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槐花香,又见槐花开

作者:若愚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1-06-11   阅读: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微风和煦的双休日。
  我开车带着妻子和孙子、孙女到离家十公里的国家地质公园——马山游玩。
  五月是槐花盛开的时候,但是我们即墨的村庄周围成片成片的槐花并不多见,唯独马山有成片成片的槐花,那里是马山最美,最香,最具有情画意的地方。
  离马山还有一段距离,就可以闻到清肺扑鼻的芳香,进山以后味道就更浓了,人们一边闻着香味,一边慢悠悠的走着,一边欣赏着美景。
  香气越来越浓,那是一种愈来愈难以言明的感受。花香中带着春的清淡,带着夏的热烈,带着秋的丰厚,带着冬的凉爽,还带着阳光的味道和母亲般的柔情。自然地,我的思绪也顺着浓浓的香气慢慢升腾……
  小时候家境不好,于是槐花就成为正餐之外少有的美味副食。记得小时候,几个小伙伴们一起,常常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绑上把镰刀去割槐花。槐花可以生吃。刚摘下来的槐花甜甜的,吃一串满口香甜。当然,也可以把槐花、玉米面和到一块加点咸盐做蒸糕吃。出锅后,热气腾腾的槐花花香味会一直往鼻子里钻,而“槐花糕”也会不知不觉地往肚子里爬。如果用白面来蒸,味道会更好。可惜,那时候的家庭条件,还不允许这样奢侈。蒸好的“槐花糕”,如果加点蒜泥,再滴上几滴香油,那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好吃的美餐,甚至可以和山珍海味相媲美。
  槐花,在那个衣食尚不丰盈的年代里,在那种青黄不接的季节里,以它最朴实最平民的形象,变成了人们最美好的回忆。
  走到頂,到处都是槐树,从远处望树上就像挂了一簇簇雪花似的,非常纯洁,道路两旁的槐树好似无际的迷宫吸引游客继续走走停停,槐花树十分高大,大人们伸手一碰,只能碰到最低的枝干,我从地上捡起一串被人打落的槐花,仔细端详着槐花的花蕾,是黄色的花瓣,是乳白色的,就像和田玉一样,洁白无瑕,也有的花瓣冒着黄色的浅黄白芽,把槐花放到鼻子前,闻一闻,清香扑鼻,它的味道甜中带香,香中带甜,吃起来就更不用说了,放在口里凉凉的,嫩嫩的,嚼一嚼,一股清香就窜到了脑子里,从身体里散发出来。
  浓浓的槐花香,来自于盛开的槐花花蕊。只见那槐花,一串串,排布整齐;一朵朵,神气活现。盛开着的,似一只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微风轻拂之下,颤颤巍巍,简直就要飞升了。尚未开放的,怎么看也像是婴儿的小脚丫,肉肉乎乎的,细腻白嫩中泛着柔光。那白花在碧绿的槐叶衬托下,显得格外漂亮。
  走了许久,玩了许久,摘了许久,人们就纷纷坐了下来休息。休息后,有人就又开始摘槐花了,一遍吃一遍向袋子里装,人人脸上露出了快乐的笑容。
  槐花洁白淡雅,清香馥郁,一串串、一团团、一簇簇,挤压在枝头,素白的花儿,躲在嫩绿的叶子间,在和风的吹拂下,香气弥漫于空气中,飘满山头,那种清香能安神静心,润脾清肺。
  我静静地留足于树下,慢慢地享受、品味清香。看着满树的槐花,我在树下伫立了许久,又把我的记忆带回那个难忘的年代……
  我那时才几岁,刚刚记事吧,一到了春天,妈妈就让哥哥去找一根长一点的大竹竿,把镰刀磨快了捆绑在竹竿的末梢,到田野里去钩槐花。一树树、一蔟簇玲珑的花串在我的眼前摇荡,妈妈举起爬钩尽情的采摘。我就像是欢乐的小山羊,跑来跑去捡拾落在地上的花枝。我把槐花串从头到尾一捋,便只剩下一根嫩梗了。很快我们便采到满满的一篮子。我一蹦一跳的还不时的抓一把放进嘴里,我们每次出去都会钩回来一大花篮。
  妈妈就烧上一锅开水,把这槐花烫一下,放在大扁里晒,晒干了就收起来留着慢慢的吃。
  因此,槐花麦饭的香味成了我儿时很长时间的渴望和记忆。及至我读书工作以后,每年一到槐花飘香时,总能回忆起那槐花麦饭的香甜来。
  槐花之美,不仅在于她的繁盛、她的洁白、她的清香,更美的是在于她的食用价值,如果做一个大胆的臆测,窃以为槐花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走入过无数个家庭的食谱,有意无意地维系了无数个饥饿生命的延续,至少在北方的广阔土地上,仍然会有千千万万的人会时时想起槐花麦饭的香甜来,这无疑是槐花独有的一种大美。小美美在境,大美关乎命,她花谁可与之比拟?那时候的人们吃槐花,乃是出于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无奈。
