一家——中日混血的爸爸、台湾的中国人妈妈和我,一直因为那把军刀受到右翼团体的骚扰,他们想得到那把杀人刀,用来祭奠军国主义的恶魂。所以,我从小就想当一个律师,用法律来保护爸爸妈妈。
  让我对历史产生浓厚兴趣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爸爸两次带着我去中国做生意,那段经历让我终生不忘。我们游历北京的皇家遗迹,和其他几个中国古代都城,还有长城,瞻仰了辉煌的古代成就,我从内心深处暗暗认同,我是属于它们的。这次游历,以及爷爷、爸爸的经历使我明确了一个观念,无论什么民族,只有那些反对战争,维护人类和平发展的人们,才是最优秀的。
  后来,爸爸做生意回国,被投入了监狱,家里被搜查。他经销的几款示波器在日本虽然已经是淘汰产品,但比中国研究机构的同类设备还先进许多,右翼团体指责他的产品可以用于中国的武器研制,有叛国嫌疑。他经历了近四年的牢狱之灾,才被台湾的一家商会保释。几年后,爸爸妈妈竟离奇地死于一场车祸。
  天命对我还是慷慨的。差不多二十年的历史研究,多次去中国的讲学游历,我写下了千万字的中日历史和中国唐代史研究著述,搜集到了一千多件中日古代近代文物。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他们百般阻挠我在国内外发表著述,威胁利诱,想让我放弃这些文物的所有权,看来他们在我有生之年是办不到了,呵呵呵呵……
  哦,雪大了,雪片撞着窗玻璃,真冷啊!煌子在她房间里做什么呢?
  之二:中川煌子
  眼看已经开春了,怎么又下起了这么大的雪?电视新闻不断播报着流感病毒蔓延的消息。北海道,我恨死了这个地方!“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是爸爸教过的一句古
  这张发黄皲裂小照片,一座石头桥边站着两个女子,高个的女子打着一柄平顶的花纸伞,穿着抹袖浅色碎花旗袍,身材凹凸有致。那个时候的照片多少有些曝光过度,显得这个女子的皮肤异常白皙。尽管如此,她那大大的眼睛和上翘的嘴角依然清晰可见。站在伞下的另一个年龄稍大的女人,穿着浅色条纹的和服,一脸慈眉善目。这张照片镶在巴掌大的银质相框里,爸爸把它送给我时,说那个高个女子是我的太奶奶,一个来自中国安徽水乡的护士,她身边的女人是她的护士长。这张照片承载着时空久远的,关于根的家传故事。爸爸说他的根在中国,可是我妈妈是日本人,那么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记得小时候,妈妈有两次趁爸爸不在家时带人在家里翻找,还问我有没有见过一把长长的刀。妈妈在爸爸困难的时候离婚改嫁了。她和爸爸在法院争夺我的抚养权,但是她悄悄说服我留下跟着爸爸生活,因为他有丰厚的遗产,她提到一把军刀,还有很多古旧的东西。我是太爷爷做过的那种卧底吗?
  爸爸曾在中国讲学,我小时候跟着他去过一次中国。现在我读护士学校,课余遵从爸爸的意见学习汉学,也帮助爸爸整理手稿。为了历史研究他花光了所有积蓄,但坚持不出卖文物。但他做的一切从来都不瞒着我,包括那把军刀的来历和下落。原来,它被爷爷藏在了柴棚的一根粗木柱子里。
  知道那把军刀以后,一到夜晚我就不敢去柴棚,不敢往那个地方看,心里隐隐觉得那里游荡着刀下的冤鬼。这把凶刀是我家的噩梦,爸爸一直因为它受人威吓。那些年,屋后时常有人扔石头砸我家的玻璃,他们骂着“支那猪”。唉——!习以为常了。前年,爸爸因为反对修改教科书愤然辞去了历史学教授的职务,我们的生活越加贫困了,有时连吃穿都难以为继。我先后交过的两个男友因此分手了,妈妈也疏远我很久了,我该怎么办?那时我想,我是日本人,我要救爸爸和我们的家,中国人救不了我们。
  趁着爸爸去奈良的机会,我拿着工具去拆柴棚的那根柱子。费了很长时间的力气,我还是拆不下来,用手电筒照着仔细看,发现只需要拔下顶上的一根大钉子就可以放倒它了——它根本就没有承受重量。它果然是空心的,抽出中心的一个长木匣子打开,里面涂满了油脂,但刀却不知去向了。奇怪!我们家一直在为那个已经没有了的坏东西受罪。
  去年,爸爸病倒了。他在病中对我讲述从太爷爷开始,直到他这辈子的家史,还提到他那天正是带着刀去的奈良。爸爸患了绝症,他已经请律师写好了遗书,现在就靠一个信念支撑着,要等他的一个学生到来,见最后一面。我虽然20岁了,还在上学,爸爸是我的唯一依靠,失去他,我靠什么来生活?我的同学有一些去做援交的,这几天也有一个情色摄制组来找我签约。原谅我爸爸,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应该去投奔妈妈,还是去签约?我该怎么办?
  祈祷天神山鬼,谁能帮帮我这走投无路的弱女子?
  窗外这么寂静,雪中没有孩子们的嬉闹声,一冬天的雪,他们都疲惫了。哦,柴门外面有人在按门铃......是以前来过的中国商会的宋先生,他领着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风雪里。
  我赶紧开门去,那是爸爸正在等的人吗?
  之三:秦原
  中川信介先生最早来中国讲学时,我还是大学历史系的学生,非常喜欢听他的课。他用带着一点口音的汉语讲课,连比划带画图,总能形象准确表达他要描述的对象,风趣诙谐的话语把课堂气氛调动得生动活泼。来听他课的人挤满了大厅,里面还包括理科系的学生和一些老师。
  中川老师每隔一两年就来华一次,除了讲学,他还到全国各地去考察古迹和查阅资料,做历史研究。他研究的课题是中国唐代史和日中关系史。他对于学术的严谨和牺牲精神令人感动,他的博大历史观令人赞赏。后来我毕业留校后,曾两次陪他到各地考察。他把在考察中找到的文物无偿献给了我的母校。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从日本带来一张手绘的旧地图,献给了中国公安部门,图上标明在东北一个山林里,藏有当年日本731部队败退前埋下的细菌武器。
12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精华:欧阳梦儿

