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童趣与乡情

童趣与乡情

作者:若愚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1-07-13   阅读:

  
  
  
  
  暑假了,闲来无事,带着孙子到村子周边游玩。
  “爷爷,屋子上有许多小鸟。”孙子用小手指着地母庙庙顶上的麻雀说。
  “乖孙子,那不是小鸟,是麻雀。”我笑着告诉他。
  我和孙子的一番对话,引起了我儿时的一段回忆……
  
  在儿时,雪就是童话,转瞬即逝的美好童话。
  
  雪地捕鸟,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几乎没有亲身经历过了。可是,在我的小时候----那是七十年代----还在揩鼻涕的时代,我们会为雪地捕鸟高兴得手舞足蹈,是我最大的乐趣。
  
  六七十年代胶东大地的冬天,下雪的时候不少,整个冬天能下好几场大雪,堆雪人的时候自然很多,其实堆雪人只不过是玩乐而已,雪化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堆雪人和雪地捕鸟是无法相比的,因为堆雪人不能带给我们美味----当时的生活条件非常艰难。所以,我们最喜欢的还是捕鸟。
  
  我的童年,没有现在的孩子的生活那么丰富,以前最快活的游戏就是捕捉小麻雀,那时候生态比现在更加平衡,麻雀特别多。
  
  那时候淘气,根本不知道保护那些无辜的小鸟。特别是下雪天.到了捕鸟的时候,我们先在雪最多的地方扫出一块地盘,留出一块空地,我和几个小伙伴找来一根长长的麻绳,栓在一根小木棍上,用小木棍支起一个又圆又大的竹筛子,在筛子里面的地上撒上一些高粱米,然后抓着麻绳的另一头,躲藏在屋子里,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饿极了的小鸟往往急不可耐地前来吃食,也许是动物的灵性,那些小鸟还时不时的张开警惕的眼睛,四下观望。不一会儿就有几只已经饿坏的麻雀慢慢地靠近筛子,一只胆大的最先扑向食物,随后几只麻雀也陆续进入陷阱,正当它们疯狂地吃着,我们就使劲地一拽绳子,那几只麻雀已成了瓮中之鳖。
  
  捕捉到小鸟的那种喜悦是我童年时代觉得十分开心和过瘾的趣事。捕捉到了小鸟,十几只甚至几十只放在一起,扒皮褪毛之后,常常会有一顿美美的麻雀宴在勾引我们的馋虫。我们不光吃上了麻雀等鸟儿的肉,大人们还夸我们为除四害做了好事呢。又有美味吃,还要受到大人的夸奖,这是多么开心的好事啊。
  
  现代社会的捕鸟,从法律上来说是不允许的,因为鸟儿越来越少,而麻雀成为保护动物。就算是鸟儿们多起来了,就算是允许捕鸟了,雪地捕鸟也只能成为永久的回忆。一是现在的小雪很少,大雪几乎没有。就是一天半天的雪,怎能让小鸟们饿极了呢?还等不到小鸟饥饿,雪早已经化了;二是生活条件好了,三是家长也不允许孩子做了......
  
  没有雪飘的冬天,多了温柔,却少了浪漫与意。
  
  从昔日的记忆中走出,望着灿灿的冬阳,我依旧期盼着一场漫天大雪的到来。
  
  雪地捕鸟,多么美妙的回忆。微微地有些醉了,脑海里尽是那孩子般纯净的笑颜。
  
  是啊,流年如梭,时光在悄无声息中转瞬滑过去这么多年。回忆当年,曾有过悲伤,也有过欢乐,更多的是一份亲人相伴的幸福和与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温暖,那些无声的情愫,在举手投足间,尽承载着暖暖的情谊。
  
  岁月是一帧水墨丹青,随着不闻世事的年月渐深,愈加有了浓浓的乡味。多少年来,家乡在我心中的牵念未曾消停,尤其过年时与家人团聚,春节欢庆的对联,火红的灯笼,袅袅的炊烟,以及山东即墨老家古老传统的拜年方式,无一不散发着一种令人眷恋的乡土味道。
  
  家乡是岁月中最美的画卷,无论何时何地,我总会忙中偷闲,将家乡于唇齿之间默念成诵,任时光流转,把对家乡的思念注入山水间,嫣然如画,婉转成歌。
  
  席慕容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是的,家乡在我心里既是一阙填不完的词,又是一首唱不完的歌,家乡的鸡鸣、犬吠、蛙叫、蝉鸣都是歌,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是情,远离了故乡,不管走多远,故乡,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原风景,任斗转星移,任月圆月缺,那一份乡恋的情愫,永不淡去。
  
  有时在想,一个人不能选择出生,也就无法选择故乡。已经在即墨庆余屯生活了58年,让我魂牵梦绕的却永远是我出生的地方,而无论今生落身何处,青岛的即墨,永远是我留恋梦归的第一故乡!
  审核编辑:韵无声   推荐:韵无声

上一篇: 《 致我爱

下一篇: 《 清浅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韵无声:
读到此文,记忆不禁回到鲁迅先生的散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描述的场景,雪地捕麻雀是一件有趣的事,可对作者而言,也涉及到生活的艰难。作者由小及大深情记叙对故乡的眷念之情,确确感动。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 陈修远

    非常亲切

    2021-07-13

    回复

  • 雨洒第一季

    说实话,就是冬天大雪三五日,就是捕鸟这事儿法律也允许,恐怕这身板儿放在隆冬数九去卧雪待捕,其功力也大大不如了,弄不好鸟儿啄食胞腹飞去,拽绳儿的这老手便没了知觉

    2021-07-13

    回复

    • 韵无声

      @雨洒第一季  时代在变化,鸟儿也在变

      2021-07-13

      回复

    • 雨洒第一季

      @韵无声  鸟儿变得灵巧了,人儿变得生命脆弱了。即使鸟还是那鸟.但这人儿注意养生了,生命在于静养,谁和鸟儿去比飞?

      2021-07-13

      回复

    • 若愚

      @雨洒第一季  大哥专家引领点评精辟!

      2021-07-13

      回复

    • 雨洒第一季

      @若愚  我更不是专家!农家老锅还中

      2021-07-13

      回复

  • 韵无声

    童话里也停留着些艰苦的记忆

    2021-07-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