  现如今,人们吃槐花却是为了图新鲜、改口味,甚至有人把它作为一种特有的地方小吃搬上了酒店的餐桌,登上了大雅之堂,供南来北往的游客品尝新鲜。
  槐花除了具有观赏、食用价值之外,还具有非常好的药物功能:蜜蜂采集槐花花粉酿制的槐花蜜,具有舒张血管,改善血液循环,防止血管硬化,降低血压等作用,是高血压患者的理想调味品。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兴趣也由“蒸食槐花”逐渐转向了具有保健作用的“槐花蜜”了。
  也正是槐花独有的大美,让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把它当成了文学作品抒意的对象,白居易就有“薄暮宅门前,槐花深一寸”的咏叹,而今融在槐花清香中的我,无以用更多的言语表达我对槐花美好的赞叹与感激,只好借用人源林烟的五律《槐花开》作为我感情的释放:“五月槐花开,如雪似蝶徘。微微风簇浪,串串浮阳台。阵阵清芳沁,翩翩天使来。问君为何事?还世一清白。”
  孙女和孙子一边吃一边玩,高兴极了。
  “姐姐,你戴上一朵槐花吧!”
  “好啊!”我的思绪被孙女、孙子的对话打断了。
  童年如梦般美好,也如槐花般纯洁,让人深深怀念,每当看到孙女孙子嬉戏,我就想起童年,总会让我想起那份无忧无虑的快乐。
  小时候每当有人问我最喜欢什么季节,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槐花开放的季节,因为每当槐花开放时,那种如雪的白淡淡的幽香,总会让我忘记一切烦恼。
  浓浓的槐花香,来自于盛开的槐花花蕊。只见那槐花,一串串,排布整齐;一朵朵,神气活现。盛开着的,似一只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微风轻拂之下,颤颤巍巍,简直就要飞升了。尚未开放的,怎么看也像是婴儿的小脚丫,肉肉乎乎的,细腻白嫩中泛着柔光。那白花在碧绿的槐叶衬托下,显得格外漂亮。
  我带着弟弟、妹妹在在槐树下玩耍。
  我摘下一大串槐花,认真地戴在妹妹的头上。
  “妹妹真漂亮!”我和弟弟拍手道。
  妹妹天真的笑了,槐花树下传出童真的欢声笑语一片,槐花悄然落下,带着这段美好的回忆,落入了大地,满地的槐花都是我在童年中最美好的回忆。那美好的无忧无虑的童年,被我深深地珍藏在心里。
  蓦然回首,发现那槐花绽开的如此绚丽,好似向我微笑,向我诉说着童年中那段美好的往事。
  一直以来我就喜欢写一些云淡风轻的文字,在自己的世界里,怡然自得的享受着,今天我突然心血来潮,把这些凌乱的思绪整理出来,将发现里面隐隐藏着艺术阳光,那么耀眼,那么明亮这阳光般的友谊一直在我心中,温馨着,让我能够以阳光的心态来面对未来的征程,征程将会充满阳光,彩虹灿烂。
  让我唱一首赞美吧,尽管我是一个天生五音不全的人,就让着赞美的旋律,高昂在灿烂的阳光中吧!
  槐花不娇媚,不做作,不炫耀,也不张扬,朴实得只有一身素白,白得如晶如玉,白得纯真无暇;这么朴素而又纯洁的花,她的芳香无花能比,淡淡的素雅又清爽;甜甜的养心又醉人。这正是“洋槐五月酿琼花,郁郁清香洒万家,春风细雨飘落处,一路芬芳到天涯。”
  槐花没有牡丹那样艳惊四方的美貌,也没有荷花那样出淤泥而不染的品质,但他却开的持久,开的热烈,人们能够联想起清风明月,清泉溪流的诗情画意。
  如果可以,我愿意永远住在还花海里,享受着繁华带给我的意境。
12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上一篇: 《 贡米之乡过元宵

下一篇: 《 古城墙的麻雀

【编者按】 往期编辑   落叶半床:
马山之美,在于槐;槐之美,在于那难忘的岁月;岁月之美,在于承载着亲情的香甜……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1

  • 雨洒第一季

    来年五月,我也逛马山去

    2021-06-12

    回复

    • 若愚

      @雨洒第一季  好啊!大哥,一起聚聚!

      2021-06-14

      回复

  • 吟湄

    我还没吃过槐花糕。

    2021-06-11

    回复

  • 落叶半床

    有些美好,在生活里和心灵如此契合,这样就够了。

    2021-06-11

    回复

    • 若愚

      @落叶半床  是的。谢谢您!专家引领!

      2021-06-11

      回复

    • 若愚

      @若愚  多人都爱槐花芳,
      墨城大地吐异香。
      影瘦枝头多挂露,
      瓣肥花蕊白似霜。
      风吹日晒容颜彩,
      招蜂引蝶面貌光。
      君子含情迎远客,
      游人忘返进天堂。

      2021-06-15

      回复