上一篇: 《 【徽风皖韵】谢娘

下一篇: 《 错位的爱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桥”既是地名也是友谊之桥,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心之桥。小说通过三个人的视角来完成了一个时间跨度近百年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与军国主义相对的日本普通人民那一颗善良的向往和平的高贵心灵。故事结尾非常温情,春在人间。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砖家

    草先生功底深厚,砖家前来观摩学习中。。。。。

    22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砖家  一篇拙作,尚未从故事当中走出来。
      芳兄吉祥!

      22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我看提到安徽,突然想是不是来参加征文的,只是没有那个前缀。真是好文字呀,然后我又想,那个把中国秦护士叫做太奶奶的日本姑娘,最后会不会嫁给秦原呢,真是胡思乱想呀。

    26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沁芳闸  实际上煌子已经嫁给秦原了,只不过是先结婚后恋爱。
      因为是旧作,所以没有参加征文。
      回看旧作都是幼稚,比如结尾以单一对话的表现方法,现在看来就粗浅了。
      谢谢你赏阅。

      26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多人视角展现了一段历史。正义的故事,有人性温暖的光。百度了那桥一下。

    27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落叶半床  我先百度了那桥,哈哈。
      不深入了解安徽的,写起来真的勉为其难。
      谢谢叶子,吉祥!

      27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南坡文畦  况且,一个安徽,那么大。安徽人也不了解啊。

      27天前

      回复

    • 南坡文畦

      @落叶半床  如果是安徽人,只要了解家门口,哪怕只是一道徽菜,写得好就能拿一等奖。君不见一把茶叶就能写一篇吗?

      27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